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七十八章 勇者之剑
    第七十八章  勇者之剑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上一章节应该是七十七章,一时手眼误,大家多见谅。)“嗤~~~~”对于王通的发言,阿吉不屑的嗤笑一声,冷声嘲讽道:“老先生说这个胆小鬼也能超越毕玄??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你”跋锋寒怒火熊熊,一双眼睛仿佛要吃人。阿吉没理会跋锋寒投过来的忿怒目光,接着王通的话茬道:“毕玄虽为外族人,但却是当今天下三大宗师之一,宇内共尊的一代高手。若是落魄到连跋锋寒这样的夯货都能有机会超越,那岂不是连猪狗都有机会了??”“燕十三~~~”跋锋寒忍无可忍之下,阴狠一声嘶吼:“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侮辱我。”跋锋寒直觉一股忿气从脚底涌泉直冲脑门,彻底的羞辱打击,让他一步三晃,简直都快站不稳了。傅君瑜也觉得阿吉说的太过分了,皱着眉头,面含责怪的看着阿吉。“杀你??哼”阿吉扭头挥剑入鞘,将整柄宝剑举过头,冷冷的讲道:“你以为是什么人都配死在我的剑下的吗??”看着众人不解的目光,阿吉继续解释道:“剑在我的心中,亦有品格。我的剑法《一字夺命剑》是取意于一往无前之勇气,不达目的,绝不回鞘。其根基便是上古刺客的大勇气之道。一冲到底,一往无前,虽身死道消却毫不畏惧。我将我所有的剑术精神融于此剑,这柄剑就是我的信念灵魂。这样一把载呈了我所有勇气信念的剑,哪能沾染你这个胆小如鼠之辈的鲜血,没的污秽了这柄宝剑。所以,我绝不杀你”说完,阿吉看都没看跋锋寒一眼,径直走了。阿吉的话掷地有声,大气凛然,让人忍不住震撼。剑者,自古便是凶器,除却杀戮并无他用。众人都没想到作为杀人利器的剑,经过阿吉的一番口述,居然有这样标新立异的说法。居然要挑选死在他剑下的人~这样的奇事,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其中隐含的道理,也实在引人深思,发人深省。在场的许多成名剑客不由得闭目抚剑而立,只觉大有所得。心中沉想,莫不是自己以往对待剑的方法有所缺失,才使得自己剑法一直停顿不前。【只斩勇者的剑么这是何等的气魄。】欧阳希夷一样是用剑的名家,却自问做不到阿吉这样的严谨虔诚。王通亦然不再言语,他心中的震撼却半点也不逊于欧阳希夷。阿吉的剑之理论,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如此少年,如此剑客,让在座的人都忍不住击节赞叹,仰慕神交。大家一时间脑中都有了一个的想法,那即是姑且无论阿吉的剑法如何,品行如何,单凭此剑风剑骨,便足以列为天下驰名剑客之列,与谢晓峰并驾齐驱。“好啊~~~~~”随着寇仲和徐子陵清朗的欢呼声响起,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激烈的鼓起掌来,其中更以单琬晶和素素为最,两双白嫩嫩的小手拍的通红,微肿,却丝毫不嫌疼痛,侃侃然,眼角甚至留下了幸福激动的泪水,为自己的爱人的高洁风骨而感到自豪。寇仲和徐子陵由于藏匿在人群中,所以没有看到阿吉的指点雄姿。但是眼虽然能不见,耳朵却能听闻。所以方才阿吉所讲对于剑的独特理解,一字不差的全部听进了脑子里。这一听之下,顿时心潮澎湃,壮怀激烈,一颗心儿霎时间激灵一下飞上九重霄,恨不得仰天长啸而言志。两人心中均想:【这才是真正的剑客该有的风骨,我以后也一定要当像阿吉一样的顶天立地的剑客。】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双龙并没有好像原著那样一个学刀,一个赤手,而是纷纷的跟傅君婥学起了弈剑剑法,毕竟原著是不得已才学的其他的武道杂学,而且也是耗时耗力走了不少弯路才能勉强有所成就。其中的曲折更是不足与外人道了。现在,傅君婥机缘巧合并没有死掉。两人既有了她这位名师指点,也有了现成的三大宗师级别的奕剑剑术可以学,自然也对李靖之流主张战场杀伐的“血战十式”毫无兴趣,而是全身心的扑在剑艺上了。观看了阿吉那犀利的夺命剑法,双龙那两颗本来还有些摇摆不定的心,顿时坚定了下来。两人暗暗起誓,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个风靡武林的绝世剑客,最好是成为一个像阿吉那样的飞来飞去上天遁地的快剑剑客,那简直是太帅了!!!寇仲和徐子陵一脸花痴的望着阿吉。那眼神中的所包含柔情蜜意,若是被他人看到了,只怕会怀疑这两人有断袖之癖呢。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特别是身边的朋友兄弟,更是影响力巨大。后来阿吉恢复记忆之后,却不由得苦笑涟涟,没想到他一番貌似无意的举动,居然生生改变了这两个主角他们原有的命运。跋锋寒一脸落寞的看着阿吉,心中痛苦不堪。他实在是悔恨!!悔恨自己在关键时刻为什么拿不出死命拼搏的勇气,为什么要在生死之际幡然怯懦。作为草原的男儿,在敌人的手上堂堂正正的战死并不羞耻。就算是血溅三尺,马革裹尸,也不枉了他跋锋寒大好男儿的名头。怎诚想,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以百年身。一时的怯懦让他再也没有二次重来的机会,从此他只能带着只能卑微胆怯的烙印,继续行走下去,独自默默的承受着这个自酿的苦果,暗暗心酸。阿吉随意的走到欧阳希夷面前,双手抱肩,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道:“老头,可别忘了我跟你的约定啊!!若敢毁约,你就自个掂量吧”说着,阿吉拨了拨剑柄,略作威胁。现在的阿吉,就算他表现的再狂妄自大,大家也不会有什么怨言了。毕竟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绝对的是天下顶级高手之列,名声已经完全超越了和他齐名的侯希白和杨虚彦。就算是阿吉现在扬言要挑战三大宗师,也不会有人说他毫无资格了。欧阳希夷闻言一怔,随即含笑点头,答道:“燕小友放心,老夫还不至于做出毁约这等下作的勾当。往后燕小友但有差遣,只要你一句话,我欧阳希夷一定照办,万死不辞。”“嗯,既然如此,我过几天去找你。”得到了欧阳希夷肯定的答复,阿吉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就这一个简单的微笑,居然让欧阳希夷这个武林名宿生出了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这就是实力强大所带来的好处了。就在这时,突然一道轻柔甜美声音好似伴随着微风一般传到了他的耳际,“上来,我在房顶。”阿吉一怔,这不是坏了我跟小公主单琬晶好事的那个人么??她居然要见我??思虑一番,阿吉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他现在《闪耀离光驱》的威力还在,天下之间大可去得,见见又何妨??这么想着,阿吉朝着主座的王通一拱手:“不好意思,王老先生,我有急事先走了。告辞。”说完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听到阿吉要走,众宾客纷纷出言挽留,整个大厅噪杂声响成一片。阿吉却丝毫不理,身上金光连闪,好似一只金色大鹏般掠出了大门,一闪几闪不见了踪影,消失在苍茫夜幕之下。速度之快之诡,让在场的所有人均追之不及。阿吉的这一走,顿时急坏了在场的不少人。首当其冲的便是双龙,这两位可是一向唯阿吉马首是瞻的,而且东溟派就是因为有阿吉坐镇,才束手束脚不敢对他们下手,但这一点随着阿吉的抽身离去,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不,尚明等人已经用气机将他们锁定,并隐隐造成个包围圈,只等单琬晶一声令下,就可以立即抓捕。【这简直是瓮里的耗子啊!】寇仲和徐子陵苦笑着摇摇头。没了大靠山,他们的底气也就没刚才那般硬了。看着在那边蠢蠢欲动的尚明等人,寇仲和徐子陵不由长叹一声:【兄弟,你走的倒是潇洒,可把我们给害苦了】再一个着急的便是单琬晶,她刚刚才看到阿吉大展威风,杀的跋锋寒一败涂地,心中荡漾之下,正有着一肚子的悄悄话要跟他说呢。但阿吉却非常意外的飞速离开了,只留下下了一句秘法传音:【照顾好寇仲和徐子陵,很快就回来。】经历了这番打斗,单琬晶发现她已经完全被阿吉迷住了,现在她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回想的全是阿吉那宛若天神般的绝世身影,那身影沥沥洗华,孤高绝美,让人难以忘怀,甚至他那身褴褛的破衫,丝丝缕缕都充满了让她情难自禁的魅力。单琬晶唉怨一声,一张玉脸充满了嗔痴媚态,双眸一直注视着阿吉的背影,直至它消失在夜幕中,才不舍的转身回转,幽幽道:“居然让我照顾自家的敌人,你这人还真霸道!!”阿吉的话,简简单单,生生冷冷。却充满了不可违抗的气势,让她既有一种不得不屈从的违和感,又有一种淡淡羞意。仿佛她的整个人好像人偶娃娃般被阿吉掌控一样,一举一动全部受人支配,完全失去了身心的自由。但令单琬晶吃惊的是,她发觉自己竟然对这近乎耻辱般的沦丧感觉并不讨厌。反而乐在其中。这样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这个坏人,到底对我施了什么妖法。】单琬晶玉靥含羞,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