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宠妻狂魔 > 分卷阅读119
    会的。”

    苏秦眼神缥缈的看着窗外,“嗯,不会的。”

    是的,一定不会的……

    在俩人的胆战心惊之中,八个月后,亲浅成功的长成了一只大土狗,屁股正正好好可以放在风缱的浪漫公主风狗窝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晚哈。

    风瑜的手比化成枪的形状,霸气的吹了吹,“千万不要惹我。”

    第64章

    风缱真的是被气着了。

    这对待动物都是有感情的,她虽然并不嫌弃亲浅的品种,但是就这么把它一个庞然大物一天天带下去遛弯,跟小区的其他泰迪啊贵宾啊西施啊放在一起,特别的不伦不类。在小区遛狗总收到注目礼不说,这大型狗养起来也是非常费事儿的。

    甚至一度的,风缱的周末都被亲浅占去了一大半。

    这“狗眼看人低”,在亲浅的身上,风缱是见识到了。

    想要吃饭、臭臭、洗澡的时候,那亲浅绝对是去找她的。

    但一旦收拾舒服了。

    亲浅看都不看风缱一眼,像是个狗腿子一样,寸步不离苏秦。

    苏秦对它更是宠爱,把亲浅的身上都染上了薄荷香味,风缱嫉妒的要疯了,却在苏秦似笑非笑的眼神下乖乖妥协了。

    好吧。

    白天就姑且让亲浅霸占着阿秦。

    最起码……到了夜晚。

    萧风缱坏笑,有些事儿,还是不能分享的。

    只能说……老天爷还是公平的。

    她家苏总吧,虽然在很多事儿上都是天才一样的存在,但是在那方面上,她还是有绝对的优势与天赋的。

    风缱总是感慨,苏秦白瞎了灵活的手指,全无用武之地,被苏秦一个白眼飞了过来,这才立马老实了。

    其实亲浅的亲疏那还能理解,偏偏那混蛋萧风瑜还跟没什么事儿似的,时不时就来逗弄亲浅一番,“哎呀呀,乖侄女,姑姑来了,哈哈,你是不是又长大了一点点啊?看姑姑给你带来什么了?”

    风瑜长大了。

    她不再是小时候那满嘴漏风的豁牙子了。

    跟姐姐走的俨然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风缱除了对家人和苏秦,对于外人总是有着一份淡淡的疏离感。

    可风瑜却不是,她是那种妩媚会撒娇有自己心思的小女人,在娱乐圈这种地方,有几个姐姐的护航,更是走的如鱼得水。

    这是风缱一直想看到的,她和苏秦在一起了,今生,对于自己再没有什么渴望,只希望奶奶和风瑜过得都好。

    一切都似乎在往好的方向走。

    苦尽甘来,大抵如此。

    在北大的前三年,她一直是充满了对未来的焦虑和不确定性。

    唯独这最后一年,当身边的人都在为未来彷徨迷茫的时候,她的心却前所未有的安静宁和。

    有时候,风缱会在北大的操场上,膝盖间,摊上一本书,沐浴着阳光,慵懒的看上一两个小时。

    在起身,她去食堂里吃点饭,下午或是泡在图书馆里,或是去操场上慢跑。

    这样慢节奏的生活,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过过了。

    这是苏秦授意的,她曾经告诉过风缱,“你一直在奋斗在努力,可当以后,你回首大学时光才知道是多么的难得与难忘,好好珍惜这最后一年,现在的一切都安稳了,你也该好好享受一下了。”

    “享受”这个词,对于风缱来说并不常见,眼看着大学时光在倒计时,她也难得安稳的享受了起来。

    苏秦休整了好一段时间,一直到袁然憋着的气发不出,在生意上有意的为难圣皇为难风缱的时候,她才亮出了底牌。

    秦意是她一手带出来的。

    她虽然年轻,有时候,温柔如水,从不像是袁然那样霸气外露。

    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她振臂一呼,秦意半数骨干都被召唤与麾下。

    她不是有意与父亲去争斗什么。

    只是,她要守护的人,今生,任何人不能动半分。

    袁然知道这个消息后沉默了很久,在一个午后,他去找了一趟苏秦。

    苏秦很安静的在筹划公司,看到爸爸来了,并没有多意外。

    父女俩很久没有见面了。

    一坐下来,尽是如此的陌生。

    袁然看了看公司的环境,又看了看面前讳莫如深的女儿,点燃一颗烟,淡淡的:“你长大了。”

    苏秦很安静。

    袁然:“呵呵,我不能不服老了,曾经,我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下,包括你,包括玉儿,总是认为你们没了我就不能存活,现在看看,已经可以取而代之了。”

    不再多说,袁然黯然离开。

    苏秦抿了抿唇,终究没有挽留。

    自从苏秦离开之后,秦意已经大不如前,人心散了不说,袁玉根本就止步在此,与袁然有了多次争吵之后,干脆一个人带着母亲飞去了澳洲度假,把一切都扔下了。

    经过一个多月收拾烂摊子。

    袁秦元气大伤,秦意刚刚起步的阶段也没起来,袁然这步棋下的太草率,他低估了女儿的魄力,更低估了萧佑的手段。

    萧总是什么人,从来只有她算计人的份,没有别人算计她的时候。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了跟秦意的合作,并且在合同中,挑出了多条秦意违规的条款,有了苏秦的帮助,圣皇更是稳站上风。

    萧风缱其实并不想这样的,她怕苏秦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苏秦似乎看透了这一切,她淡淡的:“爸爸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八岁那年,他不声不响的把袁玉带了回来,用自私的爱情束缚了妈妈。妈妈哭过多少回,痛苦过多少次,我清楚的知道。到来后,原谅他了也接受了袁玉,可是他呢?这些年,我为袁秦,为秦意付出,对于他的养育之恩也算是报答了,从今以后,我们互不干欠。”

    这样冷酷的苏秦让萧风缱心里难受,她抱住苏秦叹了口气,“那你呢?心中还有怨恨么?”

    苏秦缩在风缱的怀里,“不想去想了,小时候,我很不理解妈妈,那么的深爱,又怎么会接受这一切,后来我也逐渐明白了。”

    萧风缱看着她,苏秦叹息,“也许,相爱是一回事,相守又是一回事,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之后,一切都不同了吧。可是对于爱情,这一辈子,我也做不到我妈那样柔软妥协。”

    萧风缱抱紧苏秦,“我不知道豪门间的感情到底是靠什么维系,也不要你妥协,阿秦,今生,我只要你一个人。”

    她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些年,苏秦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她这样缺乏安全感。

    前尘往事。

    不过是过眼云烟。

    苏秦都不想再去想。

    对于袁家的一切,算是一个告白,从今以后,她不想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