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美人花事 > 第一百零六章 重回
    清平王爷注视着那高高在上的帝王,脸色平静得秋日的深潭,与之相对的乃是那帝王惊骇不已的脸色。   这样的一张脸,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了,全然不是,因为改变的并不止是容貌,还有那眼神与神情。

    十余年前,那个幼小的男童生得粉琢玉砌一般,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乖巧而又恭顺的唤着自己“皇叔”,眼神充满期待与依赖。他是自己曾呕心沥血,将所有一切倾囊授出,尽心栽培的男子。

    而后,当他终于渐渐长大,成为英伟强壮的男子,他便成了清平王爷满怀着喜悦与安慰,三拜九叩的君主。

    这个男子,不过二十余岁,但曾似同他的亲子,做了他的女婿,永远是他的帝王。只是最后,两人之间,竟只留下这样血淋淋的伤害。

    清平王爷默默想着:在我得知应然死讯的时候,是我这一生最为痛苦的时刻。我彻夜难以成眠,曾一动不动的在书房中呆坐两天两夜,回想着过去许多的事情。那个时候,我才发觉,原来我真的是个胆小怯弱之人。

    我受过先太后的恩惠,与先帝也感情颇深,所以我畏惧于那些流言,害怕他们真的如传说的那般居心叵测,从而毁掉我这么多年来真心看重的一切。后来先帝与先太后仙逝,我竟然还抱有一份庆幸,因为我到最后,也没有经历到我自己害怕的那些事情。

    所以,当我受到先帝和先太后的临终托孤后。我便竭尽全力去辅佐你,操持着整个朝政,因为我无数次地告诉我自己,先太后与先帝都对我有恩,这是我理所应当要做的一切。

    其实。也只不过是我自己不愿意面对,拼命安慰自己而已。

    而后,我明知你对我有所误解,却还只是听之任之,不作任何事情。自以为这便是有报昔日恩情,却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害怕面对罢了----害怕面对那赤裸裸的猜忌,还怕失去这些年的看似和睦的关系。。。甚至我对于你所做地一切荒唐行径明明知道,也都一一放过。不加阻止,但到最后却害死害苦了那么多人,也任你变成如今情景。

    其实从一而终,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贪图这帝位,比起这些,我更怀念当年太后对我无微不至的照料与先帝与我之前的兄弟情谊,正因为如此看重,所以我才如此执着于害怕有一丝一毫的损害。

    只是事到如今,我也终该来承担这一切了。

    这储君之位既然涉及到应然,我不会多加干涉。方才所说,句句是我肺腑之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天下大任,人人都有其应尽的责任和应付出的一切。对于这朝堂之上此刻站立着的每个人更是如此。没有人可以轻言逃避,我也不会如此。

    只是这一切,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始终还是没有办法了解吧!

    清平王爷这般想着,却听身边不住有人呼喊:“皇上,皇上!”

    龙椅之上地帝王,只是瞪着眼睛注视着堂下,竟然没有了半点动静。

    自那之后。皇上是真正的重病不起了。

    宫中医药不断,而且因为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在圣上的要求下,炼丹之术在宫中愈发兴盛起来,甚至有了当年先帝沉迷于修道之时的苗头。群臣若有干涉者,圣上便大发雷霆。以其居心不良论处。后来便少有人上书劝说了。

    景瑞帝再一次远离了朝政,在群臣的商讨之下。宫中政事重现了十多年前的情形,由清平王爷与其他诸位德高望重的重臣一同主持,倒也还算顺利。

    景瑞帝初病时,群臣中议论纷纷,时不时大臣中便有诸多计策药方献上。.电脑站/.16 只是这一次,群臣的心情似乎淡了许多,这种事情远远不似先前热切。清平王爷也进献过几张药方,旁人自然以为是些奇妙药方,却不想御医看过,竟然只是些治疗伤风感冒的普通方子。所有御医看过,一致摇头,认定此类方子对景瑞帝病情绝无好处,浑然不解以清平王爷之尊,怎会进献这种方子。

    只是清平王爷亲自叮嘱过,必要将这些按方煎药给景瑞帝服用。太医也只能依言办事,可惜的是,景瑞帝服用过好些仍然没有任何效果。

    “朕问你,为什么你会答应让萧应然继位,还有你送来地那药方是什么意思?”景瑞帝这时已经不理朝政,一心一意将全副心思放在自己的病情上。每日有一大半的时间是传召御医商讨各种新的诊治方法与药物药材。他服药之前,仔细询问过,也看过清平王爷送来地药方。以他的心性,也不难猜出其中另有隐情,遂立刻传召了清平王爷询问。

    “老臣只知,那药方也许会对皇上的病情有所帮助。”清平王爷淡淡回答。

    “是谁?”景瑞帝急切问道,忽而自己又想到什么,急急说道,“是容复华,朕知道了,一定是容复华开出来的药方对不对?宫中那些人全都是些饭桶,这世间只有容复华能够治得了朕的病。他在哪里?”

    “皇上,那药方其实对皇上的病情并没有作用……”这药方实是萧应然送上的,清平王爷听他的解释,才拿来给景瑞帝一试。

    “容复华在哪里,他在哪里?”景瑞帝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清平王爷说了什么,只是不住地追问,一手还仅仅抓住清平王爷的衣袖。

    他已经病入膏肓了,浑身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这般勉强支起身体时忍不住在微微发着抖,气力不接之下,所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低声哀求。

    “是了,是了,”景瑞帝似乎想到了什么,笑起来,放开了清平王爷的袖子,瘫倒在床上,“朕早就已经派了人去找容复华了,朕手下都是精兵强将,你都能够与他联系,朕还怕寻不到他吗?”

    景瑞帝脸上升起满意的笑容,声音微弱得似乎在自言自语:“朕会找到他的,朕一定会找到他地……”

    同年五月初,景瑞帝因误服丹药驾崩,举国大丧,而后不久,离开帝都已经有二年多时间地清平王世子重回帝都,参加国葬。而后,因景瑞帝无子嗣继位,众臣几番商讨,却是没有推举之前诸人认可的清平王世子萧应然,而是推举了肃立王爷。

    “清平王世子年纪尚幼,从未上朝临政,聪慧好学是真,但文采学识对于治国之道并无多少直接益处。说到这点,这两位世子与稳重地肃立王爷相比,却是相差太多了。”某位老臣这般评说,其他人想过之后,也都认同了。

    国葬之后便是大礼,全国气氛肃然一新,诸多繁琐仪式一一结束。朝中大事也俱都重新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之上。萧应然终于有了机会再次离开帝都,四处游历一番时,竟然又已经是一年中的深秋了。

    自打他回了帝都,他与容态一直都有书信联络。清平王爷在当年容复华走后果然与他有联系,后来便将一直以来的诸多线索告知了容态,她与周胜夫妇按此消息一道前去寻找容复华。只是后来清平王爷从景瑞帝口中得知景瑞帝竟然也在寻找容复华,便发信提醒他们多加留意,为避免走漏行踪,他们之间的来往消息也就减少了许多。

    离开帝都的时候,萧应然所接到的容态传来的最后一封信告知他们现在在朱家镇中,当年那个他们曾经留居过好长一段时间,并且竭尽全力帮助当地人赈灾诊病的地方。

    萧应然一路匆忙,很快便到达了朱家镇。虽然并未接到清平王府的消息说是他们有改换地方,萧应然心中也仍是揣测,不知他们是否还在当地停留。

    等到在客栈中安顿下来,下人将行李等都打点好,萧应然自己出了门,在大街上闲逛。过去那段岁月历经的一切点滴,这时都历历在目。当年为抗旱灾,自己曾经与当地官吏一起勘探过的地方,这时已经有水井挖出,不少居民在那里拿桶取水。路途颠簸,从水桶中溢出的水在路上漫延出长长的水渍。转过街边一角,依稀还能看见他们当年曾经设摊义诊之地。

    萧应然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猛然回过神来,却见自己周身的许多人都在向一个方向走去。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萧应然忍不住拦住一个人问道。

    “你是从外乡来的吧,不知道咱们这里的情况。告诉你,前些日子来了几个人,心肠好得不得了,人又厉害,在咱们这里设了药摊,帮咱们这些穷苦人家免费诊治,咱们都是赶着去瞧的。”一人这般说道。

    萧应然一颗心猛然之间便跳了起来,他不再多问,顺着人流的方向走去,一路翘首以盼,心中忐忑难安。

    在设摊的地方早就已经围挤了很多人,萧应然来得晚,根本挤不进去,虽是着急万分,却也没有办法。忽见一个人从里面挤出来,连忙拉住他询问。

    “请问,里面诊病的是什么人?”

    “啊,是个老人家带着几个年轻人。你不知道,那个大姑娘,可真是如天仙下凡一般的漂亮呢!”说话的人提着药包,满脸的喜色。

    萧应然再也顾不得其他,不理旁人的抱怨,奋力向里面挤去。

    你可是在这里?

    我,是否还能看见昔日你那灿烂的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