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母上攻略 > 母上攻略(118)
    2020年8月14日“嗯?”

    我一愣:“什么怪?”

    “感觉有热。《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正常,就跟刮痧一样,舒经活血,脚底板就会发热。这刺激性还算轻的,这儿东西不全,等哪天回去了给你抹上精油,好好的做一次推拿,那才叫过瘾呢。”

    北北羞怯怯的小声说:“我不是脚底热,我是……小腹有点热。”

    “小腹热?”

    “是不是很不正常啊?”

    北北脸红红的问道。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妈妈打来的。

    也来不及回答她的问题,打了个噤声,然后按下接听键。

    我还没开口说话,妈妈便开口问道:“睡了没?”

    “没有啊。”

    “开门。”

    我愣了一下,眉头一皱:“啊?”

    “让你开门。”

    我赶忙捂住话筒,朝北北比了个手势。

    北北已经听见妈妈的声音了,压低了嗓音,紧张的问道:“是不是老妈?”

    “是。”

    “是来抓我的?”

    “不知道。”

    “那我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着急时,忽然灵光一闪,指着衣柜说道:“你先钻进去,等我把老妈哄走了,你再出来。”

    北北也顾不得多想,起身想要去开柜门。

    我连忙阻止,陆依依还在里面藏着呢。

    我伸手打开了另外一扇柜门,对她说:“你也进去。”

    北北瞧了我一眼,矮身钻了进去。

    刚要关门,她愣了一下,问道:“也?”

    我这一不小心说了嘴,也没工夫跟她圆,说了句:“钻进去,别出声。《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关上柜门后,又朝那边的衣柜瞧了一眼,不由得眉头一皱,挠了挠头,心说这是什么事儿啊。

    颠颠的跑过去打开房门,妈妈单手扶墙,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了,问道:“干什么?半天才开门。”

    “我这都睡了。您……有什么事儿吗?”

    我将妈妈上下打量了一番,换了一身休闲运动服,鼻子冻得有些红,看起来是刚从外面回来。

    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个长方形的纸盒,对我说:“你脸上淤青挺严重的,出去给你买了瓶药水。”

    我这才知道,原来妈妈大半夜的出去,是去给我买药去了。

    我是既惊讶又感动,心里暖暖的,伸手接了过来,开心的笑道:“谢谢妈。”

    妈妈盯着我瞧了一会儿,也不说走。

    我不假思索的问道:“进来再说吧。”

    妈妈倒是没说什么,跟着我进了房间。

    看见妈妈真的进来了,我反倒有些后悔了,毕竟柜子里还藏着两个人呢。

    虽说我们本来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让妈妈发现了,反倒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

    我刚想说些什么,妈妈提鼻子闻了两下,问道:“有香水味。你屋里来人了?”

    “没有啊。”

    我不由得一颤,心说老妈这鼻子可真是太灵了。

    妈妈左右看了一圈,没再追问,回头对我说:“过来,我给你上药。”

    “哦。”

    我走了过去。

    “坐下。”

    我乖巧的坐在了床边。

    妈妈站在我的身前,拆开药水,用棉签蘸了一些,居高临下的在我脸上淤青处,小心翼翼的涂抹。

    本来也没觉着什么,这一涂药水,反而像是被黄蜂蜇了一下似的,火辣辣的疼。

    “嘶~!”

    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疼吗?”

    妈妈问道。《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还行,能忍。”

    “你说你逞什么能,非要追上去跟人打一架。”

    妈妈埋怨道。

    “为人民除害嘛~!主要是蓉阿姨喊了那一嗓子,当时就我一个人,也没多想,就追上去了。您当时没看见,嘿~!那小子被我揍的,吱哇乱叫。”

    “还吹呢,脸都让人打肿了。”

    妈妈又好气又好笑。

    涂完药水之后,妈妈将瓶子放在床头,叮嘱道:“下次你自己涂。记得按时。”

    “嗯。”

    我和妈妈没有再说话,房间内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半晌过后,为忍不住问道:“您……还有什么事吗?”

    本来嘛,妈妈自己送上门来,是个大好时机,可偏偏屋里还藏着俩人,我没法下手。

    所以跟以往不同,这次我是盼着妈妈赶紧离开。

    沉默片刻,妈妈问道:“过年为什么不回去?”

    “不是跟您说了,有事要忙。”

    “你是故意在跟我斗气吧。”

    “没有。您想多了。”

    妈妈不知道,这屋里还有俩人,要万一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那可就真的不得了了。

    我赶忙转移话题:“妈,您走了一天,脚也酸了,要不我给您按摩一下吧。”

    妈妈盯着我瞧了片刻,慢条斯理的将脚上的运动鞋脱了下来,露出了穿着白色棉袜的精致的玉足。

    好久没有帮妈妈做过足底按摩了,当我触碰到那双魂牵梦绕的小脚时,心脏‘砰砰’直跳。

    我小心翼翼的帮妈妈脱下了棉袜,将雪白细嫩的小脚捧在手里。

    虽然妈妈穿的是运动鞋和棉袜,却并没有积汗的现象,很清爽,很柔软。

    我坐在床边,将妈妈的玉足放在我的大腿上,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妈妈感觉有些不太自然,脸颊微微泛红:“我的……”

    妈妈欲言又止,不知道她她想说什么,抬头望着她。

    “有味道吗?”

    我感觉有些好笑,跟陆依依开了一个玩笑,当事人没什么关系,其他人倒挺在意的。

    “没有,就算有,也是香的。”

    妈妈不悦:“以后少说这种话。”

    我心里一紧。

    对啊,有些得意忘形了,屋里还有两个小姑娘呢,要是让她们听出什么暧昧的味道来,真就不好解释了。

    我不再言语,使出浑身解数,专心致志的帮妈妈按摩起来。

    “哎呀!啊……”

    妈妈禁不住发出声音来。

    要说也怪,每次跟妈妈真刀真枪做得时候,妈妈总是强忍着不肯发出声音来,按摩时却总发出这种叫人浮想联翩的暧昧呻吟。

    刚才跟陆依依做了一半,弄得不上不下的,要不是情况特殊,真恨不得马上将妈妈扑倒在床上。

    妈妈闭着眼睛,任由我捧着她的玉足揉捏按摩。

    过了一会儿,慢悠悠的问道:“怎么不说话了?平时不是话挺多的吗?”

    “有点累了。”

    我倒也不是故意装出一副冷澹的样子,就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给那两位给听见了。

    妈妈见我不愿多言语,也就不再吭声了。

    又捏了一阵,将脚缩了回来,说道:“就这样吧。也不早了,睡觉吧。”

    虽然有些不舍,但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妈妈刚准备往外走,柜子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音乐声,妈妈疑惑的望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正想着如何解释,妈妈已经走了过去,一把打开柜门,只见陆依依蜷缩在柜子里,拿着手机,一脸尴尬的看着妈妈。

    妈妈纳闷道:“依依?你躲这儿干什么?”

    话是对陆依依说的,却回头朝我望了过来,脸上有些怒气,似乎是想让我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云阿姨,我……”

    陆依依像只可怜的小动物似的,委屈巴巴的看着妈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我也故作惊讶地问道:“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躲进柜子里来了?”

    话应刚落,旁边的柜子发出一个细微声响。

    我瞬间警惕起来,瞪着我瞧了片刻,伸手打开柜子。

    我心说这回完蛋了。

    当妈妈看见北北的时候,脸色骤变,怒道:“你怎么也在这儿?你们干什么呢?”

    北北吓得一个激灵,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便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我。

    我一脸无奈的苦笑道:“哎呀,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妈妈一脸愠怒的瞪着我:“是啊,问你呢!怎么回事?”

    “我……我正跟陆依依按摩,北北就来了,陆依依怕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说不清楚,就暂时藏进柜子里去了。北北说找我有点事儿,刚进来,您就来了,她也怕您误会,就也藏进柜子里去了。”

    我半真半假的解释了一堆。

    “你找他有什么事?”

    妈妈瞪着北北,质问道。

    “啊……”

    北北吓的呆掉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来找我,是……”

    我本来想替她解释,结果刚开口,就被妈妈给呵了回去。

    “没问你!让她说!”

    “我……”

    北北咬着下唇,眼里噙着泪珠,支吾了半天,委屈的说道:“我也想让我哥帮我按摩。”

    “就按摩?”

    “就按摩。”

    北北点了点头。

    妈妈转而朝我望来,眼神里带着质问。

    我赶忙附和:“就是按摩。”

    妈妈没再说什么,但眼神里依旧带着愤怒,像是在埋怨责备我。

    我似乎也能理解妈妈的心情,除了生气北北半夜找我之外,更因为刚才跟我的对话,被两个小辈个听去了,怨气也是在所难免的。

    唉~!明明有所缓和,结果却搞成了这个样子。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