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毕玄门徒
    第一百二十七章  毕玄门徒

    时间过得飞快。

    阿吉已经在落雁庄住了有小半个月了。在这期间,他可是享受到了人间帝王般的待遇,沈落雁,宋玉致,还有小丫头楚楚。个个都上绝顶一流的江湖美色,现在她们三个人合起来伺候阿吉一个,每个人都是尽心尽力用尽了各种温柔娇媚的手段,把阿吉伺候的舒舒服服,妥妥帖帖。简直活赛神仙。

    但经过一段神仙般的过活之后,阿吉心底也开始激灵起来。正所谓温柔乡便是英雄冢,他清楚的明白这样日子如果再继续下去,他的武道之心会变得越来越脆弱,越来越浮夸,到最后甚至会变得裹足不前,毫无生气。更有甚者,会令他人残废不也说不定。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回想到此,阿吉终于下定了决心,而对沈落雁等三人提出了要离开的决定。

    “夫君,你要离开吗??”实楚楚不舍的问着,三女当中,当属楚楚对阿吉的依赖心最为重,这个普通的侍女出身的小女子心中除了阿吉之外再无其他,可以说阿吉便是他的天。在这一点上可与一代军师的沈落雁和大家闺秀的宋玉致不同。她们两个虽然也对阿吉百依百顺,依恋非常,但是阿吉并不是她们生命中的全部。瓦岗军和宋家,才是她们心目中的重中之重。

    “是的,我在这里也待得太久了。是时候出去走动走动了。”阿吉冲着楚楚歉意的一笑,心头也略微不舍。

    “老是和你们在一起,我都没心思练剑了。”

    “不能不走吗??”楚楚是真的有些不舍,一双秀美的美瞳含着希冀看着阿吉。

    阿吉双手一摊,做出一副莫可奈何的模样。他可不是那种平凡的富家翁,只要老老实实在家享乐就可以的。他过的可是刀头添血的日子啊。

    见到阿吉为难,沈落雁于是插口劝说楚楚道:“夫君说的对。楚楚妹妹,正所谓好男儿志在四方,大丈夫当建功立业。老是缠着女人不放的男人可不是什么英雄人物啊!!而且夫君在江湖上的地位这般高,天下有着许多人想要置夫君于死地呢,楚楚妹妹也不希望夫君因为我们而荒废了武功,最后落得个剑毁人亡的下场吧。”

    “就是,就是。楚楚姐姐。夫君有着天下一等一的武学天分和资质,也有着大好的前程。若是因为我们而荒废了武道,那可真是罪过了”宋玉致玉手搭在楚楚的香肩上,垂首赞成。

    沈落雁的话一出口,楚楚顿时沉默了。她明白自己的目光太过短浅,差点就害了阿吉了。楚楚幽幽一叹,【唉看来相比较起自己这样的小女子来。还是落雁姐姐和玉致妹妹更能帮夫君的忙啊。】

    看着楚楚懊恼的表情,阿吉似乎明白楚楚的心中所想。安慰般的将她抱在了怀里,亲着她白洁细滑的额头暖声道:“不要责怪自己,落雁和玉致有她们的好,你也有你自己的优点,最起码她们各有各自的梦想,不能像你一样全身心的为我着想。单单这一点,就值得我更宠爱你一点了。你说是不是??”

    听到阿吉的安慰,楚楚才破涕为笑,整个人埋首于阿吉的胸前,白嫩细滑的玉臂紧紧抱着阿吉的胸膛,一颗心暖暖的充满了感动。

    望着眼前旁若无人般相拥在一起的一对璧人,沈落雁和宋玉致眼光中泛起了一阵复杂神色。阿吉说的对。她们的确不可能像楚楚一般将整颗心完全献给阿吉,毫无保留。因为她们的心灵自出生起,便献给了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家族。她们的心注定不能完整的保留给阿吉,最终能够放在阿吉身上的精力,只怕连一半都不到吧。

    对此,她们也是颇觉遗憾。

    看到阿吉亲热的抱着楚楚的情景,沈落雁和宋玉致本来是有心思想要回避的。但是,却因为阿吉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很须臾了,她们两个也想尽可能的与阿吉多待一会儿,所以,沈落雁和宋玉致便直愣愣的呆在了原地,久久不语。

    良久过后,阿吉还没撒手放开楚楚。这时候,沈落雁有些吃醋了。

    “好了,好了,也该抱够了吧。夫君可真偏心,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就这么夸奖楚楚妹妹,这样不是平白无故的叫我们当妒妇嘛。我可吃醋了啊!”沈落雁嬉笑的说着,心中多少有些酸味。

    “就是,就是。怎么能专宠楚楚姐姐呢??”宋玉致也娇媚的跺脚喊着,玉面上一脸的不依。

    “呵呵。”阿吉淡然一笑,解释道:“我可没有专宠谁啊,我的怀抱向来是先到先得的,楚楚先抱的我,她不撒手我自然也乐得舒服了。”

    听到阿吉这样说,沈落雁和宋玉致对视一眼,两个人嘤咛一声,好似如燕归巢一般的扑到了阿吉的身上,一个抱头,一个抱腰,四个人顿时滚做了一团。慢慢享受着这难得的动人温柔。

    窗外依旧是寒风刺骨,但室内却是一片春意盎然

    *******************************

    就在阿吉与三女做着最后的诀别时,此时的寇仲等人,却面临着一道重大的难题。

    依旧是那个农家风味的四合院子,此刻除了寇仲徐子陵素素等人外,还布满了其他不少的武人。林林总总的大概有二十几个。全部是草原突厥人装束,而且每个人都目含神光,精力充沛,一看便是身负上乘武功之人。

    【我的娘啊,怎么这么多人。】寇仲吓了一跳,登时就有些心慌。虽然他们身边有着傅君瑜,欧阳希夷,宇文无敌等高手坐镇,但是好汉难敌四手,他们所有人加起来能否斗得过这些个凶神恶煞的突厥人还是两说的呢。

    徐子陵则是一把将素素掩在了身后。现在凑巧阿吉不在,他无论如何不能让素素有这半分的损伤。

    寇仲瞅了瞅一旁的欧阳希夷,却见他高堂凛坐,闭目养神。一副不把眼前困难局势放在眼里的高人模样。寇仲心中鄙视的同时也是略显安定。遂开口问道:“阁下是什么人?到我们家里来干什么??”

    此时一把阴阴柔柔,不男不女的声音突然从人群中响起道:“本人拓跋玉,奉家师毕玄之命,特来向寇公子、徐公子两位请安问好。”

    众人同时色变,连一旁神神在在的欧阳希夷也忍不住睁开了双眼,想不到来者竟是突厥高手,竟然有毕玄的徒弟在其中主持。

    寇仲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初哥了。毕玄门徒到底有着怎样的分量,他还是知道的。当下压下心中的惊悚,问道:“阁下既是武尊高足,身份尊贵。却不知为何要到我们这普通的农家小院来呢。”

    拓跋玉哈哈笑着,推开众人来到寇仲面前,只见此人年在二十五、六间,头扎英雄髻,身穿武服,外加一件皮背心,样貌俊俏,肩头挂着一对飞挝,颇有点公子哥儿的味儿,乍看又似弱不禁风。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肩上挂着的飞挝处,这种奇门兵器江湖上罕有人使用,两挝形如鹰爪,中间系以丈许长的细索,一看便知极难控。

    只听拓跋玉道:“贵国有句话叫无事不登三宝殿,小弟今趟千里而来,是奉有师命,想向两位借道家瑰宝《长生诀》一看,路途辛苦,两位兄台谅不会教小弟失望吧!”顿了顿又笑道:“未知另外几位高人又是何方神圣??好让小弟一并认识。”说着拓跋玉用他那双鹰隼般的双眼,扫了扫在场的众人。

    拓跋玉目光扫过众人时,寇仲等无不生出奇异的感觉,似是对方目光中带有某种无形而有质的异力。

    “话不投机,有何话说。且把他们赶出去吧。”傅君瑜冷冷言道。大有一言不合拔剑相向的趋势。

    傅君瑜的话十分不客气,让在场的突厥人一阵愤慨恼怒。然而在得知他们乃是毕玄门徒的情况下还敢如此无礼,就不得让人对傅君瑜的身份有些猜测了。

    拓跋玉双眼一眯,怔怔的看了看傅君瑜,上下打量。突然温和一笑道:“姑娘一身的高丽服饰。剑样也大异于中原兵器。而且神光见精气内敛,郁郁葱葱。显然内力已经高到了一定程度,大是不凡。不知姑娘与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有何关系??”

    “不用你管。”傅君瑜不屑的看了拓跋玉一眼,似是对他这位毕玄高足十分轻视。

    “呵呵,姑娘不承认也没用。传言寇兄和徐兄得授了高丽奕剑之术,与高丽一门大有关联。而且看姑娘的年纪恐怕就是傅家三姐妹之一的傅君瑜姑娘吧。”拓跋玉倒是好脾气,对傅君瑜的一切言行都不以为意,仿佛是一个好好先生。

    “哼,你倒是知道的不少。”傅君瑜冷哼一声,算是承认了,神色中却是一片高傲模样。

    拓跋玉刚要再客套两句。此时一阵娇笑自身后传来,倏忽间在拓跋玉的左手垂处多了一位头戴垂以珠翠的帷帽,身穿宽大罩袍罗,裙下却露出一对赤足的少女。

    此女长得非常娇俏,瓜子口脸,两颧各有一堆像星星般的小斑点,予人俏皮野泼的感觉。秀目长而媚,乌灵灵的眼睛充满不驯的野性,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傅君瑜似乎其它人都并不存在般。

    众人的眼光却落在她正在手上把玩、造型奇特的腰刀去。这种在突厥人中非常流行的刀子,最利马戏,刀型微弯,前锐后斜,没有护手,刀柄处扎着布条,自刀起平铲平削,刀刃平磨无坑,由于刃身只有寸许阔,故极为尖利。

    而此女手上的腰刀显是极品,在梁衍上的灯笼光掩映下,熠熠生辉,寒光浸浸。只从她出现的突然,便知她的武功绝不逊于拓跋玉。

    “高丽奕剑大师很了不起吗??我看他未必比得上我师尊吧。我淳于薇倒要看看奕剑术到底有何厉害。”淳于薇出口便不容情,一双乌黑野性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傅君瑜,一字一句的硬生生的便打击着傅君瑜的心中逆鳞。言谈间挑衅味道十足。

    “你”傅君瑜登时大怒,苍啷一声,持剑在手。戟剑指向少女,一场激烈大战一触即发。

    拓跋玉赶忙打着圆场,一把拉住这少女的胳膊,冲着傅君瑜歉意解释道:“我这师妹一向被师尊宠纵惯了,各位请勿介意。今趟小弟奉命来求《长生诀》,并非强取硬夺。师尊有言,把《长生诀》翻看一趟后,立即归还,兼且可传寇徐两兄每人一手绝艺,请两位兄台勿误以为家师只想占人便宜。”

    众人交换了个眼色,均感到毕玄不失一代宗师的风度。

    寇仲和徐子陵对视一眼,纷纷拿眼珠子瞥着欧阳希夷,盼望他给个主意。在场的自己人中唯有欧阳希夷的年岁最大,阅历最深。阿吉没在的情况下,欧阳希夷显然是这里的主心骨了。

    “《长生诀》是你们兄弟之物,还是由你们自己做主吧。老夫不能越俎代庖。”欧阳希夷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置身事外了。

    寇仲和徐子陵一阵为难。【这样啊,那我们还是等阿吉回来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