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母上攻略 > 母上攻略(62)
    2020年5月24日

    「哎哎哎松手!松手!嘶~!啊~!」

    唐老师本想伸手将我推开却眉头一蹙喉咙里挤出一声甜腻腻的呻吟纯

    柔媚哀婉至极。

    我将唐老师的肉丝小脚握在手里以拇指指腹在娇嫩嫩的脚心处隔着肉色

    丝袜轻轻旋转揉捏。

    唐老师身子本能的向后一仰脸上表情完全出自本能反应。

    见此情景我心里不由得一乐没想到我还有这天赋呀还没怎么开始就

    给唐老师捏出感觉来了。

    可不管她是什么感觉身为老师被自己的学生捏住脚底还是很抗拒的

    没等我将手法完全施展开来就用力将脚从我手里抽了出来脸红红的小声说道

    :「行了行了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了。

    不过老师不需要你帮忙。

    」

    是有些意犹未尽但唐老师面皮本来就薄能让我擅自脱鞋按一下脚底

    已经不错了再继续下去估计就真的恼了该把我轰出去了。

    我我想了一下起身去卫生间用凉水冲洗了一下毛巾然后重新折返回来

    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抓老师的小脚。

    唐老师本能的将脚往后一缩慌张的问道:「你又干嘛?」

    我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崴脚之后需要先冷敷一下这样才能快速止痛祛

    肿。

    我先帮您把袜子脱下来……」

    唐老师见我又擅作主张赶忙身后拦道:「行了行了我自己来吧。

    」

    说罢弯腰将肉色短丝袜从右脚上慢慢的脱了下来。

    我抓住机会再度握住她白嫩嫩的脚丫快速将毛巾敷了上去。

    唐老师‘哎呦’一声我一怔抬头问道:「怎么了?很疼吗?」

    唐老师面色一红表情尴尬说道:「那是……我老公擦脸用的毛巾。

    」

    我笑着说道:「嗨~!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没关系给老婆敷一下脚也没

    什么大不了的。

    」

    话一出口就感觉有些过于暧昧了。

    为了不引起尴尬我也不抬头看唐老师低头将毛巾往她脚上贴了过去。

    唐老师愣了一下伸手将毛巾拿了过来说道:「行了行了我自己来吧。

    我这就是崴了下脚又不是瘫痪在床不能动了。

    至于不?你赶紧吃饭去吧。

    」

    逐客令已经下了几次了再赖在这里就有些讨人厌了。

    打了声招呼之后我变离开了唐老师家。

    在学校食堂吃午饭时我一直在思考着刚才的事情有点太快了都没来的

    及记下手法呢。

    晚上回家之后妈妈正在厨房里做饭。

    站在门口望着她那丰腴性感的背影有些心痒难耐。

    再加上中午在唐老师家里弄了一肚子的邪火却搞得不上不下的有些难

    受。

    自从那次之后已经过去好多天了期间妈妈也找过谈过心从她的表现来

    看似乎也没有太过抗拒吗感觉时机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时妈妈将身子转了过来见我站在门口有些意外问

    道:「回来了也不吭一声。

    站在门口干什么呢?」

    我怔了一会儿嬉笑道:「我在回味童年。

    」

    「回味童年?」

    妈妈显然没明白我在说些什么。

    我解释道:「记得上小学时每次放学回家都要先跑到厨房门口喊一声

    ‘妈我饿了’。

    」

    妈妈叹了口气嘲讽般的笑道:「你小时候可比现在听话多了。

    」

    我笑着说道:「因为我现在正处于叛逆期。

    」

    妈妈‘哼’的一声冷冷道:「你这不叫叛逆期我看是发情期才对。

    」

    说罢似乎也觉着这说有些不妥不等我回话便抢着说道:「把碗筷拿出

    去洗手准备吃饭。

    」

    我心里琢磨着妈妈这态度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怎么说呢?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又无可奈何。

    也或许是在忍耐吧不想在高考之前再节外生枝了。

    看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高考前这段时间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想要和妈妈再续前缘这是唯一的机会。

    晚饭后妈妈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

    我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回屋心里琢磨着该如

    何开口。

    妈妈可能是被我晃的不耐烦了抬头问道:「你走来走去干什么呢?拉磨呢?」

    我瞧了妈妈一眼心想反正我什么心思妈妈也都清楚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干脆直接了当的说出来算了。

    「没什么事饭后散步。

    」

    然后装作忽然想起什么的样子扭头问道:「对了您的脚好点了吗?」

    妈妈闻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知道我的言外之意面无表情的说了句:「

    已经好多了。

    」

    「要不……我再帮您揉揉吧。

    」

    一边说着一边凑了过去在妈妈身边的身边坐了下来。

    妈妈斜视着我面色清冷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许久妈妈忽然站起身来起身向卧室走去。

    我以为妈妈生气了刚要开口却听妈妈冷冷的说了句:「你先等一下。

    」

    我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紧接着便是一阵欢喜。

    坐在沙发上左等右等好半天才见妈妈重新走了出来跟我想的一样她

    身上的衣服也由宽松的家居服变成黑色小西服外加及膝一步窄裙脚上穿着轻

    薄透亮的肉色丝袜。

    妈妈走到我的面前下意识的轻咳一声然后坐了下来将性感的肉丝小脚

    从拖鞋里抽了出来向内蜷缩放在了沙发上。

    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贪婪的望着妈妈那白皙温润的修长美腿在肉色连

    裤丝袜的包裹侠显得那般的晶莹圆润柔滑细腻闪烁着性感诱人的光泽。

    我故作关心问道:「您的脚还疼吗?」

    妈妈犹豫了一下配合着我着的戏份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是很疼了。

    」

    「那就好。

    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我不太放心还是帮您看看吧。

    」

    唐老师是真的伤到了脚妈妈则是为了掩饰尴尬找的借口。

    我也就不客气了伸手握住妈妈的丝袜美脚将拇指指腹抵在细嫩的足心处

    隔着光滑细腻的肉色丝袜轻轻一揉。

    妈妈没想到我动作这么快有些猝不及防身子一阵轻颤本能的想要将脚

    向后缩回。

    我早有准备用力捏住她的小脚并开口说话以转移她的注意力。

    「妈您的脚伤虽然有了明显好转但还是要小心为妙。

    如果没有积极严格

    的后续调理很容易形成习惯性崴脚的。

    您这几个月经常崴脚我觉着已经有

    这方面的倾向了。

    」

    面对我一本正经的说辞妈妈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些不屑。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先用手指在妈妈的足底轻轻按压揉捏不敢太过用力

    以免刺激到妈妈又没得玩了。

    不过因为不是第一次了妈妈虽然依旧有些本能的抗拒但没有上次那么拘

    谨僵硬了只是将头转向一旁故意不与我的目光相对。

    我一边替妈妈做着足底按摩一边说道:「经常捏捏脚可以促进血液循环

    调节神经减缓压力。

    妈你每天上班怪累的我平时想关心您也关心不到。

    」

    妈妈突然回了句:「我用不着你关心。

    你要是能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妈

    妈就什么精神压力都没有了。

    」

    「那是自然的。

    您看我现在多听话一直在认真学习呀。

    」

    我点头应和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啊我觉着口头上的关心不如实际

    上做些事情。

    我想着啊每天晚上您下班回来我帮您捏捏脚放松一下是不

    是……」

    我话还没说完妈妈勐扭过头来瞪着我问道:「你想天天替我捏脚?」

    我连忙道:「您别想的太多我就是想替您按摩按摩让您放松一下睡个

    好觉然后第二天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之中。

    毕竟咱们家现在就您一个人支

    撑着您要是累到了我和北北找谁要零花钱呀?」

    「又开始了是吧?」

    妈妈凤眼一瞪:「你别得寸进尺你心里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会个

    什么按摩……嘶~!哎呀~!轻点~!」

    妈妈话说到一半我用拇指抵住她的脚底穴道用力一揉妈妈柳眉一皱

    银牙紧咬忍不住一声娇呼。

    与此同时娇躯向后一仰半躺在了沙发靠背上。

    我笑着说道:「妈您可别小看我我这技术可不是盖的。

    只要您试过一次

    保您满意。

    」

    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妈妈手上功夫一点也不耽误手指在丝袜美脚上轻轻揉

    捏感受着那清凉光滑的细腻触感心中早已欲火升腾燥热难耐胯间肉棒已

    经高高勃起。

    妈妈眉头微蹙脸颊潮红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手法下意识的轻咬了一下

    嘴唇疑惑的问道:「

    你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嬉笑着说道:「不瞒您说我拜了一位高手为师。

    」

    「拜师?」

    「对!我师父师承嵩山少林寺习得大小擒拿手拈花指大力金刚指技

    法娴熟手法一流那是省城第一的金牌足疗按摩师。

    」

    妈妈眼睛一瞪:「再给我鬼扯!自学的吧?」

    我一怔随即笑呵呵说道:「妈您可真是神了这您都能猜到。

    」

    「傻子也能猜的道。

    我说凌小东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瞎琢磨什么呢?我

    让你好好学习不是让你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一会儿学做饭一会儿学按

    摩你有没有点……啊呀~!你轻点~!」

    我不小心稍微用大了些力气惹得妈妈皱眉娇斥。

    我赶忙放松了手劲儿陪笑道:「力气大一点不是更舒服点么?」

    「谁跟你说力气越大越舒服的?力气越大只会越疼!你懂不懂啊?还金牌

    按摩师傅!」

    因为工作需要妈妈偶尔会陪着客户去做足疗这方面的经验自然比我多。

    我犹豫了一下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妈妈的丝袜美脚起身说道:「您等着。

    」

    然后转身进了卫生间端了一盆热水出来。

    妈妈疑惑的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伺候老佛爷泡脚啊。

    」

    我将洗脚盆放在了沙发旁笑着说道:「小时候写作文时候就经常写感恩

    母亲今天帮妈妈洗脚。

    写了那么多回可没一次是真的。

    」

    「你也知道啊就你作文里撒的那些谎都可以出本书了。

    」

    「小时候不懂事儿现在这不是兑现诺言来了嘛。

    」

    说着我抓住妈妈的丝袜小脚往热水里按。

    「哎~!」

    妈妈一声惊呼用力将脚抽了回来责备道:「有毛病啊!哪儿有人穿着袜

    子洗脚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笑着拍了一下脑门说道:「怪我怪我。

    那……那我帮您

    把袜子脱下来吧。

    」

    说罢我伸手想要将妈妈的肉色丝袜脱下来刚准备动手才想起妈妈穿的

    是连裤袜不从腰口处往下脱是脱不下来的。

    我呆愣了一下脑子一热就顺着丝袜美腿的柔美曲线往上摸。

    妈妈气的在我手上用力拍了一下瞪着我说:「干什么呢?」

    「我帮您脱袜子呀。

    」

    我装作委屈的说道。

    「用不着。

    」

    妈妈白了我一眼:「好好的洗什么脚?」

    「还是泡一下吧。

    泡一下舒服多了。

    」

    说着我伸手往妈妈裙底摸去。

    眼看我的手就要伸进去了妈妈一把抓住用力甩到一边然后对着我的脑

    袋用力敲了一下厉声斥责:「凌小东没大没小的!往哪儿摸呢?」

    因为瞧出妈妈今天的心情其实挺不错的言语间彷佛又回到了一年前那时

    候经常和妈妈没大没小的胡闹来着。

    我很享受这种自然的氛围就如同就为沐浴的阳光一样一时间心神荡漾

    胆子莫名其妙的大了起来。

    但是妈妈这一声呵斥又把我拉回到了现实里来了。

    心情瞬间低落脑袋也耷拉了下来小声嘀咕道:「小学作文里都是写着

    亲手帮妈妈把袜子脱下来的。

    不过您从以前穿的都是丝袜要么就是连裤袜。

    一

    个小学生替您把连裤丝袜脱下来现在想想也是挺怪的啊。

    」

    妈妈闻言一怔问道:「你把这些也写到作文里去了?」

    我愣了一下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了。

    不过吧那时候毕竟年纪还小懂得也不多可能看见什么就写什么了。

    说不定当时真的写的是我帮妈妈把丝袜脱了下来然后再给她洗脚。

    「嗯……我怎么会把这些写进作文里呢?那时候我都不知道丝袜是什么呢。

    」

    妈妈乜了我一眼嗤笑道:「说出来谁信呀?从小就是色胚一个。

    也不知道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小色狼来。

    」

    我嘿嘿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多少善事竟然有您这么个观音

    似的妈妈。

    」

    「少贫嘴啊。

    」

    我见妈妈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便笑着催道:「来来来赶紧吧。

    再磨蹭下去

    水都要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