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宋玉致的清早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宋玉致的清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阿吉的梭动的越来越快速。同时伴随着宋玉致的娇喘声和声也越来越高昂。

    两条白条的身体呈坐姿相互抱着。宋玉致光滑雪白的粉背上现在大汗殷殷,似水泼撒。白净的额头上充满了无尽的疲态,俏美的柳叶眉紧紧皱着,紧紧箍住阿吉腰肢的修长美腿也因为无力而越来越松了。太久了他们做的时间太久了。宋玉致都不知道他们这样保持了几个时辰,只是从窗户缝隙上传来的点点荧光可以看穿他们已经做了一夜了。

    在这期间,宋玉致都忘记了她到底了几次了,次数太多了。头昏脑胀的她只记得这在漫长的长夜里,基本上每过一刻钟左右,她便会被干得迎来一次。这一整夜里要有多少个一刻钟啊。

    她真的有些受不了了。此刻的她甚至都没了找阿吉麻烦的心思,只想蒙头大睡一觉。

    依旧在着,宋玉致的小破脑袋疲惫的趴在阿吉的肩膀上,柔和的下巴顶着阿吉的肩胛骨,樱唇凑在阿吉的耳边气若游丝的说道:“你嗯好了啊没有,我快坚持不住了”传来的刺激顶胀,让宋玉致连说话都不顺畅了。

    “等等马上好了。”阿吉点点头,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宋玉致的湿漉漉的粉背,让宋玉致的柔美的紧贴着他的胸膛,的更加激烈了。

    “啊你轻一点呀”宋玉致痛叫一声,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柔弱。经过了一夜的风流放肆,她身体的舒爽刺激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欢好带给她的仅仅只有痛楚而已。

    “不好意思,弄疼你了。我很快就好了。”阿吉自然知道现在的宋玉致一点也不舒服,他也想尽快的完事。只是同样辛劳了一夜的阿吉也有些力不从心。这中状况可是自他练成内功以来,很少见的。

    见到阿吉有些力不从心,宋玉致开始了然了。试探的问道:“你是不是不行了,要不要我帮你。”说出这句话来,宋玉致也是一阵羞耻脸红,但是为了能够及早的休息,她也只能含羞忍让了。

    听到宋玉致这般问,阿吉顿时觉得男人的尊严被挑战了。当即拍案大声怒喝道:“不行。老子一定要有始有终才行。”说完,阿吉猛的把宋玉致压倒在床上,抬起她的两条柔美白嫩的,高举搭上自己的肩膀,瞅准了那泛滥的不成样子的溪口,再一次的发出了一阵猛攻冲锋。

    姿势被更换的宋玉致顿时又被刺激的依依呀呀的高叫了起来。宋玉致满意的点点头,微笑想道:【嗯现在舒服多了。啊我怎么能感觉到舒服呢,太羞人了。】

    果然,一阵猛烈的激情过后,阿吉终于如愿的再一次的在宋玉致的体内缴枪了。

    完事后,阿吉一个骨碌倒在了宋玉致的身边,一手穿过宋玉致玲珑白嫩的脖颈搂住的她的娇躯,另一只手则紧紧握住她的一只,便这样沉沉的睡去。

    宋玉致推了推阿吉,没反应。

    “你倒是舒服了。可我怎么办呀。”宋玉致扭过头看了看这个得到她身子的恶魔一眼,幽幽的叹了口气。心中烦乱异常。

    现在的宋玉致,心中真可谓十分复杂。正是剪不断,理换乱。

    一方面她对阿吉这个夺得他清白身子的恶魔感到无比的痛恨。而另一方面她却也对自己身体的难言的刺激快乐而感到舒服。怀着这样的矛盾的双方面感情的宋玉致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阿吉了。呃总之,先睡一觉吧。一切的事故因果等明天醒来再说。

    宋玉致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拉起一条被子,盖在了阿吉和自己的身上,脑袋往阿吉的胸膛上凑了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嗯暖暖的,香香的,这个恶魔身上的味道真好闻。迷糊中的宋玉致忍不住这么想道。

    一男一女,大被同眠。若是不知情况的肯定会将两人看做一对和和美美的夫妻了。谁能想到他们侵犯者和被侵犯者的关系。

    *********************

    等到宋玉致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看着天气的情况,应该已经日到中午了。宋玉致揉了揉发酸的双眸,嘤咛的哼了一声,慢慢的坐起身来。天鹅般的脖颈,柔美窈窕的身段,雪一样的细腻,宋玉致的身子仿佛一座完美的水晶雕塑披露在空气中,闪烁着无上的光滑媚态。

    “唉也不知道雁姐怎么样了。昨晚喝了那么多酒。”宋玉致揉了揉疼痛的柔肩,自言自语道。

    “嗯??”宋玉致突然发觉身边多了一只手,那只手正搭载自己的根部的萋草花园附近。

    “这这是谁啊!!”宋玉致惊得几乎尖叫出来,惶恐的拿开那只色色的咸猪手。双手抱肩。左右看了看周围的衣衫杂乱的旖旎场景,宋玉致的脑子里乱成一团。往身边右侧一看,这才发觉一个年轻男子正闭着眼睛,睡在自己的身边。

    而且他们的样子似乎好像是赤身的睡在了一条被子里了。

    这算怎么回事宋玉致懵了。

    “轰”接着脑袋一嗡,宋玉致昨晚的记忆好像潮水涨潮一般的涌入了她的脑海里。愤怒的,羞耻的,焦躁的,难过的,高兴地,应有尽有。

    原来,她。宋玉致。宋家大小姐。在昨晚上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给上了。而且被吃的完完全全,干干净净,连一点渣滓也不留。全身上下丛里到外都被那个人给玩了个遍。抚弄了个遍。这样的事情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一瞬间,宋玉致甚至怀疑她是否在做梦。若是噩梦的话,那就快点醒来吧。猛掐自己一下,好疼!!看来不是做梦了。

    发觉不是梦境之后,宋玉致顿时怒火中烧。心道:【哪里来的狗贼,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本小姐无礼。】宋玉致玉手高扬,灌足了真气,就想往阿吉的脸上抽去。这一下若打实际了。阿吉只怕就会破相了。

    掌风掀起了一阵疾风,带着一股激荡的力道和宋玉致的无尽怒火,朝着阿吉的脸上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宋玉致的玉手快要接触到阿吉的脸庞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扣扣”的敲门响声。沈落雁那娇媚好听的声音,淡淡传来。

    “玉致妹妹,起床了没有??是吃午饭的时间里。”

    异变忽生,宋玉致的手掌硬生生在阿吉的脸庞附近停住了。那掌风甚至刮得阿吉发丝飞扬。宋玉致的羞耻心告诉她,千万不能让沈落雁知道她的境况。这样赤身,与男人同睡一床,而且地上衣衫不整。这样的丑态可不能被沈落雁给看到。若被沈落雁看到了,她可真不用活了。

    “还没有呢,雁姐。噢我我今日身体有些不舒服,午膳我就不吃了。”宋玉致长喘息几口气,强令自己镇静下来。

    “那好,我就不打扰了。玉致妹妹你好好休息吧。”门外的沈落雁都快笑崩了。心中古怪嘲弄道:【小丫头,你的身体当然不舒服,被我夫君干了一夜,能舒服才怪呢。】别有用意的朝宋玉致的房间看了几眼,沈落雁捻着一撮秀发发丝笑戚戚的离开了。

    ***************

    侧耳倾听,发觉沈落雁是真的离开了,宋玉致才松了一口气。转而又怒气冲冲的望着阿吉睡脸,一脸恶狠狠的表情。

    【这个人,毁了我的清白之躯,我一定要让他尝尽世间所有的痛苦之后,再把他五马分尸。不然绝对难泻我心头之恨!!】不过这个人武功应该很高。我该怎么办呢??显然,宋玉致是想起了她昨夜的千般挣扎,都被一股古怪的内力所化解的现象。那股内力磅礴,浩大,仿佛就像是惊涛骇浪一般的无穷无尽,绝对不是现在的她所能抗衡的。要打倒他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趁着他沉睡的功夫,暗施偷袭。先把他打成重伤再说。

    【嗯,就这么办。】主意打定,宋玉致鼓起了全身的真气,一掌拍出,朝阿吉的胸膛猛拍了过去。气势如江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突然,就在宋玉致认为她即将得手的那一刻,她忽的觉得腰间一凉,一只冰凉的手探入的她的细柳般腰间,热热的一股内力,顺着他腰肢的所有大道,一路往上,瞬间传遍了她的上半身,真气的传播速度快如闪电。宋玉致拍出去的玉臂也因为道被封,而力竭麻痹的半途垂了下来。无力的耷拉在腰际。

    “你”宋玉致没想到阿吉老早就醒了。

    “哟我的小玉致。大清早的就这般精神呀!!不如再陪我睡一会吧。”阿吉冲着宋玉致眨眨眼睛,一把环抱着她的纤细柳腰,再一次的把宋玉致拉进了他的被窝。

    其实阿吉早就醒了,只是一直觉得宋玉致的反应十分有趣,而闭目倾听而已。

    宋玉致一入阿吉的怀中,便感觉溪口又被一坚硬的事物顶住。不断滑润着。这种熟悉的刺激触感,正是昨夜祸害她的元凶。

    “你这个恶魔,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别用欺负女人那一套”宋玉致登时就慌了,口不择言的威胁道。现在她的全身的功力又被阿吉完全锁住,道被封,可以说她已经是个既不能动,有没有武功的小女子了。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哦??”阿吉略感有趣的说道:“玉致你本来就是女人我用欺负女人的那一套来欺负你有什么不对吗??”

    “我”宋玉致也觉得失言,一阵懊恼无语。那种可爱的懊悔神情,看的阿吉再次兴奋起来。阿吉张开口,再一次的亲上了宋玉致的樱唇,亲了一阵后,阿吉顺着宋玉致的脖颈往下亲了下去。

    “你你别这样了。昨晚上你还没有弄够啊!!”感受到身上阿吉在自己的脖颈上的湿软亲吻,宋玉致一阵委屈,声音中带有了一丝哭音色。作为宋家的大小姐,她一向是个性坚强的。何时曾落到过如此田地。被人凌辱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她真想一死了之了。

    “没够。”阿吉并没有停嘴。渐渐的,他已经吻到了宋玉致的上了,上传来的淡淡酥麻痒,让她的神经再一次的绷紧颤栗。

    “先等等等等,我有话对你说。”宋玉致焦急的道。

    “我喜欢一边做,一边说。”阿吉将宋玉致的身体摆正,高昂的瞅准宋玉致的花园溪口,猛的进入。

    “啊”宋玉致娇吟一声,白花花的身体再次激烈的颤抖起来。仿佛在迎接它的主人的再次临幸一般的欢愉。宋玉致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的身体已经违背了她的原本意志,承认阿吉为它的唯一拥有者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