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八十九章 春光马车(一)
    第八十九章   春光马车(一)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说起来,阿吉才是这次修行中收获最大的人。收获之大,已经完全可以用盆满钵满来形容。首先,他的一字夺命剑与《沉沙剑法》的已经糅合溶为一体,阿吉根据两者之间的剑理创出了一套绝命的杀招《夺命十三剑》。这套剑法绝对是天下之间杀意的大成,招招夺命,令人防不胜防。一旦施展,他相信绝对没有人能够在他这套剑法下逃生。但是,事情也有两面性。自出世,阿吉就从这套剑法感觉到了凛凛杀机,绝对是剑出无命,寸草不生,不会带跟人半点生机活路。而且他本人也在使用这套剑法的同时,内心也不自觉的拥有了好似野兽般的残忍杀意。有时候还会失去自我,忘我的杀戮阿吉心想,这也许是一套魔剑法也说不定。由于这套剑法太过有伤天和,阿吉已经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这套剑法。未出世,便封印。世间大概也只有这套《夺命十三剑》了。其次,阿吉的《闪耀离光驱》的运转速度已经大有长进,以前需要运功五分钟才使用的蜗牛功法,现在已经能够在运功一分钟之后就能灵活运用了。阿吉对它的评价已经从蜗牛升级到了乌龟了,已经有了很大的长进了。而且随着他的仔细推敲,也渐渐掌握到了提升速度的窍门。阿吉相信,随着他的继续淬炼磨合,这门功法的时间必定会继续缩短,直到达到气随意动,运转自然的境地。到时候,他就可以真正的纵横天下,所向无匹。在大家修行的这段日子里,素素要准备三餐,所以要忙碌一点。而阿吉等四人要修行。所以单单只剩下一个傅君瑜,到成了无所事事的人,整日里东逛逛西逛逛,日子过得十分清闲。面对这种情况,阿吉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赋予了傅君瑜一个任务————当短工兼探子。对与探子这项工作,傅君瑜美人明白这是为了安全着想,所以没有怨言,但是短工就太掉份了吧!!阿吉的说法是:他们四个大男人正在钻研武学的当口,无暇他顾。素素又不懂武功,进进出出十分危险。所以衣食住用的必需品必须由她负责买回来。对此,傅君瑜是大有怨言。身为奕剑大师弟子的她,除了自己师傅,她能曾侍候过其他人。但是阿吉却是振振有词的道:“我是你姐夫,姐夫叫小姨子伺候几天怎么了??”阿吉的话刺激的傅君瑜牙直痒痒,于是破口骂道:“去你的姐夫吧!等我见了大姐就叫她休了你。”对于傅君瑜的狠话,阿吉完全当做了耳旁风,并嗤之以鼻。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傅君婥对他可是千依百顺的,爱极了他,岂能是傅君瑜的一番瞎鼓动能起到作用的??阿吉的不屑态度也每每总能把傅君瑜气个半死,跺脚嗔骂。看着傅君瑜生气的面孔,阿吉忍不住又回了一句。“神气什么。要是按照富家大户人家的规矩,你这个小姨子还要给我暖床呢。”傅君瑜一阵愕然,随即面色羞红,转过脸再也不敢看阿吉了。对于两人的不对盘,素素看在眼里笑在心里,每每充当和事佬身份。傅君瑜显然对素素这个温柔淡雅的美女另眼相看,十分喜爱,每次素素一劝说,她便顺水推舟的放段。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跟阿吉翻脸吧,自己一个人可找不到大姐的。而且阿吉的武功高强若斯,她就算想打也打不过他的。除非他看在自己是他小姨子的份上,让她几分,才有打平手的可能。【哼,什么姐夫啊!也不知道让着点自己的妹妹。】不知不觉中,傅君瑜已经在心底承认了阿吉是她姐夫的身份。又回想起阿吉所说的暖床的事情。她羞涩的呸了一声,小声嘀咕道:“鬼才替你暖床呢。”时光似流水般过去,欧阳希夷的剑法早就融合完成了,再修炼也只是提高下纯熟度,不会再有长进了。而寇仲和徐子陵的长生真气也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再继续练下去反而心神烦躁,对身体有害。阿吉也琢磨着是该离开的时候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闭关修炼的这一段时间,江湖上却掀起了一阵燕十三的狂风浪潮。现在燕十三的名号,就像当初的谢晓峰一样,皓皓然,如日中天,被尊称为青年代的第一高手。至于侯希白、杨虚彦、跋锋寒之辈,应经被他完全的抛到了身后。也由于燕十三的剑法风格偏向于快剑,这一点与影子刺客杨虚彦颇有些接近类似,所以江湖有好事者,将他和杨虚彦并称为“光影”双剑客。至于两人的名声谁高谁低呢??这从名号上就能分辨得出来。光生影,无光无影,光永远要在影子之上,影子永远是依附光芒的存在。所以大家公认燕十三要超过杨虚彦很多。对此,杨虚彦本人则嗤之以鼻,颇为不服气。并放出豪言:【一定要给燕十三一个好看,好让天下人都知道谁才是青年第一高手。】这一日,阿吉运转玄功灌入丹田,长吐一口气,声若洪钟。内力居然也随着自身的锻炼增高了到了另一个层次。睁开虚和的双眼,目射神光,直冲天际。那浩瀚若海的双眸深邃无比,汪蓝若碧,眼瞳中千变万化,日月星辰仿佛都在蕴含其中。那气吞天下的男子气派,让素素和傅君瑜忍不住为之倾倒。张开眼后,阿吉迎着众人讶异的目光,淡淡一笑道:“好了,我们去荣阳吧。”*********几天过去了。一条去荣阳的的路上,有两辆马车慢慢行来,一辆金壁辉换,锦棉玉塑,华丽非凡,而另一辆则简陋破旧,入目不堪。这两辆车一比较就像皇宫里面的皇帝与破庙里的乞丐,生不出半点可比性。偏偏这两辆还并肩驾驶,惹的路人不停的观瞧,气氛一时怪异异常。破旧马车的车座上坐着一个粗面大耳的魁梧青年,这人正是寇仲,只见他一边叹着气,一边对着车厢里面抱怨着:“早叫你买一辆豪华点的车驾了,你偏偏想省钱。这下倒好,被人当成耍弄猴戏的了。你也觉得丢人了吧。”寇仲的本意便是买一辆好似阿吉那样的华丽马车,但是徐子陵偏偏不许,因此他们的马车要比阿吉的差了许多。这也让寇仲一路上走来,颇多怨言。寇仲话音一落,徐子陵立即从身后的帐幕里钻出来,骂骂咧咧的道:“的车吧!!你以为我们是阿吉么??功夫又高又懂得赚钱,光王通寿宴上人家巴结他所送的金银,就够买下十艘八艘东明巨舰了。我们只有下李小子那儿得来的几百两银子,账目都是有数的。你该不会想要坐吃山空吧。”“谁说要坐吃山空了。”寇仲挠挠脑门,反诘道:“我们的钱用完了不是还有阿吉的么,反正他的钱多得是,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小气干什么。”徐子陵气道:“我可没你那般不要脸,你到底要依赖阿吉到什么时候??就你这样还想争霸天下呢??我看你连一个村子都挣不下来~”看到寇仲这样不长进,徐子陵就是一阵闷头猛喝。徐子陵越想越气,一把拉着寇仲滚进车厢,指着寇仲的鼻子道:“仲少,我们已经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混混了。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担当了。我问问你。自认识阿吉以来,我们到底受了他多少的照顾???你算得清吗??”徐子陵的语气激动严厉,甚至寇仲可以从中感受到他的那份咄咄逼人。寇仲瞑目思虑一番,叹息一声,老实的回答道:“数不清了。”自从他们把重伤昏迷的阿吉救上岸以后,他们便得到了阿吉以报恩为名的各样的照顾。小到一餐一宿,大到救命之恩,一两年内,阿吉不知道救过他们多少次了。可以说若没有阿吉,他们能否在扬州那个悲惨的地方活下来,都成问题。甚至他得知了自己二人犯了大罪逃逸之后,甚至干冒着天下之大不违的危险,得罪了宇文化及来拯救他们,甚至他们的干娘傅君婥也是阿吉拼了性命才救活的,虽然后来傅君婥爱上了阿吉,但这份恩义却不是虚假的。这样天大的恩典绝对如同再造父母,寇仲也不得不承认。徐子陵气哼哼的道:“原来你也知道数不清了。我们生受了如此多的照拂恩惠,不但不感恩回报,反而变本加厉一味索取,你是讨饭的乞丐吗,还是木头里的蛀虫??”寇仲闻言,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老实说,寇仲的本性有些爱慕虚荣,市侩气息严重,这是自他骨子里带来的,一时半会也改不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上进之心,经过徐子陵的一番当头棒喝,他也开始醒悟了。只见寇仲猛的拍了一下,大声囔囔道:“陵少你说得对,而且看阿吉的那干沟模样,年纪还没我们大呢。我们做大哥的哪能老受小弟的照顾。传出去我们扬州双龙的名号岂不是毁了??”“我们有什么鸟名号??”徐子陵瞪了寇仲一眼,随后神色一肃,语重心长的道:“我也不指望你将来能够照顾阿吉,当然你也没那本事。”寇仲一囧,心道:【你这也太坦白了吧!】徐子陵没理会寇仲的郁闷表情,继续又道:“我只希望你将来能够别让阿吉为你瞎心就行了。”徐子陵语气缓缓,神色炯炯的盯着寇仲的双眼,似乎意有所指。寇仲一怔,随即苦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叫我想争霸天下的时候,别扯上阿吉是么??”徐子陵重重的点头,神色斩钉截铁。寇仲被徐子陵盯得心虚,连忙转过头去,但徐子陵依旧不依不饶,锲而不舍的追着寇仲,一定要他答应。最后寇仲无法,只得狠狠的点了点头,颓丧的答应了。其实以阿吉现在江湖上的名望地位,寇仲只要稍加利用,便有许多的文章可做。最起码可以拉大旗作虎皮,用他的名义张兵买马。但是徐子陵的这番话,已经完全将他的一切前盘打算落空了。计划落空,寇仲不由得长吁短叹,颇不是滋味。徐子陵想劝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马车内一时间沉默了起来。与寇仲和徐子陵那边的沉闷不同,阿吉这边就显得活跃红火多了。豪华的马车舒适无比,内有锦衣玉毯子铺垫其中,旁边放着各种各样的糕点,水果,阿吉一边吃着,一边喝着素素递过来的美酒,真是快活似神仙。马儿颇为通灵,只管跟着寇仲和徐子陵的马车前进就可。欧阳希夷和傅君瑜已经被他派遣出去打前锋了。眼下只有素素陪在他的身边。回想起傅君瑜被他派遣出去打头阵时,那份不甘不愿的气闷表情,他就不由得好笑出声。“笑什么呢?弟弟夫君。”素素趴在阿吉的怀里,小拇指不停的在阿吉的胸膛上划着圆圈。她有好久都不曾与阿吉亲近了。以前与阿吉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没少被他捉弄兼揩油,但自从找到双龙的这大半个月,反而过起了清心寡欲的生活,倒让她有些不习惯了。阿吉张开双臂抱住素素,将她环绕抱在自己的腿上,冲着她娇红的小嘴连亲十几下,之后嘻嘻笑道:“没什么,只是在笑我们的君瑜妹妹而已。”素素被亲的喘不过起来,一双玉臂连忙抱着阿吉的脖子,喘息几声,才略带醋意的道:“你该不会又看上人家了吧,想要将她跟傅姐姐来个姐妹同收啊??”“哪有??”阿吉连忙摇摇头,解释道:“现在傅姐姐病体未愈,我就上了她的姐妹,这样缺德的事,我可干部出来。”素素咯吱一笑,翘指一点阿吉额头,诙谐的道:“你的意思我哪能不知傅姐姐生病自然不行,但是傅姐姐若是病好了,你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下手了不是吗??”“聪明!”阿吉眨巴眨巴眼,冲着素素猛翘大拇指,一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素素的”的神情。老实说,对于傅君瑜这样的一个大美女,他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就算娶回去养养眼也好啊。“唉你呀,不知道要招惹多少个女子才甘心。”素素微微一叹,神色颇有些怨意。阿吉抱着素素曼妙的娇躯,同时一双手在素素的软软的身子上四下游走着,挑眉反问道:“怎么??吃醋了吗??”素素被阿吉的全身麻软,冲着阿吉一瞪眼,才继续道:“我要是吃醋的话,早就酸死了。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把东溟派的小公主也搞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