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零三章 双方的美人计(二)
    第一百零三章 双方的美人计(二)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将那一封鎏金的书信给予心腹之后,李密好似松了一口气一般跌坐在了椅子上。“燕十三,这回我看你能否从魔门这个庞然大物的手掌心中逃出去。”回想起那可怕的魔门,李密白净的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暗暗奸猾的忖道:【燕十三,我承认你是不啻于谢晓峰的天才??但是这份天才同样足够让你成为天下人都嫉妒的众矢之地了。你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哈哈哈哈哈哈”想道高兴处,李密忍不住放肆大笑,声震屋檐,簌簌有声。******************同一夜。翟让家的大厅。一排热闹火暴的情景。张灯结彩,花红柳绿,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仆人们来来往往的络绎不绝,不停的为大厅内的宾客添加着食物,酒水,甜点。一张方方正正的两尺见方的大餐桌上摆着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的各样美味佳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蹦的,各宗各样的美食应有尽有。阿吉敢打赌,这绝对是他这一辈所见过的最丰盛的宴席了。翟让做主正位,左手身旁主宾座位上坐着正是一脸无趣的阿吉。其下按照尊贵的次序分别坐的是欧阳希夷、傅君瑜、宇文无敌、翟娇、寇仲、徐子陵。至于素素,则因为身体不适没有来。至于为何身体不适,在座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也就心照不宣了。宴会伊始,翟让率先举杯敬意,长笑一声开口道:“今日我翟让何等荣幸,居然有幸请到了燕十三大侠,欧阳希夷前辈,傅君瑜女侠,和宇文无敌兄等人中俊杰。(寇仲和徐子陵完全被忽视了)这是让我这寒舍蓬荜生辉啊!!在此为了欢迎各位的到来,我翟让先干为敬意。”说完,翟让拿起酒樽一饮而尽,神情颇为豪放,极有魏晋之狂士的古风。“干杯。”主人家敬酒,客人也不好无礼。阿吉等人也随着举杯应景,喝完酒后,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畅谈起来。众人都是江湖人士,话匣子一打开餐桌上顿时也热闹了不少。阿吉却是小心谨慎,喝酒入口之时只是浅尝辄止便又停杯了。他也惧怕翟让会在酒水中下药。通过王伯当的那件事,再加上他用心仔细的观察阿吉发觉,类似翟让杜伏威这些个一代枭雄个个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对人对事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当狠则狠。普通人只要稍有大意便会立即着了他们的道。阿吉自出江湖以来,所经历的一切事情实在是太顺了点。顺利得让阿吉也有了些不安全感觉。因此,经过了此次教训,阿吉决定以后再也不会只以武功来论输赢了。也再不会小看任何一个枭雄人物了。江湖险恶,谁也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吗。就在阿吉慢慢的夹着翟让吃过的菜,一点一丝的嚼着着的时候,翟让突然凑过身来,问阿吉道:“燕小兄弟,不知你要怎么对付李密呢??”“对付李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对付李密了??”阿吉扭头惊讶的看着翟让,一脸惊诧的说道。这话怎么说的唻,对付李密不是你翟让的伟大工作吗??怎么突然要转让给我拉??“小兄弟,这就不对了。你因为娶了我家素素的关系,要帮我对付李密的事情可已经传遍江湖了。燕十三一诺千金。事到如今可不能反悔呀。”翟让眼中略带笑意的说道,一副你别开玩笑的模样。“我可没说”阿吉坚定的摇摇头,同时暗暗把翟让骂了狗血喷头。【这个老小子想要拿漂亮话话来架住我,我可没那么容易上当。】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只是在信中曾经提过因为娶了素素,所以他要保住翟让父女的一条命而已。但翟让却偷换概念把他的应诺换成了对付李密。【这个翟让可真够狡猾的。偷梁换柱的本事让他耍的这么炉火纯青。】“燕小兄弟”翟让语气一冷,一张阴厉的面孔随即转冷,阴测测的道:“莫非你燕十三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吗?还是个拿谎言当笑话的败类??如果连说过的话可以当做放屁。那我家素素可真是看错人了。”翟让的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静了下来。寇仲和徐子陵忍不住长大嘴巴,一副不解的模样。【这怎么了??刚刚还不是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吗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仇人了??】翟让那咄咄逼人的语气,反倒让阿吉突然失笑出声。暗暗生怒:【好你个翟让啊!!坑人居然坑到我的头上来了。】你莫非看我像那种好欺负的脓包??阿吉低沉下头,他额头上的一卷长发耷拉下来遮住了眼睛。突然,阿吉冷不丁的冒出一句阴冷的话:“翟让,你想死吗??”“哗哗”整个大厅猛的寂静了。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望着说出这一句话的阿吉,这也太狂了。翟让好歹也是一位枭雄人物,阿吉居然当着他的女儿和一众下人的面前直接了当的恐吓威胁。这让在场的所有视翟让为天人的家仆人都目瞪口呆。【这人可真猛啊!!居然敢这么对待老爷。】“燕十三,你什么意思。你不但知恩不报还要杀我,你想要被天下人耻笑吗?”翟让大怒,大感到丢面子的他已经有些抓狂了。翟让也明白阿吉没有要帮他对付李密的意思。但是事到如今,颓然弱势的他已经是完全处在了劣势,他与李密的差距已经是若非燕十三等人全力帮他否则他绝没有赢得李密的机会。翟让也知道无论他怎样恳求,阿吉也不会同意来帮他对付李密的。那样简直是天方夜谭。所以,他只好使出了最后的手段。那就是————诈。用他那自以为是的恩人身份来诈取燕十三的同意。为此,他已经安排手下人将阿吉因为素素要对付李密的消息传遍了江湖,虽然明眼人只要一看就不会相信的事实,但他也要凭借这点舆论来给阿吉带来些压力。无论是多么微小的机会,他翟让都不会放弃。因为他已经被逼到绝路了。退一步便是悬崖峭壁,他再也输不起了。“好了,翟让。你也别演戏了。”阿吉摇摇头,耻笑的看了看翟让,那轻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小丑一般。“你心中想什么我会不知道??你别把我当傻子了。也别把在座的人都当傻子。”“我什么时候演戏了。”翟让眼神闪烁的辩解着,滴溜溜的瞅了瞅欧阳希夷等人,面上还一副愤慨的模样。“燕十三,你给我说清楚。我演什么戏了??”阿吉没理会翟让的辩解。继续说道:“你要对付李密的雄心我明白。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想要利用我。这是你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说着说着,阿吉站起身缓缓抽出了身后的长剑,沧啷一声长剑出鞘,一股慑人的寒气扑面而来给翟让带来无穷的杀气。阿吉离得翟让太近了,几乎伸手就到,让翟让连躲避的空间都没有。“你你想怎么样??”翟让面色不变,但语气微微颤动显然也是有些怕了。翟让绝对相信只要他再刺激燕十三一句,他便会一剑将自己刺个对穿。“燕十三大侠。请别这样,我们有话好说。”翟娇赶忙站起身,几步上前将自己的父亲挡在身后。面带凄楚的哀求道。那肥大臃肿的身子也因为惊吓而颤颤个不停。阿吉的应诺约定到底如何,她翟娇再清楚不过了。当初的素素的信封就是寄给她的。心里说的很明白阿吉会在关键时刻保住他们父女一命,可不是翟让所说的可以任他们驱使。她自然明了自己父亲的想法,但这样做简直不啻于与虎谋皮呀。燕十三哪里是那么好利用的人啊“噢翟大小姐想要替你父亲出头吗??也对啊,翟让大龙头早已经身受重伤,一身功夫只怕连三成都没了吧。也难怪翟大小姐这样百般维护了。”见到翟娇上的前来,阿吉将紧绷的剑收了回来,对于与素素情同姐妹的翟娇大小姐,阿吉还是会给她几分面子的。“呃”翟让面色一白,一副见鬼的模样。“你怎么知道的??”他受伤的消息十分机密,他隐瞒的也非常好。他甚至连翟娇也没告诉,就是不知阿吉到底怎么知道的。“怎么知道的??问他们”阿吉说着一指寇仲和徐子陵。“说你们怎么知道我受伤的??”翟让一副要吃人的架势。“这个”寇仲和徐子陵同时白了阿吉一眼,暗道:【就知道给我们找麻烦。】但还是解释道:“当日翟娇大小姐被劫持之时,我们曾经远远瞥见过一眼大龙头。”翟让道:“我怎么没见过你们俩个。”寇仲站起身忙道:“那时我们躲在梁柱上,不敢观看,兼之大龙头又来去如风,所以见不到大龙头。”翟让的胸口急剧起伏了几下,默然半晌,才闷哼道:“你两人究竟是何家何派,为何内功如此怪异,竟能瞒过我的耳目。”徐子陵道:“我们的武功是娘教的,就是这位傅君婥大姐的师姐。”翟让探查一番,突然疑问道:“不可能,看你们的年纪学武的岁月绝对不如这位姑娘。她我尚能察觉到深浅,你们有何德何能能够避开我的耳目。”“因为他们的内功是学自道家秘宝《长生诀》,并非完全是我高丽一脉。”傅君瑜在一旁俏生生的说道。同时傅君瑜还略含嫉妒的白了寇仲和徐子陵一眼,似乎对这两只的运非常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