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大科学家 > 第三十三章 空降
    第三十三章空降

    “你们真的要杀死雷影么?”迪达拉问着三人。

    那可是一村之影呀,真要是让这三人杀死了,那乐子就大了。而且那个可是强悍著称的雷影,可不是后面小熊猫那么水的风影。杀死雷影比金角银角刺杀二代火影的难度还高。

    虽然忍者搞得就是斩首行动,但是多数是对付那些不会忍术的麻瓜,或者大隐村欺负小隐村。

    “我们是去打屁股的。”鹿川这样说道。

    鹿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守望屁股。虽然没玩过,但是听说过。

    “啥,打屁股。”迪达拉这种天真的家伙,还搞不懂鹿川的时不时的机锋。

    虽然迪达拉和鹿川都算是技术宅,主修理工的。但迪达拉属于那种纯理工的宅男,而鹿川修理工之前属于文科生,天天研究算计这算计那的货色。如果单纯聊技术,两人能聊得很愉快,但是要是耍心计,鹿川能把迪达拉卖吃了。

    “对于不听话的小孩,大人采取的方式多是打屁股。”很明显,药师兜也跟鹿川一样,不是那种纯粹的技术宅。毕竟在蛇叔手下混,怎么可能那么单纯。

    对于鹿川的“打屁股”的含义,药师兜一下就命中考题了。

    “是的,就是这意思。”鹿川赞同道。

    其实鹿川想的是中国古代的廷杖。廷杖本身是羞辱性的惩罚行为,意思就是“你不听话啊,打你屁股啊”这个意思。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发展成为把不听话的人打死的行为了。

    “羞辱。”鼬概括着两人的话,或者说是确认一下此次行动的核心精神。

    “所以,”鹿川说着,又从背包里拿出两个物品

    “如果雷影在,咱们试着放倒他,然后拍照。”鹿川挥了挥手上拿出来的相机,“至少拍几个雷影的囧照。”

    “当然了,如果雷影不在,就更好了。咱们卷一些文件回去,然后留念。”说着又挥了挥拿出来的那罐喷漆,“除非是挖掉,否则是洗不掉的。”

    如果在雷影的办公室来一个,那感觉棒极了。

    然后在下面再写下点临别寄言,比如说。不行不行,虽然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但是这种活恰恰不能留下话瓣,让人借题发挥。你要是敢留下,那云忍就真的跟你不死不休了。

    那写些什么呢?,似乎感觉不错。鲁迅的文章一贯有韵味,不愧是修中国小说史的男人,而且从鲁迅给自己的书命名来看,就充满了对未来学生们的预言。正如学生们害怕鲁迅的文章一样,鲁迅预测了学生们同样害怕的一个字——略。没错,鲁迅修得中国小说史的名字就叫做《中国小说史·略》。(原书中间是没有那个点·的)1

    多么简单的一个字,蕴含了鲁迅对未来读书人的同情。以及对编写答案的人不负责任得给出一个“略”字,让学生们抓破头而不得门道的行为的批判。批判了应试教育的弊端,控诉了出版商的不负责任。以及对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国家的渴望,对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的社会的憧憬,以及内心强烈希望每个人都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一个“略”字,在领袖看来,远远强于所谓的“晚安”。“晚安”只是对旧中国的批判,而这个“略”字,则是对新中国的向往。正如的领袖二字,正式鲁迅汉语拼音的首字母1x的重塑与改造。(其实是领袖打字的时候用输入法缩写打的时候偶尔发现竟然相同的)

    不过字数有点多,万一云忍反映快了,这不是自己坑自己么。

    换,要换个字数少的,还能概括这种感**彩的。

    那么就只能。从刚才的二十二个字,变成十四个字。高度概括了其精神,而又在其基础上得意升华。

    如何谈笑风生,如何搞个大新闻,如何图样图森破,如何naive。唯有能体现。嗯,既然下面喷,那么滑稽的眼睛上应该顺便喷一个大黑方框的眼镜。

    没错,长者的智辉。

    一切都在长者的注视之下。

    甚至搞不好给自己立了个f1ag。一会木叶,说不定猿飞日斩会对自己说“村子决定,让你来当火影”。然后鹿川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完美。

    不过似乎还是有点长。

    那么久只能——

    画一个托腮的滑稽,然后旁边竖着写上。太完美了。

    言简意赅。

    “呦西。”鹿川情不自禁的感叹到自己的才华。

    而旁边有人完全领会错了鹿川的感叹。

    “恶毒。”迪达拉对鹿川的喷漆这样评价着。

    “兜兄,本来是打算让你昨天就去云忍做潜伏的,不过某个爆破鬼才搞错了航线,所以就有劳你先下去接应我们。”鹿川这样说道。

    对于打扰自己“一人饮酒醉”这种感觉的迪达拉,鹿川完全无视。认真你就输了。

    “好的。”

    “虽然是用了迷彩的原理,但是毕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到时候兜兄你尽量往没人的地方降落,离雷忍村稍微远一点没事,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们大不了晚一点下去。”

    “需要我搞些副业么?”药师兜问道。

    所谓的副业,指的是顺手牵羊。毕竟贼不走空。

    “安全第一。不过要是能发财,别客气。”鹿川这样说。

    “不再说点什么么?”看着三人都准备就绪,药师兜已经准备起跳,迪达拉问着鹿川。

    毕竟也算是作战,战前动员嘛。

    “说点什么呢?”鹿川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平时在拷问班也不怎么讲话。

    可能这就是老一代和新一代的区别,老一代总是能讲很多,长篇大论,而新一代听老一代讲话听得多了,本能的就有一种反感,然后产生抵抗,最终变得讨厌讲话。

    唰—唰—

    鹿川拿着撬棍甩了两个剑花,本来应该是用雨露柘榴的,但是因为准备降落的原因,鹿川已经把雨露柘榴背在了背上,手中除了那个手持式的伞包,就只有撬棍了。

    “他的刀,是冷的。”唰—唰—

    “他的剑,是冷的。”唰—唰—

    “他的人,是冷的。”唰—唰—

    “他的心,是冷的。”唰—唰—

    “哈——”迪达拉不知道鹿川说的是什么,毕竟没有古龙,按行算钱还没有正式流行起来。

    “好了,就这样吧。”鹿川说道。

    而旁边的药师兜看着鹿川的自言自语,也早就习惯了。

    不过药师兜想不到,这句台词,以后还会听到。而且更加生动,具体,形象。

    “走了。”药师兜打了招呼,就往下跳了。

    一点恐高的意思都没有,到底是忍者,心理承受能力就是高。或者说,药师兜本来就期待着这。期待着这种刺激感。

    也或许是残酷的任务干的多了,跳伞可能就只是一种新鲜感而已。

    某种意义上说,这才是最残酷的。

    看着跳下去的药师兜,鹿川想了想,对鼬说道:

    “那就咱俩对下表吧。”说着示意鼬。

    “他呢。”鼬突然有种崩溃的感觉,药师兜都跳下去了,现在才想到要对表。

    “还有,作战计划上有时间的概念吗?”鼬接着问道。

    “没有啊,”鹿川干净利落的说道,“怎么做就是凭感觉呀。”

    “那干嘛对表?”听到作战计划没有严格的时间坐标,鼬姑且放心了。

    “没事干呀。”鹿川这么说着。

    “你可以把计划再完善点。”鼬这么说道。

    仿佛一个蒙太奇的画面,鼬躺在可移动的床上,鼻子上戴着吸氧用的的塑料管,旁边的心电监护仪如同潜艇里的声呐一般嘀嘀得响着,而自己穿着白大衣,戴着口罩和帽子,刚刚做了三十个心脏按压。这时候鼬张开口,说道“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2

    ………………………………………………………………

    当时,鲁迅在报纸上骂街,不对,斗文。然后恍然发现没人理自己了。然后发现大家都在那忙着修史。什么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啊等等吧,然后觉得自己也应该顺应历史的潮流。然后就修了中国小说史。这里需要提一下,中国小说是从明朝开始的。这就看出鲁迅的治学了。嗯。而且还是《中国小说史·略》

    2学医的以及经过相关培训的应该知道,cpr做过三十个按压之后应该干什么吧。没错,正是人工呼吸。领袖上学的时候老师讲,按压是为了保证脑供血,而人工呼吸是为了保证氧供。而脑供血比治疗窒息更重要,所以,老师原话——“有事没事先按两下”。因为搞不好你这按着两下,人就救回来了。比你干着急强。&1t;!--over-->&1t;/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