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从不讲道理 > 分卷阅读3
    颜笙就越来越怕她妈妈询问她的学习成绩了。

    学校月考成绩下来,放学,颜笙握住那张46分的数学卷子,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想回家,上学来之前妈妈就说了今天学校月考出成绩,还问了她这次能考进前几?

    颜笙搪塞了几句慌慌张张就出了门。

    现在学校的通知家长成绩肯定已经发到她妈妈的手机了。

    颜笙眼里憋着眼泪要落不落。

    公园里有遛鸟的大爷见了,问她是不是遇到问题了,就这一句,颜笙实在没忍住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收都收不住。

    这可把大爷吓坏了,生怕让别人以为他一个老头子在欺负人家小姑娘,连笼子里的鸟儿都有点慌慌张张的叫个不停。

    “大爷……我……我没事……”

    颜笙一抽一抽的把话说完,大爷劝了她几句,从兜里掏出来一块平时用来哄自己家孙子的糖果给她,让她早点回家,然后令着鸟笼子走了。

    颜笙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她好久没哭过了,妈妈训她的时候她如果哭,只会被训得更惨。

    她平常没心没肺的时候居多,同学们都认为她是不会哭的性子。

    钢铁霹雳女娇娃。

    6川放学跟陈昏一起来玩滑板,大老远滑过来,就看见长凳上坐的姑娘有点像颜笙。

    这个傻大姐放学不回家,在公园在干呢?

    他把书包扔给陈昏,让他帮他带回家,然后朝着颜笙过去。

    陈昏拿着书包,看着6川过去就把颜笙手里的卷子抢过去,然后哈哈大笑,最后被颜笙狠狠踹了一大脚。

    陈昏有点不屑的嘲笑:“两个大傻子。”

    “你就为了这哭啊?”

    “我没哭!”

    “那你脸上这是什么?屎吗?”

    是的,此时的6川还是一个毫无形象,能在颜笙面前随意的把屎啊尿啊挂在嘴边的少年。

    “你会不会说话,恶心死了。”颜笙刚才难过的情绪被6川这么一胡搅淡了不少。

    她踢了踢他:“你怎么在这儿?”

    “我跟陈昏滑滑板看见你了,过来看看,谁知道一过来就看见你在这儿鼻涕横流呢,丑死了。”

    颜笙知道这人嘴里说不出来好话,特别自然的就给6川背上来了一拳。

    “都说了!我没哭!”

    “好好好,你没哭,你笑的倍儿开心。”

    “你找事呢?”

    6川碰了碰她的胳膊:“哎?那你就在这儿待着啊?不回家了?”

    颜笙瞪了他一眼:“我不回家还能去哪儿?”

    “那你在这儿坐着瞎耽误功夫干嘛?天气预报上可说今天晚上有雨。”

    颜笙看了眼手里皱乱不堪的数学卷子,声音小小的:“我就想晚会儿回家,不想听我妈唠叨。”

    6川这人其实还是挺懂眼色的,他夺过她手里的数学卷子,折好,放进颜笙的书包里。

    “你干嘛?”

    “起来,我教你玩滑板。”

    颜笙脚踩在滑板上,双腿抖个不停,6川站在她身边,被她紧紧的抓着。

    “不是,你抖个什么劲儿啊,你川哥在这儿呢,还能让你摔了不成?”

    6川的比颜笙大几个月,一到嚣张的时候就爱跟她自称川哥。

    颜笙空不出手打他,动都不敢动,只能嘴上回了句:“你闭嘴!”

    6川不服气了,不行啊,这人这是信不过他的技术啊。

    当下就要跟颜笙理论一番。

    “6川!6川!!石头!!石头!!!啊!!!”

    颜笙摔了,左腿膝盖磕破皮了,她不想理6川了。

    “祖宗,对不起,我错了,成不成?我真知道错了。”

    6川蹲在她身边,给颜笙清理好伤口,然后将刚才药店买来的创可贴给她贴上,嘴里说着求饶的话。

    “都是我不好,我那不是觉得你信不过我的技术嘛?”

    颜笙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事实呢?”

    “咳…事实证明,我的技术确实信不过。”6川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颜笙知道6川不是有意的,而且最开始确实是他答应让6川教她玩的,他也是好意。

    看了看膝盖上的创可贴,颜笙眼睛眨了眨就又有眼泪流下来:“6川,我会不会留疤啊?我还想学芭蕾呢。”

    6川见她又哭了急得不得了:“不…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颜笙还是哭,长长的头发散落在肩膀两侧,眼圈通红,花瓣般樱红的小嘴紧紧的抿着。

    瞧着让人心疼。

    那时候6川好像明白有个成语叫“梨花带雨”是什么意思了。

    他坐过去,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将颜笙搂进自己怀里,笨拙的学着其他人安慰别人的样子,拍拍她的后背哄着。

    声音温柔的不像话。

    “你放心吧,你以后要是因为腿上有疤嫁不出去了,我就娶你。”

    反正你仔细看起来也不是太丑,虽然对我很凶,但是还挺有意思的,比那些整天只会嘤嘤嘤的小姑娘好玩多了,对了,颜笙还会让他抄作业。

    多好啊,这样的姑娘,上哪找去。

    颜笙埋头在她怀里,肩膀一耸一耸的,或许是没听见,或许是害羞了,她并没有回话。

    后来6川把颜笙送回家,因为腿受伤了,颜笙妈妈心疼的不得了,随便问了两句成绩的事情,倒是躲过了一劫。

    颜笙吸了吸鼻子,盯着房顶的眼睛有些模糊,有什么东西要夺眶而出,但是被忍住了。

    6川这个狗东西,还说要娶她当媳妇呢,连她人都不记得了,亏的她,还特意跟他考了一个学校呢。

    王八蛋!王八蛋!

    颜笙在心里恨恨的骂。

    6川上午没课,从校门口打了车,就直奔临城第二大的商场,为什么不去第一大的?

    因为第一大的燕达商场是他们家的,给颜笙买赔礼道歉的礼物,要是让她知道自己是从自家商场买的。

    没准又会让她觉得自己不够真诚呢,为了防患于未然他还是去别的商场吧。

    给颜笙买赔罪礼物这事,6川没好意思让第二个人知道,毕竟这种事有损他6家二少爷的威严。

    自己一个人在女装区绕了半天,礼物还没买到,就前前后后有两三个女孩子上来朝他要微信了。

    6川皱着眉,面色不耐,但是一想到颜笙昨天晚上气呼呼的样子,还是忍着性子,在商场里又逛了一圈。

    导购见这个身材高挑,长相俊郎的男人站在这双拖鞋前已经足足站了快有二十分钟了。

    要说长得帅就是好,要是换个长的丑的男人来,在人家商品前站个几十分钟,估计就得被当成想偷东西的抓起来。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导购小姐姐脸色微红,礼貌道。

    6川抿着唇,瞧了导购一眼,神色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