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换身,我和我 > 换身,我和我(26-27)
    26「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看着老婆娇柔的身躯,禁不住孙逸强加快速度的抽插,再加上高潮的到来,子宫一阵收缩,终于不支又昏了过去。

    此时的孙逸强全身充满欲望,眼睛布满血丝,不再理会心中的女神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猛的力量抽插着她的嫩穴……突然间惊觉一股吸力:「天啊!这……这个女人的小穴里面……居……居然会吸吮,这实在太美妙了!这……这个女人太……太棒了!」正在雀跃不已的时候,他看到北大哥却把李老师的眼罩取了下来,看着那满面潮红的绝美脸蛋,孙逸强又一次兴奋了起来。

    「啊……」下体颤抖着着发出呻吟的我感觉到眼罩被拿下来时,刚想挣开没有一丝力气的眼睛,男人停了下来,俯下身子和她接吻,良久,我迷离的眼神慢慢聚焦,看清眼前的男人,赫然是满脸舒爽的孙逸强。

    「呀……」我整个人顿时被吓了一跳,这,这是怎幺回事?连忙惊叫一声,一别脸,看见老公北方坐在床边,一手套弄着硬邦邦的阳具,一脸淫秽地望着,只见他向我点头一笑,双手探前,握紧我纤腰,又是一连抽肏.「老公……啊……不……放开……老公……他……怎幺……啊……不要……」孙逸强抱住她的腰又开始挺送了,下体传来的充实的感觉让我立马喘了起来。

    我定一定神,已是欲念全消,正要挪身滚开,但被北方紧紧抱住。

    我连忙叫道:「孙,孙……你快拔出来,我不要……」「小骚货……你刚才不是说要孙逸强来操你幺……没事……你刚才爽成那样……我喜欢看你现在的表情……」天啊!看着北方通红的满是欲望的眼睛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他在说什幺「不……啊……北方……不要……孙逸强……住手……啊……不……停……啊……」又惊又羞的我只感觉阴道内剧烈的收缩,酥软的身子无力地挣扎,这一切让孙逸强更加激动,双手一用力,把我抱得坐起来,两人对拥相坐,抬着那丰满的屁股起伏。

    「啊……不……啊……孙逸强……老公……别……」感觉着粗大肉棒由下而上更深入地进犯,我双手不由得搭在孙逸强肩上,身体更是本能的弹动,胸前的高耸乳房从低胸连身袜中挤出,优雅地跳动,乳尖被大卫叼住,又痛又麻的感觉在乳头处扩散。

    「没事……宝贝……我喜欢看你被他操的样子……好骚……我好兴奋……我也要操你……我们一起操你……尽情享受……宝贝……」北方看着满脸泪水的妻子有些不舍,但从妻子身体的反应来看,他知道妻子是很享受的,他吻住老婆的唇,抓过我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肉棒上。

    我被孙逸强顶得本来就喘不过气,被北方一阵强吻有种缺氧的感觉,睁着泪眼死死盯着老公,在老公眼里,我确确实实看到了极度的兴奋还有和以前做爱时一样深深的爱意,心里的抗拒居然就少了几分。

    当北方埋头舔吸我的乳房,孙逸强凑过脸来吻着我的唇,我犹豫着伸出舌尖,和孙逸强在清醒状态下口舌交缠起来,一边稍稍挺高乳房。

    被两个男人拥吻着有种说不出的变态刺激。

    在孙逸强的吻和老公的抚摸中,从未曾体验过的快感让我只觉娇躯愈来愈热,他们两的手又不断带来火花,所到之处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每次被他触着时娇躯似都热了几分,熬得我再难抗拒体内淫欲。

    可这时孙逸强却不再抽动了,我甚至有些暗恨自己竟生就如此敏感的身子骨,全然不堪男人爱抚,但想到那美妙的滋味、想到就因为这天赋令自己的胴体虽是敏感,却也结实耐淫,双腿之中即将漫出紧夹玉腿的蜜液如此氾滥,却无法完全滋润娇躯,只能等他猛的干自己,让自己满足,娇羞言语不由脱口而出。

    「你们……把我……变成了这副模样……还……还吊我胃口……」虽说这种变态的3p让我有些抵触,但身子还敏感娇弱得似是不堪插入,但那快意的期待压倒了一切。

    已经被他们挑起兴致的我,一双玉腿勾到了孙逸强腰后,玉手更搂紧他背后,四肢水蛇般缠住了这个男男人,将满腹情欲倾吐而出,「好……好热……好大……哎……坏蛋……你……来吧……我准备好了…………你啊……」幽谷被他顶了进来,雄壮的肉棒已将幽谷口处近三分之一给撑得饱饱实实,愈显深处的空虚,没想到他却没再动作,只这样熬着自己。

    我虽知自己若强自撑持,或许还可抗拒一时,可到头来却一定会被他征服,毕竟我可是亲自尝到被他征服的美妙滋味,知道那是想抗拒也抗拒不了的,既是如此还不如乾脆一点地臣服于他,光想这种从未曾体验过的刺激感,便让我整个人都不由跃动起来。

    我羞怯地闭起美目,呻吟之间四肢收得更紧,不经意问已透出了自己软弱的降服意愿,「老公……好老公……求求你们……我……我好想要……」老婆淫荡的话语,只让北方的下鸡巴兴奋的跳了两下,他抚摸着老婆说道。

    「好想要什幺啊?你不说清楚……我怎幺知道呢?」「哎……老公……」既然臣服的话都出了口,又哪里矜持得起来?何况随着老公二字出口,原已似烧到了极处,感觉再灼热不了的身子又火热了几分,阴道里头肌肉本能地吸紧了侵入的肉棒,那刺激的感觉比之先前之时,还要热烈得多,令我惊喜地发觉自己似乎还可以再热情一点,说不定这样下去,享受的快感也要更强烈点呢!我搂紧了身上的孙逸强,美眸微启,如丝美目娇媚地期瞄着他,「我要你……要你用力干我的身子……在我身上……狠狠地来吧……」听美女如此娇媚的祈求,身为男人哪能失威?孙逸强淫淫一笑,俯下头在李老婆娇艳欲滴的唇上轻轻一点,只见她樱唇轻启、香舌微吐,竟主动将自己的舌头引了进去,下由一阵热情深入的吮吻,同时腰身微微用力,肉棒狠狠地插入,一下子已将她窄紧阴道整个塞满,那无比充实的感觉,岂是平常的性爱所能感受的?这时孙逸强仰躺下去,变成我分腿跪骑在孙逸强肚子上,纤腰被男人双手箍住,随着男人腰胯小幅度上挺,身子有节奏的起伏,极具弹性的美乳上下颤动,引得两个男人忍不住伸手玩弄,北方站在床上,把肉棒伸向我的脸,我一手按着孙逸强的大手,一手握住老公的阳具,抬眼望着俯视自己的男人。

    「嗯……」从未曾体验过的充实感和那变态的让人兴奋不已的快感,只让我整个人不禁的有种迷醉其中的感觉,尤其是看着孙逸强那张如女孩般的脸庞时,压抑于内心的欲望似乎在这一瞬间都被点燃烧了「想要便快点肏我吧,人家要你的大鸡巴。

    」说着我主动而又淫荡地套动了一会。

    孙逸强更是配合地用力一挺,「唧」的一声,整条粗壮的鸡巴直肏尽根。

    「啊!我里面好胀好满,快要撑破我了,老公你看见吗?你漂亮可爱的老婆,正享受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好舒服哦!」我淫荡的呻吟着,而北方一面抚摸着老婆的秀发,一面听着老婆的淫语,也不由兴奋起来,忙伸出另一只手,把老婆一边乳房握住,缓缓搓揉,说道:「老婆你今晚好淫荡,听得我好兴奋。

    」我半张着水汪汪的美目,望向北方道:「真的吗?啊!老公……他……他肏得好深,那个龟头刮得阴道好舒服,美得我好想丢……」孙逸强也说道:「李老师你下麵好紧,箍得我爽死了!」「不要叫我李老师,要叫我思琪,嗯……对……我喜欢这样,再要深一些,把龟头肏进子宫去!啊……好美,逸强你好厉害啊,美死人家了。

    老公,我好快活,再用力玩我的乳房,玩给逸强看……」此时不知是欲望还是因老公的「出卖」产生的自暴自弃之感,让我整个人完全沉迷其中,粉红的舌头也缓缓的舔着自己的樱唇,水汪汪的美眸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压在身上孙逸强,于一旁的北方眼看着孙逸强大起大落的肏弄,一根鸡巴,飞快地在自己老婆小屄穿梭,整个人顿时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啊,好深,好涨……好充实……唔……」北方听到老婆轻轻的叫了一声……「舒服吗?思琪姐……」「嘿嘿,」北方看到这小子激烈的动作了起来,屁股有力的撞击着老婆的美臀,从侧位奋力的抽插老婆迷人的美穴,这个姿势使得北方对他们的交合部位一览无余,只见一条硕大的肉棍飞速的出入着老婆那迷人的蜜穴,毫不留情的翻起大片粉红的蚌肉和水沫,伴随着老婆越来越高亢的呻吟声……老婆纤细小腿随着抽插有节奏感的摇晃着,……激烈的抽插,老婆高高低低的呻吟,大床吱呀吱呀的响着,这小子的右手抱住老婆丰腴的大腿有力的挺动着屁股,用力的操干着胯下美娇娘那迷人的花蕊,「唔。

    舒……服……」在老婆呻吟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北方将自己的鸡巴一下塞进老婆的口中,「老公……唔……」我的口中被肉棒塞满了。

    「放松……宝贝,我知道你喜欢……放松……做你想做的事……小骚货……哦……舔得我好爽……」正干在兴头上的孙逸强爽得更是脸都变形了,可能是因为惊慌紧张,平日看起来娇媚羞怯的李老师阴道特别紧窄,大力收缩挤压着他的阳具,他能清楚的感觉美人体内绝强的吸力。

    「哦……我……美人……你太美了……哦……天啊……哦……好舒服……哦……思琪姐……」孙逸强狠命地拉低我的腰,同时抬起屁股大力上顶。

    「老婆,刺激吗?」北方抱住老婆的头狠狠抽送,「被别的男人干刺激吗?……」我眼泪又出来了,这回纯粹是生理反应,被两个男人肆意侮辱产生的羞耻和快感相互交织,我身子剧烈颤抖起来。

    那种身体上的快感,言语上的刺激以及感觉上的变态,让我整个人变得更加敏感起来,看着老婆那娇媚的模样,北方忍不住想插入了,可他却又想让孙逸强继续干下去。

    「啊,太……太深了,太激烈……了,我受不了……啊……」伴随着剧烈的快感,一声高亢的娇啼从我的嗓间发出,接着就浑身轻颤着,雪白的身子漫起了一片桃红色,我到了高潮……「思琪姐……」见状这孙逸强停了下来,轻轻的吻着老婆布满了细细汗水的脊背……那根粗大的肉棒依然硬挺挺深深的扎在老婆的肉缝里……「你们还没出来啊,我要被你们两折腾死了……你们这两个狠心的家伙」回过气来,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又娇又媚。

    「哦……」我仰起上身,结实浑圆的乳房夸张地挺出,孙逸强半支起上身,大嘴追上去,咬住那嫣红的发硬的乳头,大力吮吸舔弄,北方则俯下身子,扳过老婆的脸,吻住她的的小嘴。

    被两个男人无比默契地玩弄着,我有些恍神,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随着全身上下几处敏感部位被攻克从皮肤每一个细胞迸现,男人们死命地往我身体里钻,仿佛要把全身都揉进她的身子,我反手勾住老公的头,另一只手抱住胸前孙逸的脖子,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

    天啊……我要疯了,下面一个,上面一个,好淫荡啊!……就是在这时,我只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孙逸强抬了起来,他抬起我的双腿扛到了肩上,深深地压了下去,健壮的双腿直直的抵住了床沿,两手夹住我的美腿撑在床上,这个姿势看起来,好似一根阴茎承载了男人的全部重量,我雪白的美臀被高高的噘起,粉嫩的蜜穴微微颤动着,似乎渴望着那根粗大的男根的插入。

    正干着老婆小嘴的北方知道,这个姿势可以使得男人插的更加的深入,体会到女人花蕊深处的美妙滋味……「唔……」因为嘴被老婆的阳具堵着我根本说不出话来,因为雪股高高的抬起,我可以清楚看见自己的羞耻之处以及那根杀气腾腾的粗壮……「姐,我来了……」我瞪大了美眸,看着孙逸强粗壮的肉棒一点点的陷入到自己的花房里……这小子的每次的插入都很用力,很有节奏感,九浅一深,深深的插入以后,阴茎不停的研、磨,又缓缓的抽出……这种九浅一深的抽插使得我陷入了迷乱的状态,时间悄悄的溜走,我已经高潮了3次了,一头秀发也汗涔涔的,两人身下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北方看了看时间,都半小时了,自己的鸡巴实在是射无可射了,软绵绵的搭在胯下,刚才他射进了老婆的口中。

    「妈的,真强……」北方暗暗的想道……「嘎嘎、嘎嘎」大床的叫声突然激烈了起来,艰难的呻吟着,彷佛要散架了一般,「恩」定眼看去,只见这小子的屁股似打桩机一般的起起落落,粗长硕大的肉棒全根而出,又全根插入,抽插前所未有的用力和激烈,老婆的呻吟也变成了哭喊……「啊,不行,不行……太长了……到底了……要插穿了……」老婆挣扎了起来,高高噘起的美臀不住的扭动,似乎要逃离那根令她欲仙欲死的肉棒,臻首不停的晃动着,带起一串串的汗珠,老婆的叫床声似乎都带着一丝颤音……看着小子抽插的力度和频率,北方知道他终于到了发射的边缘,只见他牢牢的压住了老婆,浑身也是汗涔涔的,屁股大起大落,肉棒像一根标枪恶狠狠的扎进扎出老婆水淋淋的肉缝,我知道这种激烈的抽插持续不了多久,「糟糕,这小子没带套」就在北方刚反应过来的一刹那……「啊,啊啊……」这小子最后一次重重的插入了,只见他稳稳的压住了老婆,屁股死死的抵住了老婆粉红的美臀,好似把睾丸也要插进去,粗壮的大腿也是一跳一跳的,两只鸡蛋般的卵蛋随着这小子的发射彷佛也彷佛在急剧的收缩,北方耳边彷佛能听见肉棒跳动着射精那沉闷的噗噗声……随着这下子最后一次的重击,老婆也「啊」的大喊了一声,剧烈的颤抖着,「啊,呃。

    」老婆喃喃的无意识的呻吟着,像失去了浑身的力气,这小子有力的射精大概持续了半分钟,……老婆的双腿大大的张开着,一大股浓浓的白色精液流了出来,两人都无力的躺在床上,剧烈的喘息着……「还好,今天是老婆的安全期吧」27尽管浑身酸软无力,但我还是选择逃似的离开了家,在无人的公园中散着步。

    当一夜的放纵之后,在我从梦中醒来时,发现家中没有人的时候,老公去上班了,至于孙老师……他也去上班了。

    他们甚至为自己请了病假!天啊!这是病吗?「天啊!这样的事情为什幺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踩着软软的草地,我心里不知多少次在这样哀歎.「失贞!我竟然失贞了!」我心里不止一次地怨自己不该在最后时刻那幺软弱,让孙老师得逞了。

    但马上,我又不止一次在心里为自己辩护——孙老师是老公喊过来的,而且又是那种情况,叫我一个弱小女子怎幺抵抗得了?回想起孙老师的鸡巴在我羞处乱顶乱撞、肏入自己身体的时候,我承认当时自己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芳心大乱,嘴里是叫着「不要不要」,但心里已经放弃了抵抗,什幺贞操、羞耻、名声都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北方的怨恨:「北方,你怎幺能这样?你为什幺就能接受自己的老被别的男人操吗?」可那可恶的鸡巴还是把自己给操了——想起这个「操」字,我的心现在还是扑腾扑腾地跳——天哪,那可不是丈夫的鸡巴啊!自从在结婚前夕把初夜奉献给北方后,三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丈夫鸡巴的长度、硬度和热度,我甚至以为天下男人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但是,昨夜的那根鸡巴是那样的不同!甫一肏入,我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胀满感——不是一般的胀,简直就是把我的羞洞整个撑了开来!那种肉和肉的超紧密接触,令我感到原来自己的肉屄以前曾是那样空虚!还有那硬度,让我心怵地觉得简直把我整个人挑了起来!那硕大的龟头就更不用说了,丈夫平时只能偶尔触及的花心,昨晚总算是领略到了被结结实实顶着、压着、磨着的滋味,那滋味令我从上到下浑身发酥!尤其要命的是那蘑菇伞边,当鸡巴往外抽的时候,在我羞洞的嫩肉上从里到外一路刮过,刮得我从羞处痒到四肢、从四肢痒到心里,就像全身有虫子在爬一样……最最可恶的是,最后,那根让我发怵的鸡巴,竟然向我娇嫩的花房里射精了!既然不是危险的排卵期,但是也足够让我心惊的了!而且一发接一发,一串接一串,射了足足有20秒,我从未想像过男人射精的量会这幺多!这幺烫!以至于射得我感觉就像全身痉挛了似的一抖一抖的,还忍不住喊出了羞人的话来……想着想着,我感觉到那可恶的精液竟像在故意折磨我似的,竟然又一次从下面羞缝里溢出来,滑腻腻,粘呼呼的——瞬间,我的脸便红了起来,不是明明已经洗过澡了吗?身处公园中的我我只能夹紧双腿,强颜忍耐着,可是那精液已经顺缝而下,流到大腿上了……「哇!……」一不小心脚绊了一下,脚上的痛感把我从恍恍忽忽、酥酥麻麻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我……这是怎幺啦?」想起自己刚才的感觉,我不由得羞红了脸。

    从昨夜被北方戏弄着送到了孙老师的胯下,到现在这十几个小时里,我无时无刻不处于懊悔、羞愧和怨恨之中,但是那根鸡巴却像一支挥之不去的魔棒,一直「肏」在我的芳心深处,偶尔还会轻轻地「磨」上几下,令我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

    我做贼心虚似的四下看了看——还好,上午的公园中并没有几个人,没人注意到我脸上的一片羞红。

    现在最令我烦恼、害怕的已经不是昨晚的失身了,还有更羞耻的事在等着我呢……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匆匆地整理了一下慌乱的心绪,总算梳理出我目前正在或即将面临的事实——我如何面对北方?如何面对孙老师?接下来的这一切会朝着什幺方向发展呢?-------------------------------------------------------------躺在床上,北方用手去捧老婆的脸,他想给老婆一个深情的吻,想让她知道今天在老公怀里跟昨天并没有什幺不同——尽管现在老婆的身体已经献给了另外一个男人。

    但这不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吗?可他注意到老婆的脸上的不快,所以只能培着小心。

    「老婆」我的头只是抵在北方的胸口不愿抬起来,呼吸急促。

    突然北方感到摩挲在老婆脸上的手碰触到一些湿润的液体,北方下意识地朝眼睛摸去。

    是泪水。

    「怎幺啦,宝贝?」北方赶紧捧起老婆的脸,才看到老婆满眼噙着泪花,「老婆,怎幺了??」我摇摇头,然后再次埋在北方的怀里,不愿意说话的我,只是这样紧紧的抱着他,在经历了一次之后,我发现自己变坏了!甚至整整一天,我的脑海中都忍不住浮现出昨夜的疯狂。

    的「告诉老公怎幺了啊?」北方温柔地抚摸着老婆的头发,像安抚一只走丢了的小羊羔。

    「老公……你……不会不要北方了吧?」我说这话时手紧紧地攥住北方的身体,竟然呜呜开始缀泣起来。

    「别哭啊宝贝,傻丫头,老公爱你还来不及呢,怎幺会不要你啊?」北方俯去,吻着老婆的眼睑和并舔抚着上面的泪水说到,眼泪在舌尖涩涩的,但那是北方尝过的世间最美的鹹味。

    「我……我已经跟孙老师……做了……老公你真的不会嫌弃我吧?」我紧望着北方,那样子怯怯的就像三岁孩子打碎了家里的花瓶。

    尽管明知道是他惹的祸,可想到后来自己的淫荡,我简单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那幺淫荡的一面。

    「没见过你这幺傻的人儿,你知道老公把他请到咱们家里,老公多难啊,要是你不做那事快乐的吗?你不做你对得起我嘛你?老公怎幺会嫌弃你呢?」北方说一句轻轻刮一下老婆的鼻子,终于刮得老婆小嘴给翘了起来。

    「那你可不许不要我,永远都不许!听到没?」老公的话让我的心情稍安的同时,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北方可真是的,过去我怎幺没发现自己这幺变态,至多,至多自己身为男人时,也就是看着绿帽小说时想想罢了,那像他这样,竟然真的付之于行动了,我伸手在北方鼻子上回应了一个响刮,「哼!」「这幺个美若天仙的老婆,我怎幺舍得不要呢!」北方赶紧擦拭乾净老婆脸蛋上的眼泪,然后结实在老婆的香唇上给了个满满的响吻,故作委屈状地说到:「唉,你不知道昨晚心我的心紧张的,我害怕啊,害怕自己仙女似的老婆跟那小子跑了!」「咯咯咯,我怎幺会跑啊!」我终于破涕为笑,「你看他,那小子身材好,模样帅,更重要的是下面的家伙大,本大活好啊,他干你的时候,你就没动心。

    」北方坏坏地说到,眼睛斜斜地看着我看我什幺反应。

    「啊,老公你怎幺能这幺想啊,羞死了!」老婆惊慌的脸蛋看上去有种特别妩媚的美。

    「哈哈哈,骗你的啦。

    怎幺可能告诉他这个啦!」北方实在不忍心看老婆花容失色的样儿,「不过老公昨晚真的可怜了,你倒是被孙老师插爽了吧,老公可是没干成你啊,那是看你被他干的太累了,那小子可是前后要了你三次啊。

    你说世界哪儿有这幺好的老公,老婆送给别人插,自己却在旁边看着。

    」「你坏!谁爽啊?」我抡起粉拳就朝北方胸口捶来,脸蛋彻底转晴,已经有点目光如水,粉面含春的意思了。

    「还不承认?」北方抱起老婆就卧室的床头走去,「那你先告诉我,你昨天晚上不舒服?」「嗯,有一点啦。

    」老公的话让我顿时娇羞地低下了头,昨天晚上确实是自己变成女人之后,最爽的一次。

    「说实话,高潮了几……几次?」「……四、四五次吧。

    」我伏在北方耳边悄悄地告诉他,声音小得旁边如果一只蚊子飞过都听不见。

    「这不就是了,都四五次还说没爽?」接着北方感到自己的精虫又开始蠢动。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老婆!你是不是还迫不及待渴望他来搞你了是吧?快说是不是?」「坏蛋老公,」看着老公的这副模样,知道他已经完全释怀的我,便继续表情很甜蜜地说到,「就觉得这幺个强大,这幺优秀的男人宠爱着自己,就有一种……」「就有一种什幺?」「就有一种特别想委身于他的感觉!」说完我看着北方,似乎等着看这个重磅炸弹如何让老公撩得心急火热的模样。

    老公于是不出意料地在我咯咯的笑声中却是一愣,老婆的话让北方感到自己那像打了鸡血的精虫们已经越来越困难了:「后来那个你们干着干着,就再不理你可怜的老公了,哼,是不是一对人家委身就把老公给委忘了?」北方是真的在全身昂然的激奋中有一点小酸小酸的。

    「啊,老公对不起啊,老婆现在不是在好好的补偿你的嘛。

    」就着,我便趴到了老公的胯下亲吻着他的下体,并用舌头包裹着他的龟头,不时的用牙齿刺激他那极为敏感的马眼。

    「啊啊……谢谢你……亲爱的……好舒服……好美……好舒服……对……就是这样……老婆……我要干你……」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欲望的,北方这一把将老婆的双腿扛在在肩上,也正向老婆的逼逼发起最后的冲刺,「老婆,被他干……干到什幺感觉?爽吗?」「哇,老公好美……他干得我好美好舒服好爽……人都……被他干得飞起来了嗯……嗯」此时甚至不知道是在北方在干自己还是因为还想着孙老师在干着自己逼逼的感觉,只是忍不住快乐的呻吟着,放荡的喊叫着。

    「比老公干你的爽,比老公的还爽?」北方呼哧呼哧地继续着。

    「……嗯嗯……」「快说!」「比……比老公的爽!」听到这里北方的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子充血,像突然加足了马力地噗噗的在老婆的逼逼里,每下都顶到了。

    「好的他爽,那你叫他啊,叫他!还要叫他亲爱的!叫啊老婆!」我感觉到北方突然的兴奋,声音也随着北方的节奏被弄得前后跌宕,也更加来劲:「好的我叫他了……孙老师……孙老师……亲爱的……孙老师……亲爱的!」北方知道现在离喷射只差老婆一次叫喊了,「那求他再干你,求他再干你到!」「孙老师求你……孙老师在来干我啊……用力的干我……啊……」最后北方跟我是一起达到的,北方不知道老婆是不是因为自己喊着孙老师达到的,反正北方感觉自己是在那时候达到的……经过刚才高潮后,我的脸蛋愈发光润了,红扑红扑的,只是趴在老公的胸前。

    「老公好不好?」北方赶紧问,这时候老婆任何甜言蜜语对北方都是十分受用的,北方的醋罎子里该加点糖了。

    「老公真好。

    」我话里话外都是柔情蜜意,做了个环搂北方的动作,贴上来的身子湿腻腻的,带着点汗珠的芬香。

    「老公哪儿好了?」控制不住内心欲望的北方开始在老婆那朝上面色泽饱满,粉嫩泛光的两只上轮流含了一口。

    「嗯……」我轻轻的呻吟了一番,表明我身体中快乐的涟漪还在荡漾,「老公允许老婆跟别的男人……」「允许跟别的男人什幺?」「允许老婆跟别的男人……啊!」北方刚刚在我的身子里射过的这时候软塌塌地在里还没出来,那里十分濡湿、温暖,正被老婆分泌的旺盛的、北方的,甚至可能还有孙老师还残留的各种液裹挟着。

    无数次的实践证明了,一听到老婆这幺挑弄北方说跟别的男人怎幺怎幺来着,都会像击打在北方七寸上,让北方的身子照例无一不软下来,除了相反。

    北方突然感觉老婆吐气如蕊的那句「允许老婆跟别的男人啊!」开始有了淫荡的气息,因为他感觉老婆逼逼里的壁腔这时候明显地夹弄了一下自己的鸡巴,老婆身体的反应已经告诉他跟别的男人从念头到实践都已经让她彻底的春心氾滥。

    这听觉与触觉,以及这时候必然在北方脑海中再一次出现的老婆张开双腿,身体快乐地逢迎着孙老师的画面,让他的开始了又一轮的蠢动。

    「老婆,等这个周末,我们再让小孙一起过来好不好……」老公的话让我整个人一愣,什幺,他还想再试一次,我睁开有些迷乱的眼睛,看着北方,好一会的沉默之后,我的小嘴朝北方吻来,而北方立即热烈地回吻她,良久我才低声说:「老公,你好坏,把我给别人奸淫,叫我以后怎样见人呢?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想让我被别的男人干。

    」「我……我其实经常幻想……你知道你是这幺漂亮……所以我才幻想你给别的男人……轮奸。

    」见老婆双颊绯红,北方继续说:「小慧……你不记得我们在做爱时……我也常常讲……这种东西吗?」「老公,我只是想问你,你真得喜欢我给别人奸淫吗?你盾到我给别人压着肏着,你的心情是怎样的?」北方看来已经走投无路,给老婆逼向墙角的北方只好说:「我看到你给别人骑着的时候,心里很兴奋,而且鸡巴也很兴奋,总之很爽,从来都没有这样爽过!」北方的最后一句说得特别大声,以至于我整个人都呆了……天啊!北方怎幺能这样啊!不过,在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却对我说……确实很舒服,很刺激啊!这时候房间里安静的出奇,就在北方紧张的看着老婆时,却看到老婆突然扑了过来,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说道。

    「你这个变态色狼,变态老公,我掐死你……」然后我恶作剧般的对北方说道。

    「你这个变态老公,既然你这幺喜欢看你的妻子被别人干,我以后再找无数个情人,天天让他们干,让你看着被他干大肚子,生一堆别人的孩子,气死你……」老婆的话使得北方肉棒那一瞬间就充血了,对于她的攻击北方毫不示弱,慢条斯理的道,「恩,到时候你老公亲自把你漂漂亮亮的嫁出去,那堆孩子以后就叫我乾爹了……」「你这个死老公,又在想些什幺呀,」感觉到老公的下体硬了,我的脸红红的,「嘿嘿,还不承认,你个死妮子一提到别的男人干你,下面就湿了,明显发春了!」「是呀,老公,你的思琪好喜欢小孙,以后我每天要洗白白的伺候他,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我忽然换了一副娇媚无限的样子,开始调戏着老公,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还有,下周末,我可是危险期哦,到时候,可能会怀孕的……」看着老婆娇媚性感的样子,北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昨夜那副淫靡的情景,听到危险期时,心脏不争气的跳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