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他来自虚空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失落之桥
      卡恩扇动着翅膀来到桥上,同时把卡莎的腿弯也搂起来,在最后离地十尺的距离他收起翅膀蹲伏着6,同时把怀里的卡莎轻轻放下。

      先前那些植物生命,在近看之下,完全是另一幅样子。

      它们更像是植物形状的石头,混着畸形的碎屑,长成了令人反胃的形状。即便只是看着,也让人感到难受。

      “这是地疝。”卡恩非常肯定的说道,早在地下,在艾卡西亚,他们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这种苍白灰化的东西了。

      它们形成的环形拱石如同扭曲的栅栏环绕在桥的周围,就好像喷的岩浆柱突然凝固,那是有机物溶解生长的路径。

      “地疝?在这里?也就是说……这里死过人,而且还不少……”

      这里的风已经不再猛烈,伴着哨鸣吹过奇怪的石头结构。卡恩点点头,结过话题:“霜卫的人曾在这里对抗过虚空,但结局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死在桥上,每一具肉体都是虚空成长的养料,他们的死亡就是它们的新生。吃进死者的尸体,将其吸收、转化、成为爆生长的燃料。”

      “小心点,别去碰它们,别看现在死气沉沉的,但只要一滴血……”卡恩警告道,然后避开这些丛生的地疝,来到桥中间。

      环顾四周,这座桥已经从头到尾长满了地疝,它们就像爬满树干的蛇虫,将这座悲伤之桥囚禁于此。路过的霜卫也许会停留在此地休息一会儿,但恐怕他们也不敢停留过久,一恢复完体力就会马上继续攀爬,逃离这可能吃人的桥梁。

      不过,或许也因为这些缠绕着桥身的地疝,它们就像坚韧的荆棘般老旧破碎的石料里长出,如果没有它们提供固定作用,这座年久失修的桥梁也许就会像嚎哭深渊中废弃的许多桥梁一样,碎裂崩塌。

      “这些地疝不用管吗?”卡莎追过来问道。

      “不用,只要没有人傻到恶意投喂,它们就不会激活。而且它们扎根在桥上,就算被激活也不会影响到地上或者深渊底下……总之我们不去动它们就行了。”

      桥上没什么好看的了,卡恩带着卡莎离开了这座桥,继续向下方飞去。

      嚎哭深渊的底部,丽桑卓和监视者都在等待着他们。

      除了浓雾以外,一路上什么都没有,只有疯狂、寒冷、黑暗和绝望。一如他们在恕瑞玛的地下所感受到的。

      他们降得越低,冰壁就变得越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深渊两侧的冰壁就逐渐转换成黑冰。黑色的脉络爬在其中,向上伸出魔爪,想要逃到地表进食。

      在这里,冰面已经不再光滑,遍布难以翻越的凸起和凹陷,就像是受到了黑色内容物的挤压而变得膨胀凸起,碎裂开后产生凹陷。

      卡恩也没法直直的往下飞了,一些地方缩成了狭窄的缝隙,没法支持他撑开翼展。

      想到离地面也不远了,卡恩收起了双翼,和卡莎扒在冰面之上开始攀援下降。

      “我在下面,这样好接住你。”卡恩对卡莎说,毕竟她不会飞,万一失手掉下去就不好了,而他在她下面能接住她。

      他想像壁虎那样在冰壁上攀爬冰面虽然粗糙,但是吸盘却吸不住。

      壁虎之所以能爬墙,也是因为它的指节末端面积更大,能产生更多吸力。但人的指尖面积对比身体才占比多少,就算手掌上都长满吸盘都不好挂在冰上。

      卡恩把手指和脚趾全都抠进了冰壁上,产生的摩擦力才足以让他挂在上面,此时他攀爬的姿态更像是雪豹,而不是壁虎。

      “就像以前那样,每次钻洞你都让我先进。”卡莎说。

      她很突然的就想起了地下的那段时光,沙漠之下布满了虚灵爬行留下的洞口,他们几乎每天都会通过那些狭隘的地洞。

      “因为你卡着了的话我也进不去了。”

      因为荚囊的原因,卡莎虽然身材苗条,但所占的空间却不比卡恩小,一旦肩荚被卡住,就代表这条路行不通。就算卡恩自己能过去他也不去,他不会丢下卡莎一个人,在那下面一旦分开再想遇到一起就难了。

      “就算后面有怪物追杀你也让我先走,明明我跑得就比你快,应该你先走才对。”卡莎一边爬一边反驳道,她一直觉得卡恩的理由没这么简单,只是当时她没想太多。

      “我才不告诉你我走在后面是为了光明正大的看你屁股。”卡恩调侃道。

      这里已经没有嚎哭的风声,寂静得足以让人疯。而那些在冰面以下爬满的黑色条索,光是看着就听到一阵模糊的噼啪声从四周传来,似乎在刮擦着脑仁,挥之不去。

      还没见到监视者,就已经感觉它的影响了。因为安静得诡异,所以更需要开一些玩笑,否则沉重的压力会一直影响人的精神,想象到一些糟糕的东西。

      “我才不信呢,那时候我们才几岁,哪里懂这些。你那时候就是想殿后,现在就……”

      卡莎当着他的面扭了几下屁股,那被肤甲紧紧包裹的翘臀,光是曲线就让日月黯然失色。

      “害不害臊啊你。”卡恩惊呼。

      “你不是喜欢看吗?你看你都停住不动了,身体明明那么诚实。”

      “别待会把自己扭下来了。”

      话音刚落,冰裂的咔嚓声响起,脆弱的冰块不足以支撑卡莎的重量,她猛然往下坠。危机之际,她把爪子深深抠进冰墙里,在一阵尖锐的摩擦声中堪堪止住了下滑之势。

      等她重新停稳身形,刚好处于卡恩触手可及的上方,他头盔之下的表情已经凝固。

      “好险。”卡莎叹道。

      “都让你别胡闹了,不听,差点出大事。”卡恩不满的抱怨,抖开落在身上的碎冰。

      “肯定是你爬过的地方冰面变脆了,所以才会这样的。”卡莎狡辩道:“我们换个位置我肯定不会脚滑。”

      “不行!”他伸手拍了下卡莎的翘臀以示惩戒,态度不容辩驳。

      “哼,让你得逞了,快爬,我要跟你保持距离。”她嗔道。

      “也不知道是谁得逞了,有些人本来就想着被打屁股吧。”

      被戳中心中邪念,卡莎佯装生气,等卡恩离开十尺才继续攀爬。事后想想,还真是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