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零八 再见沈落雁
    第一百零八  再见沈落雁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沈落雁的香居若从门外看去,实与其它民居无异,只是门饰比较讲究,不像邻居的门墙一般,已经破落残旧了。但外观是一回事,内中却是另一回事,不但宽敞雅洁,园林与院落浑成一体,布局清幽,建建筑还别出心裁,颇具特色。这座名为落雁庄的庄院以主宅厅堂为主,水石为衬,复道回廊与假山贯穿分隔,高低曲折,虚实相生。水池之北是座歇山顶式的小楼,五楹两层,翘用飞檐,像蝴蝶振翅欲飞,非常别致,沉落雁的香闺就在那里。小楼后是蜿蜒的人造溪流,由两道小桥接通后院的婢仆居室和仓房。落雁庄占地不广,但是丘壑宛然,精妙古朴,极具诗意。阿吉抱着楚楚由侧墙跃入院里,一时都看呆了眼。想不到沉落雁这么懂生活情趣,颇有“大隐隐于巷”的感叹。***********************“别这样,不要”沈落雁激烈的挣扎着,用尽全力的抵抗着阿吉的魔手。她身上的雪白衣衫已经被扯得七零八落了,雪白的玉臂,柔和的香肩,高耸的,迷离的芳草地,已经全部暴露在空气当中。不断踢腾的雪白,也被阿吉一手抓住一支,分的老开。两条嫩嫩的甚至都已经被掰开呈了“一”字形状,女性最宝贵的花园地清晰可见。【这个姿势太羞耻了。】沈落雁白玉般的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脸孔,从手指的缝隙里可以看出,她的一张美轮美奂的脸庞早已经羞的通红,红扑扑的颜色,几乎赶得上熟透的番茄了。“夫君,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别这个姿势可以吗??”沈落雁凄楚的脸色,含羞忍辱般的哀求着阿吉。但是这一切完全是徒劳的,无力的。无论沈落雁怎样叫喊哀求,阿吉依旧是不肯放过她。阿吉笑而不答,一点也不顾及沈落雁的耻辱心态,整个身子像老虎一样的扑了上去。勇猛一挺,猛的进入了沈落雁泥泞的。“啊”随着沈落雁的一阵似痛苦,又似兴奋的尖叫声响起,整个房间充满了的味道,不一会儿,低沉又充满猥亵的喘息声渐渐响了起来***************优雅洁净的小屋里,装饰素雅,点尘不染,每一分每一毫都透着一种无垢的洁净。吸气一闻,一股淡淡的茉莉花茶香飘散出来,让人心旷神怡。房间里的摆设也好,气味也罢,都充满了一种舒适到极点的感觉。沈落雁优雅的躺在自己的软绵舒适的小床上,美眸紧闭,长长的黑色睫毛微微颤动,似在做着什么难过辛苦的梦境,但是嘴角却又偏偏满含笑意,这种上下的矛盾的景象让人感觉是无法猜透她心中的想法。良久,沈落雁一阵激灵,突然从沉睡中醒来,呼吸急促,神情娇羞。“天哪,我怎么做那样的梦。真是羞死人了。”睡眼朦胧的望了望窗外的阴暗的天气,依旧是一片乌黑。【太早了,只怕还刚到四更天吧。】沈落雁挫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强打精神半坐了起来,淡然想道:【尽可能的还是早起吧,今天还要忙着密公交代的任务呢。真是的居然要帮自己的男人找女人,大概这世上再也没有比我更愚蠢的女人了吧。】沈落雁一阵苦笑。回想起密公要对燕十三实施的美人计。原本还是自己提议的。这大概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唉你这冤家,居然在梦里也不饶过我”沈落雁俏脸上露出了暧昧幸福的微笑,似乎重新回想起方才她那无比旖旎的梦境。抚了抚垂在耳边的发梢,将披散的乌黑秀发挽起来扎成一个三段髻,拿起床边一件兽皮披风披在了香肩上,慢慢的下了床。就在沈落雁举起双手刚要舒舒服服的伸了小懒腰的时候,突然一个无比突兀的声音从她的右方传来。把她吓得心惊胆颤的。“哟,落雁小乖乖。起得可真够早啊。”这声音是这样的突如其来,惊得她连高举的手都来不及放下了。沈落雁大惊失色,心中发凉。【这人是谁,居然离我这么近我都没发觉。】要知道从方才那声音的来源判断,那声音的主人离沈落雁不到三尺的距离。以沈落雁这样的身手,居然这样近都无法察觉。这人的轻功之高明已是惊世骇俗了。沈落雁秀美的脖颈猛的往右边一转,同时身形一退飘出三尺,娇声喝道:“何方鼠辈,居然敢夜入女子闺房。好不要脸”这一退,身上的披风也被劲风吹落,显现出来沈落雁那身穿里衣窈窕身材,那完美的丰腴曲线,动人的三围,的确是风味俱佳。不愧瓦岗第一美女之称。“真冷淡啊!!仅仅一日不见居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落雁小乖乖”话音中,一个俊秀潇洒的身形从阴影中淡淡显现出来,那勾勒在嘴角的色色坏笑,那无法无天的高傲神气,还有那好似清泉溪流样的古典声音,的确是沈落雁所熟悉那个阿吉。那个让沈落雁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人。“呼吓死我了。原来是你啊!!”见到来人是阿吉,沈落雁不由长舒了一口气。防备的架势也撤了下来,重新恢复了那风情万种的撩媚姿态:“我还以为是影子刺客杨虚彦呢”“嗯??”在这里居然听到了杨虚彦的名头,阿吉一阵意外。身上金光一闪,好像瞬间移动一般的乍然显现在沈落雁身后,一把将沈落雁曼妙的娇躯抱在怀里,捏把着她玉润的白。乳,不信任的问道:“你所说的杨虚彦是怎么回事??莫不是你有了我这个夫君还不够,居然又背着我偷了杨虚彦吧”“嘻嘻,你吃醋了吗??”沈落雁嘻嘻一笑,笑的像个小狐狸。“快说。”阿吉面色一肃然,手上猛的一发力,捏的沈落雁痛叫一声。“那么凶干嘛”沈落雁委屈的揉了揉发痛的,一副“你不怜香惜玉”的模样。“你都拿密公的性命来威胁了,我哪敢红杏出墙啊。只是我最近收到了情报,影子刺客杨虚彦要来刺杀我而已。”“是么”阿吉面色由黑转白,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随即他冲着沈落温柔的致歉道:“不好意思啊,落雁小乖乖,我方才对你太凶了。”“哼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哪敢对燕十三大侠有什么脾气呀。”沈落雁怒气未消,依旧对阿吉方才的不信任感到难过,委屈的嘟嘟道:“我都把自己的清白交给你了,你都不信任我。这样的无情无义,真枉费我一天到晚牵挂着你。”沈落雁越说越难过,不一会眼圈便红了。几滴委屈的泪水滴落了下来。她第一次付出真心的男子居然这样的怀疑她的坚贞和守,这让一直以来守身如玉沈落雁已经是伤心彻骨了。“好了好了,落雁。这次是我不好。我不该不信任你。”见到沈落雁落泪。阿吉暗叫不妙,连忙将沈落雁抱在怀里暖声安慰。最后与沈落雁签订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之后,佳人才破涕为笑,恢复了笑容。望着沈落雁宛如如春花荡漾般的笑容,阿吉一阵心动,唇齿微张猛的含住了沈落雁的俏红樱口,就是一阵歇斯底里的长吻。沈落雁也不甘落后,再见到爱人的激励,让她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熊熊的火焰,沈落雁也主动的伸出了小,口齿胶缠般与阿吉湿吻起来。湿吻过后,两人紧紧的拥在一起温存着。这时阿吉突然问道:“落雁,你说影子刺客要来刺杀你。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应该是真的吧,我的情报网一向是很准的。”沈落雁温柔的靠在阿吉宽阔的肩膀上,葱白般的小拇指不停的在他胸口上划着圆圈,一副媚眼沉醉的动人摸样。似乎在回味方才的猛烈激情。“好吧。这个人我帮你解决。”方才沈落雁被自己欺负的潸然落泪,阿吉也是感到很不好意思。总想着找机会弥补一下。现在这个杨虚彦正是一个机会。“哈哈方才欺负了我。对我感到愧疚了吧。”沈落雁小嘴一撅,葱白指头在阿吉的腰间一掐。一边掐还一边不忿的道:“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阿吉随手捉起沈落雁的玉臂,抬起她白云般的手掌,在她的掌心亲了亲才道:“是啊。我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想到你有可能红杏出墙就受不了了。怒上心头,怒火攻心,不自觉的就那么做了。可真是对不起你了”阿吉眼眸半闭,一派温和的模样看着沈落雁,仔细传达着自己心中的歉意。那眼神在柔和中充满了宠溺,看待沈落雁就如同最珍贵的宝贝一般。仿佛只要沈落雁愿意,就算天上的星星他也会为她摘下来。那是何等的爱意。是一种就算是把沈落雁完全的宠坏也不为过的似海如渊。面对这样的盛情,沈落雁开始沉醉了,堕落了。心里的甜蜜如同泡在蜜罐里一样,整个人仿佛就像漂浮于云端一般的飘渺舒适,充满美感。“你你”沈落雁开始语无伦次了,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张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几乎都快冒烟了。【天哪,他怎么那样看着人家。这样叫人家怎么回话呀】沈落雁是第一次享受到阿吉那心底最深沉的爱意,积攒了两世的浓厚爱意,顿时让沈落雁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