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与妈妈的爱情 > 【与妈妈的爱情】(1)
    作者:与母三年2016/10/9字数:12189
    先说下我妈妈吧,我妈是个不好打扮的女人,从小到大我几乎没见过她往脸上涂抹过什么白粉或口红(除些润肤霜)但我妈是那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今年虽已43但看起来也只有37、8岁的样子,皮肤很白,最为可贵的事,我妈肚子上没有丝赘肉,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我想这就是基因的伟大和重要之处吧,有些人天天涂抹脂粉,可依然难掩衰老之势,可有些人,什么都不要做,依然年轻如故,我很幸运,我妈就属于后种。第一版主;第一版主;
    呵呵,我妈非常的疼爱我,可以说是溺爱了,从小到大什么事都顺着我,(我小时候还算听话)我觉得妈妈的慈爱应该就是我能和妈妈发生关系的重要条件,我也直觉得妈妈肯与我发生关系绝对不是因为需要,而是她太爱自己的儿子了,网上些色文常常把自己的母亲写的很淫荡,性交时还往往有过于淫秽的言语交流,我不能说它不好,反正我不太喜欢,是那些色文让人感觉写的不是母亲,而是妓女,对妈妈极不尊重,二我个人感觉我和妈妈性交时从来就没有感觉妈妈很淫荡,我妈就是在最兴奋的时候也只是发出比较含蓄的"嗯嗯"声,很少会发声大叫,做时我只有种被母爱包围的感觉,尤其在性交后躺在妈妈怀里这种感觉更强烈。
    说了这么多该说正题了,我呢,天生就比较恋母,小时候只是依恋而已,不是带有色情味的恋母,而且天生就比较早熟,可能我们这代的孩子营养过甚的原因,都比较早熟,因为我认识的几个小伙伴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看黄片了,我接触色情影像的东西也差不多是从那时候开始的,那时候还不太会手淫,只知道用手摩擦裆部会很舒服,有时候我也会模彷色情电影中趴在床上摩擦,那时候快感也比较强烈,因为早熟和恋母的原因,我从小就喜欢观察母亲了,那时候母亲是万万想不到的,我印象当中只看见过父母的次性交,我当时就在旁边,因为太小,他们也就没把我当回事,虽说当时小,但这件事我还是清楚的记下来了。
    当时是白天,我记得当时父亲把妈妈按在墙上,抚摸着妈妈的下身,摸了会儿父亲提出到床上做,妈妈说,太麻烦了,就在沙发上吧。
    随后,父亲把妈妈抱上沙发,妈妈躺在沙发上把自己的上衣拉到胸部以上(好像没有胸罩)父亲则把她裙子连内裤起脱了下来,然后用手扣着妈妈的阴部,边摸边亲着妈妈的嘴,过了会儿,父亲把自己的裤子脱了,压在了妈妈身上并不断抽送着,不记得是多长时间了,父亲就压在母亲身上,下身什么又没穿,父亲的屁股压在妈妈白嫩的大腿上,隐约看见两人下方的两撮毛重贴在起,根粗黑的棍子在杂乱的毛中进进出出,他俩就以这种姿势谈话,还互相吃着对方的嘴巴,吧唧吧唧吃得很香,那时候只是觉得好玩,想着父亲怎么把尿撒在妈妈身上了,现在想起来才觉得刺激。
    六年级的时候已经大致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了,色情影像和小说也接触了部分,那时候我对母亲的依恋也渐渐带有色情的意味了,大胆的时候我会偷偷的用妈妈的内裤和乳罩手淫,我用内裤套住鸡巴,马眼对准内裤的裆部位置,手淫时嘴里还喊着"妈妈"想象着自己的鸡巴插在妈妈的阴道里、甚至屁眼里。
    再大胆点会偷看妈妈上厕所,那时后我家厕所是建在屋后的,我从二楼的后窗可以看到厕所里的场景,但不好的是偷窥者也容易被上厕所的人发现(为此,我还特地研究了潜望镜,哈哈)那时候的色胆是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大的,所以也只是偶尔偷窥之,其实偷看的话也看不到什么,顶多看到母亲裆部黑黑的阴毛。
    现在我跟妈妈谈起这些事,我俩往往会哈哈大笑,我妈也会作势要找我算帐。
    那时候做过最胆大的件事就是夏天趁妈妈午睡时躺在她旁边打飞机,平时很难和妈妈睡起,因为那时候也十几岁了,属小大人了,父亲老早就让我个人单独睡了,只有在夏天的中午,我有机会和父母们起铺凉席躺在起睡,那天父亲有事所以没在家睡午觉,只有我和我妈起睡,那天当我知道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心里盘算好了要作点什么,那天中午我等妈妈睡着后,当时也是精虫上脑,我趴在地上,把鼻子凑近妈妈的小腿,从妈妈的小腿直闻到妈妈的大腿根部,再对着妈妈的屁股裆部闻了两下(妈妈穿着那种薄薄的紧身裤,两瓣屁股显得又大又圆,内裤也若隐若现)又转移到妈妈的乳房使劲嗅了几下,说实话除了点洗衣粉的味道,什么也没闻到,也没敢摸,但对当时的我已经刺激的不行了,鸡巴已经硬梆梆的顶着裤子顶得生疼,我忙把手伸裤子里手淫,就这样我躺在妈妈旁边盯着她的奶子和屁股缓慢的手淫,那次射了两次,第次我把精液射在凉席上,离妈妈屁股只有半寸,完后有虚脱的感觉。
    以上都是小时候做得些可笑的傻事,到真正与妈妈发生关系还要到初三的时候了,初中的时候,我妈在学校外面租赁了房子陪读,主要是想给我个好的学习环境(学校集体宿舍环境太差了),包括高中,母亲直是在外面租房陪读,那时候开始我与母亲单独的时间是很多的了,但初初二依然是平澹的度过的,虽说我每天都想着对面床上的人儿,但我实在想不出怎样才能和妈妈发生关系,小说里的那些什么诱母拉,什么怎样啦,我感觉意淫意淫还可以,真用这个去干的人估计是没有的,我也总不能把裤子脱然后就和妈妈说:我要和你做爱吧。
    所以那段时间我依然只是拿拿母亲的内裤发泄。
    有机会也会偷窥妈妈洗澡,那时租得房子很小,基本上就间房,卧室与洗手间差不多紧挨着,就道厕所门隔开,厕所门也破破烂烂的,上面都是缝,因为空间狭小,妈妈洗澡换衣想不看都难,那时候妈妈也不会想到我对她有色心,所以也不是很避嫌,有时我在卧室,她在厕所洗澡,厕所门也只是象征性的掩下。
    虽说很容易看到,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其实这样是最难偷窥的,因为根本没地方藏身,整个房间览无余,怎么偷窥呢?所以我只能装作不在意的从厕所前经过,瞟两眼,还不能太频,以防被怀疑,就这样我也看到了些春色。
    那时候简直就成了个色情狂,现在看来那时候也挺傻,自作聪明,现在妈妈告诉我说其实那时候她已经察觉我偷看她了,而且她也注意到她洗澡换下来的内裤被人动过,除了我没别人,那时她也不好意思点破,只能把每次换下来的内裤立即洗了藏起来以防我再"犯罪"可还是阻止不了我这小色魔。
    最有意思的是有次,妈妈洗澡忘拿内裤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可能不好意思叫我拿给她吧,她自己穿了个t桖(刚好能遮住下体)"叭叭"跑出来自己拿内裤了,在她弯腰拿内裤的时候,她的大白屁股全部露了出来,距离离我米不到,虽然只有瞬,但我清楚的看见了妈妈褐色的屁眼和些阴毛,拿完内裤妈妈立马闪进卫生间了,之间她那大白屁股还随风若隐若现,不用说,我下身已成冲天炮了,这样小心翼翼直到初三,那时候初三有个体育中考,考试分与中考分挂钩的,我天生体育不好,所以体育直很差,转眼到了考试前天晚上,因为第二天要考试,我很紧张,在床上直胡思乱想,越是想睡觉越是睡不着,时间越晚,我越急躁,越急躁就越睡不着,就这样在床上翻来翻去,我妈估计被我吵醒了,问我是不是睡不着,我嗯了声。
    随后,我妈翻身下床来到我床边,和我躺在了起,并侧身抱着我,摸摸我的头发,摸摸我的耳朵,象哄小孩睡觉样,我当时是蜷缩着的,妈妈这样抱,我的脸正好抵在她的胸上,妈妈身上的味道也直冲我的脑门,当时因为是夏天,妈妈睡觉上身只穿了件衬衫,下面就条比较薄地底裤,我当时下面就硬了,只觉得脑袋晕晕的,太阳穴直跳,我想都没想,当时就抱住了妈妈,并用下身抵住妈妈的大腿摩擦,,我摩擦了会儿感觉下身不好受力,我把妈妈屁股往我这扒拉了下,并用两条腿夹住妈妈条腿使劲摩擦,我的脸在妈妈脖子上,两只手揉搓着妈妈的乳房,整个过程妈妈句话都没有,任我摆布,直到我射精后,我射得很多,整个裤裆都湿了,她拿给我几张纸,然后依然抱着我,并亲亲拍打我说睡吧,那天我就躺在妈妈的怀里听着妈妈的心跳声睡着了,至今想起来这件事也依然让我感觉太突然了,感觉那时候自己不是自己了。
    可能是考试的焦虑与我对母亲的无比爱慕使我那次十分的大胆吧。
    也就是从这件事后,我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我和我妈那次之后并没有什么尴尬的,依然和以前样,还是和以前样亲密,现在我们之间反而放的开了,以前什么妈妈我爱你,我是绝对说不出口的,但那次后有次在母亲节,我对妈妈说了这句话,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在那次事情过后没几个星期,我就真正的和妈妈发生了关系。
    那天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我和妈妈坐床上聊天,聊到件开心的事,我和妈妈嘻打了起来,打闹的时候我把妈妈压床上了,当时妈妈的脸立马就红了,我看着眼前娇羞的妈妈,忍不住用手摸摸妈妈的脸颊,我就这样压在妈妈身上,用手摸着妈妈的脸和脖子,我知道今晚妈妈肯定是我的了,我摸了会儿,转而去摸妈妈的胸部,我半跪在妈妈肚子上脱自己的衣服,反正没几件,会儿就脱的赤条条的了,下身肿胀的又紫又红,马眼处分泌的几丝黏液也滴到了妈妈的衣服上,妈妈见了脸涨的通红,不知所措的样子,似乎想爬起来,但又被我压着,她用手打了我几下,只喊了声"喂","哎"但没有了下文此时的我也不知到该说什么,只能由着性子来了,脱完了自己身上的,立马去拉妈妈的裤子,此时我已经急得顾不上妈妈的上衣了,妈妈的裤子连内裤下子就拉下来了,露出浓密的阴毛,我看着妈妈的阴部,用手摸了摸,我觉得妈妈的阴部很漂亮,小小的,可以看见里面微微露出的粉红色肉褶,妈妈小声嗯了两下,当时我情不自禁的用嘴凑了上去,主要是被色情片影响的,妈妈见了,起来使劲推了我下,转而又不好意思的躺了下去,我也没有在用嘴去亲,而是扯出妈妈的上衣象剥粽子样给脱了下来,妈妈条件反射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胸部,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势更刺激了我,继而我握住自己的生殖器,把妈妈两腿拉开,对着妈妈的阴道插了下去,我看着自己的阴茎节节慢慢进入妈妈的阴道,紧张的喘不过气来,刚开始挺生疏(虽然我在此之前脑海里已经把这场景意淫了n遍),第次也不懂掌握力道,我下身勐得挺,硕大的龟头插了进去,因为比较干涩,妈妈疼的吸了口凉气,我知道我把妈妈弄疼了,不敢再动,插在妈妈的阴道里等了将近十几秒才敢缓慢的拉出半再插进去,等抽插了几下后,我速度慢慢变快了,幅度也增大了不少,此时床也被压得"吱吱"响,整根阴茎被包裹的湿润感觉绝不是打飞机所能比的,当时妈妈是躺在床沿上,我站在床边,两只手摸着妈妈的胸和腰,(此时妈妈两只手已经不在遮挡胸部了,而是搭在我的两肩膀上),下身使劲的挺着,这种姿势不是很舒服,但那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了,眼里尽是妈妈的上下跳动的奶子,大约三四分钟后,我忍不住射精了,妈妈只是嗯哼了两声,我做完之后,就挺着jj坐在床边,射完精我还是感觉有点恶心的,毕竟是自己的生母,我竟然对自己母亲做了这事,脑子里很乱,不知该怎么办?还是母亲发话了:把衣服穿上吧。
    我听后自觉地走到自己床上睡觉。
    之后我们俩什么都没说,当夜无事。
    当天晚上我直没睡着,我估计妈妈也没睡。
    第次就这样简单结束了,很多人可能觉得不可思议,就这样?对,就是这么简单,看起来似乎是偶然的结果,其实对于我和妈妈来说这种结果又是必然会发生的。
    原因就是我恋母,而我母亲又是位溺爱孩子的慈母。
    有了第次后,后面的事就变简单多了,但毕竟是母子,我虽然想做,但依然不好意思对母亲开口。
    有次,我晚自习回家,妈妈坐在床上看电视,当时妈妈穿了件吊带裙,下身就件内裤,白花花的大腿垂落在床沿边,时不时的晃荡两下,我看了,下身立马硬了,色欲熏心,这句话真不假,当时心里狂跳,脑子里就想着妈妈的大腿,妈妈的内裤和妈妈浓密的阴毛,我恍恍惚惚走过去坐在妈妈的旁边,装作和妈妈闲聊,我说了半天废话主要是拐着弯向妈妈求爱,但是嘴笨,说来说去也想不到该怎样转着弯求爱,最后,我实在忍不了了,扭扭捏捏的问了句:妈,今晚我们起睡吧。
    妈妈听后看我满脸大汗的样子忍俊不禁,并点了点头,那天晚上,妈妈是主动脱衣服的,我也仔细的看了下我日思夜想的妈妈的裸体,纤细的腰部再加上上身半椭圆形的乳房显得十分漂亮,下身浓密的阴毛间的小嘴若隐若现,妈妈见我呆呆的看着,主动的分开了双腿,红着脸说了声"快点吧"这声小如蚊声,但我已兴奋的颤抖了起来,跪在妈妈两腿之间,手抚摸着妈妈的左腿,右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对准妈妈的阴道插了进去,妈妈"丝"了声,似乎把妈妈弄疼了,说实话我的鸡巴其实蛮大的,这在以后我与妈妈的交流中也得到了证实,所以如果没有足够润滑液的话要把整个鸡巴插进去还是要费点劲的,刚开始和妈妈性交哪顾得了这些,像头蛮牛样,也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只顾爽快,妈妈为此不得不用手撑住我的两腰,缓冲我的冲力,妈妈推了我下身把,把我鸡巴推离了她的阴道,我以为妈妈反悔了,只见妈妈用手沾了沾自己的唾沫,握住我的鸡巴抹了抹,原来妈妈只是润滑下,而且那天性交时,妈妈在我抽查的时候,她也会随着我的节奏迎合我的抽查,并发出嗯嗯的叫床声,最后我冲刺射精的时候,妈妈还抱紧我发出了"啊"的声音,虽然声音不算大,但我知道,妈妈应该也高潮了。
    妈妈屁股下的床单也湿了片,那天做了次后隔半小时又做了次,等到做完第二次已经半夜十二点了,如果不是第二天要上学,我估计会再做次,妈妈也催促我睡觉。
    以后我们平均每个星期两次的样子,都是我提出要求,每次也都差不多,我们俩各自脱衣服,脱完之后,我压在妈妈身上采取男上女下的姿势进行,刚开始可能都是急急忙忙的,草草结束的,句话都不说,做得次数多了,也就不那么紧张了,我们也尝试了几种新姿势,也会互相抚摸手淫,我比较喜欢的还是最普遍的男上女下的姿势,因为这样我可以清楚的看清妈妈的表情变化,但妈妈比较喜欢后入式,原因正好与我相反,妈妈不太想让我看到她做爱时的面部表情,我为了尊重妈妈,很多时候采用这姿势,做得次数多了,我也渐渐喜欢上后入式了,用后入式性交时妈妈是放得最开的。
    (现在我们基本上什么姿势都可以放得很开,其实和妈妈做多了,感觉和妈妈做应该是放得最开的,因为我的切都是妈妈的,我们彼此都了如指掌,没什么可以隐藏的)以前做爱时我们是不好意思对视的,现在我们偶尔也会亲吻,亲吻确实能带给人不样的体验,性交时,我看着我的生殖器被妈妈的阴道吞没,我们俩的阴毛被性交爱液黏在起的时候,我都会十分兴奋,我看着身下娇喘的妈妈心里只有个念头:我在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性交。
    我这时候会弯下腰亲吻妈妈,而妈妈也会热烈响应,我们用舌头互相吮吸舔弄,直到喘不过气才分开。
    以前直以为妈妈是良家妇女,最近才知道妈妈竟也有些情趣内衣,以前没好意思穿给我看,现在因为妈妈放得开了,性交时偶尔她也会穿,有件内裤是那种半透明的只能遮挡住裆部,中间还可以开口,还有件丝袜也是开裆的,每次妈妈穿上这些情趣内衣都显得十分抚媚,当妈妈穿上这些和我性交的时候我老是忍不住的想,妈妈以前也是这样和父亲做的呢!想到这里我就有种犯罪的快感,和妈妈做完后往往跟夫妻样相拥而眠,或是性后闲谈家常里短,现在我们谈到当初她为什么那么容易跟我发生关系的时候她是这样说的:当时你这样,我也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打你吧不是,不打你也不是,我只能默不作声的让你胡作非为了,哎,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我听后不禁偷笑。
    现在我和妈妈发生关系已有五年了,其间做得最多的应该就是高中那段时期,前面说了,初中高中我妈都在外面租房子陪读,有时频繁到每天都做,偶尔我还会用中午吃饭的短暂时间和妈妈来次,中午时间也只有40分钟的样子,如果这时候我忍不住要跟妈妈做爱的话往往会被妈妈骂,但骂完妈妈也会同意,因为时间短,我们往往只脱裤子,有时候也只是把生殖器露出来,脱完裤子,妈妈会趴在桌上或床上,我从她后面插入,这时候妈妈会不断催促我射精,还会使劲的夹紧双腿刺激我以达到让我快速射精的目的,因为紧张刺激,我般能很快射精,但也有例外,有次,我抽插了近二十几分钟还没射精,妈妈主动的夹紧阴道并把屁股不断的往我的鸡巴上送,可我就是不射精,妈妈急得拉起了裤子说;不弄了,你快去上学,要迟到了,我见状,忙拉着妈妈拉裤子的手说:妈,没事,今天午间估计是自习,迟到会没关系,你还是给我弄出来吧,要不下午光想这事了。
    妈妈气地打了下我拉住他裤子的手骂道:你天天想这事,你还学不学习。
    我见妈妈真生气了,忙向妈妈道歉说:妈,对不起,我也不想,我听你的话,好好学习。
    妈妈见我服软了,语气也缓和了起来:你知道就好,我是为你好。
    我刚心想:今天估计弄不成了,刚想对妈说我回校了,哪想妈妈来了句:我帮你打出来吧,这样快点。
    我听先是愣,继而兴奋的连忙把鸡巴挺了起来,妈妈见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蹲了下去,用手摸了把自己的私处,沾了些淫液涂抹在我的鸡巴上,然后快速的撸了起来,期间,我自然不会放过妈妈的奶子了,我使劲的揉搓着妈妈的乳头,要射的时候,我叫妈妈站起来,我手正好够到她的私处,我用手在妈妈阴部连扣带摸,不会,我就射了,射了好几股,有些还溅在妈妈裤子上,射完后,我稍微清理了下就开心的往学校奔去了,高中那段时期压力比较大,再加上是青春期,妈妈那时候就像海绵样,吸收着儿子的青春躁动,那段时间我们几乎尝试了所有的性交方式,包括口交、肛交,乳交。
    刚开始是我帮妈妈口交,每次帮妈妈口交,妈妈下身都会流很多水,看得出来妈妈喜欢我给她口交,妈妈虽然从中得到了快感,但每次我要给她口交的时候她还是很不好意思,总会说:别这样,不卫生的。
    而我只会掰开她的双腿把脸埋进妈妈双腿间,用舌头回应了她。
    妈妈本来就爱干净,再加上我们般都是洗完澡做,所以妈妈下体只有澹澹的骚味,更多的是沐浴露与腥味,我喜欢用舌头舔弄妈妈阴部小嘴的红色褶肉,这里是我20年前出生的地方。
    妈妈为了感谢我,也会给我口交,她很卖力,握着我的鸡巴又舔又吸的,但她真的不会口交,虽说跟着a片学了,学得也蛮像,但实质效果是,妈妈要不就是把我鸡巴弄疼了,要不就是掌握不好力度与速度,但我已经很感谢妈妈了,每次我也会装作很舒服的样子让妈妈口交,虽技巧不怎么样,但还是很刺激的,我有次叫她学着a片里,边给我口交边扣自己的b,本来我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妈妈真做了,边口交还边眉眼如丝的看着我,真象某位av女优,搞得我刺激的不行,每当口交我要射的时候,我呻吟声会增大,"妈,我要射了。
    "这时妈妈会吐出鸡巴,张开嘴,伸出舌头,等待爱液,我会用马眼抵住妈妈舌头,快速掳着,还边喊着"妈妈,啊,妈"精液喷射在妈妈嘴里,如果射的多和急的话,还会喷射到妈妈鼻子,眼睛上,射完后,她往往会吐出来,有次她想试试咽下去的感觉,把我射的都吞下去,我问"什么感觉,"她舔了舔嘴唇"没什么感觉,就像喝酸奶,只是没味道"听完我汗颜了。
    至于肛交,我们只做过次,而且还费了老半天劲,刚开始怎么也插不进去,其实妈妈对肛交是有经验的,她跟我说,她与爸爸肛交过,但我的鸡巴比爸爸大很多,要想肛交的话需要更多润滑剂,我只能握着鸡巴在妈妈的屁眼口、阴道口不断摩擦,想分泌出更多润滑液,要不就是用手指沾着唾沫抹在妈妈的屁眼里,我用两根手指扒住屁眼口,往里瞧了瞧,黑黑的个小洞,里面是略红红的肉,洞口不断伸缩紧闭着,我靠近闻了闻,虽然妈妈已经清洗过了,但还是闻到了股屎味,我没有恶心,反而更兴奋了,我妈见我扒着她的屁眼又看又闻的,感觉很好笑,问我是不是想吃屁啊,闻来闻去的,我捏了捏她的屁股,憨笑道,我想吃屁股哈哈,说着,往她屁眼口吐了口唾沫润滑下,提起鸡巴往里插了插,屁眼还是不够张开,我甚至想到了用妈妈的手油膏作润滑剂,等到我的鸡巴与妈妈肛门足够湿润了,我插进去还是很费力,好在肛门收缩性很大,插进去后就好很多了,肛门的收缩力道比阴道强很多,但只是屁眼处比较紧而已,里面其实空空的,龟头插进去根本没什么太大压力,跟个袋子似的,但心理上的刺激感是很强的,自己的亲生母亲把自己身体上最肮脏羞耻的部位展示给儿子,给儿子玩弄,插进屁眼的那刻,我心理上已经高潮了,我抱着妈妈的屁股下身不断向妈妈的屁眼里挺进,肛括肌碾压着我的鸡巴,刺激性很大,不知妈妈是疼痛还是过于刺激,妈妈浑身颤抖了起来,妈妈的叫声也很大"啊!啊"(很少见妈妈会大喊)妈妈不断向后抽送,屁股撞在我的肚皮上发出"啪啪"声,这时候我有种错觉,好像不是我在干妈妈,而是妈妈在干我,不会我就忍不住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直肠,射完后我扒在妈妈背上喘气,把鸡巴拔出来的时候让我们尴尬了下,拔出来的时候,可能肛交太激烈了,我的鸡巴带出了些妈妈的排泄物,妈妈见此忙捂住下身跑进了卫生间,从此,妈妈再也没同意过和我肛交。
    我也不再提肛交的事了。
    不过我还是很怀念这次肛交,每次想到“我把妈妈干出屎来了”
    哈哈,我都会很兴奋,鸡巴会不由自主硬起来,在别人眼里那是是屎,在我眼里却是黄金啊,还有种方法我认为很刺激,就是妈妈用腿弯夹住我的鸡巴,用手指甲在龟头上又刺又划,并列用腿弯使劲夹住并上下掳动(夹的越紧越刺激)第次使用这方法时,我射了解三次,射了又硬,最后实在射不出东西才罢休。
    在外人看来妈妈只是来陪读的,我也只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乖乖孩,可谁能想到他们晚上会行夫妻之事呢,也就是那段时间,妈妈把环拿掉了,我问为什么,她说环变形了,要拿掉,我问怎么会变形的,她笑着说还不是你,我作惊愕状;我有那么厉害!她笑着说是跟我开玩笑的,具体原因也没跟我讲。
    听说拿环的时候还留了血,哎,女人真不容易。
    因为环拿了,所以现在性交多了见麻烦事,每次都要带套,又麻烦又不舒服,有几次我为求刺激建议妈妈不带套,我对她说到时候我拔出来就行了,当时我也确实是那样想的,可哪想我控制能力比较差,到最后忍不住,把不会射里面的答应忘得干二净,股脑全部射进了妈妈阴道,为此妈妈狠狠掐了我下,从此我就有自知之明,每次行房都主动带上,毕竟安全第,虽然把妈妈搞怀孕很刺激,但我也不想妈妈为此怀孕受痛苦。
    现在我已上了大学,我选了离家近的所学校,倒不是单纯为了能见到妈妈,现在我基本三个星期回家次,每次回去免不了番云雨,父亲因为工作原因被调往外地,也给我提共了便利,有次我问妈妈:我们这样,父亲••••••。
    我没好意思问出口,每每想到父亲还是感觉惭愧的,妈妈叹了口气说:那能怎么办,你是我儿子啊!听了这话后我很是感动,最近次回家,我到她上班的地方拿钥匙,(她现在在家药店抓药拿药)她从楼上跑下来给我钥匙,我接过钥匙时拉着她的手,笑了笑,妈妈脸立马红了,她也对着我笑了笑,我们都知道这笑意味着什么。
    那天她早早下班了,我在她做饭的时候就忍不住上去摸了她两下,本想试试在厨房,所以我把厨房灯熄了,防止外面看到,我从后面抱住了妈妈,舔着妈妈的耳垂,只手摸进了她的内裤里,用指间来回上下滑动着阴蒂,只手环抱在妈妈胸前,按压着妈妈的乳房,妈妈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转身想咬我的耳朵,我头弯,没让她咬到,妈妈见没咬到,故作严肃的样子盯着我,我也嬉皮笑脸的盯着她,不会,我俩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刺激是刺激,但厨房真不是好场所,妈妈会儿要防止菜超煳了,会儿我们又要防备油锅里溅出来的油滴,很是麻烦!我放弃了在厨房里。
    等吃完饭,我急忙催促妈妈上楼,上楼的时候,妈妈走在我前面,看着妈妈上楼梯晃动的屁股,我忍不住摸了上去,我就这样用手摸着妈妈的屁股上了楼,上楼,我就急不可待的把妈妈按倒在床上脱妈妈的衣服,我毛手毛脚的,脱不下来的衣服就硬扯,急得妈妈直说:我自己来,自己来,别扯坏咯!那次妈妈确实需要,我把她内裤脱下来后,妈妈下面已经湿了(这让我小小兴奋了下,因为我希望妈妈和我性交不能只为满足我,要我也能满足她,这说明妈妈也是需要的)脱完衣服什么前戏也没做,因为我已经憋了几个星期了(自从和妈妈有关系后,我已经基本不手淫了)给自己的小弟弟穿上雨衣,把妈妈两腿抗到肩膀上,将弟弟插进妈妈阴道,略显粗鲁的干了起来,现在我们配合的很默契,妈妈似乎能看穿我,有时我想吮吸她乳头时,还没等我开口,妈妈就已经主动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但她有时候也会挑逗我(特别是我们采取男下女上姿势性交时)她会故意用乳头蹭我的鼻子,拍打我的脸颊,可当我准备叼住她奶头时,她立马躲开,不让我吮吸,每当这时候我只有用下身狠狠顶她两下,以示惩罚。
    这次只干了大约5、6分钟我就射了。
    射完后,妈妈进了卫生间洗澡,我个人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听着卫生间"哗哗"的水声,我突然想去看妈妈洗澡,于是我拉开卫生间的门,妈妈听见门开了吓了跳,当时她赤身裸体的蹲在厕坑上,见是我就责备道:进来干什么?我笑着说:进来看看。
    妈妈接着挥着手说:女人方便有什么好看的,快出去。
    我没有听妈妈的话而是继续看着,我从没这么近的看女人上厕所,也确实感到很好奇,我看到束尿柱从妈妈尿道射出来砸在坑壁上发出"哗哗"的响声,我看着下身竟莫名兴奋起来,想靠近点看清楚,哪想妈妈推着我的头骂道;有病啊,死出去!我顺势拉着妈妈的手说:就看下我就看看,你方便你的,别管我。
    此时我的下身已成了冲天炮。
    因为妈妈是蹲着,我半弯着腰,我的jj正好抵在妈妈的乳房上,我故意用jj戳了两下妈妈的乳房,妈妈又急又羞的推着我,见推不开,她急得抓起了我的jj使劲弯再往后推,这倒把我推了出去,我撸了几下自己的鸡巴对妈说:妈,今晚我们要不要睡觉呢?妈妈哭笑不得的骂了句:你能不能先死出去等我拉完屎啊!我故意厚着脸皮道:你方便你的,我没扰着你啊!看着妈妈蹲着厕坑上局促不安的模样我哈哈大笑,妈妈见我太烦了,索性站了起来盯着我说:不拉了,被你恶心到了!我听后忙上前抱着妈妈,妈妈使劲掐着我说你就急成这样,到房间去。
    我摸着妈妈的屁股说:就在这试试,还没试过呢。
    妈妈见我那猴急样是又好气又好笑,也拗不过我,就依了我,我叫她两手撑在水池上,把屁股噘起来,我从后面插入,刚准备插进去,妈妈摇了摇屁股提醒我说:套!我立马作醒悟状自语道:哦,差点忘了。
    我立马跑进房间里拿套(哎,真麻烦)带完套我返回卫生间,看见妈妈还老实的趴在那儿没动,激动的扑了上去,摸着妈妈的屁股,把妈妈的屁股向外掰,可以清楚看到妈妈的屁眼与浓密阴毛包围的阴阜,妈妈下面的小嘴还张合的,我看的出神,将自己的鸡巴缓缓插入妈妈的两腿之间,摆动自己的腰部前后使劲的动了起来,我手摸着妈妈的秀发,手扶着妈妈的屁股,我问妈妈:妈,我在外面有没有想我?妈妈"嗯嗯"了两声,没有作答,我见此,下身使劲的挺了两下,撞在妈妈的屁股上发出"啪啪"两声脆响,妈妈的屁股也像果冻般颤抖了起来,我又问了遍:有没有想我?妈妈不耐烦了,赌气的说了声:不想!我下身惩罚似的又勐顶了妈妈两下,估计妈妈也站累了,没抵挡得住我的这下冲击,撑着水池的手松,瘫软下来,我鸡巴也从妈妈阴道口滑落,我连忙抱住妈妈,妈妈贴在我胸脯里,捏着我的鼻子说:好累啊!我也捏着妈妈的鼻子说:要不换个姿势。
    妈妈使劲的捏着我的鼻子恨恨的说道:你就会折磨你妈!我用嘴贴上了她的乳房以此回答了她,吸了会乳房,我把妈妈按在墙上,我左手抬起她的右脚以这种面对面的姿势做爱,我看着妈妈嘴唇微微上扬,鼻孔里喘着粗气,眼睛似闭似合,副娇媚的神态,再看到下身我的鸡巴在妈妈的丛林间进进出出,不时还扯出红色的褶肉,我兴奋的与妈妈接吻,我们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唾液,舌头不断的相互搅拌,我的下身使劲挺着,好像要把我整个就要重新回到妈妈的子宫似的,妈妈的屁股因为冲击的力量不断撞到后面的墙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卫生间空间较小,我与妈妈结合发出的声音在狭小空间里显得格外响亮,这次时间也比较长,干了20几分钟我还没有想射的欲望,我俩都站累了,再加上两人都赤身裸体也感到冷,所以我们决定回房间做,我给妈妈来了个公主抱,把妈妈整个人横抱起来,妈妈两只手环抱着我的脖子,我见妈妈的迷离样,忍不住再次朝妈妈的嘴唇吻去。
    那天晚上我们确实夜没睡,可不是真干了几十回合,其实大部分时间我和我妈都在聊天,从我小时候聊到我的未来,谈妈妈年轻时发生的趣事,每每谈到高兴的地方,我们都会紧紧拥抱在起。
    哎,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能持续到什么时候,想到这里,我把妈妈抱得更紧了••••••最近我妈也会试着和我网上聊天了,这让我几乎可以每天见到妈妈了,我想和妈妈裸聊,光想想就觉得很刺激,妈妈对着视频丝不挂,抚摸着自己的私密处,而她的儿子看着她手淫。
    不过妈妈似乎不愿意,虽然她已跟儿子有肌肤之亲,但叫她脱光衣服自慰给儿子看,她似乎做不到,不管怎么说,我尊重妈妈的意愿,反正也不急这三周时间。
    哎,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差不多该结束了,写的比较乱,基本是想到哪写到哪,以前我在网上加了些恋母群,本想和同道中人交流,可是大部分都是瞎编故事或意淫的,些人听说我的事后,问长问短,说什么向我请教怎样怎样,他们不过是想听故事意淫罢了,真正的实干的人是不会这么婆婆妈妈的。
    现在想想,我可能算是十分幸运的,有这么溺爱我的妈妈,可能也算悲哀,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