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八十三章 姐夫??
    第八十三章    姐夫??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提起傅采林,跋锋寒不由回想起了那个要击败毕玄的梦想。同样是三大宗师,他是否也是那样的厉害呢??对于毕玄,跋锋寒可是相当执着的。连他的剑都命名叫做斩玄,可见他对与击败毕玄有着多大的执念了。跋锋寒长叹一声,忍不住灰心,已经被燕十三破了心境的他,还能达成这个近乎无妄的梦想么???跋锋寒不由得生出一股生无可恋的想法。***********阿吉眉头一挑,他没想到傅君瑜居然能够接下自己的快剑,看来这个傅君瑜的剑术身手,确要比傅君婥要高上一筹。阿吉此次试探出手的原因,就是为了测验这个傅君瑜到底是不是傅君婥的师姐妹。虽然高丽人无论是风格习俗,还是衣着谈吐都独树一帜,很难假扮,却也难不住能工巧匠的独具心思。为了以防万全,他必须得小心行事。毕竟傅君婥姐姐不但是身负杨公宝库秘密的关键人物,更是他的心爱之人,他绝对不允许她有半点差错现在,经过这一番交手,他已经百分百的确定,眼前的美女剑客,正是傅君婥的二师妹————傅君瑜。奕剑剑法可是做不了假的。见到阿吉久攻不下,傅君瑜不由得神气起来,开口挑衅道:“什么夺命剑燕十三呀!!我看也不过如此,比起我们高丽的武学差得远了。”阿吉眉头一皱,大是不爽。心道:【你个小丫头片子,我是看在傅君婥姐姐的面子上,才对你多次手下留情。你莫非真以为我打不过你么】他心头主意打定,一定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傅君瑜一点颜色看看。说时迟,那时快。阿吉剑式回撤,立剑呈“一”字摆在正胸,一双眼睛仿佛平淡如湖水,再也翻不起一点波澜。身上的气势好似乳燕归巢,百鸟朝凤般渐渐回笼,转而沉寂,整个人好似一块散发着死气的冰冷石块,再也没一丝人的气息。傅君瑜咕嘟的咽了一口香津,她也是识货的人,打眼一看,就知道阿吉在施展什么了不得的绝技。照这个情形看来,不动则已,一动则如暴雨雷霆。眼前的平静,也只不过是暴风雨的前奏罢了。对于方才的挑衅,她开始有些悔恨了。但后悔归后悔,傅君瑜身为高丽奕剑大师的弟子,自然也有一股子傲气。再兼有与阿吉相持不下的战绩,她也是信心满满。【我一定能接下这一招的。】跋锋寒咕嘟的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骇然震惊。因为阿吉的这一招术,实在是跟他的刀法太像了,都是一招静之极致的招数。但是,虽然他们的招数类似,却深意不同。如果说跋锋寒的的一刀,已经摸到“静”的边缘拐角的话,那阿吉就是已经深入其中,得其精髓了。打比方来说,跋锋寒若是平如镜面的凝宁湖水。那阿吉便是汪洋海底的静塌乔石。那差距,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虚空十字斩。”随着阿吉的一声暴喝,他身后的长发无风自动,须发朝天,周身一片金光明亮。整个人的剑势冲天而起,好似决堤的洪水一把,一发不可收拾。只见阿吉猿臂一划,唰唰暴出两剑,勾勒出两道完美的笔直线条,一竖一横,交叉成一个光芒十字,玉照当空。十字剑光盈盈照人,透着些许的灼热感。让傅君瑜奇怪的是,那个十字居然能够傲立空中而不动,久久不散。这一手正是阿吉在与巨鲲帮的陈老谋一伙对战时,曾经用过的虚空凝气的本领。现在为了震慑傅君瑜,他又用了出来。就在傅君瑜愣神的时候,那本来凝聚于空中的十字,突然瞬间加速,好似闪电一般风驰电掣的向她逼将过去。“呀”傅君瑜惊叫一声,赶紧双手抱剑格挡,但十字剑气的威力可不是简简单当就能消失的,以傅君瑜的内力,也是被它推着往后移了五米,才逐渐消散,甚至傅君瑜脚下踩着地上的青石板上,也留下了两道清晰的划痕。抵挡下了剑气十字,傅君瑜刚想松一口气,突然,一柄冰冷森然的长剑从她的娇躯身后探出,越过她的柔顺发丝,贴到了她纤细的脖颈之上,紧紧相贴,不留一丝缝隙。感受到冰凉刺骨的触感传来,傅君瑜明了,她输了。身后的男人只要略微用力,她那美丽的头颅必定会与身子分家。“你杀了我吧。”傅君瑜用力的咬着嘴唇,她有些想哭,但却坚强的忍住了。他不想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表示任何的脆弱。因为那会叫他看不起她。她唯独不想让他看不起。“嗯,好样的,不愧是傅君婥姐姐的师妹。”苍啷一声,阿吉撤剑回鞘,语带褒奖的道。傅君瑜忍不住回头,望着收剑卓立的阿吉,神色不解的道:“你,什么意思??”“没什么,只是以防万一,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不是傅姐姐的师妹而已,算是验验货吧。”阿吉摇头晃脑的道。“现在你的奕剑剑法也是正宗的,应该没问题了。”“验货???”傅君瑜先是一脑袋黑线,随即额上青筋暴起。【你小子居然对我验货,你当我是你家买的鱼吗!而且就算是为了验证我的身份,你也太狠了吧。】一阵气愤之下,傅君瑜举起了剑柄,作势就要追打阿吉。“别别别”阿吉双手互摇,做投降状,挨到傅君瑜面前,捉着她的柔肩道:“我说君瑜呀,我们以后可是一家人了,你这一打不就生分了么。而且我也是为了你姐姐的安全着想呀。你想一下,如果有刺客假扮你,我岂不是害了你姐姐么?”道理傅君瑜明白,但她依旧余怒未消,旋即打掉阿吉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冷冷的道:“谁跟你是一家人。”“啊?我没告诉你么??傅君婥,傅姐姐已经决定要嫁给我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按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夫呢。”阿吉语出惊人,顿时把傅君瑜雷在当场。跋锋寒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脸的不敢置信。“你你能不能再说一遍?”傅君瑜手指颤颤指着阿吉要求着,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阿吉窃笑一声,平声一字一句的道:“我、是、你、的、姐、夫。”话音一落,傅君瑜眼前一黑,差点站不稳,连忙以剑拄地,低垂螓首,垂下眼睑,口中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们姐妹三人,都是隋帝杨广三征高丽时,战场上遗留下来的孤儿。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怜其孤苦,授以武艺,抚养成人。她们自小便有了对中原人的痛恨之心,并学习刺杀之道,为的就是能够有朝一日入殿堂刺隋皇,造成中原的混乱。三姐妹当中,更以大姐傅君婥最为痛恨中原人,毕竟她较为年长,对于隋军当时的暴行,印象最为深刻。至于自己和小妹傅君嫱虽然也是一样痛恨中原人,但总归是差了一些。现在阿吉突然告知她,傅君婥居然一反常态,居然下嫁给一个中原人,这样的消息,对她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了。这一瞬间她一直以来的维持的信仰,完全被推翻了。呢喃良久,傅君瑜猛然抬起头,一双美眸坚定不移的望着阿吉,道:“带我去见大姐。”她一定要问清楚傅君婥是怎样想的。国家被侵略、家园被摧毁的仇恨,居然是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淡忘的吗?!而且,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她将来的姐夫么??“可以。”阿吉微笑着点头。“但是,要等我有时间再说啊!!”“什么意思??”“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个大忙人哩,没时间带着你随便乱逛的。”阿吉慢慢解释道。“而且,你大姐现在患有重病,正在一位名医那里接受治疗,若是你这样兴冲冲的贸然去打扰可是对身体的恢复没有半点好处的。”“大姐病了??”傅君瑜惊诧莫名,一把捉住阿吉的衣袖,急切的问道。对于傅君婥的近况,她虽然打听到了些小道消息,但具体事情如何,她依旧是一无所知。“嗯。”阿吉重重的点点头,脸色逐转沉重,一张脸忧愁莫名的道:“被宇文家的家传绝学的冰玄劲打中要害,元气尽失。若非我及时赶到,以玄功镇压住了伤势,只怕等你到中原来,见到的就是你大姐的一座荒凉孤坟了。”看到傅君瑜脸上燃起的一抹仇恨,阿吉又是唏嘘一叹气,又道:“我虽然能救她性命,但她的元气已丧,武功已失,身体孱弱,动静都要有人服侍,若不找名医及时诊治,只怕也活不了几年。刚好我们凑巧又认识了几个摘星楼的朋友,经过他们建议,让她们带着傅姐姐去了号称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的居所,鲁大师乃中原第一医国圣手,由他来为傅姐姐诊治,是最好不过的了。”“是鲁妙子吗??”听到这个名字,傅君瑜的忧愁脸色顿时好转,眉梢的愁云也消散不少。纵使是她一个外族人,也是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她忧虑的心也不禁放了下来。相信有了鲁妙子的治疗,大姐一定能够恢复如常的。傅君瑜俏目流转,盯着阿吉。心思百转:【这个人不仅救了大姐一命,显然也对她关怀备至,呵护有加。大姐由此良配可说是有福气了。虽说是个中原人,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的。】此时,傅君瑜看阿吉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起来。看到傅君瑜的眼神,阿吉一声哂笑。道:“好了,不跟你多说了。等你大姐病好之后,我再带你去见她吧。现在我有急事先走了。”说着,迈步大步往王通的府邸走去。耽搁了这么长的世间,他也担心素素和双龙二人。【也不知道小公主单琬晶是否把他们照顾好了~】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阿吉一走,傅君瑜顿时亦步亦趋的跟上,跟在他的身后恳切的软语求道:“你一走就没了踪影了,我到哪里找你去。我得跟着你。”说着,秀美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十分可爱。阿吉皱了皱眉,没有拒绝。任凭傅君瑜小尾巴一般的随在他身后。两人几个摆步,便消失了踪影。跋锋寒张了张口,想要讲话,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默默地任凭阿吉和傅君瑜洒然离去。磨蹭了一会,跋锋寒突然觉得了无生趣,转身朝着一个方向径直走了。夜幕开始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