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您提供精彩阅读。

    “这是自然。”夏启初点点头,领头走在前面,心中奇异,多尔竟然破天荒地卖了他一份薄面,这是个好兆头。

    “对了,玉楼,不知这里你是否来过?”与夏启初并肩走入金玉楼的多尔微笑着问道身畔的红玉楼,这称谓一改,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红玉楼深知多尔这是故意说给夏启初听的,报之后者一个感激的眼神,笑道:“这金玉楼的菜肴金贵的很,整个济度城能来这里的人屈指可数,我自然没有来过。如今有这福分,还得托夏会长的福。”

    “红姑娘这是说的哪的话,这是夏某分内之事,何来托夏某福分一说?”夏启初客客气气道,眼神复杂,深感时世变化之快,之前自己手下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如今摇身一变,甚至到了自己不能得罪的地步。

    红玉楼轻轻一笑,不再言语,这话若再接下去,怕是会得罪多尔,这刀切豆腐两面光左右逢源的事她倒是轻车熟路,可眼下绝不能这么做,立场一定要靠在多尔那一边。

    三人踏上光滑如履通体以名贵林杉木搭架的精致楼梯,向顶层慢慢走去。夏启初口若悬河为多尔讲诉金玉楼一些盛名远扬的招牌菜系,从食材的选取,到做工,乃至烹饪方法,都讲得清清楚楚,若非他极重养膳,且经常来金玉楼与这里的名厨交流心得,怕是讲不得如此精细,而多尔倒也听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地与夏启初搭话,两人看上去竟像是交情极好的朋友,看得红玉楼一阵咋舌,暗道自己真是太浅了,这才是人精呐。

    石珍楼一楼一间布置雅致的客房中,梁登阳望着躺在床榻上奄奄一息的海蛰,轻轻叹了一口气,带着也不知惆怅居多还是同情居多的语气道:“老海啊。你如今昏了过去也好,走时也不会那么痛苦,不知不觉就没了。你想不到吧,当初金玉阁徐老三一伙人都没要了你的命。反倒被你缴了那五尺八寸金刀,如今却要死在我手里。你也别怪我无情,你不死,我就得死,夏启初虽未说什么。可那眼神我懂了。罢了罢了,你要怪就怪吧,反正都是要尘归尘土归土的人了,还容不得你生这点怨气?说你命不好吧,也是,打小就是个孤儿,无亲无故的,至今都不知道自个儿是哪的种。你说真要是找到了你老父老母,非得把他们砍了不可,可你舍得么?我看是舍不得。谁让当时你扭捏如娘们眼眶通红。说你命好,还真好。这辈子也知道自个儿刀口喋血,活了今刻,怕是就没了下刻,没去祸害人家姑娘,留得个一种半苗的,否则你全家老小都得像你之前活埋的林家三十七口那样,成了现世报,那林家坟里埋的棺材都是空的,坟头香火三天三夜都没熄灭。x这不是怨又是什么?你若与那林家一样,这才叫真正的作孽呀。回头等你下去了,我给你多烧点纸钱,能不能打通你那帮债主。就看你有没有这运势了。你我一样,无子无嗣的,可你命好,临了头了还有我给你送终,可我死了,谁给我送终?怕是这济度城里没有不恨我阴蛇的人了吧?”

    说到这里。梁登阳望着海蛰,一阵发呆,神色落寞,知道自己这命怕也是活不久了。谁让自己识不得人,辨不得人心,跟了夏启初这拿情分不当回事儿的毒狼呢?

    怨不得别人,只恨自己当初不长眼。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屋外传来一个女子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大人,您要的玉华酿,奴婢给您送过来了。”

    “进来。”梁登阳挥了挥手,有气无力。

    这名听声音就令人觉得心头格外舒适的女子端着个梨花木托盘上面放着一壶酒与几只玉光杯走了进来,二八年华,清丽脱俗,把酒具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刚打算走,却被梁登阳叫唤住了,“等等,这酒钱记在夏会长账上。”

    女子哦了一声,觉得有些古怪,梁登阳是这里的熟客,她也是认得,以他的身家,这玉华酿虽昂贵,但也不至于付不起,记在夏启初的账上,于情于理都说不通,不过她也只是想了想,不敢多问,莲步徐徐地走了出去,掩好房门,

    梁登阳站了起来,走到四角方桌前,一手拿起酒壶,另一手拿着酒杯,盛至七分,又走到床边,半坐在榻上,望着神志不清的海蛰,低声道:“我知道你这厮喜欢这口,特地给你找来一壶,喝上一口,走时兴许就不会觉得冷了。我以前就弄不明白,你这喝烧刀子这种烈酒如牛饮一般的人,怎么一沾这带着八分清淡两分酒气的破玩意就醉了,难道就因为这东西贵?你舍不得?一千滴灵珍啊,能换多少烧刀子?够喝死你的吧!别跟我说什么酒不醉人人自醉,你这大字不识一个的人知道个屁。现在我总算懂了,这酒苦啊,喝到心里头那滋味不是人受的。这酒就像我们现在过的日子,锦衣玉食,风光无限。外人只看表面,可谁知道之前我们过着连狗都不如的日子?谁又明白现在这日子是吊着脑袋过的?朝不保夕又提心吊胆,睡觉都不安生,生怕一觉醒来不见太阳却见了阎王老爷,这各中辛酸唯有自知,这酒怎么能不苦?怎么能不醉人?说起酒,还得说你一点。玉华酿这区区一千灵珍的东西,你这家伙半月都不舍得喝上一壶,上次我去你家中讨要点酒喝,你这厮不仗义,藏着捏着,非得我给你翻出来你才一脸嬉皮笑脸说忘了。你省啊,可你这么省图的是什么?你以前跟我说,多赚点家底,往后找个安生地改头换面从新过日子,我劝过你,让你散财,可你偏不听,现在出事了,夏启初要杀你,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内,你想拍拍屁股走人,夏启初能放过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怎么就不明白像我们这种人宁愿两袖空空不留万贯家财的道理呢?只有活着才是真正的聚财之道啊,这辈子你不明白的事,兄弟我告诉你。希望你记着点,免得下辈子又在这上头吃亏。这壶玉华酿我替你记在夏启初账上,因为他欠你的,必须得还。哪怕只是一千灵珍。如果你觉得夏启初还欠你,那么等来世,来世,来来世,终有一世。你会把夏启初欠你的全部给要回来,这是因果循环,是报应。好了,兄弟,喝下这杯酒,就上路了。”

    梁登阳用着那只不断颤抖的手把酒杯放到海蛰嘴前,将杯中酒水缓缓倒入他口中,酒香四溢,而梁登阳却仿佛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辛酸与苦意。

    杯中酒水已尽,梁登阳猛地一下子把酒杯摔得粉碎。自怀中掏出一把寒光灿灿的匕首,直刺海蛰心口处。

    鲜血激溅,肆意流淌。

    海蛰头一歪,自嘴角溢出一股股鲜血,下一刻,气息全无,死了。

    梁登阳松开手,抱头痛哭。

    兴许是阴蛇先前一番话,让金玉楼顶层大厅一行人心情宽慰了许多,眼下气氛也不像之前那般凝重压抑。可正主一刻没来,他们这脑袋就像是悬在脖子上似地,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人头落地一命呜呼,这滋味实在不好受。在场除了左秋寒三个老头还能保持镇定不动如山外。其他人都感觉如坐针毡,桌上俱是令人食指大动的美味佳肴,浓香四溢,可这闻起来怎么就不是以前那个味?

    陈志远三个老头神色如常,不紧不慢地细细品茶,此刻还有这种心思。当真沉得住气。其他人见后心中佩服的紧,这气量不是常人能有的,不愧是石珍楼的中流砥柱,可一众人等实不知道在他们心目中的高人还很盛得住水,这不在这三人桌前分别由夏启初命人投其所好特意调制的整整一壶茶水已去之大半,也不知这茶水和往日.比起来是否变了滋味。

    这一不算明显也不算隐晦的细微异动愣是没人发现,纵连当事人自己亦如此,眼下谁还有这门心思管别人,自身都难保了。若换做平时,恐怕早已被在场这些明察秋毫之末的家伙察觉到了。

    这时,就在众人“翘首以盼”下,多尔缓缓从大门走了进来。当然,还有今时不同往日地位节节攀升如跃龙门的红玉楼。至于领头走在前头的夏启初则显得很无存在感,几乎被众人完全忽视。

    “恭迎历道友、红姑娘大驾光临。”围坐在巨大圆桌前一行数十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话语如出一辙,仿佛事先商量好似地,就连左秋寒三人亦是如此,此刻三个老头哪里还见得半分铮铮傲骨?更无一丝之前放言要找多尔拼命的那种凶狠架势。

    老家伙和气的很呐。

    “在场诸位俱比我年长,这让我怎么受得起?玉楼,你说是么?”多尔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言辞尖锐犀利,赤裸裸的嘲讽意味彰显无疑。

    而对面多尔的问话,红玉楼只笑不语,这等同于无声的否认,也在说这理所当然。二人一问一答,当即给了在场众人一个下马威,也是一个脆响脆响的耳光子。

    被打脸的滋味自然不好受,石珍楼一众高层内心愠怒,可却敢怒不敢言,眼神、表情、神态都与之前一般无二,隐藏得极好。

    夏启初见气氛不对,连忙出来打圆场,笑着说道:“既然诸位有幸聚在一起,那就是缘分,依夏某看大家不如都以平辈相称,如何?”

    “夏会长说得是极。”

    “不错,此话在理。”

    “”

    在场众人纷纷附议,表示赞同,一场硝烟似乎还未燃起就已胎死腹中,然而当事人多尔却还未发话。深知主导权还在多尔手中的夏启初内心十分无奈,眼下只能随机应变了。

    “既然夏会长说了,我就卖你个面子,就这么办吧。”多尔微微笑了笑,随后兀自向圆桌走去,红玉楼尾随身后,寸步不离。夏启初见后长松一口气,可他怎么也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见多尔走到圆桌前一处空位,却没有入座,目光直指夏启初之前所坐过的如今腾出来的主.席,淡淡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里是主.席,可我坐了那儿,玉楼坐哪?我可不习惯身边坐着个老家伙,以免沾上些许棺木之气,不吉利。”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被惊呆了,一时之间,大厅内鸦雀无声,平静地有些可怕,颇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

    坐在主.席两旁的左秋寒和陈志远面对如此羞辱,肺都快被气炸了,猛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铁青一片,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拳头攥得紧紧地,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势,可片刻之后,他们终究还是忍了下来,现在与多尔交手,即便是赢了,也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到时他们当中甚至必当有人毙命,他们谁也不想成为这个人,倒不如先忍一忍,看看多尔真正意图如何,如能何谈,这等屈辱与性命比起来,算不上什么。

    对多尔怀恨在心恨不得将之千刀万剐的左秋寒极力压抑住内心熊熊怒火,沉声道:“若历道友非得让我等二人离席,这又有何妨。”

    深知这老匹夫虽然嘴上服软但心中百般不愿意的多尔一摆手,道了句不必了,旋即把身前那张椅子搬了有几步远,坐了下来,冲着左秋寒冷笑道:“有你这个老东西在,这山珍海味就算再美味,吃得也没胃口,我们还是来谈正事。”

    被多尔再三羞辱的左秋寒此刻几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一张老脸时青时白,浑身更是被气得一阵发抖,他目不转睛地怒视着多尔,眼中似是有万丈怒火,可数息之后,他竟是坐了下来,冷哼一声,犹如霜打茄子。

    左秋寒不是不敢对多尔出手,而是不愿第一个动手,当那死得最惨的出头鸟。

    多尔望了一眼兀自倒着茶水却不止一次地将茶水洒出杯外的左秋寒,眼神离奇的平静,没有一丝怒意,反而微微一笑,自顾自地道:“这世道人命如草芥,轻贱得很,不知诸位觉得自己这条命价值如何?”

    “历道友的意思是?”林两木似乎有些懂了,只是还不敢确定,出声问道。

    “破财消灾,只要诸位能拿得出与自己身价相符合的王级元气。之前的事便一笔勾销。话我就说到这里,能拿出多少王级元气,你们自己掂量,三日之后,我会来一一清点,告辞。”言毕,多尔长身而起,对红玉楼道了句我们走,旋即大步向门外走去,红玉楼尾随其后,在场无人敢阻拦。

    二人走后,大厅众人开始互相商议起来,最终决定,先按照多尔所说的去做,假若三日后多尔故意刁难,到时也只有一拼了。

    此刻才刚入夜,大街上灯火通明,人山人海,川流不息,叫卖声响个不停,热闹非凡,多尔走在路上,表情淡然,始终如一,就像是一泓净水,哪怕偶尔出现些许波澜,也会逐渐平静下来,跟在他身后的红玉楼出声问道:“历公子,你这是要去哪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