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从不讲道理 > 分卷阅读72
    个身,用后背冲着6川,被子短了一截。

    光洁的后背上,还存留着淡淡的吻痕,一个两个三个……

    6川的手指覆在她的背上,缓缓的摩挲着,颜笙哼唧了两声,幽幽转醒,嫩白的小手握住偷香的男人。

    哑着嗓子道了句:”早上好。”

    6川反握住她的手,凑到自己嘴边亲了亲:“早上好。”

    颜笙脸色一红,想起这只手昨晚还让这男人哄骗这摸过别的东西。

    “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上午陪你。”

    6氏集团现在正是青云直上的时候,每天都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6川身为老板自然也不可能清闲,不过昨晚他将颜笙欺负的厉害,还是决定上午留下来陪陪她,更何况,还有昨晚恒祥大街的那件事情。

    “你现在都是自己跑新闻了?”

    颜笙揉了揉眼睛,往6川的怀里钻了钻:“这是第一次,而且,我做了很多准备。”

    确实,6川想起来昨晚看见的电棍,还有后来回家以后她包里掉出来的防狼喷雾。

    他摸摸她柔软的长发:“反正你自己要先保护好自己,别为了一篇报道就拼了命。”

    “你这样说很没有责任感啊。”她不满的小声嘀咕。

    6川才不在乎这些,长腿一抬,将她两条细长的腿夹在自己的腿之间:“什么责任感?那我老婆要是出了什么事,谁来赔我?”

    颜笙被他恬不知耻的喊她老婆的行为羞红了脸,但是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6川起身去洗手间洗漱,颜笙后脚跟进来,两人的用品都是情侣套装。

    6川手中握着蓝色的杯子,从旁边将粉色的杯子递给颜笙。

    颜笙接过去,使坏的向6川那边扭了下胯,杠了男人一下,在6川看过来以后又是一脸无辜。

    早餐是由6川做饭,颜笙帮厨,虽然说刀功不怎么样,但是勤能补拙,最近切出来的东西,到底是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了。

    来福听到厨房里的动静热闹,也跑了进来,跳到了旁边空着的台子上。

    颜笙手中正一边切西红柿一边偷吃,来福见了,喵喵的叫唤,像是在跟6川告状。

    颜笙举了举手中的菜刀威胁她,来福噤了声音,颜笙得意的晃了两下身子,这一切都被正在炒菜的6川看在眼里。

    客厅里的手机响了两遍颜笙才听到,擦了擦手吸拉着拖鞋跑出去接电话。

    警局那边通知说,昨晚那个黑衣男被处罚拘留1o天以示警告。

    “真的吗?那我可以写报道了吗?”颜笙摩拳擦掌,她昨天回来的路上心中早就将新闻稿打好了,昨晚的经历,让她看到现在社会太多的凉薄。

    像很多初入职场的新人一样,总是觉的自己就要将这个社会最阴暗的一面展现出来,为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打抱不平,希望让人们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公道可言,可是在这条前仆后继的路上,又有太多的人折在了路上,被现实磨平了棱角。

    但是幸好颜笙是他们之中幸运的,她是颜家的独生女是临城最庞大的商业帝国6氏集团未来的女主人,是6川放在心尖上想要去呵护的人。

    所以注定在这条路上她可以走的平稳。

    一篇名为《倒在地上的到底是单车还是人心?》的报道迅速席卷网络,甚至以极高的点击转发和话题量登上了热搜。

    在这条报道下,有很多评论说在路上见过被损坏的单车,被上了私锁的,被毁坏二维码的,更为严重的还有人将单车横挂在树上,扔进河里。

    而能够做出这系列的人,更多的事因为自己的自私自利又或者是在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因为怯懦因为无能在自己遇到问题时无法解决,就只能将自己的怒火发泄到这些不能言语的死物上。

    恒祥大街的那个黑衣男人就是因为在工作时和同事发生不和,就想到了这样方法来缓解自己心中的怨恨。

    颜笙的这条新闻的确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这样的事情太多与贴近大众额生活容易引起共鸣,平常的新闻报道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样的事情,他们更加愿意去歌颂公园广场上新安装的公共设施如何如何好,因为这样让大家看起来,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城市我们的生活真的美好又幸福。

    颜笙等这件事过后又要再去发掘社会的阴暗面,一群人生怕那天这个祖宗给招惹来麻烦,将她调去了娱乐新闻板块。

    看着手中待会要采访最近新冒出来的小鲜肉的采访稿,颜笙就一个头两个大。

    小鲜肉姓郭,叫郭德纲,哦不对,颜笙晃了晃脑袋,最近她迷上了郭老师的相声,每天必听,所以有些洗脑了。

    小鲜肉叫郭千,说是唱跳俱佳,可以说是娱乐圈的又一个“祁让”,而此时的祁让已经可以说是娱乐圈的“老艺术家”,最近又刚刚囊括了金曲奖和最佳男主角,可以说是德艺双馨。

    “小祁让”晚到了几分钟,颜笙整了整手中的稿子,穿着白衬衣的样子面无表情,经纪人连连道了几句歉,说是路上堵车,颜笙点点头也客气道:“没事,可以理解。”

    采访开始,郭千一切都还算是配合,直到颜笙顺着稿子上从网上搜集来的最后一个问题,她抬眸看向郭千:“网上都叫你“小祁让”,你有什么看法吗?”

    听罢,郭千再也不顾经济人的眼色轻蔑一笑:“我更加相信我自己的实力。”

    这话的意思就深了,明面上看着像是郭千自信满满但是整整剖析起来,就是在暗骂祁让没有实力能红到现在全都是靠脸。

    颜笙听闻并没有顺着这样一个好的时机去诱导郭千再说一些什么话,只是合上自己手中的文件夹,起身礼貌微笑:“今天的采访就至此结束了,谢谢配合,辛苦了”

    颜笙将今天的采访整理好,并没有将今天郭千最后的那段话整理进去,下班收拾好东西,颜笙直接打车去了“天上人间”。

    这处地方消费高但是顾客的保密措施也做得好,是很多名人政客的首选。

    颜笙熟门熟路的找到房间推门进去,这里面的暖气开的很足,颜笙的鼻尖上挂着几点细汗。

    蒋易,李霄,祁让,赵严正坐在一处打麻将,6川坐在沙发上跟人打电话,听到开门的声音了,抬眼望去果然是颜笙,他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她身边从容的接过她的包包。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6川伸手在颜笙脸上摸到了一脑门的热汗:“怎么热成这样?把外套脱了吧给我。”

    临城最近即将迎来今年得第一场雪,温度降到了零下,马路上随处可见裹得严严实实行色匆匆的路人。

    “出租车的司机大叔讲究,车里空调开的足。”

    6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