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从不讲道理 > 分卷阅读2
    的。”

    这个牌子的沐浴露,他妹妹曾经让他帮忙带过几次。

    寂静的夜里,缓缓吹来的凉风驱散了些许燥热,夏蝉努力的鸣叫着,耗费自己短暂的生命,希望在死去后,还能有人记得,在这个盛夏里,它曾出现过。

    香烟的味道被风吹散,几尽消失,颜笙一直在努力寻找着的香味越来越清晰。

    醉酒的脑子恢复了几许清明,的确,这是她沐浴露的香味。

    刚才这香味跟那道烟味交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缠绵缱绻。

    寝室里有人电脑里有那些限制级的东西,她也跟着看过几眼。

    想到这些,颜笙脸颊有些红,耳根发烫,她拽着衣角不知所措。

    因为她也看清楚了6川的脸。

    五官分明,脸颊削瘦刚毅,眉眼里全是对着陌生人的警惕与疏离,即便是在这样一个燥热的夜里,面对着性感撩人的颜笙,他的眼里也没有别的情绪。

    当下她就肯定下来,6川没有认出自己,因为他紧抿着唇,是已经不耐烦的意思。

    颜笙试探的开口,小声叫6川的名字,语气软软的,甚至还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委屈,是的,她在委屈,委屈6川没有认出她。

    即便她在第一时间也同样没有认出他,但是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我可以,你不可以。

    “6川?”

    听到她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6川才真正用正眼瞧面前的人,嗯,有点脸熟,在哪见过?

    6川眨了几下眼睛还是没想起来。

    一脸迷茫的样子,既惹得颜笙少女心泛滥,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但是又让她生气,这个王八蛋居然还没认出她!

    颜笙将两边遮挡着面容的头发拨开,一张素净的小脸完完全全的展现在6川面前。

    “好好看看,我是谁?”

    因为实在是太委屈了,颜笙情绪稍微有些绪激动了身子就爱发抖。

    比如现在。

    6川眼睛视力很好,所以能很清楚的看到,面前的姑娘身子在小范围的抖动。

    他不留痕迹的慢慢往后退,心里想着这人该不会是羊癫疯要发作了吧。

    “好啊,你果然忘了我了!”

    颜笙见6川没反应,抖着身子自顾自的答话,话里话外都是把6川塑造成了个负心汉的形象。

    “哼,你等着!”

    趁着面前的人没有反应,颜笙飞快的抬脚,然后一脚踩在了6川新买的运动鞋上,还坏心的小小辗磨了一下。

    6川楞楞的看着自己鞋上一瞬间出现的黑色脚印,满脸都打着问号。

    抬起头时颜笙早已经跑的不见踪影,路上孤零零的留着一只拖鞋,大概是主人心虚逃跑时遗落下的。

    6川看了眼那只白色的带着毛绒绒的女式拖鞋,犹豫片刻。

    还是弯下腰将它捡起扔进旁边的垃圾筒。

    文明城市,你我共建。

    6川住的是双人间,另外一位,是传媒系的周传。

    回了寝室,6川就一头扎进了卫生间,用洗手液将一双金贵的不得了的手清洗了四五遍。

    擦干手出来,周传正在微信上跟新认识的小学妹聊骚,看了他一眼,随意开口:“回来了?哎刚才你回来有没有看见那个喊话的姑娘?长什么样儿?漂不漂亮?”

    一脸八卦好奇的样子,其实他主要还是比较好奇最后那句漂不漂亮,前面都是铺垫。

    6川靠在床上,从架子里拿了本书出来看,听到周传的问话,回想了下颜笙的模样,有些淡漠的回答:“头发挺个性的。”

    的确,人群里放眼看过去,颜笙那一头烟灰紫的头发总是格外引人注目,甚至会分解那张并不普通的脸蛋对人的吸引力。

    微信那头的小学妹说很晚了,她要睡觉了,还甜甜的跟周传说了声晚安。

    周传将手机收起来,凑到6川的床下边:“是不是紫色的?”

    6川点了点头。

    周传有点激动,嘴角咧开了笑:“靠!还真让他们说对了,真是颜笙啊!”

    颜笙。

    6川听着名字有点耳熟,但是今晚喝了酒,再加上回来前颜笙将他拦住那么一闹腾,脑子更是不清醒。只知道大概他真是是认识那个姑娘的,但是再也在脑子里搜不出其他有用的信息。

    陈昏和6川从小长大,身边认识的人也都差不多一样,从微信联系人找到陈昏。

    “你认识颜笙吗?”

    发完才想起来,好像陈昏跟他那个小女朋友迟夕已经好久不见,今天晚上碰上了估计也是没空回他消息了。

    清晨,外面有学生路过吵吵嚷嚷的声音,阳光透过轻薄的窗帘露进来,洒在男人的冷灰的被子上。

    周传早就去上课了,桌子上放着给他买好的早餐。

    感觉有些热,6川找到空调遥控器,将温度又调低了几度,然后缩回被子里。

    脑袋头痛欲裂,眼底下的青灰格外的明显,不光是因为昨天喝了酒的缘故,

    更多的是因为,6川昨天晚上,做梦梦见颜笙拿着砍菜刀,追他追了一个晚上,两个人身上都穿着初中时那身丑不拉几的校服,颜笙还扎了麻花辫。

    她面容恼怒,一边追他嘴里一边喊着:“6川!!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敢忘了老娘!!我白让你抄作业了!!你对的起我吗!!!”

    嗯,总得来说这是个挺可怕的噩梦。

    似乎是为了更为肯定6川的记忆,陈昏的微信也回了过来。

    “颜笙?不就是初中经常让你抄作业那姑娘吗?”

    6川没搭理他,把手机扔到一边,大手覆在自己的额头上,心里一片荒凉。

    完了,他感觉自己好像是犯下了弥天大错一样,忘了谁不好,怎么偏偏就把这个自己年少无知时,还曾说过要让她给自己做媳妇的颜笙给忘了呢?

    第2章

    熄灯后,宿舍里逐渐传出来舍友睡着后平稳的呼吸声。

    下铺的刘晓又要开始打呼了,颜笙熟练的拿过墙上挂着的空衣架,趴在床上捅了捅她,刘晓翻了个身躺好。

    颜笙把衣架放好,睁着眼睛望着房顶发呆。

    她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6川,他那双骨骼分明的手,冷淡的双眸,笔直的修长的腿,还有宽阔温暖的胸膛。

    别问为什么是温暖的,因为她靠过。

    初中时她的数学一向是弱项,上课下课积极问问题,放学了回家还有家教补课,可是偏偏就是不上不下,半吊子晃荡。

    颜笙的妈妈把学习成绩看的比较重,每次考完试看到自己家女儿门门优秀就因为数学总是考不及格就被甩出前十名,难免会数落几句。

    有的时候话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