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九十二章 宇文无敌
    第九十二章  宇文无敌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望着那一步一碎的地板砖,许多人嘴巴张的好似个喇叭,怔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位大爷也太牛了吧!简直把地板砖当成豆腐块了。店小二见阿吉神功如此,神态不由得更加恭敬了。这位爷大概就是传说中能够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吧!!我绝对不能招呼不周。阿吉放眼四周一瞧,看到所有人都低眉顺眼的仰望着他,神态恭敬的就像在看上帝。不由得一阵失望,他本来还想着借题发挥出出身上的怨气呢。没想到这一屋子的人都这么识时务,倒让他有些不好动手了。与此同时,店小二的殷勤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位小少爷,您有什么吩咐吗??”阿吉微微叹息,旋即对着店小二道:“我找人。”话音没落,就看到了寇仲在店的一角向他招手。阿吉拉起素素,三步几步的就朝那边走去,临了还对店小二道:“把你们这儿所有的好酒好菜都拿出来。我要大吃一顿。”好事被搅,他可是一肚子的火气,现在只有化悲愤为食欲了。“是,小少爷您先坐。”店小二诚惶诚恐的答应着。这位爷一看就是想要找人出气的架势,咱们可不能触这个霉头。来到了寇仲和徐子陵的桌子前,阿吉和素素一同坐下。看着阿吉的黑脸,寇仲使劲憋着笑,小心翼翼的问道:“刚才怎么了??”阿吉抓起桌上的茶杯,咕嘟一饮而尽,烦躁的吐了口气,道:“没什么,几个没眼力的破官兵,被我一剑给宰了。”徐子陵奇怪道:“你的剑不是说只斩勇者么??怎么连那些官兵也杀呀??”阿吉眉头一掀,满脸怒容的道:“几个菜鸟官兵。连一点武功都不懂的蠢货就敢偷我的马车。若是他们会武功了,岂不是连三大宗师的祖坟都敢刨了??这样的人,你还说他们没勇气??不是勇者??”寇仲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是,太是了。”徐子陵也苦笑着点点头,虽然这个理由有点牵强搞怪,但也能接受啦。不一会儿,酒菜上来了,琳琅满目的摆了一桌。这上面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有鱼翅,有熊掌,有鲍鱼,有海珍。但看那食材的年份就知道是极品。看来店家为了讨好阿吉,已经将他们店内的镇店之宝的食材,统统搬出来了。看着这堆东西,阿吉心头的火气稍停,举箸就夹。先把所有的好东西将素素面前的小碗给填满,之后捋起袖子抓起一根鸡腿,狠撕一口,狼吞虎咽的吞咽下去。不一会儿,一整只的肥美烤鸡,便下了肚子。寇仲和徐子陵见状,也不甘示弱,也不顾及身上的油腻,一阵埋头猛吃,整个桌面顿时一片狼藉。这三人的吃相之难看,简直是骇人听闻。太没品了!素素不由得捂着嘴巴嬉笑。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盘碗叮当作响。许多出身高贵的宾客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本想要呵斥几句,但却慑于阿吉的高超武功不敢做声。其中一位宾客不禁心头乱想,怎么没有一个比他武功还高的人来管管他??也许是老天听到了这位宾客的心语,就听门口传来一阵轰天雷般的暴喝:“燕十三可在此??”那位宾客匡然大喜。老天显灵哇!终于来了管事的了。看这位爷吆喝的本事,似乎比那小鬼还要厉害呢。阿吉眉头一皱,直接无视。继续对着一众美味佳肴猛吃狠嚼,甚至连头也懒得回。似乎对那声音的主人不屑一顾。阿吉能够对此人不屑,是因为他有着绝对的自信,无论是谁他都能应付。但寇仲和徐子陵则不然,一听之下顿时脸色苍白,从方才一声巨吼来判断,那人的内力修为起码是他们的两倍,他们不得不重视。放眼过去,只见店门口站着一个莽莽大汉。此人脸如铜铸,浓眉大眼,额上正中处生了个肉瘤,就像一只有角的怪物,狰狞可怖。那人足不沾地的疾驰过来,知道离他们一丈许外,才傲然立定。伸手往后一抹,把背上的长矛取到手中,登时生出一股凛厉的杀气,枪尖头直指阿吉,大声道:“在下宇文世家,宇文无敌,特来向燕十三大侠请教,顺便解决两个胆敢于我宇文家为敌的小虫蚝。”他的胳膊粗壮大,予人一种力大无穷的感觉。披头散发,凌乱中带着不羁狂放。长矛在手,矛尖兵寒瓦亮,寒气逼人,更有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四周,足见这是一柄久经战场的杀人利器。面对这柄杀人利器,阿吉面不改色。口中呜咽着嚼动,满嘴的食物已经堵得他不能开口答话了。当下用着他那油腻腻的爪子,冲着寇仲和徐子陵一点,再朝宇文无敌一挥,那其中的意思很明显:【你们两个给我搞定他。】寇仲二人心头明了,阿吉这是在给他们一个增长经验的机会呢。心头一凛,兴奋不已。经过了那番郊外修行的日子,两人信心大涨,顿时跃跃欲试。宇文无敌大怒,一张黑脸涨的发紫。大叫道:“燕十三,你敢小看我??”没等阿吉回话,寇仲率先跳出来,掣剑在手,狂叫道:“呔,对面那个宇文狗贼,你想挑战燕十三,却先过我寇仲这一关。”徐子陵也应身而上,站在寇仲身边,剑锋遥指,两人合战之势已成。宇文无敌一对巨目厉芒闪动,狠狠的打量两人,最后目光落到两人遥指着他的剑锋处,不屑的冷哼道:“凭你们也配和我宇文无敌动手吗?”寇仲周身浸入井中月中,整个人波澜不惊。沉声道:“配或不配,动手见真章吧!!”徐子陵则以平静得连阿吉也不禁惊奇的语气淡淡道:“究竟是否你的爹娘恬不知耻呢?竟给你改了个这么吹牛皮的名字。”徐子陵一向话不多,但是每每出言都会恰到好处,旁边的阿吉忍不住一口饭喷了出来,颤抖着指着徐子陵哈哈大乐,方才的那点不爽的气氛已经完全消失殆尽了。素素也是柔然微笑,掏出手帕在阿吉的嘴角上擦拭着,十足一个贤良好妻子的模样。“好好好,我先看看你们这两个小混混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敢这般自大”宇文无敌眼中掠过狂怒的神色,整支长矛寒光一闪,化作一条吞吐的白色巨蟒,以一种凌厉让人心寒的气势,直奔两人的咽喉而来。“接招。”寇仲猛喝一声,剑划疾风,凝重厚实的剑意好像山峦一样的沉重,猛的劈向宇文无敌。面对千百道的矛影戳来,徐子陵的脸色沉静的可怕,瞬间也进入了井中月的境界,手中的长剑,配合着寇仲剑法去势,同时催发剑气,凭联手之力,堪堪抵着这可怕的对手。寇仲的剑法,大开大合,刚猛凌厉,虽然用的是剑,却将刀意隐含其中。只见他时而用剑招,时而配合刀法,甚至还夹杂着些许的泼皮手段,奸诈多伦的意味甚为浓厚。实在是一套让人防不胜防的武功。而徐子陵则是完全吃透了傅君婥所教授的奕剑剑法。却见他步履松缓,身如飘曳,每一招每一式都洞彻先机,后发先至。奕剑剑法的纯粹威力,让他发挥的淋漓尽致。徐子陵对奕剑剑法的这种深刻了解,若是被傅采林见到了,只怕也会惊讶的揪下几根胡子来。在宇文化及的眼中,寇仲的奸诈皎洁的剑法倒还罢了,只要小心一下就可以应付。但徐子陵的剑法从容不迫,处处了敌先机,才真正的叫他忌惮。【这不是奕剑剑法吗??他怎么懂得】宇文无敌的脸上,掠过无数的讶色,对于这三大宗师级别的绝学,他也是敬佩有加。又看着一脸宁静深邃神色的徐子陵,居然透着一股子宗师的风范。宇文化及心头生出一股寒意。【这小子决不能留了。否则以后绝对是我宇文阀的大敌。】决心已下,宇文无敌手中长矛一摆,脚下就势抢前三步,矛势展开,施展开虚实不定的招法,明着是向寇仲强攻,暗中却是蕴藏着一招足以将徐子陵杀死的绝艺。他已经对徐子陵下了必死的决心。寇仲和徐子陵。把体内奇异的真气运行到极致,感官以倍数的增强,清楚地感到对方矛影几全是虚招,只有攻向徐子陵咽喉的一矛,才是实着。寇仲狂喝一声,但容色却是静若止水,猛往前冲,运剑竖劈,直取宇文无敌左肩,真气透剑而去,发出破开空气的尖啸,声势惊人至极。徐子陵亦是心境平静如水,危急时刻竟比之平时练功还要澄明清晰,完全把握到对矛的来势和速度,没有半点遗漏,当下斜身掠影,一剑刺去。宇文无敌一声冷哼,对寇仲的碍手碍脚相当不满。暗道:【先宰了你】一个拧身躲过寇仲劈过来的长剑,长矛转移了目标,转刺寇仲的肋下要害。徐子陵原式不变,只略微地改变了角度,“叮”的一声刺在对方矛尖上。劲气交击。徐子陵闷哼一声,给对方长矛传来有若千重浪涌的劲力震得整个人拋跌开去。宇文无敌亦不好受,只觉这小子刀锋传来的真劲怪异无比,似有若无,又是灼热如火,遇上自己的真气时,却化作了游丝般的细线,箭矢地射入经脉里,勉强化去,已不由往后退了小半步。寇仲直觉知道徐子陵死不了,忙趁着宇文无敌后撤的当口,迅猛前冲,一剑凝含着他全身功力的长生寒气,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朝前猛砍。只听当的一声。宇文无敌被寇仲劈得连环后撤,他叫苦连天,吃了个暗亏。原来他以为寇仲应该是和徐子陵一样的灼热真气,遂以硬碰硬,运起十成阳劲,去应付他以为同是偏热的阳劲。岂知矛剑绞击时,一股奇寒无比的阴气,由寇仲剑锋传入。阴阳天性相克,宇文无敌猝不及防下,立时伤了几道经脉,最后虽勉强化去,功力已打了个折扣,兼之寇仲得理不让人,招招以命博命,一时竟摆脱不了他。此时徐子陵、安然无恙地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