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三十一章 你追我逐~~第三十五章 谢晓峰的时代
    第三十一章 你追我逐~~第三十五章 谢晓峰的时代

    第一卷初入大唐第三十一章你追我逐

    听着石之轩的话,谢晓峰双手一摊,笑吟吟的道:“邪王前辈说笑了,跟你进杨公宝库,晚辈只怕有命进去,没命出来了。”

    话音一落,谢晓峰就觉浓厚如同实质的杀气扑面而来,压迫的他的身体都有些瑟瑟颤抖,谢晓峰心叫不妙,他发觉自己有些太自以为是了,在武功上,他肯定自己的物我真气加上七形寓物印,并不弱于邪王的任何武功,但是石之轩却有着常年的杀戮经历,以及单打宁道奇,独斗四大圣僧的无上经验,临敌的差距是他是拍马也赶不上的。这也是石邪王纵横江湖几十年,却无人能撼动的原因所在,这一点是刚刚年逾十六岁的谢晓峰所不能比拟的。

    【看来只能逃跑了】谢晓峰无不遗憾的想道。

    石之轩眉头一簇,眼神飘忽,脑海里一瞬间转过了无数种想法。都不太钟意,而且眼前的这个小辈,实在是镇定的过分,似乎对他这个魔门第一高手没有半点敬畏惧怕之心。

    石之轩不由心生困惑【难道他还有帮手不成??】要说到让他察觉不到的高手,天下大概也只有三大宗师了。

    【难道这小子是宁道奇的传人??看他一身的纯正的道家真气,怕是有几分可能。】想到这里,石之轩略微提起心神,暗暗戒备说道:“你既然信不过我,那又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咯。”谢晓峰一阵长笑,捏起湖海印,运起动静合一的极致法门,飞也似向闹市区掠去。

    “好小子。”石之轩大怒,眼神中冒出暴戾的凶光,还从来没有谁敢这般的戏耍于他,心道:【就算你真是宁道奇的徒弟,也别想活着离开。】

    当下狂啸一声,幻魔身法全力展开,划出一片光影,紧紧的追着谢晓峰的背影而去。

    要说到谢晓峰的所有武功里,最了不起的就属他的轻身功夫了。毕竟谢晓峰的性格使然,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逃命的功夫他最拿手了。

    在谢家的时候,谢晓峰就已经将藏经楼里的所有轻功身法挨个练了一遍,后来更是亲身到翠云山,仔细观察那些豺狼虎豹,飞鸟鱼虫的飞攀爬跑。

    索性因为他喝过百兽的奶水,身上隐约有股独特的野兽气息,所以那些猛兽们也不当他是外人(兽),只是觉得他行为有些怪异,见他无害也就放任他我行我素了。

    久而久之,谢晓峰通过模仿学习这些飞禽走兽的天生动作,而形成了他所独有的轻功身法“象形飞天术”

    现在谢晓峰为了躲避邪王而施展的就是其中直线奔驰最为快速的一式“鲲鹏无影”。这一式是谢晓峰从飞鸟的浮空和鱼儿的划水所领悟来的,要知道在所有的生物中,依靠自身力量速度最快的就是鱼和鸟了。鱼以水为助力,鸟用气为臂膀,这就是它们的优势,谢晓峰通过揣摩它们的身形,动作,并运用物我真气的吸斥力,将四周的空气化为助力。就练成了这一招天下至快的身法。

    从他敢以这上古扶摇直上九千里的神鸟来命名来看,就知道谢晓峰对这一招的自满程度。

    只见,谢晓峰身形似鱼似鸟,衣袖飘飘,有如大鹏展翅,迅猛疾驰间,行云流水,逍遥自在,丝毫不带一丝杂风。而石之轩却身影飘忽,迷离不定,如同幻影,一动一纵之间带起片片的虚花,煞是好看,不愧幻魔之名。这两人一前一后的奔走,都是快若闪电,好像化作了一乌一白两道光芒,在人群中不断乱钻,快若飞蝗。

    谢晓峰一边竭尽全力跑着,一边暗暗称赞着石之轩的幻魔身法,他的轻功可是有着动静合一的湖海印的加持的,一个跳跃之间,由极静转为极动,在那一刹那,爆发出全身的潜力,而且物我真气的特殊性,就好像古龙小说里的轻功天下第一的楚留香所练的内功一般,不需要换气就能运动自如。呼吸之间不用间隔,时间上占据了很大的便宜。

    但就算如此,谢晓峰也是丝毫没有将两人之间距离拉开分毫,身后石之轩的影子,就像粘住了他一般,甩脱不掉。

    相比较谢晓峰的啧啧赞叹,石之轩更是惊讶,不死印法,幻魔身法,一向是他横行天下的杀手锏,当年他就是凭借着此二武功,摆脱了慈航静斋,静念禅院,四大圣僧的追杀。现在这名动天下的绝世身法居然连个小小少年都追不上,让石之轩不由心生丧气感,一时间什么样的野心都无所谓了。

    但这灰心丧气仅仅是一瞬,邪王是何等人物,和快就调整心态,将满心的怒火转化为了杀意,在这剧烈杀戮意念催动下,脚下的幻魔身法更加激发的快速了几分。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很快的就跑出了长安城。

    月下追逐,奔跑嬉戏,若非追来的是个要命的魔王,谢晓峰还真生出了点诗情画意的感觉。不远处,此起彼伏的山坡树林,树木高达葱松,山石怪异弥漫。这一切看得谢晓峰藏头暗喜。心里大呼【好一处绝好的藏身之所。】转身向山林跑去。

    看到谢晓峰想跑入森林躲避,石之轩心下暗喜,暗道【直线距离我虽追不上,但树林内的巧转腾挪,天下再无人是我幻魔身法的对手,你这次可是自投罗网了。】

    待离得山林仅十步之遥时,谢晓峰突然之间站立不动,转身看着飞奔而来的石之轩,定定不语。

    石之轩一愣神,心里奇怪,也不由停形。道“怎么了??想要束手就擒吗??”

    谢晓峰嘴角一撇,脸露嘲弄,一捏宝树印,整个身体散发出飘渺模糊的自然气息,与不远处的森林树木气息争相呼应。

    谢晓峰拱手一礼,朗声说道:“邪王前辈保重,晚辈先走一步了。”说罢,一个倒翻身,展开象形飞天术中的“返燕百折”遁入了树林中,身影连闪不见了踪影。

    石之轩一感到谢晓峰身上的自然气息,心叫不好,他没想到谢晓峰居然有这样独特的法门。

    立即窜入森林四下寻找,像这般清新的气息,是最适合在丛林隐藏的,这就好比将一滴水放入大海,遁入容易,想要再寻找就千难万难了。再加上这座森林树木密集,怪石林立,一个人要想藏身易如反掌。

    石之轩气愤之下,全力展开幻魔身法,四处乱飞,幻影重重。过了好一阵也找不见谢晓峰的踪影,看来是藏匿了起来。

    遂回到原地,想起即将到手的圣舍利的下落就这样不翼而飞了。不由愤恨高叫道。“你最好祈祷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我要你全家鸡犬不留。”

    这一声里,蕴含着石之轩的数成真气,真可谓声震寰宇,直冲云霄,其中包含的愤怒阴狠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话音刚落,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树林的四面八方传来,声音飘忽的好似清风一样。“邪王前辈还是照顾好自己女儿吧,我记得她好像是在什么··小筑来着。听说那里景色不错,我抽时间可要去看看。”

    听声音,正是谢晓峰,他怕石之轩真的查出他的身世来。他本身倒是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若是因此连累了亲身父母,那就是罪过了。

    “你敢动青璇?”石之轩大怒。

    “只是以防万一,若是前辈真的继续追查的话,那在下可不保证前辈女儿的安全。”谢晓峰悠哉的声音再次传来,但声音中冰冷杀意却是实实在在的。

    “你···”邪王居然被威胁了,他石之轩堂堂的魔门邪王居然被一个少年威胁了。传出去都不会有人信的事情现在居然发生了。石之轩真想不顾一切,查出这小子的身世,给他一个血泪的教训,但只为了一时之气,就还得石青璇丢了性命,可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看着石之轩气的咬牙切齿,却又无话可说的模样,谢晓峰心头一阵舒爽。

    嘿嘿一笑道。“邪王前辈不必气恼,知晓杨公宝库的秘密的人也不算少,前辈只需慢慢等待便可。不出几年,便会有人再次探访的,前辈的夙愿必能达成。好了,话多不便,邪王前辈,后会有期。”

    声音的主人向四方八面分散而去,且渐行渐远,直到微不可闻才停止。石之轩叹息一声,心道【这样的奇功,就算是我整个圣门也没有。这般的奇才少年,不知道是谁调教出来的弟子。】

    第一卷初入大唐第三十二章再见柔颂

    “一夜秋风碧水月,两三灯火是家乡。”

    走在东山镇的边缘小道上,谢晓峰举目眺望着自家门前的红纸灯笼,心头一股暖意悠然而生。

    “三年了。”虽然没什么真实感,但时间确确实实已经过去了三年。谢晓峰的现在的身形已经不是那懵懂的小儿体态,单看身高,已经不逊于大多数的成年人,变得挺拔而匀称。脸庞也已经显露出了绝世美男子的风范,虽然穿着一袭布衣,不甚高雅,但随着夜风吹来,衣袂飘扬,恍恍然好似仙人临俗。

    此时,已经是夜里三更,谢天还和花非霖只怕早已经睡下了,谢晓峰不欲打扰他们,翻身越过院墙,往自己平日住的观星楼而去。

    脚踩在木质楼梯上“吱吱”作响,楼梯已经较为陈旧了,但是却只尘不染,看来平日里经常有人打扫。

    “应该是母亲吧。”谢晓峰这般暖暖想着,迈步子走到了自己房间门口。对于母亲对他的爱护,他一向是感激在心的。

    刚欲推门而入,就听到耳边传来轻轻的喘息声,而且是从房门内传来的。喘息平和温缓,不急不吁,房内人似乎是入睡了。

    【能是谁呢??】怀着这样的疑问,谢晓峰轻轻的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却见到一个美绝人寰的少女正绻身躺在他的绣床上睡着,那秀美容颜的好似明珠玉露,清泉秋水,不沾一丝烟火气息。

    这个少女是谢柔颂。虽然三年不见,但谢晓峰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谢柔颂现在绝对称得上是绝色美少女了,如玉的面庞再也没有点滴的稚气,替代的是那少女玲珑剔透般的朝气。脸颊上少了些许的婴儿肥,但却更显得珠圆玉润,长发披散下来,捋在娇靥两侧,更有一丝搭在她雪白的脖子上,为她增添了些许慵懒的韵味。略显凌乱的衣衫,紧紧包裹着她纤细柔美的曼妙娇躯,凹凸有致,紧凑却又,裸露在外的软绵腰肢和娇俏玉足更是细腻晶莹的让人心中荡漾。

    看着现在充满魅力诱惑的谢柔颂,谢晓峰心头却涌上一股深切的疼惜感,轻轻的替她掩上丝被,捻起他脸颊上的一缕青丝,放在唇边吻了吻放下。然后,漫步踱到窗口,推开窗门,望着天上皎洁的月光发呆。

    看柔颂的模样,再看屋里的摆设,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不短的日子了,那想必早已经将这屋子里的一切都摸透了,不知道她看到自己所画的灵枢的画像作何感想,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在等待自己的。

    胡思乱想之下,谢晓峰不由想起前世的一首游戏诗词来。

    大梦初醒已千年凌乱罗衫

    料峭风寒

    放眼难觅旧衣冠

    疑真疑幻

    如梦如烟

    看朱成碧心迷乱

    莫问生前

    但惜因缘

    魂无归处为情牵

    贪恋人间

    不羡神仙

    诗词的内容刚好与他现在的情形颇为相似,只不过他不是出现在千年以后,而是千年前,那他是否也是如词中所说将柔颂当成了灵枢了呢??谢晓峰苦笑不知。

    大概现在最正确的办法就是如同词里所说的那样,莫问生前,但惜因缘吧。

    突然,床上的柔颂似乎做起了噩梦,一双玉手猛地向前伸展,似乎想要挽留什么。粉脸掀起一阵红晕,樱口中不断叫着“晓峰哥哥,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谢晓峰见状,心头一痛,知道柔颂可能是看了图画,胡思乱想了。

    飘身过去,紧紧的抓住谢柔颂的一双玉手,轻轻的放在唇边吻着,柔声道。“乖柔颂,别怕,我在这里,永远也不会走的。”

    似乎因为听到了谢晓峰的声音,柔颂的脸色渐渐好转了起来,紧抓的双手也松了开来,但是两行不知是幸福还是痛楚的眼泪却沿着白玉般的脸颊流了下来。只听柔颂迷迷糊糊的说着。“晓峰哥哥,那位姐姐好美,好漂亮,好温柔,我知道我比不上她,但是,晓峰哥哥,我只求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离开了晓峰哥哥我连怎样活下去都不知道了····”

    柔颂的话,一句句像针刺一般扎在了谢晓峰的心里,谢晓峰心头大恸,眼神里的疼惜已经到了极点,这样的噩梦他实在是不忍心让柔颂继续做下去了。

    他伸出双手,扣住柔颂柔美如水柔一般的肩膊,用力的晃动着她的娇躯,试图唤醒她。“柔颂,醒醒,快醒醒。”

    “恩??晓峰哥哥??”剧烈的摇晃,谢柔颂终于睁开了迷离的眼眸,一双灵透如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谢晓峰,眼神中透露出了欣喜与不敢置信。只听柔颂颤声道。“晓峰哥哥,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谢晓峰抓起柔颂的柔软的玉手,贴在自己脸上,温润的眸子似水一般的看着她,温声道“不是做梦。乖柔颂,是我回来了。”

    第一卷初入大唐第三十三章你依我哝(上)

    看到眼前朝思暮想的梦里人,谢柔颂愣愣神,伸出细嫩的手指,似不信般用力在自己滑腻雪白的香腮上拧了一把。

    “呜~~好疼~~”剧烈的疼痛,刺激得谢柔颂瓷牙咧嘴,婉转娇啼,白嫩的双手紧紧捂住脸庞不停的揉捏着,但那水灵灵充满惊喜的眼神却丝毫没有从谢晓峰脸上移开过。那副可爱的不得了的模样,看得谢晓峰不禁莞尔,心神为之所夺。

    一番心神激荡之下,谢晓峰猛地将谢柔颂娇小曼妙的身躯扑到在秀床上,狠狠的吻住了她花瓣似的粉唇,就是一番肆虐。

    感觉的谢晓峰的深吻,谢柔颂芳心欢喜,也不似平日里的腼腆,一双玉臂撒娇般的缠上了谢晓峰脖颈,那柔腻的雪白滑嫩的好像丝绸一般,樱唇则破天荒的与谢晓峰剧烈回应着,一时间吐气如兰,沁人心脾。

    良久,两人唇分,谢柔颂已经媚眼如丝,娇喘吁吁,温润的粉唇也早己湿痕斑斑,但一双眸子仍紧紧盯着谢晓峰仔细观瞧,双手依依不舍的抓住谢晓峰,不敢撒手。

    “晓峰哥哥,我好想你。”千言万语汇成了这一句话,话语单纯平淡,词藻也不甚华美,但却让谢晓峰心生感动。抱着柔颂娇躯的双手不由得又紧了紧。

    “乖柔颂,我也是。”对于柔颂的深情谢晓峰无以为报,只能将这份感动记在心里,以爱意相报了。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窗外的月色更加明亮了,照耀着床上的玉人更加娇艳动人。

    谢晓峰突然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睛,充满爱怜的注视着柔颂道的双眸,认真问道。

    “柔颂,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啊~~”谢柔颂惊呼一声,红晕染颊,心头小鹿乱撞的同时,更生出无尽的喜悦。

    她明白谢晓峰说这句话里隐藏的深意,虽然她早就做好了为谢晓峰献身清白的准备,但事到今日,她的心里还是羞涩异常,一抹俏俏艳红染上了他的脸庞,脖颈,耳垂,甚至她那柔嫩的雪白腰肢都渲上了一层桃晕。

    谢柔颂暗呸一声,心道。【晓峰哥哥还是这么色。】但却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缚住谢晓峰脖颈的白嫩双手也松散放下,柔顺的垂在腰际,嘤咛一声就算默认了。

    看到柔颂那副娇柔似水,任君采撷的模样,谢晓峰顿时心动不已,低头再次吻住香甜薄嫩的小嘴。舌头一下抵上了那娇嫩贝齿。

    柔颂不由自主的张开玉齿,任凭谢晓峰的舌头钻进口中,不停的,娇嫩香甜的丁香小舌随着谢晓峰的搅拌,不断翻滚。舌齿搅拌产生的香甜津液,早已经被谢晓峰激烈的湿吻,当作甘泉般吸得点滴不剩。

    一边吃着柔颂清甜的津液,谢晓峰一边伸手从衣襟滑入,感受着小肚皮的绵软细滑,手再一探,已握住了她胸前可堪一握的。

    莆一入手,一股绵绵更胜棉花的软意传来,激得谢晓峰心头一颤,口中津液顿生,心一横,谢晓峰猛地撕开了柔颂的前襟,露出了她柔美似天鹅的脖颈,雪白如丝的肩膊,以及若隐若现,峰峦起伏近乎透明的莲花肚兜。

    望着躺在绣床的柔颂,谢晓峰略一窒息,眼前衣衫,娇柔的女子实在是太美了,晶莹,好似天上的云朵,仪容脉脉含羞,更比花娇,特别是那瑟瑟半掩的柔然风采,更胜过月里嫦娥,人间龙女。

    一番失神,谢晓峰算是精虫上脑了,放开一切忌讳,开始放肆的亲吻着柔颂光洁滑嫩的肩膊,如同啃咬,直虐得柔颂雪白的肩头红痕处处,梅花依依。期间更是不觉一口,将柔颂莲花肚兜的系带给咬断了。

    看到柔颂最大的遮挡已失,谢晓峰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粗暴的扯下那肚兜,几把落下自己身上衣物,奋身扑上,对着柔颂胸前的雪白柔嫩就是一番狂咬蹂躏。

    谢晓峰刚刚的粗暴举动,让柔颂羞意大生,胸前玉兔传来的酸软痒麻,更是令她无地自容。只见她小口微张,吹气如兰,刚要喊叫时,突然,谢晓峰再次抬起头来,一口咬上了她早已润滑的樱口,大大的舌头添满了她的口腔,在口内腔壁,齿龈,上颚等地放肆窜刮着,一只手恶狠狠的抓住他胸前一只硕大的玉兔,狠狠的把玩揉捏着,缠绵挤压,一时间体香肉香四溢,散撒空中,看那样子,好象是将她的当作球般来玩耍了。

    柔颂大羞,刚要起身抗议,但谢晓峰的另一只手却一下沿着她光滑的肚皮滑入裤衣,探入了幽白的上,令她不禁打了个激灵。樱唇被谢晓峰堵住,胸前的圆润被亵玩,的禁地被抚弄,整个人好似人偶玩具一般被谢晓峰戏耍,玩弄,柔颂欲哭无泪,这一切让她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气羞。心情复杂之极。

    谢晓峰一只手来回的在柔颂光滑的上摩挲着,时不时的还探手伸到她的桃源禁地一阵钻挖,惹得柔颂一双玉臂虚空中乱抓,全身,潮流不止,等到谢晓峰开始抚弄那肥圆滑嫩的翘臀之时,却听口中一阵呜呜声传来,柔颂竟是已经了。

    柔颂无力的躺在床上,媚眼含春,红唇半张,幽怨之极的望着谢晓峰,似乎在责怪又似勾引,绚丽中更添一种风情。

    对于柔颂的反应,谢晓峰笑笑并不理会,紧接着几把扯下了她贴身的裤衣,现在柔颂的整个人已经完全赤身的展现在谢晓峰的面前。谢晓峰紧紧的盯着这幅玲珑婀娜的少女娇躯,周身雪白细腻的如雪如霜,一对硕大软绵,好似高耸的山峰般矗立在她胸前,随着呼吸颠倒起伏。腰肢晶莹一握,修长的,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是剔透可人,流露出玉石的色彩。

    谢晓峰抬起那两条晶莹,扛在双肩,一双手开始上下其手抚弄柔颂全身,百般,肆意逗弄。然后在柔颂充满幸福与痛楚的泪水中,了她已经遍布泥泞身体。

    “呃”的一声,两人同时一震,柔颂是痛苦的低吟,谢晓峰则是舒爽的欢叫。丝丝血迹从两人结合处殷殷留下,伴随着柔颂的痛苦神情,这世上少了一位清纯的少女,多了一位美丽的少妇。

    第一卷初入大唐第三十四章谢父谢母

    (看来能写好激情的,俱是神匠,小弟这个初哥还是老老实实打几天铁学习学习吧。)

    翌日,朝阳的光辉撒进窗沿,给屋内带上淡淡的光晕。照耀着床上慵懒疲惫的二人,风情依旧,旖旎无限。

    秀床上,柔颂猫咪儿一般窝在谢晓峰怀中,两条雪白玉臂柔弱的缠在谢晓峰胸膛,樱唇里发出似有似无的呜喵声,比花娇艳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的幸福微笑。

    谢晓峰的意识早已经醒透了,但无论是为了柔颂的身体着想,还是为了自己,他实在是不忍打破这难得的静意盎然。女性初次破瓜的疼痛,他不了解,但是能够想象得到。因此,纵然已经清醒,他也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一只手掌贴在玉人滑腻的粉背上,轻轻摩挲细细安抚。

    观星楼外,一条通往主宅的羊肠小道上,一个欢快的白衣丽影,哼着小曲,蹦蹦跳跳而来。正是谢晓峰的母亲花非霖。

    现在的花非霖看起来明朗婉约,朝气蓬勃,全身细腻的好像出水的芙蓉,熠熠生采。哪有一点像一个已经有了十六岁孩子的母亲。

    她早已经年过三十了,纵使平日里怎样保养,身上面庞体态都会多少有点岁月的痕迹。然而,现在却依然娇嫩如花好似青春少女,怎能不令她心生雀跃。

    花非霖明白,这一切的一切却是归功于谢晓峰所传下来的物我真气的缘故。

    当初谢晓峰要传给她物我真气的时候,她本来是坚决反对的,平日里丈夫多次以养生涵养为理由劝说与她,她也是不屑一顾。认为那是打打杀杀的伎俩。但是那次谢晓峰传功的理由却深深的打动了她,那就是修炼物我真气能够永葆青春。

    对于女子来说,再也没有比弹指芳华,红颜逝去更难以接受的了,花非霖也是平常女子,也是不例外,于是在谢晓峰半哄半骗之间,修炼了一番,果然效果显著。现在的花非霖再与谢天还站在一起,反倒不像夫妻,更类父女了。

    花非霖兴冲冲的推门,笑嘻嘻的嚷道。“柔颂,下来吃饭喽。”对于谢柔颂这个未来儿媳,她可是满意的不得了,品貌是不必说。不但对谢晓峰一心一意,为人行事更是娇俏可爱,十分招人喜欢,这两三年相处下来,柔颂更是乖巧听话,花非霖更是恨不得把她当作了自己女儿般,抱在怀里百般疼爱。

    这番莽撞的推门一看,见到的竟是自己疼爱的儿媳与一位男子着身子躺在床上,男子背对着她正在对柔颂上下其手,感受屋内的那股旖旎气息,过来人的花非霖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花非霖头脑一阵发麻,以为花非霖被人奸污,当即怒声斥道,“好个大胆的贼,居然敢打柔颂的主意,看我···不让你好看。”

    说罢,就要抄起扫帚要打谢晓峰。

    花非霖传家学问,修养更是良好,一时间竟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语。

    谢晓峰闻言一愣,转过头冲着花非霖一眨眼睛,好笑道。“母亲,你说谁是贼啊。”

    “啊··啊~·”花非霖杏眼圆睁,嘴巴张的大大的,举起的扫帚不知该放在哪里。窘迫的立在空中,白玉般的面庞红一阵,白一阵,羞涩异常,最后尖叫一声,扔下扫帚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谢晓峰笑笑,暗叹一声【母亲还是那么莽撞。】

    谢晓峰随后亲了亲柔颂通红的玉面,手指轻拂着那忽闪不停的秀美睫毛,温言说道。“别装睡了,要起身了,这一番热闹,父亲母亲肯定都在等了。”

    柔颂睁开狡黠的秀目,果然早已经醒了,刚刚不过是在装睡而已,她娇嗔的白了谢晓峰一眼,神色比平日里多了些许的成熟魅力,秀丽异常,只见她软软的柔声怨道:“都怪你,那般作弄,害得人家在母亲面前出丑。”

    “好了,算我对不起你,要不要我替你更衣??”对于柔颂初为少妇的怨念,谢晓峰选择了温柔安抚。

    “不要··”柔颂一声惊呼,昨晚的一番,早就让她身体敏感不堪,现在若是再让谢晓峰接触抚弄,只怕她连见谢天还和花非霖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在谢晓峰捉狭的目光下,谢柔颂扭捏的穿上纱衣,由谢晓峰扶着,一路娇羞蹒跚的走向主宅。

    谢家主宅内,花非霖早就小鸟儿一般,叽叽喳喳的把一切都告知了谢天还。两夫妻都是似笑非笑,兴趣盎然的等着谢晓峰两人的到来。

    等到谢晓峰到了主宅,两人看到谢柔颂那古怪暧昧的体态,都露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努力憋忍的滑稽模样,花非霖甚至大胆的朝谢柔颂上看去,轻声低估着要当奶奶什么的。

    实在让谢晓峰无语。暗道【这两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谢柔颂更是羞涩的连头都不敢抬。

    过了好一会儿,谢天还终于发挥了一家之主的风范,压下心中胡思乱想,正色问道“峰儿,你准备拿柔颂怎么办??”

    “还能如何??自然是作为正式妻子迎娶了。”谢晓峰理所当然的答道。

    谢晓峰的这般负责任的回答,让谢天还花非霖满意的同时,更令谢柔颂心头生出一股柔情蜜意,暗暗欢喜。

    “敢作敢为,这才是我谢天还的儿子。”“谢天还微笑着点点头,拍了拍谢晓峰肩膀。随即话锋一转蹙眉道“不过峰儿,你要娶柔颂只怕还有困难,你上次在宋家山城,不告而别可算是得罪了老族长了,我想以他老人家的脾气,是不会同意你迎娶柔颂的。”

    “这倒是有些麻烦。”谢晓峰眉头一皱,手托下巴为难道。他倒是不怕老族长的为难,以他现在的武功,就算整个谢家高手全出,也拿他无可奈何。他现在只是怕柔颂左右为难而已。

    谢柔颂也是面含郁郁之色,一边是自己最喜欢的情郎,一边是从小就对她爱护有加的太祖父,两边都是自己的最亲的人,谁受到伤害都是她不愿意见到的。

    看到两人痛苦模样,花非霖看得心中一痛,赶紧上前来,一把搂两人在怀,柔声道。“峰儿,柔颂,别担心,你们父亲早已经想好对策了。对吧??”说着,花非霖拿柔情的眼神瞟了谢天还一眼。

    “当然。”感受到爱妻对自己的信任,谢天还把拍得梆梆作响。

    “什么办法?”谢晓峰与谢柔颂齐声惊喜问道。谢晓峰不由心想,【平日真是小看父亲了,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父亲最靠得住。】

    谢天还咳嗽一声,一脸舒爽,似乎颇为享受收到自己儿子儿媳注目礼的感觉。直到花非霖催促才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个办法就是·私·奔·。”

    【这是什么父母,居然蹿唆他们两人私奔。】谢晓峰一脸的鄙视。【刚才真是白佩服他了。】谢柔颂虽然不敢似谢晓峰般明目张胆的鄙视自己公公,但眼神中还是传达着一副上当受骗的感觉。

    “怎么,这个主意难道不好??”注意到儿子儿媳眼神里的崇敬变了味道,谢天还不由急声辩解道。“你们一私奔,等到几年后有了孩子,再回来,只怕老族长也不好在拆散你们了。”

    听到谢天还的解释,谢柔颂玉面一红,面庞整个埋入花非霖的胸前,嫩葱般的小指头在白色衣襟上不断打着转,娇羞无比。

    谢晓峰仔细一想,办法虽然粗鄙,无赖。但却也不失实用。不过没想到父亲还真是··············。

    第一卷初入大唐第三十五章谢晓峰的时代

    (此流水章节之后,才是本书的真正开端,与大唐剧情关联较多。)

    巫山,神样十二峰,一座一座直插云端,与白云清风为伍,好不挺拔壮观。又如同一根一根链接天地的擎天之柱,巍然矗立,既显现得飘逸而又神俊。清晨初雾醒来,山顶上迷离袅袅,峡谷内变化之端,云态之美,景色之奇,更是让人如同看到满目的琳琅,清新脱俗,美不胜收,仿佛置身到了蓬莱仙境。

    巫山十二峰,座座钟灵毓秀,甲於他邑。其中最为瞩目的当属巫山第一奇景的神女峰。

    神女峰巫峡大江北岸。一根巨石突兀于青峰云霞之中,宛若一个亭亭玉立、美丽动人的少女,每当云烟缭绕峰顶,那人形石柱,就像美丽的少女披上薄纱似的,更显脉脉含情,妩媚动人。每天第一个迎来灿烂的朝霞,又最后一个送走绚丽的红日。

    在这座神女峰的半山腰凸出的一块巨大青石山崖上,有一片占地将近一亩,由山间巨石,桐木,糙糙建起的一圈楼群院落。

    院落虽然并不精巧细致,但胜在还算古朴雅致,典雅古舆,亭台楼阁等等五脏也都俱全。且此地远离尘嚣,人迹罕至,比起喧哗不断的闹市,更有一番独特的自然静宜韵味。

    这片院落就是闻名江湖的摘星楼,门人帮众不下千人,如今在江湖上算得上是第一流的势力了。而建立者就是现今在江湖上,名声不弱于天刀宋缺,人称“剑之巨子”的谢晓峰。

    话说,自从谢晓峰听从谢天还的意见,离开谢家山城。领带着谢柔颂一起离家出走,沿途挑战各方高手,一时间其乐融融,两人可算得上是夫妻联袂,游戏江湖了。

    但谢晓峰一向行事有理有据,进退有益。骨子里更是个运筹帷幄心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枭雄性格。他明白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像他这般的肆意挑战之人,比遭人嫉。若背后没有相应的势力作为衬托,恐怕早就落入了双龙初期那人人喊打的尴尬境地了。双龙若非运气好,只怕早已死了不下千遍了。

    “藏匿??”不是个好办法,让他好似过街老鼠一般的隐匿过活,可是高傲如他所不能忍受的。

    也不是他想许给柔颂的未来。最后谢晓峰一番冥思苦想之下,做了个决定。

    在这期间,为了积累战斗经验,也为了他的别样目的。谢晓峰开始了他从南到北,一路挑战的路程。一番挑战,各家名门宿老,亦毫无意外对他那绝世剑术和怪异的物我真气一筹莫展,纷纷饮恨败于他的手下。

    谢晓峰在获得了比斗经验的同时,也为他赢得了诺大的名声。后来谢晓峰凭借他的名声,开始拉楼各地闲散的高手,并聚集了数百位根骨良好的难民儿童,传授各样武艺,建立起了这个名为摘星楼的江湖势力。

    对于那些来投靠他的高手,他自然不会吝啬,他脑中所记载的各种武学典籍,只要对方需要,他也毫不吝啬的倾囊相授。引得那些高手对谢晓峰感恩戴德,敬若神明。自此死心塌地的为他办事效劳。

    致于那些根骨良好的数百孩童,谢晓峰更是大方的将四大奇书中《长生诀》那七副图默写给了他们,任其随意参悟。毕竟他们才是整个摘星楼的未来,也是中坚力量。现下谢晓峰只能寄望他们能够有所机缘,领悟并练成这本旷古奇书。

    安顿好身后势力之后,谢晓峰再次的踏上了四处征战的路程,数年来,他会访名门大阀,与各派阀门高手考较武艺,期间更是与号称“道门第一人”的宁道奇一见如故,促膝长谈,让谢晓峰从中获益不少。

    自此谢晓峰开始闭关苦修,出关时候,已经完全踏入了由武入道的绝顶高手的行列。

    然而,令谢晓峰名扬天下,声名攀上顶峰的则是那三年前与宋阀阀主,天刀宋缺于南岭山巅的那一次刀剑之会。

    那一场战斗,可真是惊天动地,飞沙走石。两人激战于山顶,所传来的刀光剑气更让屈居于数里地外山下观战的众人如刀割面,震惊不已。最后大战了一天一夜之后,谢晓峰最终凭借他那坐卧于神女峰山涧云雾之中,所领悟出来的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循环不断的剑意,硬生生的接下了宋缺的天刀八式。

    双方战成平手。

    交手完毕,宋缺说了一句“大巧若拙,技近乎道,你可称得上剑中巨子了。”

    自此,谢晓峰真正的名声大噪,被尊为中原第一剑客。“剑之巨子”的名号也开始传播出来的。

    可以说,最近的六七年,是谢晓峰最为风光的时代,他斗剑四方,所向披靡。耀眼的光芒可擎天地,可盖日月,跟他同一时期的所谓的青年高手,跟他好比似与日月争辉的萤火。无可比拟,因此也有好事者,称这一时代为“谢晓峰的时代————乌剑百转时代“。

    谢晓峰站在一座布满风铃小小竹楼前,一袭单衣临风,迎着初升起的朝阳而立,闭目养神,耳垂微动,又似在侧耳倾听着什么,清风徐来,造就的风铃铛杂乱响起,好似组成一阵美妙的乐曲,悦耳非常。

    在他身后,柔颂抱着一条兽皮披风缓缓走来,轻轻替他披上,怨声道:“山风这等冰冷,你就不怕冻坏身子??”

    谢晓峰微笑一声,转过身来看着已经完全散发出成性风情魅力的柔颂道。“以我的功夫,哪里还怕这点东西。”

    柔颂一阵气嗤,没好气的道。“唉,你呀···可知道积少成多,汇川成海的道理,平日里不注意,等到你年老之时,你成了个痨病鬼,病秧子,我可不伺候你。”

    “好了好了,我注意就是了。”谢晓峰无奈的接过披风,苦笑翼翼的披在身上。再看着还才二十多许的芳华的青春妻子,居然有了些许管家婆的神韵,这倒是让谢晓峰有些始料未及。

    披风是由狼皮缝制成的,毛绒滑腻,十分保暖。是早期谢晓峰刚从谢家出走,无钱无势力的时候,为了抵御严寒,亲自入深山打猛兽而得来的。

    十几件狼皮,全部是由谢柔颂一针一线的缝制,一共制成了两件皮袍,一件披风。所谓忆苦思甜,两人都是念旧情的人,自然将皮袍保留了下来。

    披着披风,谢晓峰沿着走廊走了几步,巍然问道。“柔颂,我们离开谢家有多久了??”

    谢柔颂一愣,脸色一黯然,谐谐叹道“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大概有六七年了吧。”当初与谢天还花非霖约定的是,两人一旦有了骨肉,便返回谢家。然而两人做夫妻,行夫妻之礼已经有六七年的光景了,谢柔颂的肚子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平滑秀美如故,这不由得让她心生丧气,有时想起甚至暗暗垂泪。

    妻子的苦闷,谢晓峰心里清楚,但两人有没有骨肉此乃天意,他亦无法,谢晓峰走过去将谢柔颂的曼妙娇躯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好了,等过一段时间,我让你风风光光的回到谢家去。”

    “怎么回家??父亲母亲的约定还没实现呢,我拿什么身份回去啊??”谢柔颂苦着一张脸,娓娓道。

    “拿天下第四宗师夫人的身份如何??”谢晓峰爽朗一笑,脸上充满了无上的自信。

    看着谢晓峰那自信无比的笑容,谢柔颂脸上充满了无比的幸福笑容,当下娇躯狠狠的扑到谢晓峰身上,一双玉臂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脖颈,樱唇柔柔亲吻。

    她为谢晓峰高兴,也为自己高兴。

    的确,宗师的地位是天下任何人都不敢小觑的,甚至杨广讨伐高丽之时,甚至都要考虑傅采林的态度,突厥武尊毕玄更在草原人的心目中有着类似神灵的地位。宗师的名号,在这个武道世界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只要谢晓峰以宗师的身份带自己回家,纵是她的太爷爷老族长也是不敢有丝毫不满的。

    (下一章:我叫阿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