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疯狂的硬盘 > 第三章 谁中了?
    第三章 谁中了?

    “如果用嘴巴可以跳楼的话,你都已经跳了七回了!姓段的,不是老娘我小看你,你要是真敢从楼上跳下去,老娘就立马从了你,跟你去开房,否则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闭嘴,再提这事,老娘就把你踹回娘胎去!”

    胡一飞电脑前一阵狂汗,下巴差点没跌碎,段宇这厮太有才了,怂恿小MM开房不成,竟然还能用跳楼来威胁,这招够新鲜,够劲爆,简直是闻所未闻呐,要不是靠着这款黑客神器,胡一飞还真不知道世上竟会如此这般的泡妞手段。

    那个叫小丽的,是段宇的女朋友,很火辣的一个小姑娘,胡一飞只见过两次,便对她的印象极为深刻了。第一次是因为小丽的那句口头禅,“我打得你妈妈都认不出你!”,当时就雷了胡一飞一个外焦里嫩,然后他就在心里给小丽贴上一个“熊出没,生人勿近!”的标签;第二次是在饭堂,段宇和小丽每人叫了一大碗面,小丽尝了一口说不好吃,然后胡一飞就亲眼目睹段宇在小丽威胁的目光之下,把两碗面都吃了下去,连汤都不带剩的,事后段宇吃了五盒消食片,外带三个大吊瓶,小丽在胡一飞心中的形象,顿时又提升了一个档次,从“生人勿近”上升到“极度恐怖”了。

    胡一飞现在想起这些,都还是一阵恶寒,他偷瞄了一下段宇,发现段宇坐在电脑前仍然是稳如泰山、面色如常,阳台上一阵风吹来,段宇同学衣袂飘飘,那意境,那神态,正是金庸老爷子笔下所描述的那种境界,“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他横由他横,清风过山岗。”。胡一飞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谈恋爱谈能谈到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倒让自己大开了眼界。

    胡一飞怕再自己看下去,自己的小心脏都会受不了,赶紧晃了一下鼠标,就发现屏幕上出现了两个半透明的按钮,一个是“进入工作模式”,另外一个是“退出目标电脑”。胡一飞毫不犹豫地点了退出,屏幕一闪,就变回了之前的样子,那个小程序依然横在屏幕的中间。

    “我靠,这程序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胡一飞看着那东西发愣,虽然之前自己也从没成功入侵过别人的电脑,但多少还是了解一些黑客知识的,想进入对方电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么是你得先具备访问权限,要么就是给对方的机子种木马开后门。

    看这个程序刚才的表现,倒是有点类似于木马的远程监控功能,但奇怪的是,就算是用木马监控对方,也必须先把木马的客户端程序种到对方的机子上去,这样才能实现链接。可这个程序却是输入IP就能进行链接,似乎有点强大得离谱了!

    “难道网上那些黑客教程都是初级水平,而这个程序属于高级货?”胡一飞挠着下巴,他的黑客水平相当得有限,琢磨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最后一叹气,“算了,回头我还是到黑客论坛上去问问高手吧!”

    目光再次回到那个小程序上,胡一飞又有了新想法,他想换其他的IP再试一试,说不定是段宇的机器早就中了木马,而那个木马刚好就是要用眼前这个小程序来连接的。

    河东理工大用的是校园网,学校给每个寝室都有预留了宽带接口,并且绑定了固定的IP地址,只要你把电脑插上,IP设好,就可以通过共享上网了。胡一飞所在的二号宿舍楼,IP范围都在之内,段宇的电脑是胡一飞的是其他人的也只是把后面一位改一下就行。

    胡一飞想了想,便输了一个过了几秒,程序提示连接失败。

    “看来这程序不是万能的!”胡一飞不由几分失落,之前那种挖到宝的激动心情也就立刻淡了下来。

    不过心里还是不死心,怀着侥幸,把IP地址顺次往下加了一位,输入个点下按钮之后,屏幕就是一闪,就看见有人在浩方平台上干3C。

    “他爷爷的,肯定是刚才那个IP的电脑没开机!”胡一飞有点想明白了,这个想法让他再次兴奋了起来。

    他退出这台电脑,然后又随机选了五个IP去试,其中三个可以连接上,两个则不行。胡一飞把那两个链接失败的IP放到网络下去Ping,发现全都Ping不通。这就证实了他的猜测,这些链接不上的IP,全都是此时没有开机的。不打开电脑的话,这些IP地址在网络里就不存在,当然也就不可能链接到了。

    胡一飞这回学聪明了,他去找了一个局域网管理工具,开始搜索此时局域网在线的电脑,等搜索结果出来了,他就按照结果里显示的IP挨个去试,连续试了十几个,全部能链接上,在电脑上干啥的都有,看电影的、打游戏的、看新闻的、淘东西的,胡一飞全都看得是一清二楚。

    “他爷爷的,这次真的发达了!”胡一飞终于敢确认,自己手上的这个小程序就是神器。

    胡一飞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胸腔里有一股王八之气,压制不住地想往外喷,如果不大喊一声的话,他觉得自己都会被这股气给憋爆炸了。从别人的电脑里退出来,胡一飞就冲到阳台上,对着外面狂喊:“我中了,我中了,我中了500万!”

    老四正躺在那里看电视呢,听到动静就“哐当”一声从床上掉了下来,人没站起来,就直接开始叫了:“500万?靠!二当家你发了啊,赶紧拿出来分赃!见者有份!”。段宇一时搞不清楚状态,但也不聊天了,朝阳台这边看了过来,只有魔兽猛男还在那里浑然不觉地打着呼噜。

    “爽!”胡一飞喊完这嗓子,顿时觉得是神清气爽、精神百倍,转身进了寝室,看着老四那一脸期盼的表情,便诡异一笑,嘿嘿道:“我有500万的精子,要不要分你一点!”

    “我呸!”老四明白是上了当,从地上爬了起来,道:“论精子我有几十亿,你那点还是存起来打手枪用吧!”

    “哈哈哈!”胡一飞大笑着回到电脑跟前,“放心,等我真中了500万,肯定分你!”

    “吱妞”一声响,寝室门被推开一条缝,隔壁的王老虎一脸兴奋地露出个脑袋来,“谁中了500万?”

    老四便顺手往阳台上一指,“呶,在阳台上呢!”

    王老虎颠颠就跑了过去,却发现阳台上什么也没有,“在哪呢?”

    “你没看到吗?”老四一脸惊讶,“墙上啊!你仔细找找,刚被胡一飞射了500万精子上去!”

    “我靠!”王老虎顿时一脸的晦气,道:“那我们寝室的墙还中好几亿呢,还是美金!”,王老虎说完就灰头土脸地走了。在他之后,还有好几个过来打听消息的人被老四耍了,老四终于把胡一飞耍自己的仇,在别人身上报了。

    胡一飞本来还想找台机子再测试一下,他想看看那个程序“进入工作模式”是个什么样子,现在人来人往的,他也不好下手了,便把注意力重新转回那块二手硬盘上。

    “这硬盘原来的主人应该是位黑客高手!”胡一飞这么想着,便觉得那硬盘上这些被删除的数据全都是宝贝,这简直是座金山呐,随便一锄头下去就能爆出一把神器来。

    胡一飞两眼直冒光,做个很牛X的黑客一直都是他的梦想,眼前就是个好机会,只要把硬盘上的数据全恢复,说不定这个梦想就能成真了呢。想着自己手持神器,纵横互联网,杀得一片腥风血雨的样子,胡一飞的口水就忍不住往外涌,什么凯文.米特尼克,什么加里.麦金农,还有那个小莫里斯,全都是个屁,老子一个神器,也能让互联网颤三颤!

    为了安全起见,胡一飞决定对这块二手硬盘做一个完整的备份。意淫归意淫,胡一飞脑袋还没坏掉,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数据恢复水平,那是相当得有限,只要恢复数据时发生了一丁点的意外,就意味着将有一大批神器永远无法恢复,到那时候可就追悔莫及了。而做备份的最好办法,就是找一块和这二手硬盘一模一样的全新硬盘来,大小型号都一致,然后把二手盘上的数据全盘备份过去。再从网上买也不可靠了,万一再整回一块二手的,自己找谁哭去。

    胡一飞翻出自己的钱夹子,细细数了一遍,脸就皱成了老茄子,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那么一点,这次从淘宝上买硬盘花掉了270,剩下的钱除了吃饭,也就是能请梁小乐看场电影吃顿麦当劳的。如果再买一块新盘的话,别说是请梁小乐了,就是自己都不够吃饭的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看来只好先把这硬盘放着不动,等下个月的钱到了之后,买了新硬盘做了备份,自己再开始恢复!”胡一飞是这么想着的,可不过眨眼的工夫,他又后悔了,明明知道这硬盘上都是宝贝,自己却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巴巴地等着,这感觉实在是太难熬了,胡一飞知道自己肯定熬不住这一月。

    “从哪里弄些钱来呢?”胡一飞立刻转到了这个问题上,在那里挠着下巴转眼珠子。

    第二天,几乎整个理工大都知道二号宿舍楼有人中了五百万。小道消息的传播速度那叫个快,连猪流感都望尘莫及,胡一飞一上午被人问了十八次,段宇被问了九次,老四和猛男没来上课,他们奋斗了,所以免遭此难。

    除了有人过来打探消息,段宇还觉得胡一飞今天看自己的眼光有些怪怪的,柔中带着一点媚,如果是小丽这么看着自己,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可让一个大老爷们这么盯着,段宇心里一阵阵恶寒,他终于是忍不住了,问道:“二当家的,你老看着我干嘛?我今天没穿错衣服吧?”

    “没有,没有!”胡一飞连连摇头,笑得很是内敛,“吃早饭的时候,我碰到了小丽,她让我这几天看好你,尤其是不能让你靠近一号教学楼。我正在想,这是为什么呢!”

    段宇脸色一白,压低了声音,“那是小丽和你开玩笑呢,你可别乱说!”

    “老三,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有事可要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胡一飞也是把最后一个字的发音咬得很重,拖得很长。

    段宇顿时就觉得不妙,难道是小丽把自己用跳楼威胁的事告诉了胡一飞,不然这小子怎么一上午都是一脸的坏笑呢,“我真的没什么事,你不要瞎想!”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当然是盼着你没事!”胡一飞拍了拍段宇的肩膀,然后迅速换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过我倒是有点难事……”

    “有事你就讲啊,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段宇不确定胡一飞是不是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糗事,这时候他也只得先装作一副豪气的样子。

    “你也知道,我最近的花销有点大,又买了块新硬盘,这手头就紧得厉害。谁知道祸不单行,昨天我机子的网络又出了问题,估计是网卡坏了,要是再买块新网卡的话,那我今天中午的饭怕是都没有着落了,唉……”胡一飞满嘴的瞎说,脸上却是悲痛欲绝。

    段宇终于是明白了,胡一飞这是要找自己借钱呢!段宇可不想松这个口,除了小丽,他是不会借钱给任何人的,当然,他也从没借钱给别人过。

    “妈的!”段宇心里暗自咒骂一声,这胡一飞明明知道找自己借钱无异于是在刺猬身上拔毛,他还敢开口,这说明他有把握让自己把钱吐出来,肯定是这小子知道了那事,他这哪里是借钱,明明就是在收封口费,他娘的!

    段宇心里恨不得一把掐死胡一飞,但却不得不把钱借出去,要是胡一飞真给自己宣传一下,那自己以后都没脸出门了,段宇掏出钱包,心里淌着血,“都是一个寝室的,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先给你拿点吧,你要……”

    “200!”胡一飞竖着两根手指,“只要200就够了!”。

    段宇一听这个数字,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抽搐了,他打开钱夹子,慢慢地数了起来。

    要不是胡一飞确定段宇能够很轻松就拿出这笔钱来,他还真要以为段宇这是要心绞痛发作了呢,每数一张钱,段宇都要捂一下心口,再数再捂,那样子,我见犹怜啊!

    昨天晚上胡一飞到底是没能忍住,他又偷偷地链接了段宇的电脑,而且是在工作模式下,胡一飞发现工作模式下可以随意在对方电脑上做任何操作,而且不会被对方发现。胡一飞把段宇的电脑粗粗翻了一遍,就发现了两桩“惊天的秘密”,一是段宇电脑上毛片的数量远远超过楼下的小胖子,小胖子虽然号称是二号楼里的“最黄最暴力”,但在段宇跟前,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胡一飞揪出了一条隐藏在羊群里的狼,一只低调的闷骚型狼;另外一个秘密,就是段宇存了一笔钱,数额有好几千块之“巨”。

    胡一飞当时正为钱的事发愁呢,恰好就翻到了段宇的账本,那简直是瞌睡遇到了大枕头,他当即决定不管用什么手段,哪怕就是死缠烂打,也要从段宇这里把钱借出来,反正下个月就能还上,他也再找不出其他合适的借钱地方了。

    段宇把那几张钞票数了半天,发现这招对胡一飞没用,便知道今天这钱是要借定了,当下一咬牙:“200太多了,我拿不出,100的话……”

    “150!”胡一飞当即还价,然后一副求饶状,“老三,江湖救急,帮帮忙啦!”

    段宇掏出150,攥在手里,语重心长:“都一个寝室的,我还能见死不救吗?这钱我借给你,不过有句话我得劝你,以后花钱得有个节制啊,咱们还是学生,手头都不富裕!”,段宇嘴上说着,但钱却还是攥得紧紧的。

    胡一飞巴巴地望着那钱,等了半天,也不见段宇有丝毫交出来的意思,抬头一看段宇那“暗示”的眼光,当即明白过来,急忙保证:“老三,你放心,下个月生活费一到,我马上就还你!”

    段宇这才把钱交到了胡一飞手里,眼中带着不舍,“一个寝室的,什么还不还的,说这话太见外了!”

    钱拿到手后,胡一飞就在教室里坐不住了,借口上厕所来了个尿遁,出门直奔电脑城而去。

    (新人新书,请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