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糖醋丈夫 > 第10章(2)
    第1o章(2)

    看着地无依的水雾眸子,他的心再度泛起不舍。   他不该逼她的,她还需要时间学习重新爱人的能力。“我没事的,只是……”他走回来,牵起她的手,将刚刚手中那片温热、翠绿的油亮树叶放在她的掌心再拿走她手中的那只枯黄落叶。

    “有时换个心境,你就可以选择一片闪亮耀眼、欣欣向荣的荫地绿叶,又何必执着于手中早已枯萎的落地黄叶呢?”他握住她的手再紧紧的传递一份温暖后,他松开手,鼓舞的道:“你做得到的,怡苹,我走了。”

    她低头注视着手中的树叶,她该如何选择呢?

    “如何?”曾明右一见王豫杰走入屋内赶忙问他情形。

    他垂头丧气的摇摇头,“没关系的,我会好好善尽哥哥的责任,她就麻烦你们照顾,我先回去了。”他彷佛一刻也留不住的匆促回答。王豫杰,别再多想了,以后怡苹只能是妹妹!妹妹!他在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他紧握拳头,强压下心中那股强烈的失望及伤心离开。

    “这……”看着他僵直离去的背影,许琼如怔愣无语。

    “算了,他心里难过就让他走吧!”曾明右善解人意的摇摇头。

    而王怡苹一进屋刚好看到王豫杰从前门离开的身影,“他真的回去了?不是才刚来?”一股怅然若失的浓烈感突如其来的直袭她的心头。

    “怡苹。”许琼如慈爱的拍拍旁边的椅子,见女儿坐下后,她又朝丈夫眨眨眼,示意她想私下和女儿谈谈。

    曾明右明白的点头走开。

    “你对豫杰的感情如何?当真只是手足之情?”许琼如倒杯茶交到她手上。

    “我……”王怡苹无言,觉得连自己都理不清的情绪又该如何向她说清。

    “当年你父亲……呃,我是指你曾伯父。”由于这女儿还不习惯这称谓,许琼如也不想给女儿施加太多压力,“他向我求婚时,我的内心挣扎不已。”她的思绪飘向从前的岁月,“我自认自己是一个很倔强但内心却又脆弱无比的人,所以我也很害怕去接受他,怕他对我的爱只是一时而不是一辈子,所以尽管他如何真诚的打动我的心,但心中那道高耸的心墙却始终横亘在我们之间。”

    她顿了顿,一脸坚信的凝视着女儿,“在我和他相知相交的日子里,我知道自己是爱他的,甚至可以说我很肯定自己这辈子只会跟这个人。”她笑了笑并拨了拨两鬓的秀发,“只是胆小的我却不敢跟着梦想走,只觉得能维持原状、维持现有的关系,我就很满足了。”

    “后来呢?”王怡苹心中明白,许琼如谈的不只是她的内心世界,更是她对情感方面的怯懦与害怕,而这跟自己现在的思虑是如此相似?!突然,一个念头快速的闪过脑海,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忽然间,王怡苹觉得自己和曾伯母的陌生距离似乎在瞬间拉近了!

    许琼如喝了一口茶,“他一直在等待,等待我能完全敞开心灵接受他,使得我既感动他的用心也气自己的懦弱,直到有一天……”她瑟缩一下,彷佛往事重现,而她的感受仍如此强烈,“他在执勤途中遭歹徒射中三枪,生命垂危……”她热泪盈眶,“他因伤重流血过多而昏迷不醒,当时很多人在床上唤他,他都没反应,可是我一哭,他却叫了我的名宇。”

    她拭去眼角的泪。“我很怕他离开我,在我紧握他的手,感觉生命在他身上流失时,我差点疯狂。”她哽咽的继续道:“我在心中一直呐喊着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

    许琼如破涕为笑,“我知道他听到我的呼唤了,因为他握紧了我的手,虽然只有几秒钟,可是我真的知道他听到我了。很神奇,对不?可是在那一刻我感到彼此的心灵相通,而后,他的病复原之快,连医生都大叹不可思议。”

    她伸出手抹去女儿脸上的泪珠,这时的王怡苹才惊觉自己脸上竟是满脸泪痕。

    “之后,我明白了,也不再懦弱的当爱情的逃兵,怡苹,命运虽然是掌控在自己手中,但是也必须懂得及时珍惜,以免造成遗憾,你明白吗?”许琼如语重心长的道。

    王怡苹感受到她心里的那座城墙已渐渐瓦解,她朝许琼如哽咽的点点头。

    她微笑的拍拍女儿的手,温柔的道:“我希望你能勇敢的面对感情,及早向自己的心坦诚,这样相爱的两个人也能少受一些苦。”

    “伯母,我……”她泪眼迷蒙的看着许琼如。

    “我很清楚,虽然林彦新那样待你,可是基于他抚育你的恩情,你仍然爱他,是不是?”

    “我……”王怡苹思忖一下,点头承认。

    “那豫杰呢?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更要懂得借福及借缘,你希望豫杰这一生只与你擦身而过?而陪伴他一生一世的女人却是另一个?”许琼如诚恳的希望她能一语敲醒梦中人。

    王怡苹身子一僵,她想到胡艳秋,那一段她被妒嫉啃嚼、辗转反侧的日子,而后还有另一个女人会陪在哥哥的身边?“不!”她倏地站起身,笑着拭泪的朝外跑去,“我马上去找他!”

    她愿意让另一个女人陪着哥哥一辈子?不!当然不!她是爱他的!她爱了他好多年了,也只爱他一人,她不要有遗憾……挥洒着泪水,她冲向车库。

    由于一颗心全惦着他,她并没有注意到去而复返的王豫杰,还结结实实的撞上他的胸膛,她抬起头来!“豫杰!”泪眼汪汪的她欢喜的一把抱住他。

    “为什么哭了?受了委屈?”他一脸担心,开了一段距离后才发觉先前要送给她的珍珠耳环还躺在他的口袋里,再三考虑后,他还是折返回来。

    “嗯嗯……”她拚命的摇头,“为什么回来?”

    “礼物忘了给你,呃!情人节礼物,不过,你也知道在外国,情人节送礼不单单是情人间互送,父母、朋友、同仁……”他尴尬的边解释边从口袋里拿出红丝绒的盒子打开,是一对晶莹剔透,款式大方的珍珠耳环。“第一眼看到它,我就觉得它最适合你,只是没想到现在却变成……”他腼腆的住了口。

    “变成什么?”王怡苹泪眼婆娑的问。

    他故装无所谓的耸耸肩,再轻柔的拭去她的泪水,喃声道:“也是和自己的爱情说再见,今后我将当你只是妹妹。”语毕,他勉强的扯出一抹苦笑。

    “不,我不要只是你妹妹,我不要!”她哽咽的反驳。

    王豫杰愣了愣,不解的明眸梭巡着她再度盈满泪水的秋瞳。

    “我爱你,我不要当你妹妹。”她哭喊而出。

    他的心陡地漏跳一拍,“你说的是真的?”他炯炯有神的眸光中闪着难以置信的神采。

    “真的,我胆怯、我害怕,可是我懂了!”她眼角噙着泪、频频点头。

    他拉开她激动的问:“真的?”他的心可无法承受这高低起伏的震撼。

    除了频频点头与泪如雨下的泪珠外,抽噎的她已不知如何倾吐在那瞬间一涌而上的款款深情。

    “怡苹。”他用力的抱紧她,“怡苹,真的、真的?”

    “嗯,我不要有任何遗憾,我不要别的女人陪你一辈子,我……”

    再也无法克制心中的欲望,王豫杰一把搂紧她,一俯身就给她一个缠绵悱恻的深情之物。

    多年来的柔情几许,在这一刻,悸动的两颗心终于找到归处,他为这份惊喜的幸福而落泪,觉得上天是替顾他的!

    良久,王豫杰凝睇着依偎在他胸前的王怡苹,“为何想开了?”他很好奇。

    “是伯母的一番话,太多了,以后再好好的跟你讲,可是……”她瞥他一眼。

    “可是……”他不解的低喃道。

    “我和他们才刚相认,我想……他们……”她欲语还休。哥哥是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已无从证实了,但她还是担心曾伯父会介意,毕竟刚刚只有曾伯母鼓励她,虽然他每回来看她时,曾伯父仍是以礼相待,可是她还是担心。

    “傻瓜!”王豫杰明白她心中的顾忌,“先前我能鼓起勇气再次向你表白,是因为曾伯父的鼓励,我想他们很明白的。”

    “而我是因为曾伯母的劝告才……”王怡苹摇摇头,“他们对我实在太好了。”她的心中涨满浓浓的温情。

    “他们更期待你叫他们一声爸、妈。”王豫杰爱怜的揉揉她乌黑的秀发。

    “豫杰。”她凝视着他。

    “你已勇敢面对你的内心了,还需要挣扎吗?那是你一直渴望得到的父爱及母爱,他们就在你身边,你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他直直的睇视着她,眸中带笑。

    回视着他如春光般的温柔明眸,她漾起一丝动人的微笑,“我真的明白了,我不只可选择一片暖暖的绿意,更可以拥有呵护我的阳光及小雨,是不?”

    “嗯,回过头吧!”他灿烂的回以一笑。

    “咦?”她怔了怔。

    “他们等你叫这声爸、妈已经二十六年了。”他笑笑的将她背转身去。

    回过身,见曾明右夫妇皆目有泪光,慈爱的看着她时,她顿了顿后,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欢喜的泪水已满溢,她加快脚步,心中的爱意亦化成一声声的呼喊, “爸、妈,爸、妈……”

    “女儿、女儿……”

    王怡苹紧紧的拥住眼泛泪光的他们,发现心中曾有的无助、不安早已被一片暖阳取代,再也锁不住盈眶的热泪奔流,她握紧了他们的双手,美丽的脸孔漾起一丝幸福又快乐的微笑。

    ——全书完——

    *欲知苏博谦与沈欣辰的深情恋曲,请看邀月钟情一生29o丈夫系列之一《恶棍丈夫》

    *欲知柳浪平与陈馨圆的甜蜜恋情,请看新月浪漫情怀699丈夫系列之二《找碴丈夫》

    *欲知晓陈律廷与易靖茹的爱情故事,请看邀月钟情一生318丈夫系列之三《赠品丈夫》

    *想看谢骅庭与雷伊安如何共谱恋曲吗?请看邀月钟情一生329丈夫系列之四《凤梨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