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十八章 隐藏落雁庄
    第一百十八章  隐藏落雁庄

    再过了半刻钟。

    阿吉已将沈落雁的衣裳鞋袜穿戴的妥妥当当,身上的各样奢靡气息也被他的真气催发的一丝不染。现在沈落雁神清气爽,气质高贵,简直就像是降临凡世的洛神仙子一般。当然,在给沈落雁穿衣服的期间阿吉少不了在沈落雁的上,细腰间,翘臀上不断的揩油。惹得沈落雁芳心乱颤,刺激不已,差点又把持不住自己了。

    “好了。现在这清爽的模样,我包你任谁也看不出破绽来。甚至李密也不能。”阿吉真气灌输完沈落雁的全身,手掌猛的在沈落雁的雪白翘臀的拍了几掌,大声说道。

    “真的吗??我不信。”沈落雁步履摇曳的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台镜子,仔细的端视着自己的仪容。

    一眼望去,镜中人飘渺出尘,冰清玉洁。哪有半点奢靡的气息啊!

    “好,太好了。没想到你的急真气还有这样的本事啊。”沈落雁不住的点头,回过头来冲着阿吉兴奋的微笑道。神情快乐的像只舞动的百灵鸟。

    “那是自然。你的夫君我别的本事没有,对于这种窜梁上栋,夜入闺房,勾女之类的本事可是最擅长的了。可以说女人闺房之乐事,调教的手段。天下莫出我右者。遮掩你的气息这样芝麻绿豆点的小事还不是手到擒来吗。”阿吉侃侃而谈,浑然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眉宇间甚至带有一丝高傲。

    “扑哧。哈哈咳咳咳”沈落雁失笑不已。又是一阵猛咳上来,一双美玉般的小手连忙不停地顺拓着高低起伏的胸口。理顺着胸腔的岔气。沈落雁白了阿吉一眼,抬头说道:“咳咳这样的丑事,哪有你这样大声宣扬的。若被人听到了还不把你当采花贼给逮了去。还有你的调教手段真的很高明吗??我看一点也不信。”

    “不信??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不过当采花贼吗??真是个不错的行业啊。嗯大有前途啊。””阿吉托着下巴沉思起来。似乎在认真思考他当采花贼的可能性。“

    “你你不会真的想当个采花贼吧??”看着阿吉的表情,沈落雁神情略有些担心急促。这个冤家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神魔妖怪都不惧怕。绝对是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主。她还真怕阿吉一时想不开,去当了这天下人都唾弃的采花贼呢。

    “是啊。正在考虑中。”阿吉点点头,回答道。

    “你敢。”沈落雁一时秀发冲冠,怒目圆睁。一把揪住阿吉的衣领,把他的脸拉到自己眼前,恶狠狠的威胁道:“我告诉你,燕十三你若是敢当那种翻墙入户的邪恶采花贼的话,我就敢发誓,一定会让你带上绿帽子的。”沈落雁这次也是有些急了。她可不想自己的相公成为那样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为了这个,沈落雁甚至拿自己的清白威胁起阿吉来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阿吉眉头一皱,不满的瞪着沈落雁,语气也逐渐冰冷起来。沈落雁这句话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她对阿吉的指手画脚已经让他不满了。而且阿吉最恨的就是自己的女人不忠诚。唉他这个恶人,自己可以的见一个爱一个,但却不允许自己的女人有任何的背叛行为。

    对于此事,他可是十分严格严厉的。绝对不会留半点情面。

    “我我只是不想你走上岔路而已。”阿吉一发火,沈落雁的气焰顿时萎靡了下来。一双美眸也变得可怜兮兮起来。嚅嗫中的沈落雁暗暗骂自己没用。【真没出息。被他瞪一眼就没脾气了。这样下去岂不是连一点地位也没了。】

    小心翼翼的抬眼瞥了阿吉一眼,沈落雁刚想说点衬底硬气话,但见到阿吉冰冷的神情之后,顿时又是一阵无言心虚。沈落雁悲叹道:【唉在他面前我算是永也抬不起头来了。】

    的确。对一个人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对过去的沈落雁来说是不敢想象的。甚至是可笑的。要知道她可是连李密都敢反驳的蛇蝎美人啊。哪像现在,一言一行都要看阿吉的脸色,连沈落雁自己都觉得太掉价了。她甚至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来打醒自己。

    但这就是事实。归其原因,都是因为沈落雁爱上了阿吉的缘故。爱情是让人发疯的东西,相比较起生死相许的爱情来,她的这点改变也不算什么了。

    “那个夫君,别欺负我好吗。”沈落雁唯唯诺诺的看着阿吉,小心翼翼的哀求着。她实在是忍受不了阿吉的冰冷的眼神,让她的心痛得都快碎了。

    “哦,你不是要说要给我带绿帽子吗??”阿吉单手挑起沈落雁的下巴,眼神中稍稍透露出一点点危险的气息。

    “我我不敢了哇”沈落雁悲怆一声,眼中泪花忍不住就流了下来。猛的扑到了阿吉的怀里,小拳头不停的捶打着阿吉的胸口。口中幽怨道:“你个坏人,你就不能宠宠我,对我温柔一点吗??”

    到这时,阿吉才放下了冷峻的面容,慢慢的抚摸沈落雁的秀发,一边微笑道:“落雁小乖乖,我对你可是已经很温柔了。若是换了素素对我说她要红杏出墙了,我只怕会对她更严厉冰冷呢。”

    说到这里阿吉一个停顿,直起身来双手抓住沈落雁的双肩,一张脸凑到沈落雁的面前,一双冷峻的双眸直直的盯着沈落雁的水雾般的迷茫眼眸,一字一句的道:“落雁,你要知道我对自己女人的可是看得很重的。这就这算是我的一个逆鳞吧。在遇到我之前,你有什么旧情我不在乎,但是若是做了我的女人之后,还与别人眉目传情,勾三搭四的。那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到时候,看我不欺负的你终日以泪洗面,直到流完一辈子的泪水为止。知道了么。”

    “嗯,嗯。”沈落雁忙不迭的点头,小脸抽抽噎噎的答应着。

    “好,明白了就好。刚才对你那么凶可不要怨我呀。”阿吉随意的点点头。一把将沈落雁抱在怀里暖声安慰道。

    “不敢,不敢。”沈落雁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般。像小兔子一般的偎依在阿吉的怀里。她方才可是真的被阿吉吓怕了。“夫君你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落雁绝不会打扰。只要夫君记得落雁永远是夫君的坚实后盾就可以了。”

    “嗯。好的。这才是我的落雁小乖乖。”阿吉微笑的点点头,十分满意沈落雁的态度。同时心中暗暗想道:【嗯,落雁的调教算是完成了。】

    呵呵呵叫你不信我的调教手段。

    **********************

    等到阿吉和沈落雁回到原地之时,李密与翟让的决斗已经打完了。胜负到底如何,阿吉等人还不知。

    场面残砖断瓦,破落非常。徐世绩等人早已经离开了。整个庭院只有几个巡逻兵在仔细打扫着,进行的后续的尾巴工作。

    沈落雁仔细的观察着场面,叫过一个巡逻兵来盘问。“到底胜负如何了,好好的告诉我。”

    “是。”那巡逻兵一边敬礼一边回答着。

    原来阿吉和沈落雁走后,李密与翟让又打了个昏天黑地,但是双方谁都没奈何的了谁。最后两人力竭之后,干脆就宣布宣布从此一刀两断,各走各的路。翟让没有损失一兵一卒,李密也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双方到目前为止算是旗鼓相当。因为两人已经完全的撕破脸皮,所以名震天下的瓦岗军算是从此分道扬镳,一分为二了。这股隋朝第一的反贼势力已经是元气大伤,再不复往日的峥嵘了。

    翟让虽然逃离出去,但是却也被李密包围着府邸的追兵的追击下损失了一大半的人手。最后只得在屠叔方等人的掩护下灰溜溜的逃出荣阳城。所以说现在的荣阳城已经完全被李密所控制了。

    这些都无所谓,阿吉关心的只是翟让的消息而已。

    【嗯,翟让没死,对素素他们也算有交代了。】阿吉不住的点点头,浑然忘却了自己是当初的初衷是救翟让来了。没想到一遇到了沈落雁就精虫上脑。反而发生了这段情事。若是翟让知道了阿吉因为与沈落雁做,爱而忘记了救他的话,只怕会生生气死吧。

    ********************

    翟让府邸,一条羊肠小道上。

    阿吉和沈落雁并肩走着。红晕的残火照耀着沈落雁如玉的脸庞,生出熠熠的光彩。

    “那个你有什么打算没有。”沈落雁娇娇问道。翟让没死,那现在的事情就有了很大的争端。李密得不到翟让手中的军队,那他能依靠的就只有他自己的蒲山公营。可以说李密的野心,会因为今晚的事故而往后推延很长的一段时间。在这其中,阿吉对翟让的态度开始变得十分重要了。

    “我也没什么打算。可能会在荣阳城里留一阵子吧。至于翟让我可没伟大到次次帮他的地步。从此我们算两两清楚了。”阿吉知道沈落雁的意思,不觉的说着。

    “那你有住的地方吗??”沈落雁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小脸涨得通红。她的小心思是想让阿吉住到自己家去,刚好可以跟阿吉再续前缘。

    “有啊。”阿吉点点头,答应着。

    “是么那就好。”卡啦一声,玻璃心碎裂。沈落雁一阵失落无神,原来他有住处了。真是失望。

    观察着沈落雁的沮丧表情,阿吉微微一笑,捉起沈落雁的一只白玉小手,嬉笑道:“我的住处名叫落雁庄,请问小姐知不知道它的地址在那儿啊。”

    “啊你可真坏。”沈落雁先是惊愕,随后一阵惊喜。一双玉臂蜿蜒着爬到了阿吉的脖颈上,对着阿吉献上了自己的香吻。她有预感,未来几天,她的日子必定会过的非常香艳快乐。

    【嗯,最近几天,就让我隐藏在落雁庄里吧。】阿吉一边与沈落雁缠绵湿吻着,一边做着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