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零一章 无题
    第一百零一章  无题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翟让的谦恭有礼,让众人很是不习惯。正所谓迎面不打笑脸人,阿吉就算再怎么嚣张跋扈,也不好再对翟让这个一脸善意、任打任骂不还口的人发作。更何况在这其中还有素素的人情穿插在内,的确是让他好似陷入人情的泥潭中难以自拔。本来阿吉还想着趁着素素出事的这次机会,与翟让撇清关系从此逍遥自在呢。因为此事,阿吉一开始就是一副语气放肆,言谈跋扈的嚣张模样,甚至还多番放狠话刺激翟让的大总管屠叔方,让这个平白朴实的老实人也生了一肚子闷气,阿吉心底的打算就是,最好是能够气得翟让雷霆之怒下,将他们全部扫地出门就万事大吉了。这样对无论是对素素还是对外人,阿吉都有个合理的交代。因为他可以堂堂正正的拍着说,这绝对不是老子知恩忘报不帮忙,而是翟让这小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赶出去的。至于翟让和李密这两虎相斗,乃是瓦岗军内部的事情,又什么事呢??这下子却又回到原点了。************************翟让的心思也算的上是一只老狐狸了。他老早就看出阿吉巴不得他大发雷霆好从此地脱身。但是,此时正是他的内外交困的危险时期,刚好又有阿吉这样一个大帮手可以利用,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往外赶呢??【想与我撇清关系,门也没有。】翟让嘿嘿笑着相通这一点后,随即又摆上一副温和的笑脸,殷勤的冲着阿吉和欧阳希夷、宇文无敌道:“几位。难得你们大驾光临我翟让的大龙头府邸,偏偏这几日我有事出门怠慢了几位。实在抱歉。”翟让潺潺说着,一张阴厉的面孔上硬是摆出一副惭愧之极的模样,样子十分搞笑。阿吉白了他一眼,对翟让那副装模作样的作呕脸孔十分不屑。欧阳希夷也嘴角抽搐,干笑不已。因为翟让的那副彬彬有礼的神情与他的阴厉面容太不相称了。颇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架势。宇文无敌面色一白,险些呕吐出来。注意到阿吉等人的表情,翟让面上隐隐一红,好歹他肤色阴暗有些不显眼,否则还真把他囧死了。翟让也知道这样的表情太做作了。但是此事事关他翟让一家的生死,是在不由得他客客气气的。“几位,我稍后会在府邸正厅内设宴,宴请各位。还望几位赏脸光临。”阿吉三人对视一眼,便答应了。事到如今,看在翟让大龙头演了一出蹩脚戏份的面子上,他们也不好意思拒绝了。见阿吉三人答应了,翟让心中稍安,心里的一块石头送算放下了。随即又瞟了一眼王伯当那已经冰冷的尸体,吩咐屠叔方道:“把这小子的尸体给李密送过去,也让他恶心恶心。让他知道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屠叔方点头答应。随即去叫来几个壮汉将王伯当的尸身送往李密的府邸不提。****************************是夜晚。荣阳城市一处李密的秘密府邸。此刻李密正一脸隐晦的望着王伯当的尸身,眼神中透出无比的冰冷,一张面孔扭曲的不成样子。在他身后,沈落雁和徐世绩也一脸复杂的望着已经死透了的王伯当,一股子感同身受的感觉油然而生。兔死狐悲啊!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王伯当的名头在瓦岗军的意义十分重大,他不仅是继翟让和李密之后的瓦岗军第三高手,而且他在军中的影响力也十分巨大。李密正是因为能将王伯当招于手下,才能在势力上远超越大龙头翟让,得到这瓦岗军的龙头席位。可以说,王伯当是李密手上的排名第一的王牌。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位王牌,居然横死街头,被人家扔在了自己的隐蔽的家的大门口。这简直是一种彻底的羞辱啊!此刻不管李密再怎么心思缜密,处变不惊,也不由得怒火中烧。“这这到底是谁干的。”李密一张脸上阴云密布,乌黑的额头就像刚挖出来的黑炭头一样。一双手捏的青筋暴露,虬节顿起,看来王伯当的突然横死给予他的打击真是非常不小了。此刻,徐世绩颤颤的上前答道:“听王伯当家的下人说,王伯当是出事之前是要去翟让府邸赴宴的。之后便没了消息,看这情况应该是翟让下的手”徐世成绩小心翼翼的说着,唯恐惹恼了李密。“翟让”李密目露凶光,眼神中透出了无比的愤恨。但随即又一脸不解的迷惑道:“翟让那老二不是已经身负重伤了吗??王伯当的武艺超群,罕有人敌,怎么样也不可能连一个受了伤的翟让都打不过吧。”“翟让老二阴险狡诈,是否受伤还是两说。以前的消息说不定是他自己施展的苦肉计也未可知。目的就是欺骗我们上当,他好暗中得利。”徐世成绩殷殷说道。解释的同时他的一对黑白分明眼珠子不停的转动,充满了计谋百出的意味。由此可见,他是一个了不起的谋士。对于徐世绩的话,李密不置可否的沉思了一阵,突然又对站在一旁的沈落雁道:“沈军师,你一向消息灵通,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沈落雁叹息一声,随即语带复杂的说道:“回禀密公,据属下潜入翟让府邸的探子回报,王伯当是在翟让府邸做客的途中大大的得罪了燕十三,而被燕十三先斩双手,在剜灭两眼。后又被迟到的翟让一刀割断咽喉而死的。”不得不说,沈落雁的秘密情报真的精准的让人惊讶。“哦”李密面上颜色一变,随即默默不语。良久,李密才沉声问道:“沈军师,你曾经说过你与那个燕十三打过一个照面,他的武功到底如何。真的像传说中说的那样可怕吗??”提到燕十三,沈落雁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羞涩,只是这股羞涩一闪即逝,并没有被李密和徐世绩发觉。“是的,属下见过,也曾交手过。这个燕十三虽然年刚弱冠,但是武功内力均都深不可测。属下与他对决,在他没有动用他名动天下的‘闪耀离光躯’的情况下,仅仅一招便败下阵来。武功之高,实在乃是落雁生平仅见。他没有杀属下也只是因为他心高气傲,不屑于杀掉属下而已。以属下的眼光判断,这个燕十三只怕真的如杜伏威所言,不出五年必能与剑巨子谢晓峰一战。”沈落雁侃侃而谈,也并没有对阿吉的武功夸大其词。只是隐瞒了她于燕十三的这一个重大事实。“哼,我看落雁你也太过高估燕十三了。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而已,徒有虚名罢了。就算他再厉害还能比得上密公??年龄的差距就算再怎么天才也是弥补不过来的。”徐世绩首次听到沈落雁如此的推崇一个人,不由得心底有些不舒服。他身为美人军师沈落雁的情郎的独特嗅觉判断,沈落雁似乎隐瞒了些许重要的情报。“哦??是么?那谢晓峰呢??当年的谢晓峰成名之时也不过是燕十三这般年纪。你该不会是想说谢晓峰也是徒有虚名吧??”沈落雁听到徐世绩挖苦燕十三,心中不由一阵不爽,立即开口反驳。“这”一提到谢晓峰,徐世绩不由得一阵无语。或许沈落雁说的对不得不说,世上真有能够超越常理的天才,谢晓峰本身就是一个例子。这让徐世绩嫉妒的同时也有的暗暗钦佩。李密颔首托腮,突然开口询问道:“沈军师,王伯当到底怎么得罪了燕十三了??”“呃这个”沈落雁的眼神十分古怪,一副不好开口的样子。“照实说。”李密坚持道。“是,密公。”沈落雁长呼了一口气,随即慢慢讲道:“这件事说实话实在是王伯当咎由自取了。这个王伯当打从一开始就对燕十三十分的不敬,见面之初就对燕十三冷嘲热讽不断。燕十三不忿之下只是小小的惩戒了他一番便作罢了。王伯当怒气未消之余色心又起,想要在翟让的大龙头府邸里找个婢女泄泄火,但是他偏偏倒霉到了极点,找的女人就正是翟娇大小姐的婢女。这个婢女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燕十三的爱妾。燕十三正是因为她才到翟让的府邸帮忙的。自己的爱妾被凌辱,燕十三焉能不怒。忍无可忍之下的燕十三一剑斩掉了王伯当的双手,后有剜掉了他的双眼”沈落雁越说声音越低,越说越觉得好笑,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笑喷了出来。李密和徐世绩都有些无语。面对这种古怪的状况,他们都不知道该发表什么看法好了。这也该倒霉了吧。这世界上还有比王伯当之死还要古怪的死法吗??这本来是一个应该完全避免的事故的,而王伯当却偏偏叫它发生了。徐世绩尽其所能忍着笑,一张脸扭曲成一团。【唉我说伯当兄,你这死法叫兄弟怎么给你写挽联啊??难不成说你叫鸡不成,反被鸡主人杀了吗??你这份冤屈就算到阎王殿人家也不一定受理吧。】“唉”李密颓然叹息。这回就算是他也不好对燕十三的行为说什么了。因为,实在是无话可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