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从不讲道理 > 分卷阅读43
    得情况,再看着颜笙精神恍惚的状态,简直恨不得杀了此时面前的这个男人。

    黄宁的头上被简单的包扎上了,但是还是能看到有些许的血迹透过绷带渗出来。

    黄宁红着眼睛,在家看见6川的时候,眼睛变得十分阴郁。

    虽然6川没有见过他,但是他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6川了。

    他让肖兵查了颜笙的男朋友以后,就不止一次去心理系偷偷看过6川。

    第一次的时候,虽然听肖兵带过的消息说6川长得很帅,专业成绩也很好,甚至家境富裕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暗暗的期待着,希望肖兵的消息并不准确。

    他希望6川是个丑陋不堪的人,甚至希望能抓到些什么他的小秘密,这样他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威胁他跟颜笙分手。

    这样颜笙就可以和自己在一起了。

    可是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他矛盾中却又不得不承认6川比要好。

    在颜笙看到6川后眉眼弯弯的飞奔进他的怀中时。

    黄宁的嫉妒达到了顶点,昨晚的时候,他就藏在女寝楼下的大树后面,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拥抱,接吻,颜笙一脸的娇羞。

    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他嫉妒,疯狂,欲望麻痹了理智,所以在第二天看到颜笙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所有丑恶的计划都涌了上来。

    6川的眼神冰冷,浅棕的色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仿佛就像在看一个死物一样。

    “让她受伤,你真是该死。”

    身后的警察还没反应过来,黄宁就已经被6川打倒在地上。

    大概也是心里对这样的人渣心里抱着讨厌,警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少来预览,而是在6川又狠狠踢了他几脚之后,黄宁面上出现痛苦的神色,嘴边溢出呻/吟,才上前装作严肃的将6川架开。

    “孬种。”

    6川在离开前,对躺在地上的黄宁道。

    真正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舍得她受到这样的伤害,黄宁口口声声的的顺着喜欢颜笙,不过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年少时就埋在心底的那一点一私欲罢了。

    6川带颜笙去了当初成年家里给他买的房子,虽然没有来过几次,但是这里定期都有阿姨来做卫生,虽然冷清但是也干干净净。

    6川将人安置在沙发上,然后去厨房烧热水,刚把热水壶打开颜笙就跟了进来,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他的身后。

    6川伸出手像往常一样摸了摸她的脑袋,轻而易举的察觉到颜笙的身子微微颤抖。

    “过来。”6川向她张开怀抱,将人裹进怀里。

    颜笙缩在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身,6川低头看到颜笙白皙的脖颈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划痕,在衣领下面,因为颜笙的动作才显露出来。

    热好水,6川也没将人从怀里扯出来,只是一手护着她,一手握着水壶的壶把出了厨房。

    玻璃杯里的热水冒着徐徐的热气。

    6川的手指覆在那道划痕的周围摩挲,心疼的开口:“疼不疼?”

    问完却又觉得自己愚蠢,怎么可能不疼呢,不仅疼还害怕的要死,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见过颜笙像今天这样露出这样脆弱的表情。

    他的姑娘本来应该是张牙舞爪,眉开眼笑的模样,活的鲜活灿烂的。

    6川有种无力感,他只能任由颜笙缩在自己怀里寻求安慰感,自己却做不了其他的事情。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头顶:“崽崽,你受苦了。”声音干哑。

    颜笙却在听到他的声音时突然抬起头,嘴唇慌乱的找到6川的唇吻了上去。

    这个吻就像是一个导火索,6川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灵活的舌在她的口腔中游走,在小尖牙上摩挲,在整个内里扫荡。

    卧室很干净,当初房子布置的时候一切都是按照6川的喜好,就是以防哪天他心血来潮,来这边小住。

    6川倚靠再床头赤裸着上身,颜笙穿着他的白衬衣窝在6川怀里,樱红的唇微微张开喘着气,心脏扑通扑通跳的。

    6川将她脸上一缕被汗湿透的头发掖到耳后:“傻。”

    “不傻。”颜笙倔强的坚定开口。

    “嗯,不傻。”

    6川声音低低的,搂着颜笙的胳膊紧了紧,两个人身子紧紧贴在一起:“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颜笙安静的被他搂着,贴着他的胸膛,小手又来到了某处:“再来一次?”

    6川失笑,无可奈何:“克制一点儿。”

    其实她明白颜笙的意思,大概就是只有两个人的身体默契的贴合在一起,感受身体的跳动,心底深处才能真正的踏实下来,有种失而复得的庆幸。

    “睡觉吧,你该好好睡一觉了。”6川呻声音低低的哄她。

    “那你要陪着我。”

    “好,我陪着你。”

    两个人躺下去,颜笙抓着6川一只胳膊,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6川一直没有睡,神色复杂的盯着颜笙看,待怀里的姑娘传来匀称的呼吸时,才微微用枕头将自己代替,从床上下来,从外面捡了自己的运动裤穿上,裸着上身,拾起落在地上的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6川蹙着眉头,神色不悦。

    “就这么几年?”

    “我知道了,那就按这个罪名吧,看看颜氏那边有什么打算,到时候等人期满放出来,就给他找借口按个神经病的罪名打一顿关到病院去。”

    “我要的是他这辈子都不出来,明白吗?别让颜氏的知道,找人悄悄办好。”

    挂了电话,6川从烟盒里倒出根烟,拿捏在手里也不抽,知道将香烟握的变了形,才扔进了垃圾桶里。

    颜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窗外灯火通明,车水马龙。

    宽大的体恤套在身上,白皙的腿上还残留着暧昧的痕迹,颜笙赤着脚走出卧室,没看到6川的身影。

    心下一慌,就张口喊他的6川:“6川?”

    听到喊声,6川手中握着炒菜铲就从厨房里赶了出来:“怎么了?”

    男人身上围在米粉色的围裙,手上拿着铲子,鼻子上还蹭了一些白色的面粉,有些狼狈。

    颜笙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去偷地雷了?”

    这叫什么?好心没好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妈妈刚才来了一趟,带了些吃的,见你睡得好就没叫醒。”

    怪不得,刚才她睡醒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