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三十章 洛潇的喜欢
    “为什么旅游的时候要看报纸?”

    高铁一等座上,王泉无奈看着旁边的洛潇。

    这已经是跟阿玖约会完的一个礼拜之后了。

    自从有了豆包,王泉感觉自己在阿玖心里的地位骤然下降。

    那小丫头现在天天就围着这猫转悠,养猫就这么好?

    摇了摇头,王泉又看向身边的洛潇。

    这丫头也是问题很大。

    王泉本来还以为她要自己带她去个武侠世界来着,比如什么白道圣女被浪子游侠拐跑的剧情。

    结果不是,这丫头居然拉着王泉去旅游!

    这不是脑壳有坑?

    “因为我想看看公子从小长大的地方。”

    放下报纸,一直存在感很低的前圣女大人笑靥如花。

    王泉瞥到了报纸上的头版头条《庆祝伟大的祖国建党一百周年》。

    “所以你想去看看**?不过咱们买的票是去上海的。而且我从小生活在洛阳,说实话北京上海我自己都没去过。”

    “有什么关系嘛~”洛潇抱着王泉手臂撒娇,“就当是陪我了呗~公子你说过明天是属于我的。”

    “所以你提前一天要我带你去旅游,这有就可以多拥有半天的二人时光了是吧?”

    “诶嘿嘿”

    “啧,确实我平时挺忽略你的。”王泉敲敲她光洁的脑门,“抱歉,当初我只是抱着毁灭你的想法所以,对不起。”

    “挺好的啊。”

    洛潇却不以为意,“那个世界对我来说就是牢笼,我原本的命运就是被当作祭品献祭,所谓的圣女不过是可怜虫罢了。”

    她歪歪头,“是公子拯救了我。不如说我的命运就是被公子拯救呢。”

    “没有,我也要谢谢你。”王泉脑袋跟她靠在一起,“多谢你让我看明白了那个世界。”

    “没关系啦~”

    话虽如此,但洛潇心情明显不错。

    她跟王泉靠在一起,嘴里轻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听了半晌,王泉问道:“这什么歌?怪好听的。”

    “不知道啊,是我小时候听到过的歌,大概是哪家母亲哄孩子的歌吧。”

    洛潇露出个微笑,“我已经记不清了。”

    “嗯。”

    王泉没再多问,而是跟她依偎在一起。

    这夜晚的高铁一等座车厢里仿佛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其实也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几小时后

    黄浦江畔,大雨倾盆而下。

    王泉跟洛潇打着伞依偎着坐在桥顶俯瞰着烟雨朦胧中的外滩夜色。

    外滩高楼以及东方明珠上彻夜闪烁的霓虹灯和桥下的车流灯光汇集成通往天际的银河。

    雨点敲击在伞面,落在地面打湿裤脚,随后在地面上肆意奔腾。

    雨水混合泥土气味的空气进入鼻腔,汽车引擎的轰鸣和喇叭的交响加上城市的噪声压迫着两人的耳朵。

    城市仿佛一只巨大的钢铁怪兽一般俯卧在二人身下。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依偎着,享受这如同孤岛般的寂寞与温馨。

    “真好啊”

    洛潇枕在王泉肩上,眼眸中倒映着如同纽带般的光。

    “公子的世界,真好”

    “但时间长了,在这种地方你总会觉得这里不属于自己。”

    王泉抬起手,虚握着外滩的灯火,“它太大了,这样的城市容不下药渣。”

    在北上深工作的外地年轻人都有类似的感觉。

    我们留不下来。

    凌晨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

    抬看着高高在上的高楼大厦,仿佛天穹倾塌,压的人喘不过气。

    这里没有他们的家,他们不属于这里。

    到了差不多的年纪,他们就会离开,如同被榨干的药渣。

    然后这座城市会迎来下一批欣欣向荣对未来满含期待的年轻人,直到几年后他们也成为药渣。

    “不一样的。”

    洛潇脑后丝随着臻左右摇摆,“他们想要的是生活,可那个世界大家最大的追求是生存。”

    “有时候我在想啊”

    洛潇轻声呢喃着。

    “如果公子你不要我了,那我是不是会融入这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之中,从此做一个为了生活奔波的普通人。”

    她手伸出伞外接着雨滴。

    “如果现在只有我自己,那我就会想

    “也许公子你那里也下雨了。

    “也许公子你那里艳阳高照。

    “也许公子你正在屋里枕着雨声打算入睡。

    “也许公子你也在某个地方抬头和我一样望着下雨的夜空。

    “但一想到这些,我就感觉喘不过气我就心脏好痛。”

    王泉低头看了眼她捂着胸口的手,轻声道:“你捂的是右胸。”

    洛潇:“”

    “公子真是不解风情,不过”她忽然笑了,“我是神话生物,我的身体里没有心脏,因为我心里只有公子。”

    王泉“”

    卧槽!

    这土味情话也太顶了!

    幸好王泉见多识广,否则还不是跟可怜的T一样被这女人玩弄于鼓掌?

    “太热了。”王泉丢掉雨伞,任由雨水冲刷着身体,“小洛,你可太会了”

    洛潇在雨水中微微歪头轻笑,“公子,我好冷,一会儿到酒店能一起泡个澡吗?”

    看着笑靥如花的少女,王泉整个人都麻了

    这一麻就麻了一整天。

    一直到第三天凌晨,两人才赶到都。

    三点钟,他们就到了**。

    今天就有百年纪念日的升旗仪式,他们来得早,所以站到了最前面。

    雨还在淅沥沥地下,从天空俯瞰,越来越多的雨伞汇聚到了广场,汇聚到了王泉两人周围,渐渐填满了整个广场。

    东方的天空升起一抹鱼肚白,雨停的恰到好处。

    收起雨伞,国旗班开始升旗。

    伴随着国歌,全场无人出声。

    升完旗,礼炮奏鸣,趁着天尚未大亮,天空放起了礼花。

    “公子,您喜欢我吗?”

    低头看着眼中倒映着礼花的洛潇侧脸,王泉轻声道:“喜欢。”

    “那您为什么喜欢我?”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真的吗?”

    真的吗?

    王泉也在想这个问题。

    看着洛潇的侧脸,半年前那个王泉在名为迷茫的影子中若隐若现,他看向王泉,眼里满是羡慕。

    其实他已经变了很多。

    曾经睡觉睡到自然醒,现在每天早上有洛潇用各种方式叫他起床。

    曾经屋子里因为不怎么打扫落满了灰尘,现在每天洛潇都会辛勤打扫卫生并以此为乐。

    曾经头可以三个月不剪,胡子可以半个月不刮,现在每个月洛潇都会帮忙剪,每天都会为他刮胡子。

    曾经一天只吃一顿饭,而且吃的还是泡面或者外卖,现在每天洛潇都会在厨房忙碌,除了叶笙歌经常帮忙,他们一家子只要等着吃饭就好。

    曾经一个人吃饭的时候看看新闻,现在一家子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坐在一起看电影或者追剧。

    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对未来一片迷茫的大龄青年王泉了。

    那时候他没有家人,朋友也很少。

    现在他依然朋友很少,但电话薄的联系方式在渐渐变多。

    而且他有了家人。

    于是他紧了紧搂着洛潇的手,温柔道:“因为是你让我变得更好。”

    接着他反问道:“那你呢?你真心喜欢我吗?”

    “喜欢。”

    “喜欢我什么?”

    洛潇张了张嘴,说了一句话。

    恰巧此刻烟花绚烂,遮盖住了她的声音。

    但王泉还是听到了。

    “因为您是我的公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