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母上攻略 > 母上攻略(1.11)
    【母上攻略】1.11

    作者:竹影随行

    2020年2月12日

    这一声爸把在场的人都给叫懵了。

    妈妈面带迷茫老爸脸色煞白客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我的心脏怦怦直跳心想这丫头看来真是爱我爱的够深的整个人都疯了

    跑到家里逼宫来了。

    要是让老妈知道我跟她的关系我铁定完蛋了。

    呆愣了许久我走上前去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角低声斥道:「你干什么呢?

    别胡闹!赶紧走赶紧走。

    」

    安诺转过头来娇怯怯的喊了一声:「哥。

    」

    妈妈的瞳孔瞬间放大一脸惊诧的看着我。

    我赶忙贴在她耳边低声吼道:

    「角色扮演已经结束了我不是你哥!」

    她没有理会我上前两步一把扑到了老爸的怀里双手死死搂住他的腰

    哭着喊道:「爸~!」

    老爸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想要推开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将在半空呆愣

    片刻才扭头望向妈妈。

    妈妈瞪着他大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这姑娘是谁呀?」

    「她是……她……是她……她是……」老爸的声音抖的非常厉害结巴的说

    不出一句完整话来了。

    我也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儿来了感情这丫头不是冲着我来的。

    我来不及细想

    赶紧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想要将她拽开替老爸解围一边不忘对妈妈解释:

    「她是……她就是上次在公交车上陷害我的那个女孩。

    」

    安诺死死搂着老爸任我怎么拉扯她都不肯松开并且扭头望向妈妈眼

    中含泪的说道:「我叫凌诺我爸爸是凌海涛。

    」

    我闻言一怔好半天才回过味儿来只见老爸脸色苍白嘴唇不住的颤抖着

    额头上冷汗直冒。

    再看妈妈咬着嘴角面色通红恶狠狠瞪着老爸酥胸剧

    烈起伏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你……她……她是……」老爸表情极度扭曲想笑一下肌肉却僵在了一

    起。

    「她是谁呀?」妈妈冷哼一声。

    「她是……」

    『哗』的一声餐桌上的碗筷杯碟摔到了上丁零当啷碎了一。

    妈妈双

    目通红瞪着老爸沉寂半晌怒气冲冲的朝卧室走去。

    我伸手想要抓住她的手

    腕妈妈怒吼一声:「你别碰我!」

    我吓得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妈妈回到卧室『咣』的一声狠狠将门摔上。

    老爸这时才反应过来伸手将安诺推了开来一脸责备的表情大声问道: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了不让你来吗?有什么事儿我去找你。

    」

    安诺眼角泪珠滚动委屈的说道:「他们打我。

    我……今天是我的生日我

    打你的手机你不接。

    」

    「你……」老爸指着她眉头紧皱一脸的愁容。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的脑子里嗡嗡直响这小魔女……竟然是老爸的女儿。

    那她就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了……

    啊~!我不仅跟我的亲妹妹上了床还破了她的处女?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了只觉得两腿发软喉咙发干这生

    活简直太他妈的刺激了。

    老爸几次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对她说了句:「你先坐下。

    」然后便走到了

    卧室门前轻轻敲门换来的却是老妈愤怒的咆哮声:「都给我滚!」

    老爸站在房门外锲而不舍敲着门低声说着什么。

    我望向安诺见她嘴角

    破了一个口子左眼红肿头发凌乱眼角含泪脸颊挂着两道泪痕。

    心中不免

    生疑她这鬼精灵的小丫头怎么会被人打了?是谁打的?

    现在我也说不清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随手抽了两张纸巾塞到她的手里

    轻声说了句:「擦擦吧。

    」

    安诺接过纸巾并没有擦拭眼泪嘴角微微一笑:「谢谢哥你对我真好。

    」

    我眉头一皱低声问道:「你早就知道我是你哥?」

    安诺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告诉你了啊。

    」

    「什么时候?」

    「上次在公园里我被那个大块头缠着的时候我说你是我哥了啊。

    」

    「你……」我回想了起来当时她确实说我是她的哥哥但我以为她只是找

    个借口拿我做挡箭牌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

    同时另一个疑问在我脑子里形成这个问题更加的让人毛骨悚然。

    我凑到

    她面前低声质问:「既然你知道我是你哥你为什么还要勾引我?」

    「我没有勾引你呀明明是你强奸我的。

    」

    「什么?」

    安诺哼的一声笑道:「是你强奸我的。

    我有视频你想看一

    下吗?」

    我闻听此言脑子里『嗡』的一声心说妈的上当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咬牙问道。

    「我不想干什么。

    」安诺微微一笑随即搂住我的胳膊将脸靠在肩膀上

    轻声问道:「哥我送你的礼物你还满意吗?」

    「礼物?你送我的?哪……哪儿呢?」我现在脑子里空白一片根本无法思

    考了。

    「我啊?」安诺指着自己嘿嘿笑道。

    「你?」

    「是啊我送给你一个亲妹妹你不开心吗?」

    「我……」

    「哥你喜不喜欢我?」

    「你什么意思?」我想要将她推开胳膊却僵硬的抬不起来。

    「你喜不喜欢我嘛。

    喜不喜欢?」安诺靠在我的身上轻轻摇晃着。

    「你松手我一点都不喜欢你!」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搞什么鬼但绝对不

    能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得逞。

    最新找回4F4F4FCOM

    安诺不为所动凑到我的耳边言语暧昧的问道:「呐……哥你喜不喜欢

    跟我睡觉?」

    少女吐息如兰灼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边半边身子都麻了。

    我已经不知道

    应该说些什么了就算她真的是我的妹妹但她仍旧是个小魔女……不是大魔

    王!

    「你喜不喜欢嘛?」安诺搂的更紧了撒娇般的追问着:「那你以后还想

    不想肏我了?哥你说嘛。

    」

    「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就在此时老爸回到了客厅里眼见此景不由一愣质问道:「干什么呢

    你们?」

    安诺这才松开双手歪着小脑袋:「我跟我哥闹着玩儿呢。

    」

    老爸瞪了我一眼低声吼道:「这儿没你的事儿回你屋去。

    」

    我想跟老爸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瞧了安诺一眼迈步朝卧室走

    了。

    哪知刚走两步妈妈推开房门走挎着包包迎面走了过来瞧她的打扮

    很显然是要往外走。

    老爸连忙上前挡住妈妈低三下气的哀求道:「怡云你听我说你听我

    解释行不行。

    」

    「你让开!我听你什么解释啊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呀!」妈妈虽然没有落泪

    但两眼通红周身散发着怒气像只咆哮的恶龙。

    「她是……那个……怎么跟你说呢?你……嗯……你先把包儿放下听我慢

    慢跟你解释。

    」老爸眉头紧锁半躬着身子简直卑微到了极点就哈没有跪下

    来了。

    「你给我让开!」

    老爸拽着她的胳膊就是不让。

    「你松手。

    」

    「老婆你听我说一句就一句行不行?」

    「我不听你给我松手。

    」妈妈满脸杀气的瞪着老爸:「你松不松?」

    老爸显然是被妈妈的气势给震住了犹犹豫豫的松开了手。

    妈妈头也不回的

    走出了家门。

    老爸朝我摆摆手示意我跟着妈妈我顾不得换衣服拿了件外套

    就追了上去。

    妈妈走到楼下停车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我紧跟着坐到了副驾驶位上她

    乜了我一眼没好气说:「你跟来干嘛?」

    「我不放心您跟着来看看。

    」

    妈妈没有继续说话也没有立刻发动引擎坐在驾驶位上呆呆看着前方。

    我坐在一旁悄悄注视着她。

    乌黑长发没有盘起来却梳理的很整齐灰白格

    子上衣、灰色雪纺裙超薄肉色连裤丝袜黑色尖头细跟绑带高跟鞋一身轻熟

    女休闲打扮。

    不得不说妈妈是个极为注重形象的女人即便是盛怒之下夺门而出穿

    戴依旧端庄整洁。

    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女孩子说是老爸的女儿像妈妈这样骄傲的女性无论

    如何也是无法接受的。

    如果……如果她要是知道这女孩还跟自己的儿子发生了关

    系估计就要气的原爆炸了。

    老爸这玩笑可真是开的太大了。

    他不仅害了他自己还连累了他的宝贝儿子。

    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暗下决心这事儿一定不能让妈妈知道。

    妈妈瞧了我一眼冷声问道:「你干嘛呢?」

    我故作镇定皱眉骂道:「老爸这

    也太不是东西了他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儿

    呢。

    」

    妈妈厉声斥责道:「不许骂脏话。

    」

    我义愤填膺的反问道:「您不生气啊?」

    「生气归生气我能骂你不能。

    他毕竟是你爸。

    」

    「可是……可是我爸……他怎么能这样啊?在外面生了个孩子竟然瞒了您

    十几年。

    您说……哎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他了。

    」我唠叨了两句转而干笑着劝

    慰道:「妈您也别太生气了这个事儿吧他应该另有隐情这中间可能有什

    么误会。

    我觉着您还是应该听我爸解释一下。

    您想啊前段时间您不也被人误会

    了我爸他就听您解释了吧。

    你得将心比心。

    」

    「解释什么呀?」妈妈瞪着我:「那女孩叫你爸的时候你爸否认了吗?」

    「嗯……这倒没有。

    不过我觉着……」

    「我还没问你呢!」妈妈转过身子瞪着我:「那女孩你是不是早就认识

    了?」

    「我……认识也不算认识。

    」我吱吱呜呜的说:「您忘了前段时间我不

    是被当成公车色狼送进派出所里了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您不相信。

    就是那个

    女孩陷害的。

    」

    「那你后来还跟她有来往吗?」

    「没有!」我坚决否认打死也不敢交代出来:「绝对没有。

    」

    妈妈眯着眼睛狐疑望着我:「我怎么觉着你跟她很熟啊?」

    「之前确实是见过两面。

    」我有些扭捏但马上举手说:「不过我保证我

    绝对不知道她跟我爸的关系。

    」

    妈妈转回身子叹了口气说:「你回去吧。

    」

    「我不回去。

    我怎么能丢下您不管呢?我已经十八岁了已经不是男孩了

    是男人了。

    我能负起责任的。

    」

    「你打算负什么责任呀?」

    「照顾您的责任呀。

    」我摆出一副成年人的架势:「您现在这个样子让您

    一个人出门我不放心。

    要万一您心里一烦一想不开『扑通』一声跳河里

    去了那怎么办呀?」

    妈妈眉头一皱:「有你在我跟前我心里更烦。

    你能不能安静点。

    」

    「我安静我保证安静。

    」

    妈妈叹了口气发动汽车驶离了小区。

    我坐在一旁没有问她要去哪里

    因为我知道除了蓉阿姨那里她也没什么方可去的。

    半路上妈妈跟蓉阿姨通了个电话说是要暂住几天蓉阿姨说没问题。

    瞧

    这架势估计要在那里住一阵子了。

    最新找回4F4F4FCOM

    到了之后开门的是陆依依她可能不知道我会一起跟来见到我后有些惊

    讶。

    蓉阿姨瞧了我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倒了一杯热水妈妈跟着蓉阿姨一起进了卧室聊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陆依

    依拽着我坐在了客厅沙发上一脸八卦的问道:「怎么回事啊?你爸跟你妈又吵

    架了?唉?以前吵架不都是你爸离家出走吗?怎么这回你跟你妈被赶出来了?」

    「这事儿怎么跟你说呢?」我挠了挠头突然意识到我背着自己的女朋

    友去找援交妹确实有点渣了。

    没想到援交的竟然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这……可能……也许……或者……就是报应吧?

    「到底怎么回事呀?」陆依依爱八卦的毛病犯了两只眼睛都要放光了。

    「我……可能多了个妹妹。

    」

    「啊?什么意思?」陆依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认了个干妹妹?」

    「不是我认了个干妹妹是……」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头皮都快

    挠出血了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爸可能……在外面跟别人偷偷生了个孩子。

    」

    「啊?」陆依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看着我似乎有些不大相

    信。

    「你还记得那天看电影时一直缠着我的那个女孩吗?」

    「记得啊。

    」陆依依点点头突然睁大了眼睛恍然道:「就是她?」

    「就是她。

    」

    「妈呀~!」陆依依双手捂住小嘴好半天才说道:「难怪她总缠着你原

    来是有目的的呀。

    」

    「是啊而且她的目的非常的不可告人。

    」打死我都不能让陆依依知道我

    已经跟我那个野

    生妹妹发生关系了。

    妈妈和蓉阿姨聊了两个多小时才从卧室里出来。

    蓉阿姨对陆依依说:「你去

    书房睡那张小床吧把你屋让给你云姨睡。

    」

    「哦。

    」陆依依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后望了我一眼问道:「那……小东睡

    哪儿啊?」

    「你管他干什么。

    」蓉阿姨有些不耐烦转而对我说:「今天你就先在客厅

    沙发上将就一晚上明天放学了你就回家吧。

    」

    我忙问:「那我妈呢?」

    蓉阿姨说:「你妈当然要在我们家住一阵子啊。

    」

    我赶紧说:「那我也不回去我妈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

    「呦~!」蓉阿姨嗤笑道:「多大了还离不开妈呀。

    你是每天要吃奶呀

    还是怎么着?」

    妈妈瞥了她一眼对我说:「你明天回家住吧在这里不方便别耽误学习。

    」

    「我不放心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

    蓉阿姨哼道:「我这儿就三间屋子三张床你想睡呢屋啊?」

    我下意识的朝陆依依望了过去但马上意识到不对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就睡沙发上这儿挺好的。

    」

    妈妈有些急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呀?」

    我干脆躺在了沙发上耍起了无赖:「我不走说什么都不走这儿就是我

    温暖的家。

    」

    蓉阿姨哼的一声:「你还赖在我们家了。

    得你就睡这儿吧。

    不过我可警告

    你呀你要敢不老实我可对你不客气呀。

    」

    我知道她指的是陆依依笑着说道:「从小您就没对我客气过。

    不过我保证

    我很老实特别的老实。

    」

    蓉阿姨给了我个枕头外加一条毛巾被让我将就着睡。

    这沙发软是软但就

    是有点窄睡着确实不太舒服。

    而且我来的匆忙也没带洗漱用品和睡衣睡裤

    这一宿睡得挺憋屈的。

    第二天下午放学我回了趟家老爸没在小魔女也没在收拾了些东西就

    回陆依依那里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多亏了蓉阿姨的劝解安慰妈妈的情绪还算稳定就是有时

    会突然之间将手里的东西摔打出去。

    元旦的时候北北放假回来为了不影响她的学习安诺的事暂时瞒着没有

    告诉她只说是老爸老妈吵架吵的比较厉害分居一段时间。

    爸妈平时经常闹

    别扭都已经习惯了北北也没有怀疑在书房里跟陆依依挤了一晚上第二天

    就回学校去了。

    元旦假期后的第二天我随着陆依依一同放学往家里走哪知刚出校门就

    见到街对面站着一个纤柔娇俏的熟悉身影正是小魔女安诺。

    她罕见的穿着学校

    校服猛一下还真没认出来。

    这些天我一直故意不去想她但这会儿一见面心里不由得一阵发怵掉头

    就往回走。

    刚走两步又一想我干嘛要怕她呢明明是她勾引我的。

    想到这里

    转身又出了校门仔细再一想毕竟是拿了人家的处女一血这便宜算是占大发

    了。

    而且她还是我的亲妹妹这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我这辈子就完了!

    最关键的是她说她手里有视频。

    就我当时那假戏真做的样子简直像极了

    强奸犯她要把视频送到公安局里那我真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我掉头又往回走。

    陆依依有点蒙哭笑不得的问道:「你这来来回回的到底干什么呢?拉磨

    呢?」

    反正是瞒不住了我伸手指了指街对面。

    陆依依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见

    到穿着一身校服的安诺站在马路边正歪着小脑袋看着我们。

    不由得一愣惊讶

    问道:「那个……那个……你的那个妹妹是她?」

    「就是她。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不是已经跟你爸相认了嘛还来找你干什么啊?」

    我心虚的笑了笑:「我怎么知道。

    」

    「那你想怎么办呀?」

    是啊我想怎么办呀!我要知道怎么办还至于这么来来回回的遛弯嘛。

    我叹了口气:「既然麻烦找上门来了那就一起面对吧。

    」说着我伸手挎

    住她的胳膊想把她给拖进来。

    心想多一个人在那疯丫头应该会收敛一些吧。

    陆依依想都没想用力挣脱开来闪到一边斜乜着我:「这是你们家的事

    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又不是我妹。

    」

    我吸了口气:「咱们俩要是结婚了她不就成你妹了。

    」

    陆依依小脸一仰:「结不结婚还要另说呢。

    这可是你说的啊。

    」

    「我那是逗你玩的你怎么还记着呢。

    」

    「就兴你逗我玩不兴我开玩笑啊。

    行了你自己过去吧我可不愿见她。

    」

    说着她转身要走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皱着眉一脸的

    愁容:「我……我一

    个人害怕。

    」

    陆依依嗤笑道:「一个小丫头片子估计还没北北大呢。

    你害怕什么呀。

    」

    「她可不是一般的丫头片子。

    她……怎么说呢?她要是跟你一样我至于这

    么害怕嘛。

    」

    陆依依斜乜着我:「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连忙改口:「我是说你单纯。

    」

    「你少来。

    」陆依依哼的一声:「单纯反过来就是蠢蛋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

    「你现在怎么也变得这么贫嘴了。

    这么好的词儿在你嘴里怎么变了味儿了。

    」

    「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不是跟你学的。

    行了你别跟我这儿啰嗦了

    人家等你半天了。

    」陆依依刚要走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我说:「对了我

    妈下午给我打电话说她晚上上夜班不回来了你妈公司有应酬估计得晚点

    回来让咱们俩自己吃晚饭。

    等会儿你解决完了自己想办法我就不管你了啊。

    」

    最新找回4F4F4FCOM

    我苦笑道:「你还是不是我女朋友了啊。

    」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拜~拜~!」陆依依挥了挥手潇洒

    的转身离去。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心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早来不如晚来。

    再说了她

    不就是个小丫头片子嘛有什么好怕的。

    稳了一下心神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双手插兜站在她的面前装出一副

    毫不畏惧的样子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又来干什么啊?」

    小丫头梳着单马尾双手缩在袖口里脚上穿着白色运动鞋内八字站着

    非常的乖巧可爱。

    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对着我甜甜一笑:「哥我想你了。

    」

    少女的笑脸像花儿一样叫人如沐春风。

    可我知道这甜甜的笑脸背后肯

    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可怕阴谋。

    她见我没有说话伸手挎住我的胳膊笑着说:「哥我想看电影你陪我

    去好不好?」

    一说起电影我又想起了那天在电影院里她给我手淫的场景来身子发热

    心里却是一阵阵的发怵。

    我用力将她推到一边皱眉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呀?」

    「不干什么呀。

    」安诺歪着小脑袋微笑道:「我就是想约你看场电影你

    不想去吗?」

    我果断拒绝:「我不想去。

    」

    「嗯……」小丫头沉吟片刻说:「那一起吃顿晚饭吧我请客。

    」

    「我最近减肥不吃晚饭。

    」

    「那好吧。

    」安诺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正奇怪她怎么这么好说话的时候她

    忽然来了句:「回头我把视频发给你妈。

    就这样我先走了。

    」

    「别别别!」我赶紧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苦着脸说:「吃饭咱

    们去吃晚饭。

    」

    「好啊!」安诺搂着我的胳膊靠在我的身上仰着小脸问道:「哥你想

    吃什么?」

    「你决定就好我随意。

    」说完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有种浑身无力的虚脱

    感。

    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有这么个把柄抓在她的手里我下半辈子估

    计要被她给玩死了。

    随着她来到了隔壁街的烤肉店刚刚过完节的缘故客人不多随便找了个

    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她将上衣脱下来整整齐齐的叠起来放在旁边的沙发上。

    我忽然觉着她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纯洁乖巧的如同天使一般。

    呃……那个小恶

    魔到哪里去了呢?

    点好餐后安诺将双手放在餐桌上睁着大大的眼睛安静的看着我。

    我被

    她瞧的浑身不自在清了清嗓子尝试着问道:「你……现在住在哪儿啊?」

    「老宅子里你去过的呀。

    」

    「那……你跟我……咱爸谈的怎么样啦?」

    「挺好的呀。

    」

    「哦挺好的啊。

    」

    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我再度开口:「问你个问题你别介意啊。

    」

    「你问吧。

    」小丫头低头喝了口热茶。

    「你……你妈妈呢?」

    「死了。

    」

    我早就猜到了不过她答的这么干脆倒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那……你……你爸爸呢?就是……就是你原来那个爸爸。

    」

    「也死了。

    」

    她的语气很平静我却不由自主的向她手腕处望去虽然被长袖遮挡着但

    那一道道的疤痕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我隐约能猜到那些疤痕是怎么来的同情

    之心油然而生想要安慰安慰她却又觉着有点假惺惺、装好人怎么也开不了

    口。

    「哦这样的。

    那……这些年你都是跟你奶奶一起生活吗?」

    「嗯。

    」

    「那你是怎么知道……知道……」我组织了一下语言重新问道:「你是怎

    么知道我爸是你亲爸的?你奶奶告诉你的?」

    「我妈给我留了一封信让我过了十八岁生日再拆开。

    我没听我妈的话去

    年就把它拆开了。

    」小丫头语气依旧平淡。

    「你妈给你留了一封信?她怎么说的?说……你原来那个爸爸不是你的亲爸

    爸我爸才是你的亲爸?」

    「是的啊。

    信上就是这么说的。

    」

    「那你妈是怎么知道的?」

    小丫头甜甜一笑:「那你就要亲自去问我妈了我也不知道。

    」

    得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正好这时服务员把食材端了上来我一边往铁板上放肉一边忍不住继续追

    问:「你去找我爸说你是他女儿他就信了?」

    安诺将筷子头噙在嘴里说:「一开始他也不信后来把能验的全都验了

    科学证明我确实是他的亲生女儿。

    」

    「既然你知道咱们俩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还要……还要勾引我呢?」

    小丫头上身前倾面带微笑轻声说道:「是你强奸我的。

    」

    「我……」我简直快抓狂了深吸一口气苦笑道:「好好好咱们以后都

    不提这事儿了好不好?」

    「什么事儿啊?不能提吗?」

    我刚要说话脚踝处忽然传来一阵异样低头一瞧这疯丫头竟然又把鞋子

    脱掉了雪白圆润的小脚丫上穿着浅蓝色带花边的纯棉船型袜撩开裤管在我

    的小腿上轻轻蹭着。

    「你别这样行不行你是我妹!」

    就在我的抗议之时脚丫已经顺着我的右腿慢慢的攀到了大腿根部肉乎

    乎的脚掌再次踩在了裤裆中间脚趾灵活的拨弄挑逗着。

    小魔女还是那个小魔女只不过外表更加迷惑人了。

    慌乱的瞧了一下四周情况顾客不过也没人注意到这里。

    我不敢将她小脚

    移开怕她又出什么幺蛾子来。

    就这么忍着鸡巴很快就被挑逗的硬了起来。

    铁板上的肉已经快要烤焦了完全没有心思吃。

    安诺夹了一片放在我的盘

    子里关切说道:「哥你吃呀。

    」

    我敷衍一声低声说道:「别闹了行不行怎么说我也是你哥是你亲哥。

    」

    不知是不是这句话触动了她穿着船型袜的小脚丫从我的胯间收了回去。

    我

    长舒了一口心中五味杂陈烤肉放进嘴里味同嚼蜡。

    「哥你是不是讨厌我?」安诺忽然问道。

    「我不讨厌你。

    」我哭丧着脸说:「我是怕你。

    」

    「你怕我什么呀?难道……我弄得不舒服吗?」安诺用手圈了个环做了个

    上下撸动的动作。

    我快要疯掉了几近哀求的说:「我求你了你别玩我了行不行?我是你哥

    你是我妹!而且你哥我今年要高考了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你饶了我行不行?

    有什么事先等高考完了再说行不行?」

    话音刚落安诺手中的筷子掉在了上她弯腰钻到餐桌下面去捡我刚想

    说让她起来喊服务员重新拿一双就行了哪知她却穿过餐桌钻到了我的下面。

    我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拉开了我的裤子拉链拨开内裤将软

    趴趴的肉棒放了出来。

    我慌慌张张的四下观瞧然后低头轻声吼道:「你干什么呀?」

    安诺一手托着睾丸袋一手握着鸡巴轻轻揉捏两三下便充血勃起了。

    「我错了我错了!安诺我是你哥你别这样行不。

    丝~哦~!」

    龟头忽然进入到了一个温暖湿润的窄小腔道里软嫩的舌尖在龟头上一下一

    下的轻舔着。

    我两腿伸直伸手按在她的头顶上想要将她推开哪知龟头一疼

    被她用牙轻轻的咬了一下。

    我不敢造次了只能脱了外套罩在她的头上任她胡来。

    不过话回来了

    这感觉可真是舒服到了极点如果她要不是我的妹妹那该多好。

    我在愧疚、自责与舒爽之间来回徘徊着。

    过了一会儿身后走廊上忽然传来

    了说话声我赶忙上身前倾胸口压在餐桌边缘尽量遮挡桌下情况。

    眨眼间

    一位年轻女士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从我身边走过说来也巧她的眼角余光无意间

    朝下面瞧了一下不由得一怔。

    我是尴尬到了极点将盘子里的烤肉放在嘴里用力咀嚼假装旁边没人存在。

    年轻女士脸上一红快步走开。

    我突然觉着她有些眼熟仔细一想好像是那天

    冷饮店里的女服务员。

    两次被安诺调戏两次都被她给瞧见这可真是……孽缘

    啊。

    就在胡思乱想之时快感已经继续到了顶点我憋足了气准备射精时她

    却将肉棒从小嘴里吐了出来身子向后移钻了回去。

    我被她搞得不上不下着实有些火大但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俩的关系既

    不好意思求她也不能强迫她只能就这么吊在半山腰上着急上火。

    晚饭确实是小丫头请的离开餐厅还想去看电影。

    我已经被她折腾的够呛

    了实在没力气了苦苦哀求总算逃离了魔掌。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脏狂跳不止一边想着安诺的所作所为一边琢磨着回

    去之后该如何让陆依依帮我泄泄火。

    真快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