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九十九章 斩掉王伯当的手
    第九十九章  斩掉王伯当的手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来到大厅,欧阳希夷和宇文无敌早已经坐在厅内用餐了。两人一手咬着烧饼,一口喝着米粥,神情好不惬意。阿吉打眼一瞧,却发现场中多了几个陌生人。这地方是翟娇特意为他们一行人安排的独门小院。独立于大宅之外,环境清冷幽静,平常绝不会让陌生人进来的。现在居然出现几个陌生人,实在是让阿吉感到奇怪也哉。往左边望去,一个灰衣中年大汉,安坐左方小亭的石凳处,正悠闲地吸着烟管,吞云吐雾,似对一切并不留柛。但等到阿吉进门后,那人却赶忙站起身躬身行礼道:“本人屠叔方,乃龙头府内总管,久仰燕十三大侠大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嗯,你好。”阿吉一怔,随即拱手还礼。这屠叔方神光内敛,可算得上一个好手了。阿吉的还礼似乎让屠叔方受宠若惊,只见他旋即面上大喜,一副吃了蜜糖的模样。侃侃然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与此同时,一个轻蔑的声音传来:“屠总管,你亦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何必对一个小辈这般客气呢。我还就不信他燕十三有什么了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对阿吉的不屑,仿佛是自骨子里带出来的。上来就是一顿夹枪带棒的讽刺。阿吉打眼一瞄,却发觉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中年男子,从他那一脸天老大我老二的白痴表情看来,便知道那是一个眼高于顶、狂妄自大的二愣子。但阿吉也明白,他好歹也算有些真材实料,从他拇指与食指上结了厚厚一层老茧和犀利的眼神看来,便知道他是一位用箭高手。这位正是瓦岗军李密方面的高手王伯当。今趟是奉了瓦岗寨的大龙头翟让的邀请过府一叙的。但自他入得门厅之后,不但没见到翟让反而被屠叔方引到一出别院,见到了几个不相干的外人。经过一番介绍他才知道在这里做客的是当今声望第一的年轻高手燕十三。对于燕十三这个人,他持着鄙夷态度的。小小年纪就如此轻狂好名,实在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年轻人。而且他也对传说中阿吉所谓的高超身手半点不信,所以自阿吉进门之后,他就冷嘲热讽不断。“屠总管,这个白痴是谁啊??”经过一番细致的观察,阿吉终于做下了判断,这是一个武功稀松,射箭本事却十分高强的家伙。若是王伯当听到阿吉对自己的评价是武功稀松的话,他只怕要气得一蹦三尺高了。“什么,你不知道我是谁??”王伯当拍案大怒,登时站立起身。本来像王伯当这样的人,到哪里都应该受人瞩目的,但奈何阿吉对各大势力的高手信息所知甚少,竟然完全不知道他是谁。而且这人说话这样不客气,阿吉据算知道了,也不会对他有好脸色。阿吉没理会王伯当,施施然的坐了下来,招手让一边伺候的仆人端上早餐来。王伯当当即面色一黑,刚要发作,便被屠叔方强行按下。屠叔方尴尬一笑,随即介绍道:“燕大侠请见谅,这位是我瓦岗军中除却大龙头和李密之外的第一高手,有着白衣神箭之称号的王伯当王兄。”“王伯当??”阿吉眉头一皱,旋即冲着宇文无敌迷茫的问道:“王伯当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对了宇文无敌,你家不是一向消息灵通吗??知道他是谁吗??”阿吉这番话也并非存心要给王伯当难堪,他也确实是不知道。但是这一句简单的问话,在旁人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更像是在拿捏王伯当了。尤其是屠叔方,脸色已经尴尬到极点了。讨道:【我怎么这么蠢夯,偏偏把这两位大爷安排到一处了。】宇文无敌也对王伯当那一副牛气哄哄的模样很不爽,心道:你这小子算什么东西,居然比我宇文无敌大爷还要拽。居然敢在老子面前摆谱,看我不刺你个满头包我就不姓宇文。又听到阿吉的发问,宇文无敌便误会了阿吉是想要挫挫王伯当的锐气。当下接着阿吉的话头揶揄道:“这种小人物我怎么会知道,我们宇文阀乃是四大门阀之一,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配让我们调查的。至于这位王什么当谁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说完,宇文无敌不屑的啐了一口,那神情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阿吉跟宇文无敌这一唱一和,配合的天衣无缝。愣是把王伯当给气得火冒三丈,胸膛起伏不平。“小贼安敢欺我。”王伯当厉声一吼,脚下猛的一蹬地瞬间窜出一丈左右,扬手猛的一掌朝阿吉身上拍去。那气势似乎要连空气都拍成真空。“咦??”阿吉怪叫一声,暗道:【这个真是怪事啊!平日里我不找别人麻烦他们就该谢天谢地了。今日可倒好,冒出来个不怕死的】话虽如此,但面对王伯当的惊涛骇浪般的含怒一掌,阿吉反应也不慢,左手保持托着下巴的悠闲姿态,右手一弹桌上的筷子。筷子受力便像闪电般掷去,直叉王伯当。紧接着掌面往桌面一拂,古怪的劲力传递到桌上的一小碗米粥上,一震一抖运用一股震劲力把米粥化作漫天花雨洒向了王伯当。而且阿吉这两手的角度刁钻之极,完全挡住了王伯当的所有退路,直接抛给他一个艰难的选择,是选择筷子穿透手掌还是被泼一身米汤,你自己看着办。一根竹筷子,若是扎实了,怕会破肉穿手。漫天的米汤,若是泼实了,就会英明扫地。是要名声还是要手掌,此刻的王伯当纠结的很,心里一番咬牙切齿的愤恨之后,王伯当还是选择了保全手掌。只见他一个老鹰捕食般的强扑,以间厘的缝隙躲过那根电光样的竹筷子。然后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落水声,他的身上已经沾满了粘漆漆饭粒,头发上,脖子上,以及衣服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样子十分狼狈。“你”王伯当气得嘴角一鼓一鼓像个蛤蟆,一双吊角眼阴沉的盯着阿吉,其中透出的神光恨不得将他生撕活裂。实在太丢人了,他王伯当活到现在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丢脸过。居然被人迎面泼了一脸。不过,王伯当也不是蠢笨人,从方才阿吉的那一弹指一拂袖的高超功力来开,眼前的这个燕十三绝不是个善与之辈。剑法先不说,单凭那种任意挥洒的淡然气魄,就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拥有的。绝对是个高手。王伯当不由得暗暗后悔。“怎么??还要继续打吗??”阿吉依旧悠闲的托着下巴,一派兴趣盎然的道。欧阳希夷和宇文无敌也是一副看猫耍耗子的眼神盯着王伯当,似乎在期待王伯当的表现。“哼。今日之赐我王伯当日后必有偿还。”王伯当一甩衣袖,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并暗暗讨道:【等密公率领大军攻破翟让府邸的时候,在与你们算账不迟】心思一过,王伯当即冲着屠叔方一拱手,道:“屠总管,今日我多有失礼,大龙头的邀请恕我不能遵从了。”说完,王伯当拔脚就走,看那愤恨的样子,确是一点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哎?伯当兄”屠叔方张口欲阻拦,但看到阿吉等人的脸色不善,便又作罢了。心中感慨叹息,既然已经得罪了王伯当了,又何必再惹得这几位大神不高兴呢??******************却说王伯当走后。阿吉刚要开始舒舒服服的享用早餐,忽然闻听到不远处传来了素素的尖叫声,那叫声凄厉哀婉,带着无穷的颤栗恐惧。显然是已经危急到了极点。“不好,素素有危险。”阿吉目光骤寒,一股猛烈地杀气直窜上脑,身影一闪,刹那间从厅堂内消失的无影无踪。阿吉的神情变化立即落在了欧阳希夷和宇文无敌的眼中,二人见状也不由得面色一紧,随即也展开轻功紧随而去。一路狂奔中,这二人不由得感到纳闷。暗忖道:按道理来说,素素姑娘现在的身份既是翟让府大小姐翟娇的贴身婢女,又有着燕十三的女人的这一巨大保护伞,整个翟让的大龙头府应该无人敢对她无礼才对,但她现在的这种悲鸣又是怎么回事??两人看着前方杀气冲天的阿吉,两人暗暗心惊,同时想道:【又有人要倒霉了。】说时迟那时快,从阿吉起身离开到到达素素所在的寝室,仅仅只过了数秒的时间。等到阿吉赶到时,刚好发觉了王伯当正一脸狞笑的扯着素素身上的棉被。素素正哭的梨花带雨,并用尽全力拉扯着遮挡身子的棉被,一副羞愧欲死的表情。素素的身子已经裸露大半,软玉般的肩头盈盈,柔美修长的双腿也已经暴露出来。只有素素双手紧抱的被褥遮挡着的和萋萋的芳草地,情况可以说已经岌岌可危了。观此情景,阿吉怒发冲冠。暴喝一声:“好胆子。”当即一把掣起手中长剑,一道一字电光剑全力施为便朝王伯当的双手斩去。王伯当高高兴兴的撕扯着素素的被单,眼中透出了亵的神光,心道:【今天运气不错,虽然惹了燕十三这个煞星,但好歹也让我碰到了这个美婢子,看来老天爷还是厚爱我呀!!】倏的,白色荧光闪过,血花四溅无边,王伯当拉扯被单的双手顿时被阿吉斩落下来。两只断手咕噜一声滚地,血水泼了一地。王伯当的一双铜铃般眼睛睁大欲裂,一张脸庞仿佛难以置信一般透着不解的神色。紧接着伴随着一声狂声嚎叫。“啊我的手我的两只手。”实在是太痛了,十指连心,壮士断腕。这种痛苦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忍受得了的。王伯当嘶吼一声,转眼望着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阿吉。眼光随即落在他手中的剑上。他随即凄厉的大吼一声,举起了两只断臂,劈头盖脸的朝阿吉打去,状若疯虎。一边打,王伯当还一边吼着:“我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