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特勤舰队 > 第三十章 开拓者序曲 (三十)
    虽然鲁路将海丽视为这次任务的最优人选,可是看着海丽抱着任务书,离开时那战战兢兢的样子,鲁路也不由得摇着头,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倒是一点没有变。   ”

    “如果变了,反而会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正在整理资料的隼听到之后微微摇了摇头,语调中充满无奈的调侃道:“毕竟是属于战斗力超强那一拨的人。”

    鲁路并不在意隼的调侃,海丽真正有资格进入鲁路视线中,还是她和隼有了接触之后的事情。鲁路相信隼的眼光,所以,他此刻还能淡定无比的抓着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啜了一口茶水。已经冷却后显得苦涩又黏腻的茶水,让鲁路不由得一边皱着眉毛,一边嘲笑自己的副官:“其实,你这是夸你自己很厉害吧。”

    “……”隼原本打算停下手中的动作,优先为鲁路更换茶水来着。此刻,考虑到鲁路又一次成功作死之后,隼觉得自己还是继续收拾桌子比较好。

    在两人默契的安静之中,鲁路的目光悄悄落在隼的身上。隼习惯性的穿着黑色的制服,深红色的镶边与银色的骷髅臂章相得益彰。比起纯黑色调的内务部制服,额外添加的红色镶边着重突出了庄严肃穆,极大的抵消了内务部那充满阴暗与恐怖的职业气氛,倒是十分切合目前隼的定位。

    在联邦的各项技能等级中,s级是一个超凡的等级。尽管这个等级在大多数时候仅仅具备象征意义,远远不及“王牌”这个称号代表的各种意义。但是,可怕的并不是权利或者荣誉,而是它所代表的能力。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把纸团搓出黑灰来的,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在短时间内把一艘战列舰上下几万口人屠个干净的。在鲁路这个地球土著看来,好好的唯物科技炎黄联邦,在个人战斗力上点的是唯心的技能树。

    穿越了这么多年,鲁路其实早就明白,这个世界里,但凡说到战斗力超强的那一拨什么的,根本就不能讲什么科学。隼的个人战斗力不科学,而海丽这个看上去软萌的妹子也同样是不科学的。

    “不可以吗?”隼将手里的文件放进柜子之后,一边揉着手腕,一边目光灼灼看着自家的提督,从容反问。

    “可以,”鲁路连忙放下杯子,赶紧用手护着头,可以说是求生欲望强烈的表示。“完全可以,毫无问题。”

    隼看着鲁路此刻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将军,若是你现在的样子被部下们看到了,可就威望全无了啊。”

    虽然被隼嘲笑了,可鲁路并不在乎,若是真的在乎这些事儿,他怕是早就被气死了。于是,鲁路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往边上挪了几步——给隼让出打扫办公桌的空间。“我什么时候在乎过威望这种东西?”

    走到鲁路身边的隼轻轻拍着某份文件,那封皮上来自国会与统帅部的徽章,仿佛在嘲笑着自己的无能为力。无奈道:“就是因为您不在乎,所以才会有现在的麻烦啊。”

    “麻烦?真的是我的麻烦么?在我让海丽处理这件事情之后,麻烦就成为那些人的了。”鲁路此刻十分淡定,甚至有些想笑。“联邦有那么多被盛名所累的人,而我,幸或不幸的,并非其中之一。”

    对于鲁路的说法,隼有些不解的偏了偏头,毕竟之前的鲁路表现出来的可是一副“老子被气炸了”的样子。

    鲁路苦恼的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他们弄出的这些破事儿,其实和我,嗯,和我们的关系都不大。”

    哪怕是战争时期,特勤舰队和第十七舰队也不在一个战场上,无论第十七舰队得到的结果如何,都和鲁路,乃至整个特勤舰队上下没有什么关系。真要说有什么,反而是隼在情报部门的身份地位,会因为第十七舰队的事情,而导致一些无趣的事情发生。

    但是,隼是何等聪慧的人,她一开始就在好奇鲁路的选择,而鲁路的解释她也充分的理解了。于是,她给自己换上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难道在您看来,我的沉默是因为弱小吗?”

    注视着菲里恩星域星图上大片的未知区域,鲁路笑得更开心了,可隼看得出来,鲁路笑着的时候,眼神更加的冷漠。鲁路知道自己表现得像是在同情隼,可鲁路更知道隼并不需要同情。无论是哪条路,都是隼自己选择的。所以,隼并不需要别人的认可。即便她保护的人民恐惧着,这个手染无数鲜血的她,隼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但隼总归是不同的,所以,鲁路给隼留了一点点特权。在二人独处的时候,鲁路偶尔会流露出一种无人可以理解的冷漠——属于穿越者特有的冷漠,也是对整个世界毫不在意的冷漠。

    “一般来说,谁打扰我的乐趣,我会直接打死谁。”这么说着的鲁路,比划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于是,伴随着鲁路平静的话语,隼无奈的耸耸肩,就知道这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是要浪费的,随即,隼又仿佛松了一口气般问道:“仅仅如此而已吗?”

    “仅仅如此。”鲁路转过身看着假装自己很紧张的隼,脸上堆满了笑意的强调:“绝对不是因为你表现出来的,弱小,无助,还十分可怜的样子。”

    隼之前之所以保持沉默,只是因为沉默是她的职责所在,绝不是因为她无法发出声音。地位尴尬,身份尴尬,但是也仅仅只是尴尬罢了,她若是想要在这个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那首府星系要为之瑟瑟发抖的人可就多了去了。

    毕竟,就在前不久,她只用了少许动物标本,为几位情报委员会官员的住所装饰一二之后,就拿到了与多国情报部门交流的许可,以及大笔不在联邦预算中的特项资金。一位如此凶残的人物,怎么可能流露出无奈可怜的样子。

    “所以说,这根本就不科学。”然而,鲁路依旧会一边在心里念叨着不科学,一边十分自觉的跳坑里去。

    “什么不科学?”耳力相当好的隼,并没有停下手里泡茶的动作,只是偏头看向了鲁路,随即想起自己还有事务没有向鲁路报告。“银河帝国那边经同意协助我们,与艾玛帝国进行三方交换。”

    虽然三个帝国之间存在着不少的矛盾,但终究有着属于帝国的气魄,交换一部分没有价值的人员,理所当然的成为几个情报机构间的默契。对于鲁路这个亲情报部的大提督来说,他在这一次的交换中,损失或者说花费的便有好几个人情。

    “不管怎么说,他们为炎黄联邦付出,那便是我们的英雄。”如此说着的鲁路,看着隼突然严肃的眼神,不由得举手摇了摇表示认输:“当然程序归程序,这个我还是知道的。只是,不希望他们落得晚景凄凉,这总可以吧。”

    “我们的国家还没有冷酷无情到那种程度,只是……”隼下意识的反驳,然后心底一沉。情报部的回国人员所通过的审查程序十分复杂,而这套程序每增加一项,都意味着联邦又一次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在无数鲜血换来的教训中,其中之一就是,永远不要对人性抱有期待。那些从异国监狱回归的同僚,往往不可相信。他们能活下来,绝大多数是因为他们选择了背叛。即便其中有幸运儿,他们也会在漫长时光中,在无数异样目光中,变得支离破碎,不复往昔的神采。所以,那些还能自由生活在社会中的人,大多处于“晚景凄凉”这个状态。

    隼的欲言又止并没有影响到鲁路,因为他身边就有着的活例子,所以鲁路并不是真的无知。他只是:“我只是有一个想法。”

    “特勤舰队,不,是我可以给那些人一个重返荣耀的机会。”如此说的鲁路,没有笑容,只有废物利用的冷漠。这是一个危险的任务,而且极有可能一去不回。“当然,如果有叛徒可以通过这项任务身居高位,那我等也只能认了。”

    关于菲里恩星域,炎黄联邦也好,联邦海军也好,甚至是鲁路个人,都需要更详尽的信息。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军事接触当然是首选项,但是在军事行动之外,更专业的情报人员更加重要。

    可是,由于连续的战争,大批适龄人口填补到军方,使得联邦情报部的招募进度严重受挫。虽然说黑暗中的守护者听起来很不错,可是聪明人往往更喜欢阳光下的荣耀。除了某些别无选择的,绝大多数年轻人都不愿意投身于残酷的情报事业。

    “……”隼短暂的陷入沉默,然后努力挣扎了一下:“将军,这对那些人并不公平。”

    “你说得有道理,的确不公平。”鲁路一副给隼面子的表情,当即推翻了自己的决定,然后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那就采取自愿原则吧,那么多人,总有愿意去的。有一个算一个,反正不指望什么。”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