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八十二章 离别的愁思
    第八十二章     离别的愁思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石青璇虽然自问轻功绝世,但那也是在人类的范畴之内啊!刚才居高临下,她已经看个清楚明白。阿吉那一身惊世骇俗的绝世轻功。可是在数招之间便逼得跋锋寒弃剑投降的凛凛威风。他的武功的根本靠的就是一个快字。石青璇的《幻魔身法》虽然高明莫测,独步武林。但就实际效果来看,却比不上阿吉那快若闪电的闪耀离光身法。【我哪逃得过他呀??】石青璇不由得开始怨恨起石之轩来了。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差劲,创了个半桶子水的轻功。居然让我连逃命都办不到了。(石之轩:我冤枉啊!!)其实石青璇也太过高估阿吉了,他的一身《闪耀离光驱》虽然神妙非凡,世所罕见,但同样也有着不小的弊端。其一,便是发动时间太过漫长,无法瞬时瞬用。从行功到运用起码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以阿吉现在的功力经验,想要完全把这一技法融会贯通,随时随用,如臂使指,恐怕还要经过漫长岁月的磨练才行。毕竟就算鬼才如邪王石之轩,为了武功大成,最后也是前前后后耗费了十几年的磨练才将《不死印法》优化整合成《不死七幻》的。所以这段武功的磨合期是对于一个武功的初创者来说是绝对必不可少的。其二,这套功法这套功夫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运行之后,必须在半个小时,也就是两刻钟之内解决战斗。否则功法反噬之际,他便气势大减,功力骤降一半,整个人的武功轻功大打折扣了。当然,这些个内部消息是除了创造者的阿吉与傅君婥之外,任谁也不知道的。阿吉自然不会傻到曝露自己的秘密,而傅君婥更是被阿吉调教的服服帖帖,更不会出卖他。*******“如何??考虑好了吗??”看着阿吉一派神色轻松,一副吃定了她模样。石青璇心里就来气,但实力差距在哪里摆着,她亦然无法。随后只得轻叹一口气,玉唇微启,凑到阿吉的耳朵边上,悄悄的讲道:“去问鲁妙子大师吧,他在飞马牧场。”兰息微微,热人,让阿吉忍不住坠入了这难言的暖意里。整个身心都禁不住融化了。这就是恋爱的滋味吗??真是有够缠绵的。让他一瞬间都有了与石青璇一起隐居山林,不问世事的冲动了。阿吉心道:【怪不得人家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呢。】而石青璇则趁着阿吉失神的一瞬,莲足轻点,唰的一声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向着皎洁的月亮飞去,霎时间,曼妙的身影便消逝在月暮里不见了。凝视着远远离去的美妙绰影,阿吉抚着胸口,一股苦涩的滋味涌上心头。像是不舍,又有像思念。心头凭空生出了一阵无妄的空虚感。正所谓: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侯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这几句词,突兀的涌现在他的脑海。阿吉心头明了,他大概是患上了那庸俗的相思病了。【哎太麻烦了。】阿吉苦恼的摇摇头。********这边石青璇才刚刚离去,阿吉就忽觉一股疾风直扑面门,风吹散落后,两道优越的身影兀的停在了他的面前,一男一女,男俊女俏,正是跋锋寒和傅君瑜。两人显然对阿吉在此相当惊诧,对视一眼,纷纷面露古怪的看着阿吉,眼神丝丝皆犀利,几次张口,欲语还休。但阿吉显然没工夫理会他们,只是略微瞥了他们一眼,便径自跳下楼房走了。完全把这两只当成了稀薄的空气。跋锋寒还好说,身为阿吉的手下败将,他也没什么怨言。但傅君瑜可不一样,在高丽养尊处优的脾性哪能受得了这等气,傅君瑜的脑门十字青筋直冒,把一口编贝似的白齿咬的咯吱咯吱响。“喂你给我站住。”傅君瑜张口大喊,也跟着跳下楼房,一派气势汹汹的模样。“干什么。”阿吉转过身,冷冷的瞥了傅君瑜一眼。身上金光大耀,直冲天际。那无穷的气势好似一个斑斓苍穹的怪兽,俯瞰藐视着傅君瑜,让她整个人顿时呆滞,动弹不得。傅君瑜刚要张口,便被这气势给狠狠的压了下去,本来汹涌的气势也顿时被压的弥散无踪。她能感受到从阿吉的眸子里传来的冰冷杀意,若是她继续无礼下去的话,她敢保证,阿吉肯定会立刻拔剑相向,将她斩于剑下。傅君瑜芳心一阵委屈,眼圈一红,几乎落下泪来。方才因为她追赶阿吉的原因,已经被用暧昧的眼神刺激了大半天了。虽然她本来没有爱慕阿吉的意思,但耳濡目染之下,她多少也起了一细微的旖旎心思。而且江湖传言飞快,恐怕过不了几天,便会传出她傅君瑜爱慕燕十三的消息。等于她整个人打上了燕十三的印记了。再加上阿吉单人独剑,救下傅君婥的事迹,傅君瑜也已把他看作了自己人,心下也是多有好感。但事实却是,这位她非常有好感的男子,非但不把她放在眼里,而且性子嚣张跋扈,甚至一言不合,便对自己表露杀意。这等情感的反差,让一向顺手顺舟的傅君瑜凄凄惨淡,情何以堪。傅君瑜的哀容,落在阿吉的眼中,顿时起了一阵波澜。阿吉眉头一皱,言道:“喂喂,只是吓唬你一下,不至于要哭吧!!”“谁哭了”傅君瑜赌气般的用衣袖抹一下眼角,倔强的说道。虽然方才被阿吉给吓到了,但嘴上却依旧不肯服输。阿吉哂笑一声,停下脚步,养身倚在墙壁上,以一种哄小孩的语气拍拍她的头,道:“好好好,你没哭。那这位没哭的小姐,现在我也站住了,你可以告诉我你找我什么事了吧。”阿吉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美貌佳人,一定有正经的事要问他。虽然不爽阿吉的语气,但此时傅君瑜也顾不上了。一双大眼睛几乎凑到阿吉的脸上,急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我大姐的下落??”眼前的美佳人,眼含期待,声带希冀,语气颤颤,显然神情紧张到了极点。“你大姐?”阿吉仔细观察着傅君瑜的那一身熟悉的外族高丽女子服饰,还有那同样冷淡若离的品格气质,他心头升起了一个讶异想法:【这小妞该不会是傅君婥姐姐的姐妹吧!!】诚然,阿吉的想法一点也没错,这个差点被他弄哭的外族女子,正是傅君婥的师妹,他未来的小姨子。“是啊!傅君婥是我大姐。我是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的第二弟子傅君瑜。”傅君瑜一挺的胸口,语带自豪的自我介绍。阿吉面色一讶。道一声:“原来如此,是你啊!我早就听说过你了。”“嘻嘻,是么??”傅君瑜面色一愉,对阿吉能够知道自己,她有一股别样的兴奋。就在傅君瑜要放下精神的一刹那,阿吉手中的剑倏得飘起,手腕一转,劲力到处,剑鞘离体暴射而出,就像一道流光,直射傅君瑜的肩头大。“叱你这恶贼。”傅君瑜惊呼一声,面目转冷,一剑拨开飞来的剑鞘,挺剑朝阿吉刺去,出手如电,快若惊鸿。她不知晓阿吉为何要翻脸伤人,但多年来的武者经验,形成了让她立即反击的习惯。一剑刺去,破空有声,傅君瑜的剑术却要比跋锋寒高明了许多。傅君瑜的剑快,阿吉比她更快。他手中的剑,已经快的看不清楚形状了。仿佛在阿吉手上的只是一道淡淡的银光在攒动,跳跃,就像一条活泼的鱼儿,在宽广博大的海洋里,海阔凭鱼跃。平平当当。一阵金铁交鸣过后,傅君瑜被震退三步,横剑当胸,一双妙目冷冷的注视着阿吉,神择人而噬。“你什么意思??”阿吉也不答话,旋即展开《一字夺命剑》,放手强攻。每一招每一式全是拼命的招式,速度快若流星,剑刃所及的目标全部是周身要害,显然是欲置傅君瑜于死地。“这”傅君瑜一阵大惊,脚下踩着奇异的步伐,挥剑左绌右挡,狼狈不堪。【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杀我,他不是大姐的救命恩人么??】傅君瑜芳心混乱不堪。面对阿吉的凛凛杀招,傅君瑜展开的是地地道道的奕剑剑法,一招一式,宛若天成。虽然在阿吉的强攻中,略显狼狈,但却丝毫不见杂乱。反而隐隐有一种森然大气隐匿其中,让人不敢小觑。看到阿吉三缄其口,傅君瑜的心也渐渐转冷,心道:【你既然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傅君瑜剑锋一转,剑气森然直冒,她开始用全力了。奕剑剑法,是高丽大师傅采林,集中原,西域,高丽的武功之大成与一身,所创出的绝世剑法。意念在于棋局对弈。要求剑法和步法的配合,达到剑随身摆,人剑合一的境地。奕剑讲究料敌先机,先发制人。攻敌之破绽,让敌人不得不退,对于眼力眼光的要求十分苛刻。而傅君瑜身为傅采林的二弟子,天分和才情都要高于傅君婥,对于奕剑的理解自然也要深刻的多。阿吉要攻哪里,她也能提前预知,做好防备。因此对于阿吉这一袭快似闪电的放手强攻,她居然顺顺当当的全都招架住了。跋锋寒一阵目瞪口呆。【没想到君瑜这般了得,居然能挡得了燕十三的快剑,高丽奕剑大师真不愧是三大宗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