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七十九章 傅君瑜的恼怒
    第七十九章   傅君瑜的恼怒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虽然有着诸多不便,但单琬晶还是决定保住双龙,毕竟那可是她的情郎第一次拜托给她的任务,她可不想办砸了。因此,无论尚明如何向她打眼色示意,她全部毅然绝然的统统视若无睹。尚明气得跳脚直骂,却又毫无办法。毕竟在东溟派里,一向是以女子为尊的。单琬晶小公主的身份,可要比他高贵多了。大厅另一边角落,人群里。双龙暗运玄功,同时心神进入了井中月的境界中,暗暗戒备,防备着东溟派的突袭。与双龙的咄咄紧张不同,素素则是一脸如水般的平静。相比较起和她在一起的忐忑不安的双龙,素素那清幽冷静不起半点波澜的面容更显得尤为特异,让双龙看得佩服异常。寇仲忍不住开口问道:“姐姐,你不担心吗??”素素浅浅一笑,神色如常的反问道:“有什么好担心的??”那静谧的神色,顿时给了双龙很大的慰藉。【面对群凶而不动摇,素素姐姐,可真是女中豪杰啊。】寇仲和徐子陵登时竖起了大拇指。其实素素也并非不害怕,只是心中有底罢了。以她对阿吉的了解,知晓他的心思一向细腻百转,喜欢谋定后动。若他本人没有万全的准备,是绝对不会安心的将她和寇仲徐子陵放置在这危险之地的。而且阿吉也有他自己的想法,素素也不想过多干涉,作为他的女人,她只要安安静静的等待就可以了。素素腰肢轻摇,慢慢的踱着步子,曳地的长裙飘絮似白云,展现着降雪白莲一般的风姿。昂首望月,素素忍不住想:【那冤家该不会去找女人去了吧??】大厅中央。傅君瑜急的直跳脚,恼怒不已。阿吉消失无踪,最着急既不是单琬晶,也不是素素,则当属傅君瑜傅大美人了。没错,就是傅君瑜。这位美佳人正等私下有机会的时候,向阿吉打听她的大师姐傅君婥的消息呢。但没想到世事无常,当中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篓子————阿吉居然半场离席了。本来照傅君瑜的思想,是在王通的寿宴宴会之后,静悄悄的与他接触,然后再仔仔细细的打听消息。但谁能想,阿吉居然临场离席,这让傅君瑜所有打算顿时落空。傅君瑜芳心暗急,心想,若现在被这小子走脱,再见面就是该是猴年马月了。中原地广人多,疆域又这么大,她哪有功夫去满天下的寻找师姐呢??那不是大海捞针吗??绝对不能让他溜掉,傅君瑜暗暗想道。“哼,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傅君瑜莲足一跺,气哼哼的鼓了鼓嘴,展开轻功便朝着阿吉的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这一番举动,让在座的人嘴角含笑,忍不住想歪了。欧阳希夷嘴角一撇,露出一个男人才懂的笑容,一脸暧昧的对着王通语道:“看来燕十三小友魅力还是很大的这么快就勾搭上一个绝世美女了。”王通回报以微笑,一副过来人的理解口气答道:“自古美人爱英雄,风流又及少年时。很是自然的。”“是啊”王世充突然笑着插口道:“但看这孩子的才情只怕也不逊于‘邪王’石之轩和‘剑巨子’谢晓峰,将来也应会有许多红粉佳人倾心爱慕吧。”听到石之轩的名号,欧阳希夷面色一僵,整张脸瞬间黑的发紫。王通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两人都是神色阴晦暗淡,眉宇间一股狂暴戾气顿生。欧阳希夷蒲扇般的大手拍桌怒喝:“哼,谢晓峰还罢了,石之轩那厮又算得什么东西了只不过是魔门妖孽而已。”说着欧阳希夷转过头,对着王世充冷声道:“王大人,这次就算了,若你再在老夫面前提石之轩的名字,别怪老夫不客气了”王通也是面色不渝的盯着王世充,脸色难看之极,显然是触及了什么伤心往事。被欧阳希夷一番恶语相向,王世充顿时满脸尴尬,倏的回想起了这两人年轻时的往事,也觉失言,只当泱泱的闭上了嘴。被王世充引起不堪往事,王通和欧阳希夷短时间内也将阿吉的事情忘诸脑后。抬头一看,天色亦然不早。心中也一阵焦急道:【怎么石青璇还没来,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阿吉出了大门口,没顾忌四周弥散的大把人群,直接闯了进去。由于石青璇要来王通寿宴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东平郡,所以现在的大街上显得相当热闹,紧紧围绕着王通家的闲人就有上百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没入人群,阿吉的一番钻窜之下,就泯然不见。就好像一点水滴融于大海之后,再想找寻就是千难万难。等到傅君瑜出得门口时,阿吉早已经半点踪影也无了。“这个臭小子,跑这么快干什么??”傅君瑜不甘心的跺跺脚,恨骂了一声,怏怏的转身回到了王通家的大厅。一回大厅,傅君瑜顿觉一大片目光引注己身。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众人不是以一种观赏美女的眼神看着她,而是纷纷眼露暧昧。露出一副“你十分英勇,我们万分支持你”的模样。看到众人的眼神,傅君瑜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完了。】傅君瑜脑袋一嗡,脸色羞红。【这下子可误会可大了。】“你们乱想什么??我跟燕十三那臭小子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情急羞涩之下,傅君瑜一把拔出宝剑,指着众人威胁道。那一副气急败坏的跳脚模样,实在是可爱到了极点。“嗯,我们知道。”“当然,姑娘跟燕十三完全没关系”“燕十三算什么东西,哪配与姑娘相提并论。”“是极,是极。”面对对傅君瑜那毫无威力的可爱胁迫,众人纷纷理解般的出言劝慰,每一句都是替傅君瑜说话,但每个人的脸上依旧戴着一副“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的表情,让傅君瑜顿时哑口无言。耳边声音轰然如雷,齐声如潮,明明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顺着她意思来的,但为什么落入了她的耳朵里就总觉得刺耳呢??迎着众人暧昧的目光,傅君瑜一边走,一边攥住粉白的小拳头狠狠的想道:【全都是那臭小子的错,要不然我怎么能受这个委屈。哼,燕十三你给等着吧,等我打听出大姐的下落之后,一定将你先x后o,再x再o,直到你再也不能生活自理为止】正在不远处,准备爬上屋檐的阿吉,突然冷不丁的感到一阵寒冷,凌空打了喷嚏。阿吉揉了揉鼻头,怪怪的道:“难道我感冒了??”就这样在阿吉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得罪了他未来的小姨子。打定主意后,傅君瑜无视了众人的怪异促狭眼光,乖乖女一般的闭目抱剑而立。脑中继续寻思道。【那小子说过要回来找欧阳希夷的。那我干脆就来个守株待兔,跟着那个老头,一定能再见到他的。】想罢,傅君瑜便拿好似老鹰捉小鸡般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欧阳希夷,似乎要把对阿吉的怨气全部嫁接到他身上。【我招谁惹谁了】感觉到了傅君瑜那无缘无故的怒火,欧阳希夷其妙莫名,摸着脑袋怪异道:【这个外族小丫头怎么气性这么大,该不会是被燕十三给甩了吧??但冤有头债有主,我又不是燕十三,你撒气撒到我头上算怎么回事。】欧阳希夷虽然被瞪得烦闷,但以他的江湖地位,还不至于要对傅君瑜一个年轻女子发火,那样太没肚量了。只得生生的忍耐下来,只是他的一张老脸被美女瞧的颇有些不自然。这时候,跋锋寒突然踱步凑到傅君瑜跟前,小声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追燕十三?”虽然整个大厅里的人均认为傅君瑜是因为爱慕燕十三才追出去的,但跋锋寒却不在其中。以他的睿智和对傅君瑜性格的了解,知道她并不是那么容易动情的人。这几个月行来,连他这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美男子都无法接近,更别提连面貌都看不清的燕十三了。“你什么时候成了八卦的长舌妇了??”傅君瑜鄙视的看着跋锋寒,一脸的不耐烦,紧蹙的绮丽眉头一动一动,很有发飙的迹象。跋锋寒眼尖,看着傅君瑜要发飙,赶紧举手投降,苦笑道:“玩笑而已,何必动气呢。”傅君瑜冷哼一声,扭头不理。跋锋寒长叹一声,一脸苦笑。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自从他败给燕十三之后,不但众人看他时候的神色有些唾弃神色,而且连带着傅君瑜都对他有些疏远了。虽然跋锋寒清楚的明白大多数人在面对强压下,或许表现的比他还要不堪,甚至会更加龌龊狼狈。但是在人类的自以为是的优越感的作祟下,他们总是会嘲笑弱者,赞美强者,从而并且美化自己的。这一点,纵然清高如王通,强大如欧阳希夷,和富贵荣华如王世充这等大人物亦不例外。唉燕十三啊燕十三,你那一番勇气理论可真是害人不浅。跋锋寒摇头苦笑,良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