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从不讲道理 > 分卷阅读15
    笑了一声,走到颜笙面前:“问你话呢,干嘛呢?”

    颜笙那个时候留着厚重的齐刘海,一双眼睛倒是跟多年以后没有变,明亮亮的。

    她把手里的饭盒举高在两人之间,声音软软的:“我妈妈送了饺子。”

    6川看了眼饭盒统共剩下没超过七个的饺子,瞪了颜笙一眼:“你要修仙啊?”

    “不是。”颜笙摇头,脑袋后的马尾也跟着晃动。

    “我的饭呢?”

    “我找同学去买了。”

    话刚说完,就见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姑娘,站在后门门口,笑意隐隐的叫6川的名字:“6川,我给你买的午饭。”

    6川过去,语气还是不善,跟谁欠了他八百万的样子,接过午饭,说了句:“谢了。”

    回过身见颜笙还举着饭盒傻愣着:“收拾东西,不饿?”

    颜笙回过神来将6川桌子上的书抱着自己的桌子上,留出空地。

    6川将午饭放在桌子上,幸好买的是米饭菜,也好分。

    “自己倒,吃多少倒多少。”

    “不用……我吃饺子就可以了。”

    “那你下午别跟我说饿,我这儿没零食了。”

    颜笙又乖乖从买来的的米饭里倒了三分之一:“够了,吃饭吧。”

    6川端起来又给她倒了一大半,颜笙目瞪口呆。

    “看什么看,快点吃饭,吃完睡觉。”

    学校里面没有超市,6川一个男孩的饭量本来就多,中午饭前还打了一会儿篮球,下午的课上到第二节,就支撑不住,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睡觉。

    后来第二天没来上课,跟陈昏打听了才知道,昨天犯了胃病,在家养着呢。

    6川不知道颜笙还记不记得这事,反正他是一直记得的,不光是因为那次去医院查出来他有胃病。

    还是因为那天下午他为什么生气呢,打篮球回来的路上他就听到楼道里有人在说什么。

    “三班的陈佳颖跟七班的6川在一起了吧,刚才我还在食堂看到她给6川打饭呢。”

    “真的啊?6川不是整天跟他们班那个叫颜笙的女的在一起吗?”

    “颜笙哪能跟陈佳颖比呀,听说6川跟颜笙是前后桌儿,挨得近所以关系比较好吧,你跟你前桌不是关系也挺好吗。”

    “也对啊,我见过那个叫颜笙的,长的不太好看。”

    后面的话6川没再听了,反正心里气鼓鼓的就回了班里,行啊,小丫头长出息了,他让她给他买饭,转头就把他的饭卡给了别人啊。

    后来他站在门口,看到那么多人围着颜笙往她身前凑,有女的也有男的,心里的火就烧的更旺了。

    感情没时间给他买饭,就有时间跟班里同学打好关系了是吧。

    成,真成。

    可是后来看到她举着饭盒里那几个孤零零的饺子,哭出来的时候,6川心里好像也没那么气了。

    行吧,她不给他买饭是为了去她妈妈,刚才跟那群人凑一起,也不是自愿的。

    瞧给委屈的,都要哭了,他也不凶她了吧。

    6川心里想着,嗯,这次就先放过她,下次她再敢,他就收拾她。

    作者有话要说:  嘁,你们俩不定谁收拾谁呢。

    明天见。

    第12章

    吃完饭,蒋易去车里找出来一副扑克牌,吵吵嚷嚷着要玩牌。

    头顶的灯泡突然开始忽明忽暗,屋子里整个陷入黑暗的时候,颜笙就站在6川身后,脑子里下意识的动作使她伸出手拽住了6川的衣服下摆。

    虽然看不见,但是颜笙总感觉6川是转过身看了自己的,但是她咬了咬牙没有松手,心里想占便宜是真的,但是害怕也是真的。

    刘叔拿来了梯子和手电,手电筒的灯光在屋子里亮起的一刻,颜笙松手。

    6川转过身看她:“怎么不拉着了?”

    “……有光了就不怕了。”

    刘叔要登上梯子去换灯泡,被6川伸出胳膊拦了下来:“叔,我换吧,您看着。”

    刘叔年纪大了,比不了小伙子,将手里的新灯泡交给6川。

    6川晃了晃折叠梯,检查是否稳定,看着阴暗里在出神的颜笙,喊她的名字:“颜笙,帮我扶着点儿。”

    “你小心点。”颜笙伸出两只手,扶在梯子上。

    将新灯泡安装好,刘叔去开灯,屋子里又恢复了光明,一群人脸上都露出笑。

    颜笙仰头看着还在梯子上的人,灯光太凉,眼睛微微眯着,梯子上的男人正好也低下头来与她对视。

    乌黑的短发因为灯光的原因,也带了圈柔和的光芒。

    6川其实笑起来嘴角是有两颗梨涡的,但是他不愿意让人们看见,觉得一个大男人长了两个梨涡算怎么回事,娘不拉几的。

    但是偏偏颜笙见过一次之后就记住了,后来的时光颜笙总是想着法子的逗他笑,就是为了再看看他的梨涡,时间越长6川也不再反感让她看见。

    此时,他在梯子上,朝她抬了抬下巴,嘴边的梨涡清晰可见,他开口,声音愉悦,带着得意:“厉不厉害?”

    颜笙同样眉眼弯弯,明眸皓齿,朝他点头:“厉害。”

    “起开,我下去,别踩到你了。”

    颜笙松开手,给他腾地方。

    6川梯子下到倒数第五格的时候,有颗螺丝松动将他摔了下来,幸好他腿也长,落在地上踉跄了两下站稳了。

    几个人慌忙围过来,问他有没有事情,6川摆了摆手:“没事没事。”

    颜笙看到他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目光闪了闪。

    最终扑克牌到底是没有打成,一群人早早的散去睡觉。

    6川的屋子就在颜笙的隔壁,微凉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窗外传来几声犬吠,之后刘婶喊了几声,很快又归于平静。

    电风扇在头顶呼呼做响,颜笙眼睛盯着看,一圈两圈三圈,没盯几圈就有点头晕眼花。

    甩了甩头,将脸埋进枕头里,浓浓的被阳光暴晒过的味道,闻起来让人舒心。

    许久,颜笙从床上挣扎着起来,从行李箱里拿了个小瓶子,打开门溜到了6川的门口。

    咚咚咚。

    很小的声音,怕吸引到其他人,假如6川没听见,她就回去。

    结果,颜笙心里才数了四个数,6川的房门就被打开了,伸出一只手将她扯进屋子里。

    果然,他也没睡,屋子里的地面上,行李箱打开着,有点乱。

    “不睡觉过来干嘛?”

    6川到床边坐下,嘴角噙着笑问她。

    颜笙的手背在身后,他问完话,屋子里的空气都有几分暧昧,是啊,这么晚了,孤男寡女的,她来干嘛。

    “……我来看看你。”

    “看我?”

    “你是不是受伤了?”

    6川从烟盒里倒出来根烟,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