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九十五章 得到沈落雁
    第九十五章  得到沈落雁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沈落雁莲步轻移,婷婷袅袅的偎依到了阿吉的身边,樱唇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道:“若是燕大侠能够答应一个条件,自此落雁就是甘当阁下怀里小女子又怎样”沈落雁的气息吹气如兰,如香似馥,让人忍不住心头火燎。直到此刻,阿吉才发觉沈落雁的衣裳装束竟是如此暴露。圆领窄袖直裾的绣蝶袍,下长至足踝,纹样精美,色彩素雅,但领口低至可隐见,露出雪白的胸肌。那风流撩人的姿态,看得人血脉贲张。“真的吗?你有这么好”阿吉扭头看了沈落雁一眼,目露惊讶。“自然不假。”沈落雁在阿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委婉一笑,露出了编贝般的白齿。美人既然主动,阿吉自然也不会客气了。猛的一拉沈落雁的身子,让她横坐在自己怀里,也不顾她的惊讶娇叱,张口便咬住了她红扑扑的樱唇。沈落雁下意识的刚要运劲反抗,阿吉扶着她光滑背脊的右手运劲一吐,灼热的劲力瞬时游走遍沈落雁全身。沈落雁娇哼一声,全身登时酥软麻僵,周身居然再也使不出半点力道。阿吉旋即左手一探,风驰电掣一般的从沈落雁嫩白的手心里夺下了一根蓝汪汪的毒簪子。原来沈落雁是想要趁机刺杀阿吉的。望着落入他手的毒簪子,沈落雁一阵哑然,她接近燕十三的本意便是要趁机施展独门‘夺命簪’的功夫,将他毙于手下。好替密公除去这样一个心腹大患。但是没想到燕十三机灵若此,趁着突然之间亲吻住她失神的一瞬间,不但反手识破了她的诡计,并且还把她控制在了手心。甚至连那夺命簪都被夺走了。顷刻之间,局势尽转,高明的手段绝不是寇仲和徐子陵之辈能比的。沈落雁不由得心中大恼,暗道:【真是失算了。】阿吉两指夹着毒簪子,在手里把玩了一阵,随后瞄了一眼瘫坐在椅子上一脸愤恨的沈落雁,潇洒淡然的道:“只懂得耍手段的外门邪道。所以你们这帮人的功夫才不上道啊。”话音一落,阿吉随手往地上一甩,簪子没土而入不见踪影,水平的地面上连一丝的踪迹也找不到了。沈落雁突然扑哧一笑,妩媚的望着阿吉,道:“燕十三不愧是燕十三,我沈落雁居然妄想用对付那两个小鬼的办法来对付你,可真是不知好歹了。”“不用恭维我,我有自知之明。”阿吉突然猥亵一笑,单手挑起沈落雁白嫩丰腴的下巴,脸上露出好色的表情,调笑道:“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好呢??”“你你敢我是瓦岗的军师。”沈落雁惊慌失措的威胁道。“你看我敢不敢。”“救救命呃”沈落雁张口就欲大呼,但阿吉岂能如她的意。没等沈落雁的声音传到外界,他便一把扣住了沈落雁的哑,沈落雁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只得任由阿吉再次亲上她那欲滴的樱唇。阿吉将沈落雁的小嘴含在嘴里肆虐的同时,同时左手摊入了她胸前的衣襟,用力一撕,沈落雁那本来就略显暴露的胸前,激灵抖动一下,便暴露在空气中,那幽白的耀眼乳光,晃得人眼晕。离开沈落雁的樱唇,阿吉一手托着一个雪白粉团,不停的扭捏成各种形状,调笑的看着已经上身一片的沈落雁,道:“你这东西被人吃过吗??”沈落雁端坐在椅子上,脸上一片潮红,听到阿吉的调笑后又是一阵愤怒,眼神冷冷的看着阿吉,几乎欲择人而噬。阿吉摇摇头道:“何必动气呢,我只不过是不想用别人的剩货而已。看你的表情,大概也是第一次把。算便宜我了好了,沈大军师,做好当我女人的准备吧。”沈落雁心头猛得震荡,忍不住留下委屈的泪水,他终究不愿意放过自己吗??眼前这个名震江湖的少年剑客,真的要成为自己的男人了吗??沈落雁不由得一阵茫然。她的阴狠狡诈也好,她的心如蛇蝎也好,甚至她的所有武功,都算是一种处于这个混乱时代的保护色,如果没有这些,她恐怕早已经是某个男人的玩物了吧。现在所有的一切手段助力都失去的眼前,她竟然是如此的无助。沈落雁哀叹一声。唉她终究只是个弱小的女人呀!!沈落雁迷茫的时候,阿吉却三下五除二,一把扯断了她束腰的白色腰带,撕下了她的雪白的衣裙,陡然间,她已经是一只的羔羊了。沈落雁此时想要惊呼,但是却半点叫不出来,突然间,她被阿吉打横抱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大厅一角的沙盘推演地图。他要在那里要了我的身子??沈落雁明了之后,不禁骇然。沈落雁的身份是李密手下的第一军师。那个沙盘,本来是她叱咤风云,一展所长的荣耀之地。也是她身份的象征,却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居然要成为她第一次的之所。沈落雁忍不住闭目哀叹,他怎么这般的可恶。不但要在身体上占有她,而且连精神上的打击都不放过。你就这般怨恨我吗??沈落雁凄迷的望着阿吉的脸庞,心中升起了无限的哀怨。身上凉飕飕的,地上衣衫凌乱,整个个大厅无处不充满了旖旎的气味。沈落雁不由得庆幸自己将所有的人都指派出去了,否则若是被人看到这幅景象,只怕她往后也没脸见人。***********************身体被放下了,非常的轻柔舒适,阿吉的手温柔的就像对待自己多年的,竟然连一点被沙砾刺痛的感觉都没有。沈落雁挣开双眸,淡淡的注视着阿吉,眼神不羁的示意:这么温柔干什么??别以为你温柔一点,我就会对你有好感。阿吉微微一笑,也不搭理沈落雁,一手摸上了她那柔白软滑的,捏着他那粒粉白的小樱桃不停地转动着。而另一只手则侵犯到了她最宝贵的芳草萋萋之地,不停的揉捏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