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影子刺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影子刺客

    “当当当”一阵玉指轻叩门扉的声音。“夫君,玉致妹妹,你们好了没有啊!!”来人是沈落雁!

    此刻的阿吉正抱着宋玉致娇嫩细滑的娇躯,大说情话呢。

    一番深饱含深爱,动情的语言,让宋玉致听到之后,心中也忍不住泛起阵阵涟漪。一转眼就已经玉面莞尔,小嘴含喜,银铃般的笑声不绝于耳。方才心中对阿吉的恐惧感觉仿佛成了天边的浮云,一派风轻云淡。

    如今的宋玉致简直像一只乖乖的小猫咪一样,轻轻的偎依在阿吉的怀中,神情淡然平和,翘首等待着主人的宠爱。

    虽然阿吉对待宋玉致的一贯方针是强迫,恐吓为主,但是也不能一味的用强。劳逸结合,软硬兼施的策略他还是懂得。若是把宋玉致真给吓坏了,压怕了,那他以后得到的也只是一个冰冷冷的木头美人。一点趣味也没有了。

    “啊,是雁姐。我们快起来可吧。”宋玉致娇声喊着,连忙起身,声音中一阵急迫。宋玉致掀开被褥,顿时一大片粉雕玉琢的娇躯暴露了出来,雪白的白的晃眼。

    “哪有那么麻烦”阿吉支起脑袋,一手拉宋玉致嫩藕般的玉臂,将她的娇躯揽到怀里。然后冲着门外高声叫道:“落雁,进来吧。”

    “啊呜。”宋玉致羞耻般尖叫一声,玉臂蒙着脑袋埋在了阿吉的胸前,完全一副鸵鸟的心态。

    沈落雁应声进门。进来打眼一看,便是满地的破碎衣衫,裙子,鞋袜,仔细辨别一下正是宋玉致日间穿戴的。而且空气中还充满了一股旖旎的味道,正是阿吉和宋玉致一夕欢好遗留的气息。显然昨夜在这个屋子里,经历了一场让她脸红心跳的盖世大战。

    *********

    昨晚,由于阿吉和宋玉致的盘肠大战是在太过惊人、刺激。以至于宋玉致疯狂的穿透了整个房间,远远的钻入了她的耳朵,一整夜让她不能安寐,只得当一个老老实实的欢场听客。

    这一听不要紧,沈落雁没想到宋玉致还有这么放浪的一面,那些个下贱的污言秽语,没品的疯狂,平时可是连她都说不出口的。现在居然从宋玉致这个大家小姐口中听到了。对于这种现象,沈落雁只暗暗称奇。

    【说到底,还是夫君有办法呀。】沈落雁心中在感叹着,佩服着。

    低头看着埋首于阿吉怀中的宋玉致,沈落雁一阵媚笑,作怪般的冲着阿吉眨眨眼,开口调戏道:“呵呵呵,玉致妹妹。昨夜你叫得好大声啊,吵得姐姐我都睡不着了呢。”

    听到了沈落雁的声音后,宋玉致一阵娇羞含蕴,略微抬起螓首直勾勾的看着沈落雁,一双小手不断拍打着阿吉的胸膛,怨声道:“设计我的事情,雁姐也有份吧,居然串通了这个坏人来陷害我,你可真够狡猾的。”

    宋玉致心思玲珑,回想一阵便将事情想了个通透。心中不由得对沈落雁一阵怨言,愤愤不平。

    “呵呵,若非如此,我岂能得到玉致你的清白之躯呢。啊还有,落雁和你一样已经成了我的女人了,她也只是按照我的命令行事而已,你们以后可要好好相处啊。”阿吉一边抚摸着宋玉致后背上如玉般的,一边安抚着宋玉致。阿吉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后宫大军里,出现什么不和谐的战争。女人通常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吵得不可开交,甚至严重的连绝交都有。这种事,他还是早打预防针的好。

    “是啊,玉致妹妹,我也是身不由己。你看着我们多年闺蜜的情分上,饶过姐姐吧。”沈落雁自知自家事。她这次的确做得不地道。居然为了自己夫君的色心,出卖了多年的好姐妹,虽然沈落雁心中无悔,但愧疚还是有的。

    阿吉的担忧、沈落雁的忏悔,宋玉致自然理解。而且她也已经认命了,反正今生她已经绝不可能逃出阿吉的手掌心了,何不大度一点,与阿吉的身后的女人搞好关系呢。想通之后,宋玉致不由点头微笑,一只玉手捏指扭着阿吉胳膊上的皮肤,道:“我当然不会怪雁姐了。一切都是这个坏人的错,雁姐只是受他的胁迫罢了。这个坏人”说完,宋玉致恶狠狠的瞪了阿吉一眼,手上用力,狠狠的掐,神情严重的好像要吃人。

    “呵呵,玉致妹妹能这么想就好了。”沈落雁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想跟宋玉致闹僵。能有现在的平和局面,她已经很知足了。

    宋玉致的报复行动,阿吉直接无视了。顺便一口吻住了她那樱桃小口。宋玉致一阵的反抗的“呜呜”声过后,整个人又重新瘫躺在了阿吉的怀中,周身一丝无力,任凭他人摆布。

    “好了,好了,快起来吧。再亲下去,恐怕会惹人嫌疑了。”沈落雁看着那阿吉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宋玉致,心中略感好笑。暗道:【小丫头,你那点本事哪里是夫君的对手啊,夫君可是连我这情场老手都耍的团团转的情场帝王呢。】

    “嗯,也对。”阿吉点头同意,色爪子蹂躏了宋玉致高耸的一番,随后掀开被褥,起床穿衣。而宋玉致依旧沉浸在那一吻的后续中,身心摇曳,神情恍惚,连上的安禄山之爪也不在乎了。

    *******************

    顷刻过后,阿吉已经穿戴好了衣物,全身上下打扮整洁。看着宋玉致强忍着破身的疼痛,连穿衣服都力不从心的模样,阿吉嘿嘿一笑。“玉致,要我帮你吗??”

    “不用。”宋玉致没好气的瞟了阿吉一眼,对他的动机非常不信任。

    此时沈落雁突然插口道:“玉致妹妹,你还是让夫君帮你吧。你不知道夫君有一种脱胎于《长生诀》和《九玄**》的独特真气,对恢复气力和精神十分有好处。它能够让你在一分钟内来个大变样,保证连你的状态都隐藏了。”

    “哦??有这么好吗??”宋玉致眉头一颤,显然动心了。

    “自然不假。”沈落雁点头答道。

    “那你帮我。”宋玉致转头拉着阿吉的手臂,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宋玉致都不知道,她此刻的语气有多么依赖和亲热,甚至有一种撒娇意味包含在内。

    阿吉心头一荡漾,顿时心花怒放,整个人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的精神抖擞,当即大喝一声:“好,我来帮你。”

    揉身扭过宋玉致的娇躯,单掌搭玉肩,一股温润醇厚的内家真气徐徐灌入宋玉致的体内。

    【嗯这是个好趋势。】阿吉一边输送着真气,一边暗暗想道。他此刻的心绪之高,实在是不足以为外人道也。因为是用强硬的手段得到了宋玉致。所以他最害怕的就是宋玉致对他有了恨意。现在佳人含笑,依赖撒娇,让阿吉略微沉重的心终于开始放下了。

    【这样下去,说不定小玉致最后会爱上我也不一定啊。啊哈哈太爽了。】

    阿吉一边向宋玉致传输着真气,一便流着哈喇子yy着,看得沈落雁鄙视不已。【喂喂喂,色狼相都露出来了,太难看了。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喜欢上你的。难道是我脑子进水了??】沈落雁百思不得其解。

    ****************

    顷刻过后,宋玉致身上的旖旎气息全部被阿吉的真气蒸发了个干净,现在宋玉致光洁的上透出了无比的圣洁,明耀。双眸宁静,深沉,此刻的她光华四射,晶莹剔透。即使被称为圣女也不为过。很难让人相信就在数分钟以前,她还在跟一个男人做着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

    宋玉致奇异的瞅了瞅自己的干净的,又趴在镜子上看了看自己的光滑如玉的脸蛋,嗯,完美无缺。宋玉致不住的点头,心中十分满意。这样任谁也看不出来她宋玉致已经是个的青春少妇了。

    “好本事啊,夫君。”宋玉致一脸依赖的傍在阿吉的身边,双眸透出了无比的兴奋。在一个女人心目中,她夫君的本领高强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那当然了,如果夫君的本领不高,哪能拿下你和落雁这两个大美人呢。”阿吉微笑的点点头,拉一旁的沈落雁入怀,在她的娇艳欲滴的红唇上亲了亲。

    “别呜别闹了。”沈落雁一把抱住阿吉的脑袋推搡着,急切道:“玉致妹妹的随从们都等急了,已经一天一夜没见到玉致妹妹了。若非我还有点面子,他们都想搜我这落雁庄了。”

    “这可不得了。”宋玉致闻言一阵惊慌,赶忙抓起地上的衣裳鞋袜,往自己的身上套着,一大片雪白的背肌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

    房门推开,宋玉致精美细致的走了出来。笑容盈盈如同春花灿烂,身后跟着阿吉和沈落雁。

    此刻的阿吉早已经戴上了他那顶破毡帽,遮住了面容。看的宋玉致直叫可惜。老实说宋玉致能够这么快接受成为阿吉的女人,其中阿吉那出众的相貌可是立了大功劳了。英俊潇洒的少年郎,岂不是青春少女的最爱??

    沈落雁一路引领着宋玉致,依旧充当着导游的责任。阿吉默默不语的跟随在沈落雁的下首,仿佛是她的仆人一般。

    等到宋玉致出现在大厅里,宋家的那些随从一个个的都围了上来,问寒问暖,担心的不得了。见到自家小姐完好无损,他们才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小姐一切安好,他们终于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了。

    现在的时刻已经是近黄昏了,一般人家这时候早已经吃完晚饭了。沈落雁特地为了宋玉致另开一席酒宴,她本人也陪着吃了起来。阿吉整整饿了一天,肚子也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咕咕直叫。

    但由于他的身份是隐藏保密的,所以不能入席,阿吉只好到厨房拿了一点干粮,肉饼之类的东西,就着白水吃了起来。

    草草吃完,阿吉回到大厅,隐蔽的与两女打了声招呼,就朝沈落雁的卧室走去,与宋玉致巫山般的折腾了一夜,他多少有些累了。自己的房间现在一片狼藉,不好入睡,他只能睡沈落雁的房间了。

    刚踏足楼上沉落雁香闺的小厅子,阿吉便觉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那很难说出自己感应到什么,只是心中很不舒服,似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影响他本人的的精神境界。

    【有人在落雁的房里。】阿吉的精神倏地提升至极限,真气充盈经脉,毫不犹豫掣出长剑,脚尖点地,轻微颤颤的走近房门。

    阿吉小心翼翼的桶开窗户纸,往里一瞧,入眼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模模糊糊的身影,只见他上下搜索,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看那身形,似乎也不是与沈落雁有旧情的徐世绩。

    到底是谁呢??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无论对手是什么人,阿吉都敢打个来回。

    猛的推门,阿吉蹦入房间,戟剑指立,冲着黑影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小偷,居然敢到这里来行窃,不要命了吗??”

    阿吉的叫声过后,那黑影似乎大惊失色。一双迷茫的眼睛仿佛不敢置信一般的盯着阿吉。他想:【眼前此人是谁,轻功居然高到了连我都没有发觉的地步。】

    这个黑影便是“影子刺客”杨虚彦,他此次来沈落雁府邸的目的正是为了刺杀这位瓦岗军的俏军师,只是来得时机不巧,沈落雁刚好不在房间里。本着刺客的走过路过不可放过的精神,杨虚彦就想要在沈落雁的房间里找些有价值的情报,就在他正找的开心的时候,突兀的,阿吉大喝一声闯了进来,把他给吓了一大跳。

    “阁下是谁??”杨虚彦呆愣片刻,随即又恢复了稳重。暗想:【眼前此人实在是个高手,我一定要小心应付。】

    “呵呵,我还没问你,你反倒问起我来了。”阿吉抱着肩膀笑道:“世界上还有你这么可笑的小偷吗??老兄,入这一行的时间不长吧,要不要我教你几手啊。老子可算得上是扬州城的第一神偷了。”

    “小小偷??”这人似乎把我当成了翻墙入户的小偷了,这太可笑了。杨虚彦哭笑不得,一股无比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是啊,老兄。你不是小偷是什么??而且还是一个下三滥不入流的小偷。只是偷一个女人家的闺房首饰而已,居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唉不得不说,你还真没这方面的潜质呢。我劝你改行算了。”阿吉叽喳不停的数落着杨虚彦,大有捶胸顿足,恨铁不成钢的坚实。

    杨虚彦被扰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刚想要拔剑杀了眼前这个熊货,倏的,只见金色光华一闪,眼前的这人,便像鬼魅一般的来到了他的身后,并一把捏住了他的颈后要。

    “乖乖的别动。”

    杨虚彦背后汗毛直竖,寒气入心。骇得连大口喘息也不敢了。身后这人只要掌心一吐真气,他便会立即毙命,连一点迟疑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