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唐之吾名谢晓峰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解决杨虚彦
    第一百二十六章    解决杨虚彦

    杨虚彦全身颤栗,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他触目惊心,冷汗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回想起方才一刹那映入眼帘的金色光幕,杨虚彦兀得心中了然。只见他长呼一口气,强硬般的镇定心神并令自己冷静下来,开口淡然说道:“你用的是《闪耀离光躯》阁下莫非就是燕十三??”虽然是疑问句,但杨虚彦已经是完全肯定了。同时心中暗叫倒霉,怎么好端端的碰上了这个家伙。

    “正是我。你是谁啊??”阿吉一脸惊奇的看着这个黑衣蒙面人,他的绝招《闪耀离光躯》知道的人并不多,现在居然出现在一个小偷口中,实在是让他大感意外。

    “在下杨虚彦。”杨虚彦冷淡说道。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影子刺客啊。呃听说你刺杀的本事一流啊!!”阿吉恍然大悟,语气中似乎对杨虚彦颇感兴趣。

    “一般,一般。江湖朋友抬定爱而已。”杨虚彦这个人也是颇有傲骨,能得到阿吉的大加称赞,他心里也是有些得意。

    “嗯,够谦虚,看来是有真本事的了。”阿吉翘起大拇指。

    杨虚彦旋即呵呵一笑,神情颇为骄傲。

    阿吉点头微笑,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杨兄,你偷盗的本领可是不怎么样。真是的,你怎么不好好学学呢,不知道艺多不压身的道理吗??将来纵使不当刺客了,也可以转行当小偷么,这么一份大有钱途的行业你怎么就没发现呢。”阿吉开始喋喋不休的教训起来。

    小偷?有前途??这种破天荒的话杨虚彦还是第一次听到。“我不明白燕兄的意思,小偷怎么有前途了??”

    “你唉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鼠目寸光呢??过来过来,且让我仔细和你说说。”阿吉恨铁不成钢的一声长叹,抓着杨虚彦脖颈大的手一紧,拉着杨虚彦脖子就往桌边坐了下去。若不是阿吉拉杨虚彦的样子太过不伦不类,还真有几分宾主尽欢,礼尚往来的架势。

    然而阿吉这一个不经意抓颈的动作却骇得杨虚彦差点晕倒。

    老兄,你现在可是拿捏着我的命门大呢,小心一点好不好,你只要略微的一用力,我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燕兄,可否松开小弟的脖颈,小弟也好仔细聆听燕兄的教诲。”杨虚彦表面上小心翼翼的问道,暗地里心中却想,不管你武功多高,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等你松开老子脖子的时候老子一定一剑把你的脑袋劈成个八瓣。

    “不行。做人还是小心点为好”阿吉摇摇头否决:“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哪!!自古以来的生存法则便是弱肉强食,只有我拿着你的要害命门时你才肯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而且你虽然表面上装的谦恭有礼,但也许你内地里想把我的脑袋劈成八瓣也说不定呢。”

    话听入耳,杨虚彦的脸色顿时僵硬的如同狼牙山上的石头。【呃,好敏锐的家伙,真意外。】

    “呵呵,杨兄,你该不会在想我令人意外的是个很敏锐的家伙吧???”阿吉另一只手拍了拍杨虚彦的肩膀,阴沉着脸探究的问道。

    “呵呵怎么可能呢??燕燕兄说笑了。”杨虚彦干干一笑,暗暗想道:【这个混蛋该不会懂得读心术吧。】

    “杨兄不要误会,我可不会读心术。”

    “”杨虚彦惊愕得满头大汗,暗暗嘀咕道:【这个家伙,一定会读心术。】

    对于阿吉,杨虚彦现在是半点办法也没有了。不但杨虚彦本人受制于阿吉,而且聪明智慧杨虚彦更是拍马不及,他还有什么活路??难道他影子刺客的一代威名就此折翼于江湖??

    思虑一番,杨虚彦决定老老实实的和盘托出。“燕兄,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此次来就是为了取得瓦岗军的俏军师沈落雁的人头。因为心生贪念,才大意被燕兄所擒拿。燕兄若是条汉子,便放开我的禁制与我真刀真枪的打一场。我倒想看看我们这两个被江湖上称呼的光影双剑客的用剑者,到底谁的剑法更为高强。燕兄以为这个提议如何??”杨虚彦这番话说的大气凛然,浩浩荡荡,其神髓简直深得孔孟的浩然之气。

    在这一刻,他仿佛不再是一个卑鄙宵小的暗杀者,而是一位为了公道而一身正义凛然的高堂义士。

    “嗯”阿吉托着腮帮子思索,最后斩钉截铁的说了两个字:“不行。”

    阿吉的话一出口,杨虚彦整个人眼看就蔫了,仿佛冤魂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脸上的表情颓废沮丧到了极点。这是什么人啊!!老子都说到这种地步他都不干。你到底是不是一个剑客啊,你就没有身为一个剑客的崇高与荣耀吗??你好歹也是想挑战谢晓峰的人,好好学学他成不成啊。

    “你唉算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杨虚彦一脸失望的看了阿吉几眼,对这个人的人品他是不报任何希望了。方才他的一番激将法,随便是一个稍有武者尊严的高手,都不会拒绝这个提议。但阿吉偏偏就拒绝了,而且还决绝的光明正大,底气十足。真够极品的。

    对与阿吉,杨虚彦是绝对不报希望了。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啊!!!他认命了。

    “嗯,认命了就好。”阿吉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圆鼓鼓的黑色小磁瓶子,用嘴咬开塞子,导出一粒红润润的药丸来。一手托着送到杨虚彦的跟前,示意道:“吃了它吧。”

    “我可以问问这是什么吗??”杨虚彦有气无力的问道。

    “吃了再问。”阿吉一手捏了捏杨虚彦脖颈上的道,催促道。

    杨虚彦无法,只得抓起药丸,咕嘟一声吞了下去。性命捏在别人的手上,由不得他选择。

    “好了,好了。这样一来杨兄也算自己人了。”阿吉松了口气,放开了捏着杨虚彦脖颈的手。

    “现在我能知道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了吗??”阿吉的手虽然松开了,但杨虚彦却半点也不高兴。他现在的感觉就是他肚子里现在正被安放了一颗定时炸弹,随着阿吉的一声令下,随时可能会引爆。

    “这是一种命名为三尸脑神丹的药物。此药的特点就是药中有一种古怪的尸虫,服食后一无异状,但到了每年端午节午时,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便会脱伏而出。一经入脑,吞噬脑髓,之后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阿吉还没说完,杨虚彦整个人就面色赤红,冷汗直冒。

    “这也太阴毒了。哪个阴险小人发明的这种毒药。真不是人。”杨虚彦拍案而起,怒声暴喝。一口钢牙几乎咬碎,恨不得把这种丹药的发明者碎尸万段。就算是以手段阴险毒辣而闻名的魔门,也没有这样的毒药啊。这简直是丧尽天良,人德败坏了。

    跟这个人比起来,他们魔门简直就是乖宝宝了。

    “阴险吗??不算吧。”阿吉摸摸脑门,扪心自问道:“难道我的这种丹药真的很阴险毒辣,以至于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我可是个好人来着。”

    【呃敢情这药是你弄得呀!!】杨虚彦顿时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那个燕兄,那个解药可否给小弟几粒。”杨虚彦搓着手,目含希冀的望着阿吉,似乎在期待着阿吉最后的一点人性。

    “啊会给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就可以了。”阿吉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嗡”杨虚彦只觉得自己的脑门一阵轰鸣,脑袋里的感觉仿佛他整个人被罩在一个大铜钟里,而且外面有人在不断的撞钟一样。脚步虚浮,两步三摇,杨虚彦啪嗒一声跌坐了下来。

    完了,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难道老子从今往后就要成为这个无耻的小人、卑鄙的恶魔的奴隶??杨虚彦一时间只觉得浑浑噩噩,生无可恋。

    “那个燕兄,家师乃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邪王石之轩。若是他听说小弟被燕兄所逼迫,恐怕会大发雷霆的。也许会对燕兄不利也说不定啊。还请燕兄三思而后行。”杨虚彦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此时,他只有寄希望于邪王的名号能够镇住燕十三。否则,他的前途将是一片黑暗惨淡。

    “哦,石之轩啊,没事,他应该追不上我的《闪耀离光躯》的。”阿吉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家师可能会拿燕兄的亲友的性命来作威胁”杨虚彦再接再厉。

    “没事。”阿吉不耐烦的打断道:“我知道他女儿的地址下落,我也同样能威胁他。”

    “天啊”

    杨虚彦痛苦的蹲地抓头嚎叫。“老天爷啊,你怎么这么不长眼,居然让我碰上这么个混球啊。”见到阿吉油盐不出,生冷不禁的模样,杨虚彦几乎都快哭了。他现在已经完全黔驴技穷了。

    见到杨虚彦痛苦的模样,阿吉还猫哭耗子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唉杨兄,这就是当江湖黑道杀手的悲剧啊,正所谓一入江湖,身不由己。这就是咱们江湖人的悲哀啊!!”

    “呵呵呵”杨虚彦被刺激的望着天傻笑,他的双眼变得无神,呆滞。整个人仿佛完全失去了生气。

    **********************

    事后,阿吉给了杨虚彦几粒暂时压制的解药,并留下了联络方式之后,便放他离开了。临走之前,阿吉还特无耻的让杨虚彦把他所会的所有武功,剑法,轻功全部绘成了图文字样。

    对于此事,杨虚彦犹豫一番便照做了。他连身家性命都捏在了阿吉的手上,哪里还吝啬武功秘籍呢??花了不到半个时辰,杨虚彦便把自己武功中较为精妙的套路全都写了下来,其中便包括了石之轩那名震江湖的轻功————《幻魔身法》。

    现在,阿吉已经能够在施展《闪耀离光躯》的境况下,运用《幻魔身法》的各种提纵疾驰招数,轻功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了。

    而且杨虚彦的补天阁的武功也与阿吉的剑法十分搭配,尤其是补天阁的武功中所透露出来的“补天之不足”的高深意境更是与他《夺命十三剑》的剑招相辅相成。让他大感震惊的同时也开拓了眼界,使他的武功更攀上了一层新高峰。