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龙蕊飘香 > 第二章 奇怪的梦
    第二章 奇怪的梦

    2oo6年中国。这里是华夏最高住宅大厦,高244米,66层。(本文纯属虚构,请各位读者不要对号入座),此刻,66层,赵雅的房间内,隐隐约约传出,似兴奋的声音。赵雅躺在床上,呼吸逐渐的急促起来,同时那张成熟艳丽雪白柔嫩的脸蛋上满是通红,渴望之色,身体上传来的阵阵舒服刺激快感使赵雅张开了那张性感而又红润的嘴唇,传出任何男人听到都会兴奋的声音。赵雅,十年来都是一个人独守空房。以赵雅的美丽每天追求他的男人络绎不绝,为什么赵雅会独守空房十年呢?后文自有分晓。

    此刻,赵雅的手快速起来,白色内衣推倒一边,裸露出了那片雪白诱人的肌肤,一双裸露在空气中的雪白山峰没有失去年轻时的色彩,依然那么雪白柔嫩,山峰上的鲜红葡萄更加的妖艳,诱人。嘴里诱人声音越来越快。突然,口中传来一声尖叫,亦在同时浴室也传出一声尖叫。只不过我们的女主角太兴奋了没有听到。

    一会过后,赵雅站起身来,往浴室走去。手慢慢的朝着门伸出去。浴室突然打开,赵雅下意识退后一步:“谁在那里,你是谁。”赵雅盯着,开门隐约可见的身影。倒抽了口气,脑袋里有过一两秒的空白,赵雅努力的压抑住害怕。“这里是吴家的产业,难不成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拔毛”赵雅心里想着。

    冷静!冷静!现在只能靠自己了!这样一想反而冷静不少。“要是现在有跟棒子就好了,一棒打晕他,若只是打疼他,而不打晕,那危险的可就是她!都什么什么时候了,她还在想那么多!这不是应敌之道。好!就决定以静制动,这色狼要是敢过来,她就攻击他的下半身,让他一辈子只能用上半身思考。

    萧天突然「醒」了过来,这是在什么地方?我又是谁?萧天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因为大脑还处于一片混乱当中。慢慢睁开双眼,模糊看见前面站着一女子,纤弱的肩、恍若能一手盈握的蛇腰、丰满的翘臀、修长的美腿……该看不该看的全看光了!他、完、了!

    萧天的脑袋昏沉沉的:“姑娘,莫怕……咳咳……”

    什么姑娘?这家伙是得了怀古症吗?还姑娘咧!既然叫她别怕,那他没事干啥跑来这里吓人!“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萧天见其答话继续问道:“此乃何地,怎如此怪异?”“姑……姑娘……咳咳……”萧天的神智开始恍惚,一步步摇摇晃晃的走向她。

    赵雅手紧紧的握着。萧天一步步接近她,赵雅没用的一步步后退。“你到底是是谁,这里是吴家的地方,你……”赵雅话没说完,不只是自己眼花还是,此刻,萧天站在赵雅面前,闻着赵雅身上传来诱人的香味,萧天安奈不住,他伸出了那本不该伸出的手,萧天神智恍惚的把赵雅抱在怀里。任凭赵雅怎么敲打,好像没有感觉一般。这种舒软的肌肤相亲,带起了萧天体异样的变化,脑海里似乎有种喷发的记忆蠢蠢欲动,

    “不要啊”赵雅强力的抗拒着。手一触及他的身子,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

    当那身体一阵疼痛过后,血色的红梅已经溅落床单,泪痕依旧的赵雅已经放弃了内心的挣扎,

    “如果人生只有这次机会,那就让我尽情的享受一次吧!”(赵雅为什么会有落红后文会有说到)

    饱涨的疼痛让萧天用力的捂住脑袋,而身上的赵雅被欲望迷失,还是不停的发泄着狂乱的渴求,萧天突然蛮性大发,那如野兽一般的怒吼从他的嘴里发出,一下子翻身而上,把那不安份的赵雅情压在身下,扶住丰腴白玉的大腿,放肆疯狂的征伐起来。蓦然一股渗入心肺的水潮从那迷人之处蕴量而成,沿着萧天的身体肆意横流,由下而上。

    缠绵的春歌无限的奏响,真是无尽诱人的春波,此刻也没有人能分清,在这放纵的床上究竟是萧天的索取还是赵雅的发泄,只是一种近乎通明的光线包融在萧天强壮的身躯上,如那浴火凤凰一般的洗沐着他的身心,情欲继续交融着。

    天已经亮了,柔和的阳光已经从那窗户间波荡开来,照着这宽大软卧床上一双交缠着的人影,赵雅不是一般的弱女子,当清晨的第一抹清风吹拂过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神智,感受到自己被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拥护着,让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内心很是矛盾:那种感觉自己重来没有过,就连自己的第一次也没有现在快乐,那种飞上天的感觉。老天为什么你要那么折磨我,我情愿做一个正常的女人,给了我没有过的快乐,又要把他带走。

    自从吴家二少爷遇见赵雅后惊为天人,疯狂的追求赵雅。一个月以后两人携手步进教堂,然而亦是在一个月后,吴家二少昏倒在赵雅床上。要知道吴家可是个大家族,吴家二少自小习武,体质易于常人。得知此事,吴家家主誓要把赵雅处死。吴家二少拼死拦下,并求自己的妹妹好好照顾赵雅。此后赵雅被赶出吴家。

    四年以后,赵雅身边不乏追求者,然而赵雅出于对自己丈夫的内疚,一直单身。直到赵雅遇到流氓,差点被强暴。和赵雅在同一公司的追求者,挺身而出身中二十几刀把赵雅救出来。在疗养的那段时间,两人渐渐摩擦出火花。也就在当晚行房时,死在赵雅床上。赵雅随后跳楼自杀,幸被及时赶到的吴俊琼所救:“大嫂,你忘了二哥临死前,你是怎么答应二哥的吗,二哥要你好好活下去,为他而活,你看看你现在在干嘛,是不是想从这里跳下去,二哥在下面看着你,好啊,你跳啊,你跳啊。”说完,趁赵雅不注意,把赵雅栏了下来。此后吴俊琼一直陪伴在赵雅身边。赵雅的身体易于常人,平常的时候还能忍受,一到月圆的时候,身体发作的更厉害。吴俊琼不忍大嫂痛苦,便用嘴把大嫂解决,久而久之。赵雅也认同了这种关系,颠鸾倒凤,好不逍遥。从此,在人前,赵雅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毫不理会追求者的大献殷勤。

    回过头来,赵雅先是探了探眼前男人的鼻息,心跳。“还好”赵雅玉手掀开陌生人脸上的长发,这一刻,她竟然有种幸喜,坚毅而勃发着活力的脸庞,此时因为熟睡而显得可爱,或者此刻他更像一个纯洁的小男孩。昨夜的一切都已经在脑海里回放,羞人的放纵,淫荡般的索求,还有那身体刚开始的痛苦,所有的经历此刻又在她的思感里重演了一遍。赵雅敢感觉到自己下面开始湿润。突然,赵雅被压在身下:“啊”赵雅惊恐莫名,正试图推开身上压着的男人,然而赵雅的力量显得多么渺小。萧天无意识的俯下身子,吻上那张诱人犯罪的嘴唇。春意的喘息马上在赵雅的鼻息间泄出,随着萧天无意识的挑逗,她也放弃了矜持的羞涩,接受这舒意的抚爱,接受这欢爱的索求。不管怎么说赵雅也是现代社会的女人,尽管在人前冷冰泼辣,不苟言笑,但是偶而寂寞午夜,再加上自己身体。她也还是会偷偷的去一些禁忌的网络上,体会一下这种人性的满足,只是感觉这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真的像一头蛮牛,掠夺的猛烈已非她可以承受,昨夜她或者不知道,但这一次她已经春潮汹涌了三次,却依然无法让他停息下来。

    当赵雅第四次来临的时候,赵雅发现了异样,当萧天火热的激情掠夺自己身体的时候。身体里爆发出一股寒流与之对抗。赵雅一会感觉到火热无比,一会又刺冷无比,这一刻让赵雅感觉到了什么才是冰火两重天。两股在不断战斗着,遭殃的确是赵雅。从赵雅的脸上看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赵雅嘴里发出的令人销魂的声音。赵雅的叫声,两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等赵雅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只觉得全身像是大干一架的样子,酸痛无比,最可恨是她连想夹紧双腿都要忍受着巨烈的撕痛,让她知道强欢情爱的后果,身体受创非浅了。赵雅正待走,突然自己猛被抱住。:“幽儿,不要走,幽儿,我对不起你。幽儿,我会生生世世照顾你,幽儿。幽儿你要在走。”赵雅听着萧天抱着自己,却叫着别人的名字,心里莫名的不是,猛的甩开萧天。

    “这是哪里啊,头好痛,啊,眼睛怎么睁不开了,大脑还处于一片混乱当中,不知过了多久。‘你还记得幽儿吗’对了我不是在云岭吗,三弟带人来杀我。想起当年兄弟三人在一起大块吃肉,大块喝酒,如今。我的心似在滴血,二弟死了,三弟为了权利不顾兄弟情义带人来杀我。对了两位前辈,不行我的赶紧回去。怎么身体动不了,为什么,难道我已经死了,难道我真的……可是我明明感觉到有个漂亮女人在抚摸我的身体,难不成这是在做梦吗,在梦里模糊的身影,感觉是那么真实。对了是幽儿,一定是幽儿,一定是幽儿听见我的声音来见我。努力睁开眼睛想看清幽儿。我努力抬起手想抚摸幽儿,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身体就是动不了。为什么老天你这样不公平,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为什么要把幽儿夺走。终于在萧天不断努力下,眼睛睁开了一点,模模糊糊开见眼前,有一人,仔细一听“什么幽儿,幽儿,我都被你给那样了,你还给我装睡。你个混蛋,给我起来。”赵雅说完,拉着萧天的手想把萧天拉起来。任凭赵雅如何拉动,就是拉不起萧天,反而带动下面一阵疼痛。赵雅无奈,只得慢慢的站起来,朝着浴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