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八十六章 尚明之死(下)
    第八十六章 尚明之死(下)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望着那边其乐融融的情景,单琬晶十分想加入其中,但每当她想融入的时候,总有着一股淡淡的疏离感。一步之隔,居然就像两个世界,将他与她完全的分割开来。一想到此,单琬晶的心头就好似一把钢刀在割。单琬晶的眼神,落在尚明的眼里,让他本来就扭曲的心更加疯狂了。【燕十三,我一定要让你后悔终生。】********************嬉闹完毕,阿吉想想也该走了。朝着主人座位的王通一拱手,歉然道:“老先生,今日寿宴之时多有冒犯了。今日之事当我燕十三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有什么事,只管找我便是。”阿吉话音一出,众宾客顿时大惊。王通这回可占了大便宜了,像阿吉这样的高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使唤的动的。现在他的一句话,可是给王通平白添加了一道保命符啊。王通也是喜笑颜开,老怀大慰。对于一个远远超越欧阳希夷的高手的承诺,他可是多多益善的。想到这里,他也抬手一礼,语带欢喜道:“既如此,那就多谢燕小兄弟了。”这一声小兄弟,顿时将两人的关系拉近不少。阿吉也是微笑回礼,忽又想起一事,对欧阳希夷道:“欧阳老头,我有事找你,跟我来吧。”欧阳希夷一怔,随即一笑,朗声道:“好。老夫说过,燕小兄弟但有吩咐,老夫一定万死不辞。王兄,既然如此,老夫就先走一步了。”后半句欧阳希夷是对着王通说的。王通现在是喜上心头,对于欧阳希夷要离席而去也不在乎了。当下点头道:“既然如此,欧阳兄走好。”欧阳希夷笑笑,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迈步走向阿吉。“燕小兄弟,叫老夫到底何事啊??能透个底不??”欧阳希夷兴冲冲疑问。其实以燕十三现在的武功名声,很少能够用到他帮忙的。现在竟然开口相求,他不禁兴趣盎然。“当打手。愿意吗??”阿吉直直看着欧阳希夷的双眼,问道。“哈哈哈哈”欧阳希夷放声狂笑,声音中透着不羁和狂放。“老夫还当什么天大的事呢。原来只是帮忙揍人呀。”说着,欧阳希夷捋起袖子,露出他那钵大的拳头,把关节捏的巴巴响,叫道:“你说去打谁?”阿吉面无表情的道:“李密。”欧阳希夷顿时蔫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盯着阿吉道:“小子,你想害死我就直说,绕这么大个圈子干什么。”“怎么??害怕了??”“谁说我害怕了。若是李密只是一个人,老夫敢把他的祖坟都给刨出来。可他可是瓦当军的二当家,手下雄兵数十万,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人唻。”欧阳希夷扭着脑袋,眉头皱的都能夹死一只蚊子。“嘻嘻赫赫。”看着欧阳希夷那副苦瓜样,素素轻笑出声道:“欧阳老先生,他骗你哩,只是叫你帮忙救人罢了。并不是叫你与瓦岗军作对的。”“呼”欧阳希夷抹了抹头上的油光,放下心来。咧嘴笑道:“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要跟瓦岗军拼命呢。只是救人那就好办了。”阿吉招呼众人,就要离开。与单琬晶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略微低头传音而过。“等我以后去找你~”单琬晶脸色一红,羞赧的点点头,那神情的动人美艳,不比朝阳似锦的花儿差多少。看的欧阳希夷嘴角直抽,小子,你身边已经有两个大美女了,居然还想着招蜂引蝶,可真够渣的。就在他们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门口时,身后传来尚明那声嘶力竭的绝望嘶吼:“燕十三,我要你的命!!”众人回头一望,却见到尚明脸色惨白,蓬头垢面,几块染血的红布条包裹着断裂的右手,左手攥住一柄长剑,整个人疯狂的看着阿吉,状若恶鬼。紧接着,尚家二将和单琬晶也随着跟出,一脸惶然的望着阿吉,不知所措。阿吉眉头一皱,说了一句:“别理这个疯子。”便继续回头赶路。尚明就算再不堪,再下流,但他总归是东溟派的人,他也不想让单琬晶难做。再说尚明已经身败名裂,以后能不能在东溟派还是两说,他可没有痛打落水狗的习惯。阿吉的大度,并没有引来尚明的感激,只听他放声嘶吼道:“燕十三~~~~~你有种就杀了我,只要我一天不死,你就一天别想安宁。你就等着我无休无止的报复吧!恶哈哈哈。”阿吉皱皱眉头,依旧没作声,继续前行。尚明残忍的笑声直冲天际,让在座的诸客人不寒而栗。在座的有一位算一位,皆对这个忘恩负义的人鄙弃不已。别人发慈悲饶你性命,你反倒报复别人,行为卑劣到这种程度的卑鄙小人的确是举世罕见了。反倒是阿吉高风亮节,几次三番隐忍不发,雅量高大。赢得了一片的赞叹声。单琬晶和尚家二将则是满面羞愧,不管怎么说,尚明现在还是东溟派的人,他们这派中出现了这样的败类,他们也是脸上无光。单琬晶也是摇头叹息,没想到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尚明,居然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想想她也有些责任。可见情之一字,最是害人了。看到阿吉几次三番的忍让迎来了一片赞叹,尚明不由得妒火中烧。心底一片呐喊声:“为什么??为什么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对的。而我无论怎么做都会得来骂名。我跟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我只是想得到琬晶,得到东溟派而已,为什么连这么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尚明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耳边传来众人的喝骂声,不屑声,吐啐声,冷哼声。尚明脑袋一片轰懵,不知所谓。心底传来了一个恶毒的讯息。“你们既然说我错了,那我干脆就错到底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了燕十三的那个不懂武功的女人。”尚明起长剑,身下脚步一错,拼尽了他所有的轻功朝阿吉他们一行人奔去。他已经在拼命了。他全部的功力灌注剑身,剑身嘤嘤作响。此时的这柄剑已经有了剁石砍铁的能力。他知道他无论怎么发挥,也是比不上燕十三的。所以,他将他全部的精神力都集中到了素素的身上,一剑劈去,打定了主意要让素素香消玉殒。【纵然杀不了你,我也要让你后悔终生。】怀着这样的想法,尚明义无反顾的冲向了毫无防备的素素。“啊~”单琬晶一声疾呼,骇然震惊。她没想到尚明居然疯狂到了这个地步,连一个半点武功也不懂的弱女子,居然也会下手偷袭。手段之卑劣下流,可以说已经入了魔道了。这下就算东溟派里无论谁想保护尚明,挽留尚明。他也再没有资格留在东溟派了。首先单琬晶的母亲“东溟夫人”单美仙就不会答应。她可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有多么痛恨魔门的。一剑临近,好似一汪清水,明明是一把非常好看的剑,却代表着一个丑陋无情的灵魂。剑体嗡嗡,似乎也在厌倦着这位主人。临近了,接近了,他快要成功了。只要再一点,他就会将那个毫无防备的娇躯粉背,给劈成两断。虽然不舍这难得的美女,但谁叫你是燕十三的女人呢??然而就在尚明的剑离素素仅有一尺之遥的距离时,突然从旁边斜射过来一道银色的剑光,剑光凛凛,透着耀眼的迷离。尚明知道,那不就是燕十三那标志性的剑气么??终于想要杀我了吗??尚明微笑。但是你的女人,我是一定要杀的。足下发力,尚明不退反进,迎着那道剑光而去,手中长剑变握为拍,剑尖离体变成了飞刀,嗖的一声朝素素飞去。紧接着,一道银也似的剑光也紧跟着狠狠的击中了他。彭~,他身体飞起,他仰面看到了天上星空,他想,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天空了吧。那道剑光已经完全穿透了他的身体,身体开了一个大口子。那灼热的真气钻遍他的四肢百骸,将他的所有生机一一截取。临死前,他瞥目望着亦然完好如初,被寇仲和徐子陵护在身后的素素,叹息一声,这大概是天意吧。是天意让我如此不甘的离开世间。随后,一股灼热的气劲轰击脑部,尚明眼前一黑,全身所有的灵魂都被这灼热的真气煅烧的升腾,气化,再也没有一点意识。尚明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东溟派的人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有的只是矗立、叹息。反倒是小公主单琬晶眼角泛红,滴下了几滴同情的泪水。寇仲和徐子陵也瞧着这位曾经意气风发,如今只剩下了一具枯尸的明帅,不由得一阵感叹。人生世事,无常如此。可见人的未来真的不可明测。阿吉冷眼旁观,最后叹息一声,掣剑高举,庄重的道:“我之剑只斩勇者。尚明虽然品行不堪,但其临危不惧,勇往直前,无惧生死,可当得我勇者的赞誉。在此我仅以我燕十三之名向这位尚明勇者致敬。”阿吉话一出口,众人尽皆肃然,东溟派的人全部略含感激的望着他,感谢他为尚明挽回的那点荣誉。虽然很少,但对与一名死者来说,足够了。对于尚明,阿吉是不得不杀,不能不杀。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而且他已经阴狠到了连不懂武功的素素都下手的地步,已经是入了魔道邪途了。单是为替素素讨回公道,他也不得不动手除掉他。阿吉没有兴趣时时防着一条隐藏在地下的毒蛇,随时窜出来要自己一口。所以,即使感叹他的遭遇,却不得不斩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