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龙蕊飘香 > 第九章 有凤还巢
    第九章 有凤还巢

    赵雅听着萧天均匀的呼吸,眼里涌出幸福的泪水,肩头轻轻耸动着。已经三十八岁的赵雅不是没有渴望过爱情,而是不敢。如今知道自己最大的障碍已经祛除,生理和心理上的压抑为之一松。萧天的到来,英俊又带些稚气,孩子般的睡相把赵雅埋藏在心里的情欲一点一点的拨开慢慢释放出来,痴迷着望着萧天暗自一笑“难道这就是自己渴望的爱情。”

    萧天眼睫毛动了动,赵雅一时紧张。手指触摸到萧天的巨大,感受着手里的热度,赵雅嘴里呼出一口热气。

    突然一只手握住赵雅白皙小手,赵雅因为生理的紧张而紧绷着。望着萧天睁开着的眼,赵雅有些羞怯“你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我捶死你。”萧天望着毫无防守的阵地,立马出兵占领。

    赵雅“啊”的一声软到在萧天怀里“你个坏蛋,大清早的”萧天有心戏弄赵雅指着自己的那啥“不知道是谁,把他给弄醒了。”赵雅当然看到这一情况,俏脸泛红,小手捶打着萧天强壮的胸肌,鼻子里闻到的是萧天强烈的男子气息,眼神有些迷离。

    萧天猛的吻住赵雅双手上下出击。赵雅只觉自己被顶着,随手一抓。顿时满脸通红。赵雅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萧天一路吻到阵地,赵雅娇喘起来。萧天一路向下,滑过赵雅平坦的小腹,稍作停留,便来到春风洞,赵雅激灵一下夹紧双腿“萧天,不要啊,啊,那里脏,啊”突然赵雅有些急促的说道“里面里面”感受到赵雅的需要,萧天把重型武器对准目标开始进攻。

    好一会儿赵雅才放松下来,抚摸着萧天的胸脯小声的说道“刚才好舒服啊,谢谢你萧天。”萧天完全的放松下来,在赵雅的脸上亲了一口“雅姐,我不是一个轻浮的人,以后由我来照顾你好吗。”赵雅听着萧天动情的话眼泪不争气的流出。看着赵雅流出的眼泪,萧天有些慌乱“雅姐,雅姐,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不要哭……”赵雅阻止萧天“不,萧天,我是喜极而泣。”萧天耳边响起赵雅轻声言语“我愿意。”

    萧天一把赵雅揽入怀中,赵雅温顺的导入萧天怀里。萧天双唇盖住女人的双唇。用力轻吻,新一轮的战争一触即发。

    萧天搂抱着赵雅,赵雅身子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萧天对着萧天柔声说道“雅姐,我爱你!”

    赵雅心里充斥着满足,这个男人是上天的恩赐。睁开迷离的双眼“萧天我也爱你,我太幸福了!”

    一阵“骨碌碌”的声音打破这美好的氛围。萧天有些尴尬摸着肚子。赵雅坐起身来,忽然柳眉一皱,萧天适时的关心道“怎么了。”赵雅嘟起小嘴“还不是你害的。”萧天笑笑的说道“我怎么害的你,我可是在主攻。”赵雅有些赌气道“就是你,就是你,就知道欺负人家。”萧天望着赵雅的俏脸“为了补偿我对你的歉意,本人决定。”萧天看见赵雅注视着自己有些飘飘然“本人决定亲自下厨。”赵雅听见萧天说亲自下厨有些怀疑到“你也会做菜。”望着赵雅充满疑问的眼神,萧天大受打击“竟然不相信老公。乖乖躺着。”赵雅有些脸红到“你是谁老公,不要脸。”萧天把重型武器架在门口“你说是谁老公。”赵雅感受到桃源有被攻破的迹象马上投降道“你是我的好老公,好老公绕了你的老婆吧”萧天像打了胜仗一般穿好内裤走了出去。

    吴俊琼一星期前到外地出差,心里想着马上就是月圆之夜。大嫂又要面临煎熬了,想着马上回到大嫂身边。然而偏偏飞机遇到故障不得不迫降,从而耽搁一天。吴俊琼打开房门听见厨房里传来的声音,有些恶作剧的轻轻的来到厨房。看着厨房里的萧天身影,意识到不是大嫂一愣。

    萧天此刻正弯下腰挑着冰箱里的鸡蛋。感受到背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以为是赵雅,忽的一闪身抱住来人。“呀”的一声尖叫,萧天意识到这不是赵雅。吴俊琼睁开萧天双手怒视着萧天,萧天望着眼前出现的人儿,只见她脸如皓月,肤如凝脂,眼似深潭。线条优美至极的桃腮给人一种秀丽无伦的感觉。她的身材也是婷婷玉立,盈盈仅堪一握的细腰如织。美人那紧身的淡黄色上装下,一双玉乳挺突俏耸,一双修长美腿。虽然没有赵雅那样迷人的绝色风姿,却有着清纯如水的气质。吴俊琼看着轻薄自己的男子,二话不说,飞起一脚踢向萧天,面对飞向自己的美腿,萧天意识到其威力,虽然伤不到自己,侧身躲过。看着躲过自己飞踢的吴俊琼想到对方可能是个练家子,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似要把萧天拿下。

    萧天不断躲避着吴俊琼“这位小姐,刚才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萧天不提还好,吴俊琼想着被萧天抚摸过自己火上心头,突起杀招。吴俊琼虚晃一招,快速踢向萧天。萧天看着那双恶毒的美腿想到“这要是平常人肯定废了,这小姐怎如此恶毒。”不容细想萧天跟着变招,萧天一手扣在飞踢而来的美腿,另只手想要扣住吴俊琼双手,吴俊琼望着近在咫尺的萧天,不顾被扣住的玉腿,双手对准萧天太阳穴齐出。吴俊琼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双手诡异的不停使唤垂下。吴俊琼愤恨的抬起剩下的玉腿,萧天率先用膝盖抵住吴俊琼。从膝盖传来的疼痛,令吴俊琼脚下一滑,萧天赶紧的抱住。这时的萧天,一只手握住吴俊琼的细腰,一只手握住修长的玉腿,姿势颇有些暧昧。

    赵雅望着身下的大片水渍,想起刚才自己的疯狂,不禁脸红“真是头蛮牛。”赵雅忍着疼痛把床单换掉,心里还在美滋滋的想着。听见厨房里传出的声音,起初赵雅还以为是萧天在忙碌着。紧接着传来的女人声音赵雅一惊“不好”不顾疼痛慌忙跑去厨房,赵雅来到厨房此刻正看到萧天搂着吴俊琼,吴俊琼正狠狠的注视着萧天。

    赵雅看着凌乱的厨房就知道肯定是俊琼把萧天当成坏人出手,想起当初轻薄自己的几个小混混被俊琼送去吃残废餐。赵雅丝毫没有注意是萧天稳稳的占据上风,反而担心萧天“俊琼快放开,萧天不是坏人。”吴俊琼有些吃惊道“大姐,你有没有搞错,现在是他扣住我。”

    赵雅又对着萧天出口道“萧天你放开俊琼吧,他是我妹妹。”吴俊琼刚获自由,正准备对萧天实施报复,赵雅如何不知道其心思“俊琼,萧天不是外人,刚才是场误会。”吴俊琼听着赵雅‘萧天不是外人这句话’有些意外,来到赵雅眼前轻声耳语道“大姐难道他是,大姐你的病。”赵雅知道俊琼是在关心自己“放心,萧天的事我等会跟你说,保准你大吃一惊。”

    “萧天你把厨房收拾收拾,看看做个菜也不用这么大动静吧。”萧天看着赵雅拉着吴俊琼走开心里想到‘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赵雅卧室内,此刻,吴俊琼的嘴里足以塞下个鸡蛋。听着赵雅有些天方夜谭的话,要不是认为自己的嫂子不会跟自己开玩笑,肯定会叫上赵雅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多年来的寂寞闷坏了脑子。

    “大姐你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是,真的是。”面对俊琼的疑问,赵雅并没有感到奇怪“是真的,到现在我都有做梦的感觉,然而现实告诉我这不是做梦。” 听完自己嫂子肯定的答复“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火星撞地球的几率也能碰到。”吴俊琼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火星撞地球’这句话不错,赵雅想到自己和萧天就有点‘火星撞地球’的味道。

    吴俊琼望着赵雅散发出的魅力,难道真如大姐所说自己是什么‘六媚之体’。吴俊琼在庆幸自己嫂子终于可以享受正常女人享受的快乐的同时又有些愤恨萧天。

    吴俊琼望着赵雅陷入痴迷的状态“大姐,萧天正有你说的那么好,会不会他是在编故事。”赵雅回过神来听完俊琼的话知道还在为刚才的事介怀“你个小妮子,都说了是场误会。”“那哪是误会,你自己不也瞧见他当着你的面搂着我,他简直就是一头色狼。”赵雅不知道俊琼为什么针对萧天。眼里浮现出萧天的样子“ 色狼吗?萧天是色狼吗?对萧天就是头色狼,要不然怎么自己被萧天占了便宜。”

    吴俊琼望着走神的赵雅把气都洒在萧天身上大声的说道“大姐,大姐,他就是个流氓,初次见面就抱住人家的胸部,你还替他说好话。”赵雅有些无奈道“ 好,好,好,等会我帮你讨回公道。”吴俊琼本打算在嫂子面前贬低萧天,没想到得到自己的意料之外的答复。还待说。“雅姐,可以出来吃饭了。”吴俊琼听见这个厌恶的声音“你这人有没有礼貌,不知道进门前需要先敲敲门吗。”萧天一愣,赵雅适时说道“好了,俊琼,你来的这么早,应该还没吃过吧。走吧一起尝尝萧天的手艺。”吴俊琼不情愿的跟着赵雅来到餐桌前,望着眼前简单的三菜一汤,有些鄙夷道“这就是你做的菜,那么难看。亏你还是个男人。”萧天有些疑问为什么吴俊琼针对自己,肯能是先前不小心抓了一把。吴俊琼捕捉到萧天一笑而过的笑容心里有些恼怒“大姐你看他,笑的那么淫荡,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赵雅温柔望着萧天“老,(本想叫老公的,看到俊琼在身旁)萧天,俊琼说你又在打坏主意了,说说你又在打什么主意。”萧天无奈道“我没有打什么主意啊,我在想先前是我错在先,在这里给小姐道歉。”说完对着吴俊琼作揖。赵雅出来打圆场道“好了,俊琼,萧天也是无心之失。他也跟你道歉了,坐下来吃饭吧。”赵雅说完瞪了萧天一眼。赵雅拉着不情愿的吴俊琼坐下,闻着传来的阵阵菜香,有些味动。夹起肉片放进嘴里,赵雅的第一感觉是好吃,第二感觉还是好吃,第三感觉。赵雅对着萧天竖起拇指“萧天没想到,你做的菜那么好吃。要是你去开家饭店,保证火。”俊琼有些吃惊的望着满脸幸福的嫂子说道“大姐就这些普通的菜,你是不是有些夸张了。”赵雅把菜夹向俊琼碗里“你吃吃就知道了。”吴俊琼带着疑问张开令人垂怜的嘴唇,吴俊琼眉头舒展开来,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吴俊琼吃完萧天做的菜“没想到你这个人还会做菜,看在你做的那么还吃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你耍流氓的事,我不会那么算了。”萧天有些苦笑 ‘这什么跟什么,什么叫不跟你计较了,我什么时候耍过流氓了,不就是不小心摸了一下。’赵雅望着萧天苦笑的面容有些无奈“萧天你做的简简单单的菜怎么那么好吃。”

    “我们那个时候,都在为生活奔波,食物都会尽心尽力的调制烹饪……”两女听着萧天叙说着,听完萧天叙说着自己如何为三餐奔波。看似平静的叙说,但从赵雅微微抖动的双肩,赵雅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时的生活对萧天是多么的残酷。如果不是俊琼在身边肯定会把萧天抱在怀里。吴俊琼的心理同样不能平静。

    赵雅下午还要回公司,和俊琼一起走出家门后好久。萧天仍深陷在沙发中,回想起与赵雅的生活,脸上不断变化着,一时喜一时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