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八十章 见石青璇
    第八十章  见石青璇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就在跋锋寒长吁短叹,一肚子委屈的时候。他没想到阿吉这个被他腹议的本人,却又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了他头顶上的大厅屋檐上。一高一低,与跋锋寒的所在地仅仅只有一檐之隔。阿吉自出王通家,便左拐右拐,几个起落之下来到了王通家的后墙院。为了避人耳目,他只好翻墙而入了。好巧不巧,他翻得那堵墙正是寇仲他们早先翻过的。地上还散落着几块翻滚而落的青石砖头。可见‘偶然’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好说~当然,这一切阿吉自然不知。他现在正一门心思的去见那个坏了他好事的女子呢。当初与小公主单琬晶旖旎亲热,在关键时刻被打断了。阿吉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若是美女还好说,他一定将此事轻轻揭过去。但若是丑女的话,哼哼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但见他倏地翻身落户,身体轻若猿猴,落地后半点不停留,脚尖点地,一个纵身,飘逸的落在了屋檐上。落地无声。步子轻的就像棉花落在沙堆上,沾染不起半点响声。阿吉点点头,对自己的轻功十分满意。四下望去,在屋顶上的最高处,有一位玲珑有致的碧衣仙女翘首婉立,正是白日里他与素素遇到的那位好心肠的姑娘。多亏了她的请柬,他与素素才能名正言顺的进入寿宴厅堂。竟然是她??月光圆盘皎洁,光线皓白如飞雪,落在她动人的娇躯上,更为她添惹了几许灵气。如暮如氤,似梦似真。虽然站在阿吉的角度只能看到她那夺人的背影,但依旧美丽的如诗如画,令人生出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无德孕此身的感觉。阿吉知道自从他一出现,少女便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存在。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只是淡淡的直觉。他的心告诉他,这女子绝对不平凡,纵然他有多么高超的轻功也没用,她依旧会察觉到。人说:没那么悬乎吧??我说:就是这么悬乎~风吹起,掀起淡淡的幽香,似竹叶,似兰香,又似草木之味与太阳温暖交杂的淡染清香。是她身上的味道吧。真好闻!阿吉不由用力的吸了几口,心中陶醉的想到。远远望着那美好的神姿妙态,阿吉打起精神,略带笑意的摇手打招呼:“哟!!!那位爱爬房梁的姑娘,不跟我打个招呼么??”阿吉的声音传到耳边,少女娇躯一颤,肩膀微微晃动,但依旧是头一偏,不看也不搭理阿吉,嘟嘟而立,那模样居然像极了一个正在赌气撒娇的小女孩。阿吉见状,乐坏了。开口道:“要玩‘不跟我说话’的游戏吗??那好吧”阿吉清清嗓子,双手呈喇叭状放在嘴边,突然放声大叫:“抓小偷啊小偷上房梁了??”绿意少女一颤,顿时转过身来,眼神中的急躁显而易见,哀怨的瞥了阿吉一眼,婉婉语道:“你你害死我了。”说罢,莲足一顿,就要离去。此次她是奉了娘亲的遗命,来为王通世伯吹奏一曲的。这下全被阿吉搞乱了。此时若不走,那日后就会传出‘名满天下的石青璇是个小偷儿’的传言了。若真如此,他可就羞于见人了。“呵呵。”看到绿意少女的窘态,阿吉轻笑一声,身上金光一闪,“刷”的一声,身体刺破了风声,轻飘飘的来到了绿意少女身边,拉住她柔滑白腻的手腕,略带得意的道:“我吓你的,刚才是用的秘法传音,除了你之外都听不到的。”绿意少女一怔,旋即轻吐一口气,一只手拍了拍的胸口,埋怨道:“没见过你这么能作弄人的,我差点当真了。”绿衣少女虽然口中抱怨,心中却颇为高兴。在她的一生当中,还从来没有人能如此待她。他的态度是最让他欣喜的。自然而不矫揉,高雅而不做作,一举一动朴实无华,处处透着暖人的人情味。她芳心惊奇之下,更有些渺渺开心。至于阿吉那些粗糙的无礼举动,也让她选择性的无视了。如果非要给他们的关系做一个定论的话,那就是————朋友。她终于有了朋友了。毕竟往日的孤独作祟之下,她太需要一个能够不在意她身份容貌的朋友了。而且阿吉言语淡然,眼神清澈,并不因她相貌气质而有任何变幻,的确是最难得的人选。“喂,方才在我和琬晶亲热的时候,哼出声的人是你吧”阿吉突然问道。“哼。”这是鼻音,连开口都懒了。可见少女对他的方才的放浪形骸十分不满。佳人不说,阿吉也知趣的不再问了,开始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美人。少女虽然依旧遮着白纱,看不清相貌,但那眉目之间的流转多情,俏肖嫣然,依旧让阿吉眼前一亮。阿吉斜张着嘴巴,两眼放光,忍不住热血上涌,口水好瀑布一般从嘴角滑落下来。【真美啊!】阿吉的猪哥样落在少女的眼里,就是一阵气愁苦闷。暗道【这人怎么这般好色】一想到她第一个认同的朋友,是个大色狼,他就忍不住失望。绿意少女旋即语带失望的喝道:“你若再这样,我便走了。”“啊??”阿吉一愣,立即回过神来,连忙用袖口擦了擦嘴角,赔笑道:“姑娘莫怪,这都是这张嘴巴坏的事情,失礼人前,真是该打!!”阿吉说着,往自己嘴巴上抽了几下,才又辩解道:“不过,这也是不可抗力,谁叫姑娘这么美绝人寰呢??用钟天地之灵秀来形容也毫不为过,简直是织女下凡啊。而且古人有云,‘秀色可餐’,我的嘴巴会流口水,大概也因为看到姑娘有些饥渴所致吧。”说完,阿吉忍不住嘿嘿一笑,十足一个无赖。“我你”少女语塞。阿吉先是道歉又再辩解,这一系列的举动让绿意少女茫然哑口,不知该怎么作答好。又听到阿吉说她秀色可餐。言语之轻薄,露骨无状,让她白纱下的面靥忍不住一羞红,低下了秀美蝶首,那恍恍媚态宛若春日里迎面绽放的桃花,络络不绝。阿吉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的欣赏着这难言的美态。温润清澈的眼珠充满了沉醉的神情,仿佛在看什么动人的绝世珍宝一般。玉女羞涩,少年踌躇,整个场景顿时旖旎起来。良久,绿意少女忍不住轻嗤一声,银铃般的笑声激荡开来。她实在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好笑。不知为何,在阿吉的面前她总是受欺负的哪一个。一向狡黠精怪的她居然会随着一个人的言行而上下颤动。会随着他的喜怒颠簸。仿佛连语言和情绪都被他随意控制夺走一般。在这一刻,她仿佛变笨了。就像一个热恋中的少女一样,心甘情愿的任他戏弄。这样的她与平日里的聪明灵透,智计百出比起来,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个性,让她觉得怪异的同时又倍觉新鲜。【但是,这样也不算坏不是么??】少女忍不住这样想道。绿意少女的这一笑,惊醒了阿吉,也打断了这段暧昧的时刻。阿吉忍不住以一副责怪的眼神,瞥了绿意少女一眼,不停的传递着他的怨念。少女则精灵一笑,心神颇为畅快,她总是喜欢看他吃瘪的。阿吉刚欲讲话,绿意少女突然伸手阻拦,眼神狡黠多变的眨了眨。然后伸素手一转,从身后抽出一管翠绿的玉箫,檀口微启,凑在洞箫口,细细吹凑起来。那箫音奇妙之极,顿挫无常,音符与音符问的呼吸、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透过箫音水融的交待出来,纵有间断,但听音亦只会有延锦不休、死而后已的缠绵感觉。其火侯造谙,碓已臻登烽造极的箫道化境。随着萧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高至无限,低转无穷,一时阿吉都听得痴了。仿佛着了魔般给萧音勾动了内心的情绪,首次感受到音乐比言谙更有动人的魅力。箫音由若断欲续化为纠缠不休,怛却转柔转细,虽亢盈于静得不闻呼吸的大厅每一寸的空间中,偏有来自无限远方的缥缈难测。而使人心述神醉的乐曲就若一连天籁在某个神秘孤独的天地间喃喃独行,勾起每个人深藏的痛苦与欢乐,涌起不堪回首的伤情,可咏可叹。突然,阿吉心中警铃一响,顿时从这难言的妙境里恢复了过来。他晃晃脑袋,暗道:【不行不行我怎么这么没定力,若此时有人杀我,岂不是易如反掌。】阿吉摇摇头,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绿意少女,长吸一口气,回想起自己的武道目标,眼神再次回复了清明。绿意少女一愕然,手指一颤,音色差点失衡。还好她手法娴熟,技艺如若臂使,瞬间又顺当着刚才的音节,转为了另一首悠扬的萧曲继续吹奏才不至于出丑。但她心里的惊讶已经是攀高到云霄之上了。这是第一次,完完全全的第一次,居然有人从她的萧艺的半途中清醒了过来,而且眼神平淡,似乎再也不为她的曲艺所动。那平淡的神色仿佛就和听大路上的街头卖艺一般无二。少女幽幽的望了他一眼,以眼神传意,那意思是:【我的萧声有那么差么??】阿吉则回以平淡的微笑。【还好,还好。】呜呜~~~~~绝对的屈辱!!阿吉的这种表情对绿衣少女来说,绝对是最大的屈辱。她心中的那份幽怨已经到了令她无法忍受的地步。直如雪山崩坍,火山爆发,长江泛滥。绿意少女横了他一眼,顿时鼓动起雪白的香腮,一双美眸中战意盎然。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你觉得好听并沉溺其中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