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从不讲道理 > 分卷阅读36
    嘴的东北话,并且听起来十分的又家暴的倾向。

    “6川,你等着,你完蛋了。”这是颜笙在挂断6川电话之前说的话。

    终于轮到6川的号码的时候医生,是个看起来和看人的医生差不多的中年男人,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连金丝边的眼镜都显得十分的严谨,一副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样子。

    小猫病的并不严重,在刚才排队的时候,受到6川如沐春风般的呵护已恢复了些许的精力。

    6川不经感叹,看来他托人从俄罗斯寄过来的猫粮买的值了,吃过战斗民族猫粮的猫到底是不一样的。

    带着医生开的药,6川开车又带着小猫回了教授的家属院,殊不知另一轮的风暴正在等着他。

    颜笙挂了6川电话之后并不算大的胸脯上下起伏剧烈,一头樱花粉的头发隐隐有电影里超能人变身前的架势。

    刘晓在下铺正在看《小猪佩奇》跟着屏幕上的佩奇在学猪叫。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这是一种时尚潮流,小猪佩奇已经不知不觉的间走在了时尚的前沿。

    大街上商店里,尤其是在姑娘们的手腕上,带着带有小猪佩图案的手表都是十分炫酷的行为。

    更有人作诗曰: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按照最近刘晓疯狂的采购关于小猪佩奇的手表眼镜,衣服包括内衣内裤的时候,她大约也该是属于十足十的社会人了。

    颜笙踩着横梯下来,从桌子上带上去昨天和刘晓一起买的小猪佩奇社会人款手表,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门。

    她得去亲自问问6川,他到底算是哪块小饼干?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是我写的最流畅的,我敢说,而且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章的这种画风,就是现在能力有限。

    5月2o日,阴,身边的朋友们早早的打扮好要出去约会,只有我一个人还要去工地搬砖,没有人给我买冰阔落冰基宁,富婆也还没有出现,这个仇我先记下了。

    第3o章

    颜笙穿着拖鞋,带着社会人手表,手里拿着校外收破烂的王大爷的喇叭到达了男寝楼下。

    6川刚在床上躺下,就听见楼下隐隐有人喊他的名字,,到校阳台上往下一看。

    颜笙嘴边放在喇叭正在冲楼上喊:

    “6川6川。”

    6川的眉头一跳,,直觉告诉他没有好事发生。

    果然下一刻他就听见楼下那个喇叭里传来声音:“收旧冰箱,彩电,洗衣机嘞~”

    6川:……

    颜笙闹得动静并不小,这栋楼里知道6川的人并不在少数,毕竟有女朋友的那些人都是提防着6川出现在自己女朋友身边,不然女生喜欢看帅哥的能力是不可小觑的。

    而没有女朋友的看着6川清俊的面容在某一个没有女朋友陪伴的深夜,回想起6川英俊的面容,思想也是十分复杂的。

    颜笙站在男生寝室楼下也是十分窘迫的,,她没有想到王大爷的喇叭居然还能这么高级。

    一时之间又是尴尬又是觉得好奇好玩。

    等在想将着喇叭好好研究的时候,6川已经疾步走了下来。

    他手握着她纤细的手腕,夺过颜笙手中的喇叭,眉头微敛,咬牙切齿:“祖宗,你真是我祖宗啊。”然后牵着颜笙往校外走去。

    6川步子迈的大,颜笙的小碎步迈的又急又密才能跟上他的节奏:“去哪啊?”

    “怎么?你还想独占了王大爷的喇叭了?”

    颜笙惊奇,眼睛里迸出光芒闪亮:“你怎么知道这个喇叭是我朝王大爷借的?”

    粉嫩的舌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角:“我把寝室里所有的塑料瓶子都给了王大爷,他才愿意借我的呢。”

    6川站定,颜笙没反应过来,直直的撞在他的身上。

    “怎么着?我还该表扬表扬你了?要不要给你定个锦旗?”

    6川松开颜笙的手腕改去牵她的手,被颜笙躲了过去,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很没面子,修长的手转了个方向往上一扬给颜笙来了个爆头。

    “亏你想的出来。”

    “那你打电话的时候到底在干嘛?”

    6川的眼角上扬,面上又带了贱嗖嗖的笑:“你猜?”

    颜笙落在他的身后嘴里嘀嘀咕咕的在说6川的坏话,前面的男人应该是能够听到的,但是也不在乎,连步子都没停顿,直挺挺着背脊,迈着修长的腿闲庭信步。

    颜笙嘴里的上下两颗小尖牙打着圈儿的摩挲,眼睛直直的盯着6川的后背瞧。

    然后突然疾步到他身后纵身一跃,两条腿盘在6川腰间,双手环住他的脖子。

    6川被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得就伸手去托背上的人,生怕她掉下来受伤。

    手指接触着滑腻的肌肤,带着人体的温度。

    颜笙凑在6川的耳朵边,呼吸间温热的气息全都喷洒在他的脸上,还有那股熟悉的女儿香,让人心猿意马。

    “好啊,6川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狗了?”

    6川将她往上掂了掂:“养了头猪都已经麻烦的不得了,我吃饱了撑的还养狗。”

    颜笙实际上是早就垂涎6川的耳垂已久,上次他们做的时候她就发现了,6川的这处地方好像格外的敏感。

    被乌黑的短发遮挡着染着些许粉色的耳垂,颜笙恶从胆边生,伸出手捏了上去。

    一阵酥麻的感觉仿佛电流涌过让6川僵直了身体。

    在开口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力道如有似无的加重。

    “你别找事。”声音带了些喑哑。

    颜笙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姑娘,红着脸松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在路边把我放下来吧。”

    学校里随处可见的长椅,6川将颜笙放下来,长腿交叉坐在椅子上,颜笙自知惹了事,现在乖的不得了,双腿合并,嫩白的小手放在腿上。

    6川没办法既不能办了她又不能揍她,出气般的将姑娘松松散散扎着的头发扯开揉乱,等看着颜笙微微撅起的嘴巴,但是又因为刚才犯了错不敢跟他对抗从而憋屈的表情,心里才算微微好受一点。

    “你去把喇叭给王大爷送过吧,我在这儿等你。”

    颜笙欲言而止,打量了6川一遍,才接过他递过来的喇叭:“那你在这儿等我,我马上回来。”

    颜笙平时走路时有点外八字,后来养成习惯了怎么改也改不过来。

    只要一想到6川就在她身后注视着她,颜笙就怎么走路都觉得别扭,一会觉得自己的驼背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屁股扭动的幅度有些大了。

    也不知道自己今天这身打扮从身后看是什么效果,该不会丑爆了吧。

    6川在椅子上本来是打算拿出手机打局游戏的,但是想了想又将手机放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