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飞马牧场 (一)
    第一百二十八章  飞马牧场 (一)

    “《长生诀》是你们兄弟之物,还是由你们自己做主吧。   老夫不能越俎代庖。”欧阳希夷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置身事外了。

    见到欧阳希夷把皮球又踢了回来,寇仲和徐子陵顿时沉默不语。两人骨溜溜的眼珠子不停的闪烁,你来我往的用眼神做着秘密交流。

    良久过后,寇仲才扭头对拓跋玉道:“这位兄台,我们的确是有《长生诀》这本书,但是说到底,这本书的则是归于我们兄弟三人共同管理承担。现在我们只有两人在此地,还差一人。所以统一不了意见,暂时不能答复你。”

    拓跋玉阴柔的眉毛一皱,眼神变冷。显然误会了寇仲是在耍小聪明,找借口了。只听他冷哼一声说道:“我拓跋玉对寇兄和徐兄够尊重,也一直是以诚相待,不做他想。谁知偏偏两位不知好歹,把我拓跋玉的一片好心当做驴肝肺了。”

    说着,拓跋玉接下了挂在肩上的飞挝,似乎想要大战一场。

    “拓跋兄,此话怎讲。”寇沙仲和徐子陵连忙情急阻止。他们都是一脑袋的浆糊,搞不清楚拓跋玉的想法。心道【《长生诀》乃是旷世奇书,世所罕见。连皇帝老儿杨广都想要得到,这样的宝贝我们都没有当场拒绝你了,你还待想怎样??】

    “哼如今天下皆知,两位从扬州石龙那里盗得《长生诀》,学成一身本领号称双龙。两位一向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又哪来的第三个兄弟??”拓跋玉气愤的说道。

    “呵呵原来如此啊”寇仲长松了口气,紧跟着解释道:“拓跋兄误会了。正所谓江湖宵小的传言,十之**必不可信。我和陵少的确是有另外一个兄弟的。只是这个人无论是名气还是声望比我们要高得多。所以,江湖中人通常不会把他的名号跟我们安排在一起。没想到反倒因此让拓跋兄误会我们兄弟了。”说完寇仲无奈的苦笑一声。

    “是么??”拓跋玉淡淡说着,一边定睛看着寇仲,只见寇仲的脸色真诚,眼神清明,一副十足无辜的模样。拓跋玉顿时相信了。

    只是他开始对寇仲口中的另一位小兄弟,感到了十足的好奇。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在声望上力压如日中天的扬州双龙??”

    “嗨!我们的名气算什么。跟他一比我们简直不值一提。如果他是天上的明月的话,那我们就只能是水里的乌龟王八了。那差距,真是让人伤心啊!!”寇仲与徐子陵无奈的对视一眼,没好气的讲道。要说对阿吉这个人没有嫉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兄弟几人都是差不多同时学艺的,谁承想阿吉偏偏一马当先的走在了两人的前面。寇徐两人也是少年意气风发的年纪,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同。虽说不至于因此嫉恨阿吉,但是这种被自己的好兄弟远远拉开的颓丧感觉,的确给了他们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

    仿佛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被阿吉玩耍般的超越一般。

    “哦,真有此事,到底是谁??”见到果有其实,拓跋玉登时来了兴致了,一双阴柔的眼睛出满了奇异的色彩,精神奕奕的注视着寇仲。一旁的淳于薇也是小耳朵竖得直愣愣的,侧耳倾听,生怕听漏了什么。

    “不知道拓跋兄可曾听说过以‘一字夺命剑’而闻名江湖的燕十三呢??”徐子陵长出一口气,声音平和淡淡的讲着。

    “阁下说的是那位号称五年超越谢晓峰,和杨虚彦并称为‘光影双剑客’的一代剑术奇才燕十三??”拓跋玉有些了然了。对于燕十三这个名字,他太了解了。自从他一入中原一路走来,就听到茶馆饭馆里的客人们不停的说着燕十三的事迹。大家伙仿佛像说评书一般来回的反复嚼舌头。听得他都快倒背如流了。

    的确,燕十三的大名确实远远超越寇徐二人。而且也没有人会将燕十三那样光芒四射的人物与出处茅庐的寇仲徐子陵比较在一起。一提到双龙,大家肯定会嗤之以鼻,然后说这两个人,连给燕十三提鞋子都不配。虽然有些残酷,但这就是江湖。

    “嗯,正是,燕十三的确是我们两个的兄弟。”徐子陵精灵的双眼淡淡注视着拓跋玉,似乎要把拓跋玉的内心看穿。徐子陵淡淡的开口反问:“拓跋兄该不会以为我们说谎吧??”

    “不会不会。寇兄姑且不论,徐兄必定是至诚君子。所以徐兄的话我信。”拓跋玉连连摇头,脑袋甩的像个拨浪鼓一般。的确这很有可能。不管是燕十三救过罗刹女傅君婥一事,还是在王通寿宴上救过寇仲和徐子陵,双方若没有一定的交情,只怕根本不会这么做。

    而且从燕十三肯三番四次搭救他们的行事作风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怕真的不浅。嗯,有情况。

    寇仲连番白眼,嚷嚷道:“喂喂喂,拓跋玉,什么叫寇兄姑且不论啊,你的话说的好像我很没信用一样。”

    “寇兄在我们的情报里,正是如此。”拓跋玉古怪的看了寇仲一眼,豪不客气的说道。

    寇仲哑口无言了,高举双手,脸上映出一副苍天何在的表情。

    突然,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响起,动听的声音听得让人心旷神怡。“你这个人真有趣,逗得人家很喜欢你啊!”

    声音的主人是淳于薇,此刻的她正抱着肚子哈哈大乐。笑的弯腰屈膝,花枝乱颤,一双柳叶般的窈窕细眉都笑成了弯弯的钩月。

    众人听得目定口呆,想不到这娇俏可人的少女会公然向一个陌生男子表示欢喜对方。拓跋玉笑道:“敝师妹一向是这么坦白,不过她欢喜的人实在多不胜数,寇兄莫要认真。”

    淳于薇大嗔道:“师兄怎可如此数说人家,今趟是不同的哩!”寇仲俏皮地问道:“是否每次都是不同的呢?”

    傅君玉等不禁亦觉好笑,想不到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人马,忽然会在这种问题上纠缠起来。

    淳于薇还想说话,拓跋玉截着她道:“既然有贵方有燕十三大侠从中做主,我们也不再纠缠此事了。只是若燕大侠有了回复之后,可否请几位给小弟捎个信息呢。半年甚至一年之内,我们应该都会在中原的。”

    “好的。”寇仲和徐子陵同时点头。若非必然,他们也实在不想与毕玄的门徒交恶。

    “好。多谢了。”拓跋玉也是快人快语,说完一抱拳,便领着一大帮子人撤退了。

    人群就想潮水一般涨得快退得也快,倏得,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然后门外传来一阵马嘶声,踢踏声,马铃声6续响起,最后人群渐行渐远了。

    寇仲等众人望着空荡荡的院子,刚才的剑拔弩张仿佛从没有出现一般。寒风吹过,一片坦然。

    ******************

    拓跋玉等人骑上马走了一阵后。淳于薇突然插口问道:“师兄,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客气呢??直接下手强不就完了。难道我们还怕了燕十三不成??”

    “唉”拓跋玉垂头丧气的长叹一声,道:“师妹你有所不知呀,那燕十三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经过我了解到的所有传闻,他简直是第二个谢晓峰在世。我们虽然还有师尊一手训练出来的“多北塞十八骠骑”,人人悍不畏死。但是若想凭借这些留下燕十三的性命却还略显不足。而且一旦因此与燕十三结下深仇,那我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啧有那么严重吗??”淳于薇不屑的嗤笑一声,呶呶小嘴道:“他一个小小的燕十三难道真能比得上谢晓峰??而且就算是谢晓峰本人来了,我们师尊身为三大宗师难道就怕了不成??”

    “师尊说不定还真怕啊!!”拓跋玉一声叹息,眼睛飘乎乎的望向远方。

    “什么??”淳于薇大惊失色,隔着马匹一把抓住了拓跋玉的衣襟,急切问道:“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拓跋玉默默不语。

    淳于薇急了,拉起拓跋玉的袖子就是不撒手,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劲头。拓跋玉被淳于薇扰得受不了了,才艰难的说道“师妹当年还小,对与此事不知道也不奇怪。其实在几年前,我们师尊已经和谢晓峰交过手了。而且据我猜测,不光是我们师尊,恐怕三大宗师都跟他交过手。只是大家都保守秘密,秘而不宣罢了。”

    “什么??谢晓峰曾经挑战过三大宗师??那输赢到底如何??”淳于薇一阵惊讶,她没想到传说中的中原第一剑客居然有这么多的光辉事迹,鲜为人知。

    “宁道奇和傅采林我不知道至于他与师尊之间的大战,则是在一个密室里偷偷进行的。而且师尊严令我们这些弟子都不允许观看,我们也只能远远听到些刀剑交叉的声响。一个时辰之后,师尊和谢晓峰才从密室里出来。虽然两人身上都无任何醒目伤痕,但是从那以后,师尊就开始勤奋的闭关修炼了。而且开始多番打听过《长生诀》等四大奇书的下落。在事后我们这些弟子也曾经问过师尊胜负如何??师尊也只是颓丧的叹叹气,什么话也没说。”

    “该不会”淳于薇玉面上毫无血色,心中燃起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荒诞想法。他们的师尊,突厥武尊毕玄该不会是输给谢晓峰了吧。

    “唉十有**是如此了。”拓跋玉看了看淳于薇的脸色,点了点头。他觉得他一辈子都没今天的叹息多。

    师傅在他的心目中可是高高在上的战神啊,没想到居然败了。

    根据拓跋玉自己的猜测,他的师尊毕玄只怕是在密室一战后,败给了谢晓峰。毕玄也只是为了突厥人心中对他的坚定信仰和草原的安定祥和,才故意将此事秘而不宣。否则一旦突厥武尊战败的消息泄露出去,恐怕整个草原就会掀起一阵动乱。

    “想当年谢晓峰与师尊决斗的时候,他的年纪只怕还没到二十五岁吧。世界上还真的是有武道天才这回事呢。谢晓峰是这样的天才,燕十三恐怕也是。这样的人能不招惹就不招惹,所以才我对燕十三这个人这般忌惮。”拓跋玉接口说道。

    淳于薇听得心中烦躁,闷闷不语。

    唉,想一想他们的师傅应该也是很不甘心吧。居然败给了一个在年龄上小了数十年的后辈。难怪他近些年深居简出,不问世事,一心钻研武道了。

    *************************

    拓跋玉等人前脚走,后脚阿吉便回到了小四合院里。

    迎面看到了聚集在一起的众人,阿吉淡淡笑道:“大家在干什么呢??怎么傻傻的站在院子里啊??”

    “阿吉??!!!”

    众人异口同声的叫着,声音中透出了无限的惊异诧喜。阿吉已经有好长时间不见人影了。现在陡一出现,还真让人有些亲切感觉。

    素素小鸟儿一般飞扑到阿吉的怀里,傅君瑜也紧紧挨着阿吉贴着站了上去,一双美眸不住的盯着阿吉,仿佛要把他的样子印在心里。老实说,阿吉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可真让她们受了不小的相思思念之苦。

    “呵呵,想我了吗??”阿吉哈哈一乐,拍了拍素素颤抖的娇躯粉背,心中无限欢快。一转眼又看到了踌躇着不好意思上前来的傅君瑜,阿吉一个坏笑,伸手拉住了傅君瑜的一只玉臂,猛一用力,把她整个娇躯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现在阿吉左手抱素素,右手抱傅君瑜。一时间风流无限,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