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绝配儿媳小秋 > 绝配儿媳小秋(02-03)
    *********绝配儿媳第二章——丢人的经历我站在门口,在雨中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夏已经抱着小孙女一路小跑着回来了,而且看到我愣在门口便说道:“爸,哎呀,你发什么呆啊?你能不能自己去房间洗个热水澡啊,别冻感冒了,我忙死了,我抱小宝回房间··”
    小夏急匆匆说完,又急匆匆跑上楼,然后消失在视线里。于是我也踉踉跄跄扶着墙回到卧室冲了个热水澡,然后倒头便睡了。
    而这一觉,睡的又死又沉,睡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连第二天儿子志浩上班去了,我都还没醒,直到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才被吵醒,含糊不清地说道:“谁啊··?”
    “爸,我,我,啊··你要不要吃早饭,我盛点送给你吃吧?”门外传来了儿媳小夏熟悉的,但又有点结结巴巴的声音。
    “哦,不用了,我再睡会,等中午一起吃吧···”
    说完我就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但是此时门外又传来了儿媳的声音,只见小夏说道:“这样不好吧?喝点稀饭吧,爸,你起来刷个牙,我过十分钟把早饭送过来··”。
    小夏的语气不容拒绝,但是听起来又是那么温柔舒服,而且说的又是那么大方得体,十分钟后送过来,就是让我穿的得体一点的意思,这让我十分感慨呆呆地“哦”了一声,然后便起来刷了个牙,因为是夏天,穿上了一个大裤衩就行了。
    忙好没多久,又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于是便打开房门,只见小夏微笑着说道:“爸,喝点稀饭,对胃对肠道都好,喝完休息一会,今天我一个人带小宝就行了··”。
    好久没被这么关怀过,儿子志浩,从小就不喜欢跟我聊天谈心,女儿志洁从小更是围着她妈转,虽然说孝顺是孝顺,但是很少说什么掏心窝的话,这时被小夏这么一嘘寒问暖,我整个人都酥软了,心里暖和的不行,一股电流传遍全身,让我呆呆地接过了小夏手里的那碗粥。
    这时,小夏,轻快地一转身,那头秀发,立马在空中轻舞飞扬,而且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味道,让人心旷神怡,胃口大口。经小夏这么一闹腾,刚才还全无食欲的我,竟然开心地大口喝了几口粥,而且感觉稀饭都是那么美味可口。
    香甜的稀饭,就像甜美的甘泉,流过我那干涸的嗓子,然后到达我那枯萎的胃里,香甜的稀饭,就像一剂活力药水,让我心里美滋滋的。让我甜甜地想着,这儿媳小夏还真不错,跟她婆婆一样大胆有思想,但又比她婆婆会哄人,也更体贴温柔。虽然说小夏嫁过来的前俩年,都是像影子一样跟在儿子志浩的身边,但是慢慢地,我也偶尔会跟小夏说上几句话,尤其小夏坐月子这一年,更是跟我朝夕相处,让我愈发觉得儿子志浩真是挺有能耐的,能娶到一个比她妈妈都要贤惠的女人。
    我胡思乱想着,想着想着,脑海里都是小夏那迷人的身影,更可怕的是心里居然产生一股强烈地浓浓地爱意。而且这种爱意太熟悉了,就像当年看到孩他妈时的那种强烈的汩汩直冒的爱意。这种爱意很强烈,但是就像火山喷发,爱意全部瞬间喷发而出,接着就是留下空落落的得不到的失落感。
    这一度让我很郁闷,不知道是老了胡思乱想了,还是寂寞太久,感到孤独了,我抱着枕头,歪着头一觉又睡到了中午。
    而中午吃饭时,我发现小夏忙的秀发凌乱,鼻尖上都有点淡淡的汗,我心想可不是吗,去年还是小姑娘,现在却要一边带小孩子,一边做午饭,而我睡的那么死,也不知道帮一下小夏,这让我不但自责,更有点心疼小夏。
    微妙的心理,让我尴尬地低着头在那不敢看小夏,吃完后,我便赶紧对小夏说道:“小夏啊,我出去散会步,等下我回来帮你带小宝···”
    “没事的爸,我一个人带小宝可以的,你去外面透透气吧,睡了那么久,活动一下也好···”
    我呆呆地听着小夏在那“说得一套一套的”,都说古人说话都是出口成章,但是我觉得,天底下,最能动听的不是出口成章,而是女人说话说一套一套的,而且“出口成理”。
    懂事的女人,说话总是那么让人听得如痴如醉,本来我还不好意思出去逛,但是被小夏这么一说,我又开心地出去溜达了一圈。
    而且可能真的是心态决定人生,今天出来散步,竟然看什么都那么美丽,阳光虽然酷热,但是在我眼里却是那么明媚光明,打着伞的小姑娘,也在阳光下聘婷玉立,甚至花花草草,都比以往更加鲜艳。
    我惬意地散着步,就在路过一个小巷往回走的时候,楼下的门口站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尤其身上那吊带,就跟昨天晚上小夏穿的一模一样,而且转身时甩起的秀发,那神态像极了小夏。
    这让我呆呆地盯着那女孩子看了很久,直到那女孩子笑嘻嘻走过来问道:“帅哥,要玩吗?”
    “我都50多岁的人,还喊我帅哥?”我被惊的心跳加速,但是我也不傻,立马知道这是个站街的小姐,别说喊我帅哥了,给她钱,喊你老公,喊你亲爹都行。
    就在我胡思乱想意淫的时候,我竟然被一个女孩子连拽带拖拉进了粉红色灯光的屋里。但是我也并不是特别害怕。虽然说以前没怎么嫖过,但是自从老婆跑了,那种街上的足浴店跟按摩店,也背着儿子女儿,偷偷去过那么几回。所以我便装成老司机般问道:“多少钱?”
    “100一次,玩不玩?”,年轻女孩,干脆地问道。
    “哦··那,那开始吧··”
    我结结巴巴还没说完,年轻女孩就裤子一拖,然后两腿一张,轻快地说道:“裤子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看着年轻女孩子白皙大腿之间的黑乎乎的神秘森林,让我还是很激动的,毕竟那是每个男人都朝思暮想的游览胜地,但是这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想法,也不知道怎么就从嗓子里冒出了一句:“我给你200,你能不能做的时候喊我公公?”
    说完,我自己都有点惊讶,而年轻女孩更是被愣了一下,然后就噗嗤一笑道:“哈哈,看你样子挺老实的,没想到是一个大淫棍啊···”
    就在我听得有点恼火的时候,年轻女孩话锋一转,又嗲又淫荡地说道:“可是儿媳妇好喜欢公公这么淫荡,让儿媳妇看看公公的大肉棒好吗?”
    说完一脸狐媚样,然后爬过来就要解我皮带。我也被年轻女孩的淫声浪语逗得心惊肉跳,肉棒一下就弹了出来,差点打在年轻女孩的脸上。
    这时只见年轻女孩,头一闪,几根甩起的秀发打在我那硬得发烫的肉棒上,那痒痒的感觉爽死了,而年轻女孩子这时,一手握住我的肉棒,嘴里竟然说道:“哇,没想到公公的家伙这么大啊,你再加100,儿媳妇就帮你口啊··”。
    我此时也知道这年轻女孩有点杀猪的意思,想多挣点,但是可能太久没做,简直爽死了,所以我便说道:“没问题,就再加100,就当公公给你的零花钱··啊!”
    年轻女孩不知道是业务做的多,还是天资聪明,立马跟着说道:“啊,谢谢公公,还是公公最疼我,我要亲公公的大肉棒,帮我亲爱的公公口交··”
    说完,年轻女孩的小嘴就一口含住我那黑黢黢的肉棒,鲜红的小嘴,温暖的舌头,淫乱的对白,瞬间就让我到达了快要发射的边缘,于是我赶紧说道:“不行了,用你下面的嘴吧··”
    “恩,听公公的,公公怎么说,儿媳妇就怎么做··”年轻女孩边说着,边给我戴套子。然后又躺到床上,用手牵着我的肉棒,对准蜜穴,“滋”地一声,就插进去了。
    顿时,我那肉棒激动地在年轻女孩的小穴里跳动了几下,惹得女孩嗔怪道:“公公的好大啊,公公比老公还会干啊,以后就给公公一个人干好了··”
    年轻女孩,边说着,还边夹着,让久疏战场的我坚持了七八分钟就缴械投降了,都说射前淫如魔,射后圣如佛,一股欲望射进避孕套之后,又缓了几秒,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于是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了300块钱,准备离开这个淫荡的“是非之地”的,但是就在我准备离开这个出租屋的时候,一群“土匪”一样的人物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瞬间把我就摁倒在地,就在缓过神来想呼救的时候,只见那些人说道:“别叫,派出所的,老实点···”
    我一想完蛋了,这么大年纪还碰到扫黄了,真的是晚节不保了,我六神无主地被押上了警车,不过很快我就出于本能好奇地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嫖娼要判几天啊?”
    “10天··”。
    警察回答的干脆明了,而且不屑不顾更不想搭理我,看那样子,回想回答犯人,都是他们仁慈的施舍,一股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感觉。
    这让我心情更加跌落谷底了,想问点什么,又不敢继续再问,无论如何,被关10天,那都是要命的事情,于是我想了想还是咬着牙说道:“哎,警察师傅,你看我这一大把年纪,又是第一次嫖,能不能放我一把,我这回去没脸见孩子们啊···”
    “呵···呵”警察发出俩个嘲笑的呵呵声后说道:“谁都说自己是第一次,再说了,你这个年纪不算大哈,70岁老头我们都抓过··你这十天跑不掉了···”。
    我一听几乎绝望了,但是在绝望时,人们往往会想到那个最能指望的人,但是此时我没想到儿子,也没想到女儿,而是想到了发小“老文哥”,老文,在我们当地可算出的名的了,从小很苦,相亲的衣服都是我做给他穿的,但是后来去上海做生意,一下就发大财了,在本地投资了好几家小企业,派出所的人经常去吃喝,所以我便小声嘀咕道:“老文是我同学,能不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放我一码?”
    这时。年纪大一点的警察警觉好奇地看了看我几眼,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所长,就在我以为有希望时,竟然还是把我关进了笼子里,而且一关就是好几个钟头,就在我急的老泪都快流出来时。一位年轻的看守说道:“认识老文,算你走运,所长说了,让你儿子交点钱,就谎称你身体有病,把你放了··”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儿子跟儿媳就过来把我接过去了,但是,发生这种事情,让我怎么有脸面面对孩子们?所以一路上,三个人都没说话,在沉默跟尴尬中,终于熬到了家里。
    而回到家里后,我就钻到了卧室里,晚上都不想出来吃,我只想找个洞钻进去好了。
    绝配儿媳第三章——意想不到的发现之因祸得福都说临时抱佛脚抱不到,那么临时想钻洞,就是给你洞,你都不知道能不能真的钻进去,所以发生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但是这时,最头疼的是要面对邻里乡亲,老婆跑了,大家还能出于同情,不会太过分的嘲笑什么,但是这要是再被他们知道嫖娼被抓了,那不成了那些长嘴舌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啊?
    所以第二天,我就像刚嫁到陌生地方的新娘,竟然在这生活了50多年的村庄不敢出门见人。让我更没想到的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小夏竟然扭扭捏捏跟我说什么:“爸,你还年轻,如果再找一个的话,志浩也不反对··”
    可能这本是儿子儿媳的一番好意,但是处于恼羞成怒中的我,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把我气死了,于是怒斥道:“不就进了一次派出所,不就被抓住一次吗?
    很丢你们的脸吗?谁叫志浩他妈跑了啊?你们现在是不是巴不得我立马买一个女人回家,省的惹你们担心?”
    小夏一听慌忙解释道:“爸,你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是,现在是21世纪了,有些陈旧观念可以抛弃了,爸你还不老,找一个还有人陪你说说话,也就不会那么孤单啦!”
    小夏说得其实挺有理,也挺贴心的,但是当时的我就像刺猬,一听儿媳说我因为孤单寂寞忍不住找女人,我就像被人揭穿了面具,立马冠冕堂皇地编出借口说道:“21世纪怎幺啦?21世纪就可以不讲究礼义廉耻了?就可以大街上随便找女的带回家当老伴了?我孤单什幺?要不是那晚你穿的那幺性感……”
    我慌不择言想要挽回作为长辈的尊雅,但是反而越说越尴尬,只见小夏低着头在那红着脸,气氛都要尴尬死了,但是毕竟自己年纪大,见此我立马干咳几声,话锋一转便侃侃而谈:“当年我穷,女人都没人愿意嫁给我,是你婆婆不嫌弃我,20岁就跟了我,虽然也经常吵吵闹闹,但是夫妻之间磕磕碰碰很正常啊!老古人说,糟糠之妻不可弃,你婆婆还是被我气走的,我要再找一个,还是人吗?”
    其实这句话倒是我的心里话,但是并不是我多么爱我那离家出走的妻子,而是如果再找一个,太麻烦了,都这个年纪了,谈爱情,那纯属扯淡,为了生理需要,我还不如偶尔去几次足浴店,随便找个老婆,过的好还行,过的不好,整天吵吵闹闹的,那还不如一个人轻松自由,实在寂寞了,一年去几次足浴店,也真的花不了多少钱,所以还真的没打算再找一个。
    而小夏对我的不知道是深信不疑,还是为了化解尴尬,我一说完,小夏就趁势说道:“爸,你真是个好人,不知道志浩能不能像你这样好··?”
    这时。我感觉我终于找回了一个长辈该有的尊严,所以有点自鸣得意地说道:“呵,这个你放心吧,只要爸还在一天,志浩那小子要是敢做什幺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尽管告诉我,我打死那兔崽子。”
    小夏在得到我的承诺后,“格格格”地笑了起来,而且那笑声就跟铃铛一般清脆动听,听得让人无比舒服,而且竟然还甜甜地说道:“谢谢爸··”
    这可能是我听到过最舒服的谢谢了,原来谢谢也可以说的这么好听,让我感觉太舒服了,这让我竟然又不由自主跟小夏说了很多当年的往事,我本以为小夏作为一个年轻的新时代女人,哪有闲心听我啰嗦。
    但是没想到的是,小夏在那杵着下巴,非常认真地听我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这一下打开了我的话匣子,我当时的心情,就像决了提的洪水,一下说的话,比我跟小夏这几年说的话还要多。
    尤其小夏那温柔认真的聆听的眼神,竟让我全身像被电了一样,我也被小夏感染了,说话也温柔了轻声了很多,而且我竟然开始反思了自己,如果当年我的脾气能像现在这样温和,如果当初妻子能向小夏这样有耐心,结局会不会不像现在这样呢?
    而当我故事快说完时,小夏还非常善解人意地说道:“恩,不管爸做什么样的决定,我跟志浩都会支持跟理解爸的,爸不要有心里负担,一家人开心快乐最重要··”
    小夏的“出口成理”,让我竟然那么心悦诚服,我顿时感觉暖暖的,但是要命的是,我竟然爱上了这种跟小夏聊天谈心的感觉,哪怕说上一句话都觉得无比舒服,但是很可惜,从这以后,小夏就没再主动跟我聊过天,志浩一下班,就像个猫咪一样跟在志浩的后面,看的我好不羡慕。
    所以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偷偷观察小夏,后面我自己都害怕,我竟然用一个男人的眼光在欣赏我的儿媳,我知道这不应该,但是却又无法忍得住:小夏那红润的嘴唇,能说会道的丁香小蛇,柔情似水的眼神,还有跟志浩撒娇时的嗲嗲样,带小宝时有板有眼的认真样,做家务时的细心样,当然还有那白皙迷人的身子,喂小宝时若隐若现的酥乳···我想忍住不去想,但是却不能控制啊,天啊,我感觉那几天真的欲火高涨,简直要疯了,所以我竟然像小伙子一样开始打飞机,而且每次打完都觉得恶心死了,但是过不了半天,竟然又欲火高涨。
    就这样直到几天后的一天,小夏出门带小宝去玩,我一个人在家收拾家务,无意中看到洗衣机上面有一条了小夏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内裤,这贴身的“原味内裤”,顿时让我惊呆在那,我开始找借口,心想,机会就一次,让我发泄一下吧,也许这样发泄完了,可以减少对小夏的幻想。
    所以我自欺欺人的闭上眼睛,然后把小夏的内裤裹在肉棒上,不知道是震撼还是激动,这让我双腿都兴奋的站不稳,脑袋兴奋到极点,那感觉真的好棒。
    但是真的是若想人不知道,除非己莫为,就在我龌龊地享受快感时,小夏不知道何时回来了,只见小夏一只手抱着小宝,另一只手在逗小宝玩,而一看到在我洗衣机旁边,裤子还拖到了脚腕那,手里还拿着她的小内裤,小夏立马被吓得花容失色,“啊”地尖叫几声,就赶紧跑卧室去了。
    我也被吓得够呛,狼狈地穿好裤子,然后敲了敲小夏房门,但是此时房内没任何反应,我心想也是,这个时候小夏打死也不会开门,所以的便在门外说道:“小夏,都是爸一时糊涂,为了不让你尴尬,我出去逛一会,你在家安心带小宝··”。
    说完,不知道小夏有没有听到,我就心烦意乱地搭公交漫无目的游荡在街头,心想这下完蛋,怎么做一丁点坏事都会被发现啊,先是嫖娼被抓,现在拿着小夏内裤做这种龌龊事又被发现了,就算不被小夏赶出门,我又有什么脸面待在家里?
    所以当我路过几家职业介绍所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就钻了进去,然后找了看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包住,吃自己可以烧,工资3500,而且最重要的是连家还不算远。
    所以一个想法便在我心里产生了,既然发生了这么多尴尬,对自己儿媳都像中了邪一样着迷,那何不如出去打个几年的工,估计也能存个三五万的,况且现在小宝也快长大了,小夏一个人也带得过来了。
    所以我便简单像老板咨询了这份保安的工作,然后就去外面吃了点东西,心想还是等儿子儿媳睡了再回去吧,万一小夏把这件事情告诉志浩了,我还怎么活啊?所以能躲一时,就躲一时吧。
    就在我万念俱灰吃完快餐,然后漫无目的游荡在街头时,手机竟然响了,我一看,竟然是儿子打过来的,这把我吓了一跳,但是犹豫了一会,还是接通了电话,只见刚接通,志浩就说:“爸,你去哪了啊,小秋说(儿子都喊小夏叫小秋的)饭都做好了,叫你回来吃饭呢··”
    我一听儿子叫我回去吃饭,而不是一开口就破口大骂,这让我悬着的心放松了不少,于是我说道:“哦,那个啊,我出来有点事情呢,要不你们先吃啊。”
    “大晚上的,你能去办啥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办吧··”
    “额,不行啊,我还在市区呢?暂时回不来,你们先吃吧。”
    “在市区?你跑到市区干嘛啊?要不要我来接你啊?”
    “不用了,等我办完事情再说,到时我再打电话给你吧。”
    “哦,那你注意安全,我跟小秋就先吃了··”
    说完,志浩就挂断了电话,而我也放心了不少,但是同样还是很担心,不知道小夏是不想跟志浩说,还是忙得没来得及跟志浩说。
    所以心中依然忐忑不安,就像判了死缓一样,但是没想到幸福来的那么快,那么突然,挂断电话没一会,一份“无罪释放书,或者说小秋的”不起诉决定书“就发了过来,只见手机信息滴滴响了,我打开一看,原来是小夏发过来的,而且还写道:”爸,为了家庭和睦,下午的事情我并没有跟志浩说,不过你以后要注意点了··“看完信息,我激动得难以相信,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贤惠的儿媳,就像一张海绵,把我的龌龊事就这样温柔地稀释掉了,所以我很感激地回了条信息过去:“谢谢你小夏,都是爸一时糊涂,绝不会有下一次了··。”
    发完信息,我长吁一口气,感觉心里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就开始往回走,但是可能时间有点晚了,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公交车,所以当志浩再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就让他来镇上街我。
    上车后,我跟志浩谈了一下想出去打工的想法,我用商量的语气跟志浩说道:“你看我在家老闲着也没啥事,我去找了个门卫的工作。”
    而志浩一听我要找工作,有点惊讶地问道:“不是吧?家里又不是过不下去,还找啥工作啊?”
    “我看你们年轻人,压力也挺大的,我想趁着自己还能干的动,给你们减轻点负担啊。”从小就没为俩个孩子做什么贡献,有时候挺想帮他们一把,但是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志浩一听,不满地说道:“你在家照看小宝,不是给我们减轻负担吗?你找了工作,小宝谁带啊?”
    而我也有点不满,带小宝几天还好,一年下来,我带得也有点烦了,而且都怪志浩他妈跑了,不然怎么轮得到我一个大老爷们带小孩的,所以我也非常不满地吼道:“小夏不能带啊?你叫我一个大老爷们给你带小孩?啊,要怪就怪你妈不疼你”。
    说完,志浩气嘟嘟在那没说话,而我也有点后悔,父子之间本来就不怎么沟通,难得谈一次,结果还是吵架了。就在我带着郁闷的心情回到家里的时候,只见小夏若无其事依然神采奕奕地关怀道:“爸,吃了没,菜我给你热一下吧。”
    相比志浩跟我的争吵,小夏的温柔简直把我的心都快融化了,我愣了愣才说道:“别麻烦了,我吃过了,你休息会吧··”。其实当时我还想说:“看你一天带小宝累的,还要操劳关心我吃了没,小夏你真的太好了···”
    但是这句话我哪里敢说?这是儿媳,可是儿子的老婆,所以我便转身就去卧室睡觉了,不过,哪里还睡的着?尤其在洗完澡后,脑子胡思乱想的,更加睡不着了,我想着,这生活挺好的,而自己真的是在作死,我陷入了懊恼跟自责当中。
    就在我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时,第二天小夏的做法,让我又惊又喜,只见小夏找到我,语气有点不高兴,但是说话又不冲,气嘟嘟在那讲着:“爸,你真是的,听志浩说,你想出去打工··本来嫁过来,就没婆婆,现在又让我自己一个人带小宝,我以后还工作不工作了?日子还怎么过了?”
    小夏委屈地说着,让我一阵心痛,但是也很好奇,难道小夏真的不懂,我想出去打工,不就是想避开她吗?小夏真的一点不在乎昨天发生的那件龌龊事?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儿媳,一点不在乎她的公公多么鲁莽?
    这让我想不通,但也让我很惊喜,既然小夏求我留下来,那我就留下来吧,尤其在饭桌上,志浩说道:“看来还是儿媳妇比儿子亲啊,我叫你别出去打工你都不听,小秋一句话就行了··”。
    儿子的话,虽然是开玩笑,但是我依然有点心虚地掩饰道:“你们俩口子别跟我演戏啊,谁说都不好使,要不是看到我孙女没人照顾的份上,我才不管你们俩呢。”其实,我内心,还真的是看在小夏的份上。
    我刚说完,就把小夏逗得甜甜地在那格格格一阵笑,而且脸上的笑容那么自然,好像我对他从未做出过什么鲁莽的行为。
    小夏的笑容让我陶醉,小夏的不拘小节,让我神往,多么不计小节的女人啊,此时,我感觉小夏就像一个家长,而我成了孩子,孩子做错任何事,家长大人不计小人过。能有个如此大度的儿媳,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
    从这以后,我便留在了家里跟小夏一起带小宝,而且没想到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