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宋家玉致之娇羞(三)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宋家玉致之娇羞(三)

    一听沈落雁对一个厨子十分关注,徐世绩的耳朵也竖立起来,显然对此事十分重视。

    前几日他央求密公让他与沈落雁完婚,但却遭到了李密的当场拒绝。他正心里烦闷呢。现在沈落雁又破天荒的对一个厨子青睐有加,这就有些奇怪了。【莫非是落雁移情别恋爱上一个厨子了??】

    “”

    不可能。徐世绩鄙视般的晃晃脑袋,就算落雁再怎么落魄也不可能会喜欢一个下作的厨子的。这太可笑了。

    徐世绩所想的十分正确,区区一个厨子绝对不可能得到沈落雁的芳心。但前提是如果这个厨子没有一个绝世剑客的隐藏身份。在沈落雁的眼中,阿吉不但剑法高超,形容俊秀,而且还有着一身出神入化的好厨艺。这些个优点综合加起来,简直就是当世好男人的不二人选了。

    虽然阿吉也有的缺点,南但是沈落雁已经把它看作了魅力的象征了。

    “雁姐,你应该和他很熟吧??”宋玉致别有用意的提问。

    “算是熟悉吧。我可是被他给害苦了。就因为吃了他做的食物,最近我可是胖了不少哦。”沈落雁眼神不变,嬉笑的叉着小蛮腰说着。有徐世绩在一旁,沈落雁可不敢露出半点对阿吉的深情厚意,否则若是被徐世绩察觉了,那事情就大麻烦了。

    虽说不至于身损殒命,但她在李密这里的无量前途就被完全毁掉了。这对目前的沈落雁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她虽然有心和卸甲归田与阿吉逍遥江湖,但那也是很遥远的将来了。

    见到沈落雁音容如常,没有半点变化,徐世绩松了一口气。看来落雁没有喜欢上那个厨子啊。呵呵,也是啊!!堂堂瓦岗军的俏军师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厨子呢。那可是连我都没有征服的美人啊。

    “是么不知雁姐可否让我见见他??”宋玉致眉头一挑,突然问道。宋玉致可不是大大咧咧的徐世绩,她拥有身为女性最为细致敏感的感性。虽然有些不太确定,但宋玉致能够感觉的到,沈落雁口中的那个厨子确确实实在沈落雁的心中占据着很高的位置。

    “见他??他有什么好见的。只是一个厨子而已,不值得你宋大小姐亲自接见呢。还是算了吧。”沈落雁面色依旧的说着。同时心中暗暗打鼓:【这个宋玉致,该不会察觉到什么了吧。】

    见到沈落雁开口拒绝,宋玉致的怀疑之心更加重了。【这个厨子和沈落雁一定有猫腻。】但嘴上还是说:“那算了,我便不强人所难了。”

    “好了,别再提厨子是事情了,玉致,我听说你们宋家似乎想要跟天南大鳄的摘星楼结亲是不是??”

    沈落雁合掌拍手,突然岔开了话题。再继续说下去,难保不被宋玉致看出些什么。这个小女子可不是什么好想与的角色。武功智慧皆都出类拔萃,一不小心便会着了道。

    一提到亲事,宋玉致弯弯的柳眉顿时沉了下来,脸上多少能够看得出一丝忿恨凄楚的神情来,女儿家的柔弱姿态尽显无疑。“这是家父的意思,小女子一个女儿家哪有半点自主权,只能随了父亲的心愿了。”

    宋玉致说着,编贝般的玉齿紧咬嘴唇,一股委屈幽怨的神情尽显无疑。

    徐世绩察言观色,明白现在不是开口的好机会,一直闷闷不语。这样的状况,让沈落雁来处理最好不过了。

    “呵呵,玉致未来的夫君人选可是与令尊齐名的剑巨子谢晓峰啊,这样优秀的夫君玉致哪有不满意的呢。”沈落雁陪笑道。

    “雁姐可否听小妹一言。”宋玉致突然有了一股一诉衷肠的倾向,眼神灼灼的看着沈落雁。

    “那是自然。”沈落雁微微点头,然后向徐世绩一番示意。

    徐世绩也是知情识趣,起身便走。只不过在他离去的同时,还是忍不住回头瞟了瞟桌上的饭菜,口水直咽。唉真舍不得真顿美餐啊。

    徐世绩走后,沈落雁也屏退了左右,整个大厅里只剩下沈落雁和宋玉致两人。

    宋玉致漫步轻摇,来到沈落雁身边坐下,抓住沈落雁的一条胳膊,无力的说道。“雁姐明鉴,玉致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辈。若论武功名望,谢先生名垂四海,万众敬仰。这样的夫君人选对玉致来说绝对是高攀了。但是,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我宋家已有大姐玉华之先例,嫁于独尊堡之后郁郁寡欢,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这样的过活又岂是小妹一心所愿的。只是父命难违而已。”说着说着,宋玉致眼圈一红,忍不住吧嗒吧嗒掉下泪来,泪珠湿润了沈落雁的玉手手背。

    “唉”沈落雁似关心似感叹的长叹一声,拉起宋玉致的小手劝慰道:“玉致莫哭,且听我一言。你与谢晓峰的亲事,只怕未必能成。”

    “嗯??怎么说。”宋玉致猛的一抬头,眼神中透出了希冀。

    沈落雁浅浅淡淡的把阿吉所推论的谢晓峰的个性,仔仔细细的描述了一遍。最后一锤定音的说道:“谢晓峰是个用情专一之人。这一点从他从未纳妾就能够看得出来。而且我听说谢晓峰的内人柔颂夫人似乎一直不能生育。对于大家族来说,男儿无后这是多么大的罪过。但即使如此,谢晓峰也从未动过再纳妾的念头。这样至情至性之人,岂会因为你而与宋家结亲。你说是不是??玉致。”

    “嗯,的确如此。”宋玉致点点头,紧皱的眉头一松,放下心来。心底同时也为谢晓峰对妻子的感情而感到钦佩。这样的奇男子,的确只得大家崇敬仰慕。

    “所以,玉致你就不必担心你与谢晓峰的亲事了。一切自然而然便可。”沈落雁淡淡的说道。

    “雁姐如此一说,小妹便放心了。只是,若不与摘星楼结亲,那小妹终有一天也会与他人成亲。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宋玉致眉头又拧了起来,询问着沈落雁。

    “这个”沈落雁瘪瘪嘴,为难的说道:“玉致你若退却了摘星楼的婚事,那你最大的可能便是与我们瓦岗军成亲了。而且对象就是密公的独子李天凡。”

    “什么?要我嫁给李天凡??”宋玉致大声高叫,几乎气急攻心。

    “是的,密公的求亲使者已经派往宋阀了。”沈落雁不好意思说道。“估计等得几日,消息就会传回来了。”

    “你你若真是如此,那我还不如嫁给谢晓峰呢。你们瓦岗这不是害我吗??”宋玉致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一双杏眼气势汹汹的瞪着沈落雁,一眨不眨。

    “这是密公的意思。密公的想法岂是我这个小人物能够左右的了的。说不定有一天为了大局,把我也送出去了。唉在这个乱世里,我们女子终究是强势男子的玩物。”沈落雁叹息一声,语气中透着辛酸。沈落雁的这副委屈模样虽说是演技,但也多少有些她过去真实的想法在内。

    而现在的沈落雁,有了阿吉的庇护,早已经脱离这样的悲剧结局了。

    宋玉致颓废的坐落在椅子上,仔细品味着沈落雁的话,心中一阵委屈不平。为什么她就没有生为男子呢,作为一个女子,在先天上终究是一个弱者。武功高强,智慧通天又有

    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被男人呼来送去。完全不由得自身做主。

    “我们喝酒吧。”万般无奈之下,宋玉致举起了酒樽,邀请着沈落雁。

    “好,今日我们一醉方休。”沈落雁也豪气的举杯,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模样。

    就这样,两个娇媚如花的女子,你一杯,我一杯的痛饮起来。由于两人完全没有用内功来逼酒气,所以片刻过后,两人的玉面上掀起了天边的火烧云般的红晕。双眼迷离,一步三荡漾,已经是醉的不成样子了。

    最后,两个人都醉倒在了酒桌旁,相互倚衬着肩膀,沉沉的睡了过去。

    就在此刻,大厅外传来了一阵踏踏的脚步声,房门推开,阿吉迈步进来。看到桌上的两条妩媚的身影,他的脸上露出了一阵得逞的笑容。【宋玉致,这下看你还不落到我的手里。】

    ***************

    靠近两位美人,阿吉先是伸出手掌按在沈落雁的粉背上,用内功的真气驱逐着沈落雁体内的酒气。

    顷刻过后,沈落雁蒙蒙的醒来。看着阿吉的笑脸,沈落雁精神一个抖擞,腰身直立起来,说道:“夫君,我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说着,沈落雁的一双玉臂蔓藤般的缠上了阿吉的脖颈,欣喜的邀着功。

    阿吉一翘大拇指,称赞道:“嗯,不错。的确按照我预定的计划,把宋玉致灌醉了。值得褒奖。只是你干嘛把自己也灌得酩酊大醉啊。”

    “不真的喝醉了,哪能骗过宋玉致呀,你可别小看这个宋家大小姐,她可是直到最后关头才卸下心头防御的。”沈落雁妖媚的白了阿吉一眼,解释道。

    “是么那还真是了不起啊。”阿吉微微一笑,俯下腰伸出手指在宋玉致的沉醉的玉靥上略微一点,惹得宋玉致一阵呜呜嘟囔。那纯真无邪的表情可爱到暴。阿吉的眼睛开始赤红,起了些许的反应。

    “算了,算了,我走了。不在这里碍眼了。你自己好好处理玉致妹妹吧。”沈落雁一阵暧昧的嬉笑过后,径直走了。既然不能阻止阿吉即将发生的兽行,那她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走好。”阿吉嘴上答应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宋玉致的纯真睡颜。心头一阵古怪的紧张,他终于要开始占有这个大家小姐了。一想到她是宋缺的女儿,和谢晓峰的未婚妻,阿吉的心底就是一阵高昂的兴奋。

    舔了舔干瘪的嘴唇,阿吉横抱起宋玉致慵懒的身体,像抱小鸟儿一般的轻盈的走向楼顶。那里是阿吉自己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