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摄魂夺魄
    第一百二十四章  摄魂夺魄

    一个充满旖旎味道的房间内。

    一张长方形状的雕龙床上,一男一女,以一种女上男下的姿势不停地涌动着,女方的如同乘船乘车一般尽情翻动,摇滚,状若疯狂。难言的激情刺激已经把她的一切矜持都给打破了,整个人已经完全化身为一个浪荡的欲女,心中毫无其他念头,只记得拼命的享受着身下传来一波一波好似浪涛的刺激。

    这个女子便是宋玉致。

    若是此刻有岭南宋家的人在场,肯定会忍不住惊声尖叫。因为他们最为高贵纯洁的宋玉致大小姐,居然会像一个一样,在一个男人身上做着这样羞耻的活动。而且她的表情居然是那般的愉悦欢快。

    ****************

    身下的男人双手抱头,满意外的微笑荡漾嘴角,一双充满和欣赏的双眼,直定定的盯着宋玉致因为溪口不断进出吞吐,而上下抖动跳跃的。阿吉的舌头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口水略微流出。

    “玉致,现在的你好美呀!!嗯这样才对,这个放浪的模样才是你宋玉致真正的样子。真不愧是我所看重的女子,居然这般有绝世欲女的潜质。”阿吉一边享受着,一边说着刺激宋玉致的话语。其实这也算是潜移默化的调教手段了。

    宋玉致闻言,激荡的忍不住一僵硬,眉头略微一皱。但这一停顿却非常短暂,她又忍不住重新回到了那快乐的巅峰去,对阿吉的话丝毫不理,一心一意的着并用她残留着血迹的幽谷溪口不停吞吐着阿吉的坚硬。

    虽然宋玉致的内心依旧坚强的要死,她也有信心等她完全恢复后能够狠心的一剑杀了这个恶魔。但此刻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投降了。她的身体正因为这个恶魔的进入而欢快,为那一丁点的而颤抖,甚至是他的一个眼神都会令她的玉溪口泛滥成灾。

    太可怕了。宋玉致现在的内心深处充满了莫名的惊恐。这种惊恐不是来自人身的安全有什么损害。而是眼前这个男人。在宋玉致的眼中,阿吉好像化作了一个充满了无穷引力的魔鬼,正在一步一步的引领着她步入的深渊。这种感官的诱惑,忘情的沉沦,让宋玉致害怕的同时又充满了无尽的刺激感。

    【若是一直跟这个人交往下去,那我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是成为一个下贱的青楼娼妓??还是更加低级的存在呢??】宋玉致大胆的猜想着。心中却充满了背德感。若是真的成了那样了,那自己的父亲宋缺又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呢??

    这样想着的宋玉致,突然一阵强烈的刺激传来。“嗯啊”

    爽到升天的舒服,让她忍不住昂首挺腰,整个身形弯曲成了一张弓,毫无疑问的,她又一次了。

    这是第几次了??她都数不清了。

    宋玉致一个失神,雪白的娇躯顿时趴在了阿吉结实的胸膛上,玉溪口依旧和阿吉的保持着最亲密的关系,溪水潺潺流出,形成了一副风流的图像。

    宋玉致雪白的双股微颤,秋水般两眼迷茫,嘴角含春笑,仿佛在仔细回味着方才的美妙过程。

    “不行了吗??可我还没有满足呢”阿吉淡淡一笑,两手分别抓住宋玉致的浑圆的两瓣白臀,一挑,再一次的进入了她的溪口深处。

    “啊别了。我真的会受不了的。”宋玉致哀叫道,一双小手连忙下移抚摸上了阿吉的,一边上下着,一边恳求道:“我用手帮你弄出来,你别再搞我了。”

    宋玉致现在完全筋疲力尽了,从昨夜到现在,他们都已经做了不下五十次了。她的小肚子甚至被那种液体撑得略微鼓起,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怀孕。

    “嗯,不错,有长进。”阿吉对宋玉致的知情识趣十分满意。赞赏般的亲了亲宋玉致,拔出了陷入宋玉致体内的巨龙。这番动作,又引得一阵高昂啼叫。

    宋玉致忍不住白了阿吉一眼,暗暗想道:【再不长进,我恐怕直接被你了。若是那样,我可算真是贻笑天下了。】想罢,她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抚上了阿吉的巨龙,仔仔细细的为他把弄服务起来。

    阿吉一时舒爽无限。

    *********************

    良久过后,宋玉致赤身的趴躺在阿吉的怀中,整个人好像无尾熊一般偎依在阿吉的身上,鼻息幽幽,娇喘吁吁,一双媚眼充满了无尽的逗人风情。

    “小玉致,方才舒服不舒服啊??”阿吉的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宋玉致光滑的粉背,一边淡淡的问道。

    此刻的宋玉致早已经恢复了神智,只是身子酸软,筋疲力竭,柔弱的连一根手指也不能动。

    回想起方才的放浪形骸,宋玉致一阵羞耻。随即冷哼一声道:“你这个胆大包天的恶魔,你这样的对我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会有什么后果??”阿吉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拍了拍宋玉致光洁的脊背,揉搓几下,滑不留手。“小玉致,你的夫君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们宋家的名号在别人那里好用,但对我却是不值一提。”

    “啧”宋玉致哼唧一声,嘴角一撇,对阿吉小看宋家的行为非常生气,朗声说道:“你就不怕我父亲杀了你??”

    “不怕。”阿吉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虽然自问现在不是天刀宋缺的对手,但你父亲想杀我却也不太容易。除非他广邀高手齐聚帮手,否则绝不可能杀掉我的。想必以宋缺的身份地位,以多凌寡的事情做不出来吧。”阿吉的声音软悠悠的,但其中蕴含的强大自信是任谁也听得出来的。他是有绝对的信心能从宋缺手下逃得性命

    “呵呵你说我父亲一个人杀不了你??”宋玉致嗤笑一声,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嘴角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三大宗师吗??这样的大话纵然是宁道奇来了,也不敢说呢。”

    在宋玉致的心目中,纵然是宁道奇也不一定躲得过自己父亲的追杀的。

    阿吉隐晦的一笑,在宋玉致的上抓了抓,惹得宋玉致尖叫连连。然后吐出了一句在宋玉致看来惊天动地的话语。

    “我的名字叫做燕十三,玉致你可要好好的记住啊。”

    “什么??”这句话不亚于晴天霹雳。宋玉致惊讶的大叫,一张脸充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说你是燕十三??那个号称青年第一高手的燕十三??那个数剑完败跋锋寒的那个燕十三??真的假的??”

    “如假包换。”阿吉淡淡的微笑着,脸上充满了无比的自信。

    “”宋玉致沉默了。她没想到夺得她的身子的人居然是被人称为“谢晓峰第二”的夺命剑燕十三。这这太叫她惊讶了。的确,以江湖传闻燕十三那堪称天下第一的轻功身法,纵然是他的父亲宋缺也是追不上的。阿吉的话没有半点夸张在内。

    对于燕十三这个人,无论是宋家还是其他的四大门阀和各大势力,统一的意见便是怀柔,怀柔,再怀柔。谁也不想因为点滴小事而得罪这个未来的天下宗师。因为早些年有谢晓峰这个前例在,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宋玉致一阵凄苦,若是她的父亲宋缺得知了自己于燕十三的事情后,只怕会龙颜大跃,大张旗鼓的把自己送给燕十三吧。唉这可怎么办。

    良久过后,宋玉致才幽幽的开口询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你老老实实的做我的女人罢了。”阿吉抚了抚搭再宋玉致额前的柔软青丝,动作轻柔的仿佛春风的吹拂。

    “做梦。”宋玉致咬了咬牙,一脸的愤慨。任谁在被侵犯之后,还被侵犯者宣布了所有权。这样过分的事情,都会火冒三丈的。一般的女子如此,那宋家的大小姐宋玉致更是如此。

    “呵呵。不愿意么?”宋玉致的坚决抵触并没有出乎阿吉的意料之外,只见阿吉自信的一笑,说道。“是么,那我从今往后便是宋阀的敌人了。我一定会穷期我的一生来毁灭宋阀的。我想除了宋阀主本人之外,你们宋阀的其他人都躲不过我的刺杀的。嗯我也想学学杨虚彦呀!!”

    “啊你不能这样。”宋玉致一阵颤栗,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一把环住了阿吉的脖颈,喉咙声嘶力竭的大叫道:“我们宋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回想宋家人,除了宋缺之外,恐怕谁都躲不过燕十三的暗杀。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小玉致不肯做我的女人啊!算是迁怒吧!!”阿吉一脸理所当然的架势,说着冰冷刺骨的话。“嗯我就先从玉致的二哥宋师道下手吧。这个小子居然对我的傅君婥姐姐有异心,妈的,早看他不顺眼了。”

    “别别杀二哥。”宋玉致哀求的望着阿吉,一脸凄凄惶惶的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当你的乖乖好妻子的,所以别动我的家人,拜托了。”宋玉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说到做到。二话没有。而且宋玉致从他的身上看出来一股不达目的绝不罢手的坚决狠劲。这样的敌人绝不是她愿意招惹的。

    宋鲁,宋师道,宋智,宋玉华,一想到这些个亲近的人,居然因为自己要去送死,宋玉致就是一阵彻骨的揪心。

    “哦,玉致可真是个明事理的孩子呢。”阿吉松了一口气,赞赏般的亲了亲她如玉般的面颊。口中升起一股靡靡之音继续引诱蛊惑着:“从今往后,玉致你要记住,你的人和心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你的一切即将属于我燕十三了。你将不再是宋阀的大小姐,而只是个低贱的。你娇嫩身体将是我美丽的玩具,泄欲的工具和生儿育女的场所。在我的面前,你将会抛弃所有的自尊,供我践踏蹂躏。我要你的思想除了取悦我之外,再也不会包含有任何的内容。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夫君。”

    阿吉的声音好像地狱的魔鬼,不断刺激着宋玉致的神经。让她的身心在受虐的同时,更有一股子背德的刺激感传递上心头,让她欲罢不能。在这种魅惑之音的引导下,宋玉致甚至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答应了阿吉所提出的所有条件。

    这种现象,用摄魂夺魄来形容也不为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